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节 匈奴剧变
    将此事吩咐下去后,刘彻就感觉整个人的心神都放松了下来。

    草原的游牧民族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千古难题。

    但却不是一个无解之题。

    事实上,只要汉室继续进步,那么,百年之后,无论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再也没有挣扎的余地了。

    蒸汽机会将他们碾碎,轰鸣的大炮,会让他们知道,他们已经过时了。

    但在现在,怎么解决和如何处理草原,成为了汉家最大的难题。

    地盘打下来,总得实施有效控制和统治,那才叫真正吃到嘴里。

    而将忠勇军以及楼烦军里的有功军官,分封出去,让他们成为第一代牧场主或者草原的汉化贵族。

    这就是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啊……”刘彻在心里感叹着。

    这一战后,汉室的价值观和文明,就要开始正式对外输出了。

    这可比战场上的战而胜之,对刘彻来说更重要。

    软刀子杀人,那才真正叫狠!

    所谓文化输出和价值观输出,其实就是将敌人,变成自己人。

    让异族和异国,过汉室的节日,信奉汉家的神明,用汉文字,穿汉服,这就是成功。

    而成功的第一步,就是要草原上的部族和牧民,认同和认可,汉室的威权,并且依赖和依靠汉室的威权。

    就像后世,明清两代,尽管云贵的土司老爷们山高皇帝远,但他们还是需要得到北京的册封,才能名正言顺。

    也如西汉末年,匈奴人为了汉朝印绶和新朝印绶,跟王莽扯的嘴炮。

    而分封忠勇军和楼烦军的有功汉化军官,无疑,是一个成功的开始。

    但,不能仅仅只封异族。

    毕竟,这些人在中国生活的时间较短,认同度还不够高。

    所以,刘彻就又道:“通知大鸿胪,为朕准备汉兴以来,归义列侯及贵族名单!”

    自刘邦开始,汉匈交战,连绵不绝,哪怕和亲条约签订后,两国边境也常常有摩擦。

    特别是太宗以来,汉匈之间,相互勾引和收买对方的贵族官员。

    汉室这边跑了不少人去匈奴,匈奴那边也有大把大把的归义贵族跑过来。

    甚至,有人带着整个部族跑来。

    而这些归义候和封君,现在大多数已经在汉室生活了十几年,甚至三四十年,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了。

    对中国的认同度和对汉家文明的认可,无疑已经深入骨髓。

    作为天单于,给他们做主,让他们风风光光的回归故土,再次执掌大权。

    这既是给他们卖命的报酬,同时也符合中国的传统价值观。

    兴灭国,继绝世。

    任谁也挑不出错来。

    如此,更可以将草原,分割成一块块各自互不统属的实力。

    有些类似满清的八旗制度,但比八旗更隐蔽,副作用更小。

    刘彻相信,只要政策得当,宣传给力,两三代人之后,草原的引弓之民,就会相信,他们也是诸夏一员,炎黄子孙。

    正想着这个事情,负责保卫刘彻安全的剧孟就走到刘彻身边,轻声禀报道:“陛下,抓住了几个尾随陛下的贼子,如何处置?还请陛下吩咐……”

    “嗯?”刘彻闻言,眉头微皱。

    老刘家的皇帝和皇子,喜欢白龙鱼服,微服出巡,这不是什么新闻。

    几乎整个关中,都有着历代皇帝到处留下的足迹和传说。

    想当年,刘彻也曾经跑去河东,搞了个大新闻。

    而在历史上,武帝更是此中高手,哪怕当了皇帝,他也曾经微服跑了数百里,甚至露宿山林,借宿农家。

    其后,多次东巡,封禅泰山,玩的不亦乐乎。

    刘彻其实也蛮想学一学的。

    但考虑到国家现在资源有限,国库里的钱,打仗都不够,就没有这个想法了。

    但在长安城里溜达溜达,跑到关中地方,看一看,跟农民吹吹牛逼,这些年来却也常常出现。

    甚至有时候,他还会来个忽然袭击,上演一出明断冤案的故事。

    如此一来,自然,他的安保问题也就成为了重中之重。

    仅仅是明面上保护的侍卫,就多达数十。

    暗地里,游走在附近和周围的绣衣卫和羽林卫的探子、军队,起码有好几百。

    所以,刘彻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敢尾随他的家伙了。

    “什么来头?”刘彻问道。

    “臣已经查明,这些人是本地的游侠,尾随陛下,是害怕陛下知道他们的一些龌龊之事……”剧孟自然不敢隐瞒,也隐瞒不了。

    他不说,绣衣卫的那几位肯定会兴高采烈的跑去打小报告的。

    “什么龌龊之事?”刘彻问道。

    游侠们的那些狗皮倒灶的事情,刘彻清清楚楚,毕竟,他不是纯粹宅在宫里面,不知道民间疾苦的君王。

    旁的地方,刘彻不清楚。

    但关中,尤其是长安的这一亩三分地,刘彻可是门儿清。

    “高利贷……”剧孟低头说道:“还有倒卖人口,尤其是女孩……”

