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节 龙!
    此刻,在宽达三十多里的战场横线上,成千上万的白狼骑兵嗷嗷叫着,跟着部族的大纛,在右翼开始集结。

    他们虽然看上去,乱糟糟的,毫无章法,彼此之间甚至推推攘攘,但,每一个曾经见过他们作战的人,此刻都应该毛骨悚然。

    因为在这支骑兵里,至少潜藏着数百名射雕者和三倍于此的准射雕者。

    他们的箭术神准,几乎列无虚发。

    他们疯狂而冷血,从不对敌人留情。

    他们的装备,精良而优秀,是匈奴各部之中,最好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胯下的战马,是已知世界最优秀的战马。

    尤其是其中的那批大宛马,不仅仅高大神俊,远超这个世界的其他战马。

    而且速度奇快!

    匈奴人曾经做过测试,这种马在高速奔跑的状态下,十里的距离,仅需要一刻钟不到。

    而在骑兵对冲的标准距离——五百步之中的测试结果,更是让人胆战心惊——仅仅只需要从一数到三十!

    这些宝马的速度是如此可怕,以至于哪怕是同样属于良马的乌孙马,在短距离爆发上,也远逊于它。

    匈奴人将这些战马视为神的恩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军臣甚至因为害怕这些宝贵的神马折损,连战场都不让他们上。

    而现在,足足三千匹神马,围绕着兰折野,簇拥着他,形成了一个攻击箭头。

    现在,他们秣兵历马,随时可能冲锋。

    …………………………………………

    举着千里镜,义纵当然不会轻视或者忽视这支白狼骑。

    旁的不说,这些白狼骑胯下的战马,就足以让义纵垂涎三尺。

    让他甘冒风险,让他不惜让李广所部承受巨大伤亡,为的,就是这些马,这些宝马,这些中国骑兵未来的希望的战马。

    你要知道,依照匈奴人的习惯,骑兵的战马,一般都是母马。

    这是因为,骑兵千里机动,公马的话,会碍事。

    毕竟,公马要是发情了,那是很麻烦的事情。

    而且,对匈奴人来说,母马所产的马奶也是支撑他们作战的重要资源。

    这一点,在汉室也是一样的。

    不过,汉军没有匈奴人那么奢侈,不能挑挑拣拣,所以,没办法,只好把那些调皮的公马阉割了,免得它们捣乱。

    但,那大宛马和乌孙马,却没有人舍得阉割。

    每一匹,无论公母,都是宝贝。

    哪怕是羽林卫和虎贲卫,也仅有少量这种宝马,其他各部,一匹也无。

    也是因此,其实汉军的胸甲骑兵的战斗力很受限制。

    但若能缴获这批良马,未来,胸甲骑兵的桎梏就要消除。

    舔着嘴唇,义纵对左右将官们说道:“让匈奴人见识一下,我大汉文明的光辉吧……这帮蛮子,还以为骑兵作战是过去,靠个人技术和蛮力就可以主宰战场?”

    “诺!”立刻有人领命而去,紧接着,中军将旗舞动,一个个汉骑方阵之中,信旗也随着舞动。

    “将军有令:各部务必严守军令,以操典之纪为纲,不可呈匹夫之勇!”一个个军法官,在队列之中,严明军法。

    “诺!”各个队率和什长纷纷应命。

    在同时,阵前的橐他,开始被辅兵赶到一侧,让开了骑兵出击的通道。

    此刻,在整个汉军阵列之中,各部骑兵,已经跟过去的强弩部队一般被分成了三层。

    层层叠叠,两万骑兵与三万多匹战马,在整个大地,沿着道路和平原,分散在二三十里宽,十几里长的地域。

    看着这个场面,义纵颇感欣慰,但还是有些遗憾:“可惜我军没有带步兵,不然,我军此战应该会打的更轻松一些……不过也无妨,这步骑协同,确实太难了……”

    周围部将听了,也都是点点头。

    “将军所言极是……”有人道:“这个世上,除却羽林卫和虎贲卫外,可以做到步骑协同者,恐怕没有第三支军队了!”

