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三十节 秩序与交通
    想着战事,刘彻也有些担心了。

    倒不是担心汉军吃亏,而是担心匈奴人跑了。

    若是这次匈奴主力跑掉了。

    那么,接下来,汉匈可就有得纠缠了。

    浩瀚的大漠和无垠的戈壁,数万里的延绵草原。

    想起这个,刘彻就有些头疼。

    不过,无论如何,战争打到现在,汉家现在最坏的情况,也可以稳拿幕南。

    若打的好,消灭了大量匈奴主力,那么,河西也唾手可得!

    河西加上幕南,整个地盘,差不多有大半个汉室。

    “可以马上打天下,但却不能马上治天下啊……”想到这里,刘彻就叹了口气。

    驱逐匈奴,击败游牧民。

    历史上的汉武、昭宣,唐宗唐高,都做到过。

    甚至在盛唐,中**队一路平推,越过了葱岭,将中国的疆域深入到中亚,触及了世界之壁。

    一场怛罗斯之战,却让一切化作泡影。

    从此,昭武九姓,中亚佛国,成为梦幻泡影。

    中国衣冠,李白出生地,再不可见。

    很多人都说,这一切是因为安史之乱的缘故。

    若无安史之乱,以盛唐的国力,再来十个怛罗斯,大唐也可以逆推过去。

    但……

    刘彻知道,安史之乱,只是表因。

    最大的问题,还是秩序和力量。

    唐军当年在中亚,力量太薄弱了。

    而且,当地的资源和力量,也未能有效利用起来。

    简单的来说,就是没有忠心的狗腿子。

    若当时的昭武九姓里,有一个类似高丽那样的干女儿,舍得为大唐爸爸卖肝卖肾,怛罗斯之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其后的中亚也不大可能脱离中国控制。

    而这一切的根子,却又都是因为唐帝国自身的痼弊所致。

    自武则天后,唐军就是外重内轻,而且,汉人失去了最可靠的武力依仗。

    安史之乱前,汉人出生的节度使,有几人?

    而胡人将领和军人,却遍及各地。

    而李隆基又作死的废了府兵制度,使得国家的兵权,尽数落到了节度使手里,但这些节度使,却又都是契丹人、突厥人、高句丽人。

    讲真,只有一个安禄山叛乱,这真是李唐有阴德,其他的胡人节度使忠心耿耿,没有忘本!

    不然,分分钟就又是一次五胡乱华,神州陆沉。

    而具体到中亚,安史之乱前,中亚唐军,不仅仅人少,而且,充斥了大量异族仆从,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根本没有洗脑,也没有效忠中国的概念。

    有奶就是娘。

    怛罗斯之战,唐军之败,就是被这些家伙捅了刀子。

    就如盛唐陨落,是因为安禄山叛乱。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盛唐的陨落,让刘彻明白,武力,枪杆子,必须抓在自己手里。

    不能旁落他人。

    胡人、夷狄,可以使用,但不能依赖。

    汉军必须始终自身强大,才可以压服他们,让他们不敢有异心,纵然有野心,也只能夹起尾巴,当哈士奇。

    譬如,满清的办法就不错。

    八旗制度,宗教与减丁政策,双管齐下。

    但却不适合现在。

    刘彻也不想这么做。

    在本质上来说,整个草原以及西域,在刘彻眼里,都是本土,既然是本土,就不能当殖民地,免得以后成为痼疾,流血不止,成为汉家的爱尔兰。

    想到这里,刘彻就明白了。

    他必须在制度和秩序上,引导草原上的游牧民族。

    这第一步,就是要同化他们的贵族。

    然后,引导他们的人民,定居起来。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求汉室的商业更兴盛,农业更发达。

    至少,要有一个可以每年能够消化至少一百万头牛羊的市场。

    当然,这些政策,只是针对那些愿意成为汉家臣民,愿意成为诸夏民族一员的人准备的。

    至于那些既不想做中国人,又不愿意走的。

    那……

    刘彻只能说,南阳欢迎你!

    一边想着这些事情,刘彻一边向前走着。

    不久就走出了这条闾里,来到了宽阔的大道上。

    考举时的长安,真是热闹喧哗,恍如后世。

    只不过,道路上的车流,变成了马车。

    而马车一多,自然就很容易堵车了。

    此刻也是如此,整条街道,都被运货的马车和载人的车辆,堵的水泄不通。

    年轻的士子们,则在道路两侧,观望着这在其他地方根本看不到的盛况,感叹不已。

    执金吾衙门的差吏和士兵,则拿着棍棒,在拥挤的街道之中,大声呵斥,疏导交通。

    “看来,朝廷有必要,成立一个专门负责交通的衙门了……”刘彻轻声说道。

    “如城管故事?”张汤问道。

    “如城管故事!”刘彻明确的点点头。

    想当年,他在掌管长安九市时,就成立了最初的城管机构,由张汤负责,专门敲竹杠。

    谁家卫生没搞好,那个随意乱摆乱放,就是一顿猛敲。

    当时手头拮据的刘彻也因此得到了许多受益,下面的人更是捞的盘满钵满。

    刘彻登基后,城管衙门自然水涨船高,如今已经成为五官中郎将手下最重要的一个部门,养了上千差役,安置了数十官员,为长安的就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也为汉家国库做出了卓越贡献。

    今天戚里和尚冠里等地能够那么干净整洁,少不了城管们的努力。

    以至于现在临淄和睢阳、雒阳纷纷学习长安的先进经验刮地皮。

    而这个交通,在刘彻眼里,也是一笔不小的财源啊!

    旁的不说,单单是开罚单,就可以年赚几千万吧?

    只要是钱,刘彻都不愿意放过赚的机会。

    想到这里,刘彻就又忽然想起了未来的幕南之事的应对。

    他扭头对身旁的一个宦官吩咐道:“回去后,将忠勇军和楼烦军之中的有功将官名单,拿来给朕看看……”

    忠勇军和楼烦军,现在都已经是经过了血和火的考验的忠诚可靠的军队。

    尤其是有功军官,那就完全是汉家忠臣,大汉利益的捍卫者。

    他们不是用嘴说的,也不是靠拍胸膛的,而是用生命和鲜血做出来的。

    这样的人,自然要给好处。

    不仅要给好处,还要给大好处,作为千金买马骨的马骨,让天下,尤其是草原部族知道,跟着大汉走,有肉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