    刘彻闻言,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这些黑暗面的事情,他早有所闻,也屡次下令,严厉打击。

    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

    游侠们,就是寄生在城市的寄生虫。

    金字塔顶尖的,譬如剧孟,寄生在刘彻身边,手握大权,其次一些的,譬如季心,靠着与列侯贵族大臣的关系,活的非常滋润。

    而中层的游侠,靠着这些年来兴盛的商业以及茂陵的赛马场,倒卖赌马劵,钻政策空子,倒也活的不错,至少不用为衣食发愁。

    但,下层的游侠,就……

    为了钱,没有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特别是近些年来,商业的兴盛和财富的爆炸,制造了大批土豪。

    这些土豪,为了妆点门面,就大肆购买女奴和婢女、歌姬。

    而他们的行为,让下层游侠,开始癫狂。

    各种给人下套和设陷阱,逼迫百姓卖儿卖女。

    这也是刘彻为何要重新规划和建设长安城的原因所在。

    他已经厌倦了跟游侠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干脆把桌子一掀,重新洗牌,让这些灰色势力,暴露在阳光之下。

    虽然不能完全消灭和杜绝,但至少,可以保护更多人。

    “送去给廷尉……”刘彻冷然说道:“告诉赵禹,穷追到底!无论涉及到谁,都给朕揪出来!”

    刘彻知道,他无法管天下的所有事情。

    但,遇到了,不能不管。

    而且必须从严从重!

    这也是他喜欢微服出巡的原因——总能碰到一些在宫里面看不到的事情,然后,揪着这些家伙,狠狠的教训一顿,逼迫长安和关中的游侠、豪强、官僚,收敛一点。

    当然,刘彻也知道,在长安的游侠问题上,他现在的一切行为,都是治标不治本。

    只要长安还存在贫民窟,存在穷人,存在官府所无法保护的地方,游侠们就会一直存在。

    杀了张三,还有李四。

    说起来,其实还是当年剧孟在市井时,打着刘彻的招牌,整顿游侠的时候,长安市井的秩序要好一些。

    而现在,由于剧孟成为贵族,而从前镇压群雄的大佬季心又被刘彻打发去了南越。

    长安的地下势力群龙无首,没有了约束,群魔乱舞。

    事实证明,不仅仅国家需要秩序。

    就连黑社会也需要秩序啊!

    “传朕的命令……”刘彻对剧孟说道:“诏:安东都护府备盗贼都尉,棘门军屯垦团丞令,刀间回京!迁为京辅都尉,主备盗贼都尉,行缉捕之事!”

    把刀间召回来,刘彻相信,以此人手腕,碾压长安城里的游侠渣渣,轻而易举。

    对付游侠,还是得游侠!

    本来,刘彻甚至都打算上王温舒了。

    只是,终究这里是长安,而王温舒杀起人来,他自己都怕!

    ………………………………

    回到宫里,已经是日暮时分了。

    一回宫,汲黯就找上门来了。

    “陛下,臣今日午间收到了榆林塞的飞鸽急报……”汲黯一见面,就立刻将一张纸条递给刘彻:“出大事了!且渠且雕难在十日前,忽然率部挟持匈奴左贤王,攻降祁连山,拥立匈奴左贤王为单于,自己为左大将……”

    “此人的国书,已经在路上了,这是榆林塞报告的此人国书的简要概述……”

    刘彻闻言,也是吃了一惊。

    这条狗,居然咬军臣了?

    还抓住了现在汉匈大战的机会,被他咬成功了?

    “这个背主奴才!”刘彻冷哼一声,骂道,但却接过了那张纸条看了起来。

    且渠且雕难这种行为,肯定是骂的。

    而且要大骂特骂!

    乱臣贼子,哪怕他是匈奴人,事实上在帮助汉家,但却也必须骂!

    不骂不行!

    因为刘彻是皇帝!

    而皇帝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和统治地位,绝对是不分立场的。

    当然,骂归骂,但这且渠且雕难做的事情,却是让刘彻做梦都想笑出来的。

    他现在的举动,无论成败,都是在给匈奴帝国的棺材上钉钉子。

    旁的不说,仅仅是他挟持于单,自立为左大将这一个举动,就胜过十万雄兵!

    所以呢,无论他现在在打什么算盘。

    刘彻都可以帮他一把。

    而将纸条上的东西看完,刘彻更是决定,给与他一定的援助和帮助,免得他被人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