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节 攘外必先安内
    且渠且雕难的要求,总的归纳起来就是三点。

    第一点,请求刘彻承认于单的地位。

    第二点,要求汉室援助,尤其是武器、粮食、食盐等等。

    第三点,请求刘彻赐予更多逍遥散。

    除了第三点,还可以商量外,其他条件,在刘彻眼里,根本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那第一点。

    乱臣贼子,还想得到承认?做梦去吧!

    想当年,法国大革命,列强是怎么围剿的?几次反法同盟,如何建立起来的?

    其后,普鲁士又是如何的帮着法国人,扑灭的巴黎公社的?

    对于叛贼,刘彻是宁肯自己受伤,也肯定会扑灭的。

    甚至,未来未尝不可以打着扶保匈奴的名义,借兵助剿!

    当然,现在还是得维持一下。

    “通知云中郡……将给且渠且雕难的逍遥散供应量提高两倍……”刘彻吩咐道。

    既然且渠且雕难提出了要求,刘彻自然也不好全部回绝,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毕竟,这位所谓的‘左大将’还算刘彻的臣子呢。

    而且还是食邑一万户的乌孙候……

    当然,刘彻从来都没有兑现过这个承诺,相信对方也知道这个事情,所以才要搞个大新闻来自保。

    但毕竟,还是得麻痹一下对方。

    至于,且渠且雕难未来会不会崛起?

    一群瘾君子,崛个毛啊!

    且让他们潇洒一时。

    所以,刘彻也难道的大方了一回。

    “至于其他问题……”刘彻笑着道:“让云中方面回复且渠且雕难:粮食、食盐、武器,都可以给,但必须要钱!”

    “黄金、宝石、白银、铜锭,皮毛、牲畜,所有一切硬通货都可以折算成五铢钱或者五诛金……”

    且渠且雕难,刘彻觉得,他肯定是成不了事的。

    哪怕他能挡住匈奴人的反扑,也挡不住汉军的攻击。

    既然如此,自然不能白白给钱,做善事了。

    而且,帝国主义,向来如此。

    想想二十一条,想想善后大借款,刘彻觉得自己已经非常仁慈了。

    “诺!”汲黯立刻领命而去。

    在不知不觉中,即使君子如汲黯,也渐渐的向着一个合格的帝国主义官僚演变。

    什么叫帝国主义官僚?

    当然是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

    ………………………………

    此时,祁连山上,且渠且雕难,伸长了脖子,遥望东方。

    在发动政变前,且渠且雕难以为,只要控制了于单,掌握了祁连山,有了折兰人的帮助,这河西地区唾手可得,大军甚至可以直扑浚稽山,切断匈奴人干涉的通道。

    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也开始明白了,为何折兰、白羊、休屠等部族会帮他了。

    答案很简单——河西地区已经陷入了饥荒。

    去年冬天,一场高阙之战,不仅仅让匈奴丢掉了河间之地,让河西部族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放牧地。

    更让各个部族损失惨重。

    大量的牲畜和人口,在战争中损失。

    结果还没有缓过气来,军臣又大举南侵,让河西部族在经济上,雪上加霜。

    虽然,军臣只是从河西抽调了不过十几万头牲畜和一万多奴隶。

    但正是这样的举动,使得整个河西的部族,都步入饥荒。

    在河西走廊,以祁连山、皋兰山为基点,以居延泽和大大小小的绿洲为核心,生活着两百万的人口。

    而现在可维持他们食用的牲畜数量,却只有不到一百万头了。

    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公的。

    公马、公牛、公羊什么的,在草原上一无是处。

    除了某些健壮的个体,会被养起来当种马外,剩下的,都是养大就宰杀吃肉的下场。

    唯有母马、母牛和母羊,才是游牧民的根本。

    换句话说,现在,整个河西地区的两百万人口,只能依赖不过六七十万的牲畜的奶酪来维持生命。

    平均每人每天仅能分到一小块奶酪。

    饿极了的部族牧民,现在甚至开始挖掘草根,在森林寻找果酱来充饥。

    甚至有人开始涉水捕捞鱼获来填饱肚子。

    正是因为现在是盛夏,所以,饥荒的规模,还能控制。

    最多也就是饿死几个奴隶罢了。

    但,夏天已经渐渐走向尾声,秋天将至。

    草原上的秋天,特别是河西的秋天,非常短暂。

    通常,八月上旬,就将迎来第一场降雪。

    到那个时候,万物寂灭,冰天雪地。

    没有吃的,牧民和部族的骑兵,肯定会造反!

