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节 狼性还是狗性?(1)
    匈奴人当然也知道,汉军想要继续南下,就必须渡过潮河。

    潮河虽然只是要水的分支,其流量大约只有关中的灞水的一半。

    但是,这条河,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起码十步宽的河面,波涛汹涌,河水看似比较浅,但实则至少深达二三十尺。

    所以,当汉军抵达此处时,匈奴人开始靠的更近。

    斥候甚至接近了汉军两翼不过五六百步的地方。

    汉军士兵甚至可以看到匈奴人毡帽下的大圆脸和粗大的鼻孔上拴着的铜环。

    “郭懋都尉的骑兵,现在到了那里了?”义纵问着身边的一个校尉。

    “回禀君候,郭都尉三个时辰前,曾经发回报告,已经渡过要水,抵达要水北岸!”那校尉答道。

    “善!”义纵闻言,兴奋的点点头。

    他举起千里镜,观察着附近的地形。

    此地,是一个不在汉室军用地图上的地方。

    在过去,这里方圆百里,都是荒无人烟,除了一条直道从此地经过,因而在潮河上建了一座石桥外,半个人影都看不到……哦,或许夏季,会有樵夫或者猎人来此。

    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渔阳本就地广人稀,土地贫瘠,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此地的地理所限制的。

    在这一带附近,要水、潮水、濡水相互交汇,并形成大濡水,滚滚向南,流入大海。

    千百万年来,此地因为没有开发,人迹罕至,所以在夏秋两季,洪泛时期,河水经常会将大量低洼地淹没,进而创造出沼泽和湿地。

    而沼泽和湿地,是农耕民族的畏途,一如沙漠。

    别说是这幽燕寒苦之地了。

    便是吴楚这等江南水榭,膏腴之地,自西周起,淮泗诸姬接力,楚吴并起,数百年筚路蓝缕,艰苦创业。

    直至今日,那吴楚之地,依然有许多沼泽林立,被天下视为险途。

    吴楚尚且如此,何况这渔阳、右北平、辽东等地,新入中国不过百年的北方寒苦之土。

    而这样的地方,却是现在最好的战场。

    “传令全军,列骑兵战斗阵列,胸甲准备具甲!”到了此地,义纵自然打算要跟匈奴人一战了。

    “诺!”校尉们纷纷领命。

    ………………………………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立刻响彻天地。

    一个个背插令旗的传令官,纷纷从义纵的左右策马而走,绕过拥挤的军阵,将一个个命令,传递给各级部队。

    “将军有令:骑兵列战斗阵列!”传令兵们,策马在一个个军阵前飞奔而过。

    同时,中军的将旗舞动,确认了命令的有效性。

    一个个汉军司马、队率,立刻就开始执行军令。

    “全体都有!战斗阵列……”一个又一个操着关中、三河、燕赵口音的军官大声命令着。

    在不过两刻钟之内,汉军的轻骑部队,就完整了战斗阵列的准备。

    此时,沿着平坦的平原,汉军的主力,以校尉部为单位,排列出了十三个战斗队列。

    所有骑兵方阵,全部呈锥形,紧密相连,而每一个队列之间,有橐他和战车隔离。

    在中军,一面面巨盾,被推到了前排,一杆杆长矛伸出,张开了一巨大的保护盾,将胸甲骑兵隐藏在阵列之后。

    远远的看上去,汉军的阵列,仿佛一张张开了大嘴的怪兽。

    匈奴人当然立刻就发现了汉军的变化。

    兰折野骑着马,走上一个小山丘,居高临下,远眺汉军的阵势。

    “汉朝人这是要跟我们打啊!”只是看了一眼,兰折野就明白了,汉军在挑衅,在挑战。

    他瞥了一眼身边的须卜当屠和系雩难问道:“须卜氏族,系雩氏族,有胆子迎战吗?”

    面对兰折野**裸的挑衅和轻蔑,系雩难强忍心里的怒火,说道:“大当户,还是等援军吧……夏王的大军到来之后,我军再开战,如何?”

    须卜当屠也道:“我觉得系雩骨都侯说得对,没必要在此与汉军死磕……”

    “况且……”须卜当屠指着远方的汉军阵列,道:“大当户难道就不觉得,汉朝人的这个阵型很怪吗?”

    从须卜当屠的角度看过去,远方的平原上,汉军的阵列,次第展开,形成了一个匈奴人过去从未见过的骑兵队列。

    这个队列,已经不能再用列队来形容了。

    应该叫战列,更加合适。

    因为,这个阵型,就像是天生为了攻击敌人而存在的阵列。

    即使须卜当屠没读过书,纯粹是个文盲,但他也看出来了,汉军的阵列分为三层。

    每一层之间,相互接替。

    一旦贸然与之开战,匈奴骑兵就会遭到汉军连绵不绝的骑兵冲击。

    虽然其他的特点,暂时还看不出来,但仅此一点,就足以须卜当屠提心吊胆。

    他可是听说过河阴之战,呼衍当屠是怎么战败的?

    在河阴之战时,即使呼衍当屠的兵力是汉朝军队的两三倍,但他依然败的一败涂地,甚至丢掉了两个万骑!

    如今,在这里,汉朝在宽阔的平野上,展开了战斗队形。

    而汉朝的兵力,却比自己还多。

    哪怕胥纰骑兵开挂,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更何况……

    须卜当屠自家知道自家的问题。

    他的逼落骑兵,欺负一下西域的软脚蟹,鞭笞一下手无寸铁的牧民,自然很在行。

    但若是要这些老爷们去战场上冲锋陷阵,去跟汉朝人血拼。

    恐怕,连马都要骑不稳了。

    谁叫逼落骑兵们,从来都是给萨满祭司以及王庭贵族们服务的呢?

    至于系雩难的黑鸦骑?

    虽然可能战斗力还有那么一点。

    但问题就在于,黑鸦骑有一半,特别是作为中坚的那一半,已经回到了草原。

    实际上,现在在这里的匈奴本部骑兵,加起来也就一万两千不到。

    不及河阴之战时,呼衍当屠手下兵力的三分之一。

    而汉军的力量,却远远超过了河阴之战时的情况。

    而且,全数是骑兵!

    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而眼前的汉军骑兵,少说两万!

    王庭主力没来,就靠一个胥纰军,怎么打?

    须卜当屠觉得,就算把自己也填进去,恐怕也奈何不得汉朝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