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节 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什么?”

    右北平郡,后世的承德境内,正在与汉军在此拼死作战,想要打开通向渔阳的直道交通的匈奴左谷蠡王狐鹿涉几乎是一个踉跄,差点从马上掉下来。

    “且渠且雕难这个奴才,居然胆敢挟持左贤王,亵渎圣山!”狐鹿涉咬着嘴唇说道:“当真是该死!”

    他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决断,抬起手臂,下令:“传令各部族,收兵,后撤,派出使者去平刚,与汉朝人谈判!”

    在狐鹿涉眼里,与汉朝的战争,只是霸权之战。

    并不会危及匈奴的生死存亡。

    大不了,给汉朝服个软,装几年孙子。

    汉朝皇帝若是得到了匈奴人的服软,想必,也不可能真的要跟匈奴你死我活。

    何必呢!

    这仗打下去,汉朝人受得了?

    狐鹿涉就不信了!

    但且渠且雕难的行为就不同了,假如不能立刻扑灭这个叛逆,那么,从幕南到幕北,从北海到西域,整个世界将狼烟四起,帝国的统治基石,将崩溃于眼前。

    孪鞮氏,会跟旧日的乌孙王族,月氏王族一样,沦为猪狗一般的奴隶。

    前两年,匈奴人西征,可是听说过现在的月氏王族的待遇。

    连月氏王都已经成为傀儡了。

    所谓五翕候论政,实际上就是让月氏王当个泥塑的雕像。

    至于月氏王族……

    甚至连块牧场都没有,只能跟奴隶一样,乞食于各部!

    而当年,曾经雄霸世界,主宰草原的东胡王族,现在更是被匈奴人剥夺了一切姓氏和地位,贬为奴隶。

    今日的东胡王族子孙后代,甚至连自己的祖先都已经不记得了,如同猪狗一般,为匈奴人予取予求。

    换句话说,给汉朝跪下,至不济还可以混一个安乐侯,若运气够好,说不定未来还可以翻盘。

    但让且渠且雕难造势成功,不仅仅匈奴要不复存在,孪鞮氏更加沦落云泥。

    现在是孪鞮氏骑在万族万国的脑袋上,未来,孪鞮氏就要被万族万国骑在脑袋上。

    所以,狐鹿涉的想法,简单而直接。

    汉匈之战,只是两强争霸,而且渠且雕难之祸,要亡国灭种。

    怎么选,自然很简单。

    “大王……”他的万骑长和骨都侯却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问道:“究竟何事?”

    “且渠且雕难那个下贱的奴才,亵渎圣山,挟持左贤王,居然自立!”狐鹿涉攒着拳头说道:“你们说,他该死不该死?”

    “这个奴隶!”三大氏族和孪鞮氏的贵族闻言,都是跳着脚大骂。

    即使是去年,高阙之败,匈奴人也未如此愤怒过。

    而现在,匈奴人终于知道什么叫切肤之痛了。

    “可是大王……”一个万骑长问道:“我军倘若要撤退,恐怕汉朝人不会同意吧……”

    “他们会同意的……”狐鹿涉说道:“本王会归还所有汉朝百姓,并且赔偿汉朝的损失,另外本王还会劝说大单于遣使与汉朝谈判,商议和亲之事,哪怕割让整个幕南,甚至割让皋兰山和居延泽……”

    “无论如何,汉匈之战,必须立刻结束!”狐鹿涉斩钉截铁的道:“河西之乱,必须平定!”

    “啊……”诸将都是目瞪口呆。

    这次南侵,以狐鹿涉这一路打的最好,战果最大,不仅仅重创了整个汉朝的右北平郡,劫掠了数千百姓,还在战场上斩杀了数千名汉朝士兵,甚至在字县,全歼了汉朝的两个校尉部。

    战果辉煌,各部也抢了个够。

    但现在,却必须全部吐出去。

    不仅仅要吐出去,还要割肉。

    不仅仅要割肉,甚至不得不割让整个幕南和皋兰山、居延泽……

    这让众人真是无法接受。

    “大王,这怎么可以!”有人跪在地上苦苦劝道:“皋兰山,乃我河西之屏障也!居延泽,更是进出河西的要道,若割让这两地,我等日后如何去跟天神以及先祖解释?”