    原本,匈奴帝国强盛时,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南下抢汉朝。

    但现在……

    汉朝不来抢匈奴,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没有办法,且渠且雕难只能将注意力,放到河西之外和河西之内,那些他的敌人身上。

    以战养战,靠劫掠来致富。

    但,若要作战,那就万万不能没有粮食,更不能没有武器!

    他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汉朝了。

    倘若汉朝人不能答应,给他粮食和武器,那么,即使逍遥散再牛逼,且渠且雕难也知道,那些贵族也会砍下他的脑袋,然后跪到于单面前,祈求宽恕。

    “伟大的左大将,日逐屠奢,休利已经回来了……”一个萨满祭司来到且渠且雕难面前跪下来拜道。

    且渠且雕难,能够成功的攻破祁连山,靠的就是萨满祭司们的力量。

    正是这些被逍遥散所控制的萨满祭司们,为他奔走联络,忽悠贵族,他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自然,他掌权后,对于萨满祭司们也是投桃报李。

    现在,他除了是左大将外,还自号日逐屠奢。

    日逐,是太阳神的儿子的意思,屠奢,则是贤明之意。

    连起来就是英明的太阳王。

    而对外,且渠且雕难则宣称,自己是太阳神之子,三足金乌的转生,是来拯救匈奴的天使。

    为了加强对各部族的控制,且渠且雕难还册封了一大批的萨满祭司。

    如折兰部族的老祭司,德高望重的休利祭司,就被他册封为克吉利。

    克吉利,是萨满教信仰里的一个图腾神,传说中是鸟首人身的守护者。

    而其他萨满祭司也各自都得到了册封。

    或以图腾神之名,或以天神扈从之名。

    而他这个太阳神之子,则作为神王统治和管辖他们。

    总得来说,相比于过去匈奴混乱的信仰体系,且渠且雕难做了一次全新的整理和梳理,使之更加系统,更让人信服,尤其是下面的奴隶和牧民,对且渠且雕难的这一套,更加相信、盲从。

    就连山区的羌人,现在也有许多人开始信奉且渠且雕难搞出来的这一套。

    甚至有部族跑出来,想找且渠且雕难赐福。

    “克吉利回来啦……”且渠且雕难连忙说道:“快请!”

    现在,折兰骑兵,就是他手里最大的底牌了。

    折兰人虽然三年前,惨败于马邑,但,经过三年的休养生息,如今元气也恢复了许多。

    虽然还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控弦上万的可怕地步,但却也有六千骑兵可供驱策,为他保驾护航。

    若没有折兰人的倒戈,且渠且雕难不可能打下祁连山,更别提控制于单了。

    “伟大的逐日屠奢……”一个老萨满拿着一根用鸟的羽毛装饰的棍子,走到且渠且雕难面前,拜道:“休利向您问安……”

    “皋兰山那边如何了?”且渠且雕难迫不及待的问道。

    皋兰山,在河西走廊的边陲,是通向河间地的必经之地,同时也是居延泽的屏障,更是现在且渠且雕难可以与汉朝联系的重要通道。

    “回禀伟大的逐日屠奢,国书,奴才已经送给了汉朝……”名为休利的老萨满说道:“不过,汉朝人会不会答应,这奴才就不敢保证了……”

    但在心里面,老萨满却有着另外的想法。

    且渠且雕难?

    若不是他手里控制着逍遥散,谁在乎他?

    而现在,老萨满知道了,逍遥散或者又被称为忘忧散的神药,是从哪里来的了。

    汉朝!

    换句话说,若自己可以跟汉朝人搭上线,那么,且渠且雕难就可以滚蛋了!