    自马邑之战后,虎贲卫和羽林卫,就成为汉军的最强军队。

    即使是如今,在胸甲部队开始在其他各野战军也开始建设的今天,也没有人敢去挑战羽林卫和虎贲卫的威势和地位。

    原因,并不是他们是天子宿卫。

    事实上,在军队里,战斗力才是唯一衡量强弱的标准。

    战力不行,任你是皇亲国戚,还是王公贵族,都得乖乖低头当孙子。

    特别是在今天这样的风气中,武人可是骄傲的很。

    没有真本事,不可能稳坐天下第一的名头。

    而羽林卫和虎贲卫之所以能在现在,依旧让南北两军、羽林卫、灞上军、棘门军甚至是句注军、飞狐军乖乖的低头当小弟,靠的就是强大无比的战斗力。

    在过去,他们依靠胸甲。

    而现在,依靠着强大到几乎不可能复制的步骑协同。

    骑兵给步兵掩护,步兵为骑兵提供保护,彼此相互配合,密切合作。

    在那样的配合下,几乎不可能由人抵挡这两支军队的攻击。

    不过,在目前,也唯有羽林卫和虎贲卫能玩的起这种战术。

    步骑协同,看似简单,但其实学问大的很。

    一般人,就算知道了原理和组织方法,也配合不起来。

    因为,这不仅仅需要步骑之间,配合默契,还需要一个高强度的组织体系,一支敢于给同袍挡枪口的军队,更需要日复一日,从不间断的艰苦训练。

    最后,还需要拥有一支堪称优秀的军官队伍来执行和配合。

    这三者,缺一不可。

    旁的不说,你想象一下在后世,有几个国家,玩的转步坦协同?

    除了五大流氓,余者尽为土鸡瓦狗而已。

    某只土鸡,甚至是丢人丢到家,豹2坦克因此威名尽丧。

    虽然,步骑协同和步坦协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作战方法和作战体系,但是,内中的原理却是相通的。

    骑兵要跟步兵,包括弓弩兵和陌刀兵,相互配合,要知道这些军种的优劣和反应速度,更要熟悉友军的战斗方式,而步兵,更需要知道自己的骑兵的速度和特点,更要有随时给骑兵挡枪口的觉悟。

    不能让敌人随便可以袭击和偷袭。

    而现在,以飞狐军和细柳营为主体的汉军,虽然做不到羽林卫和虎贲卫那样的程度。

    但是……

    却也已经达到了骑兵的第二重境界。

    而这个境界,是目前的匈奴人,无论如何也学不到的。

    因为,它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组织体系,一支配合默契的军队,更需要有着深厚的同袍之情和高昂的集体荣誉感。

    此刻,远方的匈奴军阵开始动起来了。

    首先冲过来的是匈奴的黑鸦骑。

    四五千骑,如同潮水一样涌来,义纵只是看了一眼,就叹道:“匈奴人虽然换了装备,但这作战方法,却还是没换啊……”

    这样黑压压的一窝蜂攻击,是匈奴人曾经借此纵横世界的王牌战术。

    靠着气势和威吓来恐吓敌人。

    但,这也却是一锤子买卖!

    打的赢就赢了,一旦输,那就全输了……

    想到这里,义纵也有些感慨。

    曾几何时,匈奴人是汉军骑兵的老师。

    汉家现在的所有骑兵,基本上都是从模仿和学习匈奴人的战术开始的。

    甚至,飞狐军和句注军的骑兵,一开始就是由归义胡人训练的。

    但是……

    在今天,汉军的骑兵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战术和作战方法。

    而匈奴人却在原地踏步。

    “先贤说的对啊……”义纵在心里感慨:“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这可不仅仅是在说中国的礼仪服章,更是在形容中国的文化制度的强大!”

    在今天,在汉家的武苑。

    这个世界的骑兵被分为三种。

    第一种,就是匈奴人这样的原始骑兵,懵懵懂懂,只知道利用蛮力和自己的肌肉来逞强。

    这样的军队,打起顺风仗来,自然无所畏惧。

    但一旦遇到挫折或者失败,就死定了。

    就像当初武周塞下的折兰骑兵,被胸甲一冲,立刻就灰飞烟灭。

    而第二种,就是现在义纵麾下的汉军骑兵。

    组织有序,纪律井然,士兵们害怕教官的鞭子甚于敌人的刀剑。

    这样的军队,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而第三种,就是现在羽林卫和虎贲卫之中开始尝试的步骑协同。

    骑兵为步兵提供保护,步兵又给骑兵提供保护,在战场上互相配合,密切协同,千军万马,如同一人。

    这样的军队,已经可以做到,纵使前方有刀山火海,枪林箭雨,也可以面不改色,即使陷入重重包围,也可以以力破之。

    但这样的军队,实在是太难得了!

    汉室用了六年,以天下之力和数千万人口之中遴选的精英,也才堪堪造就了羽林卫和虎贲卫。

    至于匈奴人?

    下辈子也搞不出这样的军队!

    哪怕是现在义纵指挥的军队,恐怕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无法模仿和无法学习的模式。

    这就是文明的力量,这就是制度的力量!

    而当这些力量被具象化到军队之上,足以使得军队的战斗力呈几何数字上升。

    就如同当年的秦军,明明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数量,都不如对手。

    但秦军就是可以压住数倍于己的敌人狂揍,使东方六国闻之色变,人称虎狼之师。

    而今天的汉军,虎狼之师都已经不足以形容。

    唯有龙,方是他的正确称呼。

    龙,能幽能明,能长能短,能细能巨,能藏能收,动如雷霆,静若大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