    狐鹿涉却是冷哼了一声,若仅仅是这样,就可以让汉朝放过自己和军臣的主力,那恐怕还是血赚啊!

    恐怕,谈判之时,汉朝人会狮子大开口,索要更多的东西。

    但,没办法,谁叫现在,匈奴人有求于汉朝,而且,主力更是陷入了泥泞和包围之中。

    从昨天开始,军臣就连续五次派人,催促自己打开道路。

    但,汉朝军队,却死死的守住了这一带的道路。

    使得他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代价。

    此地已是如此,那渔阳境内,重兵云集的地方,军臣所面对的情况恐怕更加糟糕。

    汉朝人甚至很可能不会答应自己提出来的条件。

    但,匈奴却不得不哀求汉朝,同意自己的要求。

    想到这里,狐鹿涉就握紧了拳头,说道:“宁与友邦,不与家奴!汉朝人占了皋兰山,匈奴并不会因此灭亡,但若且渠且雕难这个奴才得势,那匈奴就要灭亡啊!”

    “本王和各位,就都将成为奴隶,我们的子女后代以及氏族,世世代代都无法翻身!”

    “而且,战争打到现在,各位难道还没有清醒过来吗?”狐鹿涉望着长安的方向,感慨道:“当今汉朝皇帝,只要在位一天,我匈奴,都不可能是汉朝的对手啊!”

    “那可是神皇!”狐鹿涉沉痛的道:“真正的神明在世,我们不可能打的过!”

    假如说马邑之战后,匈奴的高层,还觉得,一切都是尹稚斜那个混蛋指挥有问题。

    高阙之战,还可以解释是本部的精锐和王庭主力不在。

    但现在,每一个匈奴贵族都不得不承认,汉朝军队无论是在战斗素养还是实力方面,都远远超过了匈奴人。

    即使是打的最好的狐鹿涉这一路,也是靠着绝对的兵力优势和骑兵的机动性,才能压着汉朝军队。

    而在正面战场,汉朝人靠着少数骑兵与步兵相互配合,常常在与匈奴的战斗之中,取得一比一,甚至一比二的交换比。

    即使只是一比一,匈奴也是换不起的。

    至于在渔阳,狐鹿涉可是听说了,开战至今,伤亡已经超过两万了……

    这场战争,已经没法打下去了。

    没看到军臣都要撤退,都要跑了。

    如今,在河西剧变的情况下,匈奴假如想要减少损失,唯一的办法就是跟汉朝乞降。

    更何况,正如狐鹿涉所言,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皋兰山和居延泽以及幕南给了汉朝,汉朝至少还会有所收敛,甚至对匈奴有所宽待和优待,起码,能够让匈奴争取到休养生息和喘息的机会。

    甚至匈奴还可以安慰自己——幕南和居延泽以及皋兰山,那是给女婿的礼物。

    而若是不能立刻以雷霆之威,消灭且渠且雕难,解救出左贤王,那匈奴人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怎么选,还用想吗?

    更别提,现在匈奴贵族们,其实心里面都在想一个事情——自从汉朝当今皇帝即位以来,屡战屡胜,汉朝人有若神眷,短短数年就超越了匈奴人,甚至压着匈奴人打。

    这不是神王,谁是神王?

    而引弓之民的传统就是服从和臣服强者。

    被汉朝暴揍到现在,其实,匈奴人也害怕了。

    没看到,那些被劫掠的汉朝百姓,现在已经没有人敢肆意虐待了吗?

    甚至,有些贵族还颇为善待他们,连吃穿都不敢短了。

    而在字县,狐鹿涉虽然全歼了当地守军,却在战后命令,收敛汉朝士兵的遗体,按照汉朝风俗,将他们下葬,还给他们立碑。

    这就是这些年来,匈奴被汉军暴揍后,在心态上的变化。

    如今的匈奴贵族,哪怕是最狂妄的人,不敢再轻视汉朝和汉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