    不过,暂时来说,还是需要这个家伙站在前面,吸引火力,观望一下局势。

    “他们会答应的……”且渠且雕难闭上眼睛说道:“因为有汉朝最需要的东西……”

    跟汉朝打了这么久交道,甚至当面与汉朝皇帝交流过,且渠且雕难当然知道,现在汉朝人需要什么了?

    奴隶!

    不管是男奴还是女奴或者小奴,汉朝人都需要!

    而且,不管有多少,汉朝人都吞的下去!

    特别是那些边境上的商人,胃口大的出奇!

    且渠且雕难自信,只要自己拿出十万以上的奴隶,那么汉朝人就肯定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至少,会同意奴隶换粮食!

    有了粮食,至少可以度过目前的危机,不至于脑袋要被人拿去当球踢。

    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考虑吧!

    因为,且渠且雕难知道,恐怕要不了多久,军臣就会知道自己做的事情。

    一旦军臣知道了,他肯定会发疯的!

    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找自己算账。

    想要撑过军臣或者其他孪鞮氏的报复,他不得不也必须跟汉朝人摇尾乞怜。

    现在,且渠且雕难只能祈祷,汉朝人愿意帮他。

    ………………………………

    且渠且雕难做的事情,在草原上自然是一个天大的消息。

    像这样的剧烈的变化,在任何地方的传播速度都是惊人的。

    不过七八天的时间,这个消息就通过口口相传和信使的急报,传到了在燕山之外的军臣后勤基地。

    此地,位于锡林郭勒草原的深处,远离了汉朝边塞至少五百里。

    负责在此为军臣看守这些牲畜的两个孪鞮氏的贵族在得知了此事后,立刻就惊慌失措起来。

    “且渠且雕难这个奴才,居然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混蛋!”

    祁连山,是匈奴的圣山。

    左贤王于单,更是当今单于的独子。

    而现在,且渠且雕难攻破祁连山,挟持于单的行为,在每一个孪鞮氏的眼里,就是在亵渎和侮辱整个匈奴!

    “我非得拔了这个奴才的皮,将他的脑袋插到木桩上,用水银灌进去!”一个中年贵族叫骂着,他甚至按耐不住想要立刻点齐兵马,去剿灭且渠且雕难的冲动。

    祁连山和于单,对于匈奴人来说,重于一切。

    特别是祁连山!

    要知道,匈奴单于自号撑犁孤涂。

    而这撑犁的名词是跟祁连山联系在一起的。

    就像中国的传国玉玺一般,祁连山就是匈奴人的和氏璧!

    甚至比和氏璧更加重要!

    当年,匈奴与跟月氏人,为了争夺河西,打了足足二三十年,用了两代人的时间,才夺得河西,彻底控制住祁连山。

    现在,这一切的努力,都被且渠且雕难所摧毁。

    以至于,在得知此事的匈奴贵族眼中,汉朝的位置竟因此下跌。

    且渠且雕难和跟着他做出这样的大逆不道的事情的家伙,成为了匈奴人的头号敌人。

    不仅仅在这里,在西域,在幕北,大量的部族,都在集结兵力。

    但这些人里,别有用心的人占了大半。

    毕竟,现在,明眼人都知道,匈奴的衰退,已经不可避免。

    草原上更是什么样的传言都开始出现了。

    许多曾经被匈奴压制和震慑的实力派,现在都在蠢蠢欲动,观望着局势。

    所以,这些人都在打着讨伐且渠且雕难的名义,实际上却是干着拥兵自重,甚至打着割据自立的主意。

    这个情况,匈奴人自然很清楚。

    当年,冒顿大单于击败东胡的过程里,给匈奴人造成最大的麻烦的,不是东胡人,而是在东胡秩序崩溃后,各种自立的草头王。

    冒顿大单于用了三年,才将这些家伙打服,让他们服从。

    而月氏人的崛起,也与此有关。

    所以,在得知此事后,冷静下来,这两个孪鞮氏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必须立刻通知大单于和左谷蠡王!”

    “大匈奴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

    攘外必先安内!匈奴人虽然可能没有这个意识,但是,作为草原的霸主,他们很清楚,什么的选择,才真正有利。

    比起跟汉朝之间的战争。

    内贼更可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