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节 官僚的战争
    就在义纵所部与匈奴骑兵接触之时,距离战场大约两百里左右,在渔阳塞的正北方向,两骑轻骑,日夜不休的疾驰而来。

    “大单于……大单于……”这两个骑兵,几乎是哭着跑到军臣面前,禀报道:“大事不好了……且渠且雕难那个奴才联合折兰部族挟持左贤王,攻占了祁连山,这个奴才拥立左贤王为单于,自己为左大将,对外宣称……大单于已经战死汉朝……”

    军臣闻言,一口鲜血猛的从口中吐出来,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

    周围几个贵族连忙扶住他:“大单于……”

    军臣睁开眼睛,回头再看身后的汉朝边塞,那座渔阳塞,一把抓住一个贵族的衣襟,对他道:“你!给我去渔阳塞,面见汉朝的将军,跟他谈谈,要什么条件,才肯放我大军出塞……”

    且渠且雕难的背叛,几乎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对军臣来说,且渠且雕难的行为,不仅仅是在背叛,更是将他往死路逼。

    祁连山的丢失,使得整个河西走廊,立刻易手。

    匈奴再也不能通过河西回到幕北或者前往西域了。

    想要回幕北,现在,匈奴就得跟一百多年前的先人一样,越过浩瀚的蒙古高原,穿越沙漠和戈壁,行走数千里。

    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在过去,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千百万年来,无数游牧民,就是死在了这条迁徙路线上,直到匈奴击败月氏,控制西域,才算解决了这个千古难题。

    从此,引弓之民,不需要再走这一条死亡之路,可以从水草丰盛,风景秀美的河西迁徙到幕北或者西域。

    但现在,此地一丢,军臣和他的军队,哪怕能够如他先前所料的那般,安然从汉境撤出,但,却也不得不面对瀚海的考验和汉军骑兵无穷无尽的追杀。

    从燕蓟到瀚海,足足有四千里的漫长草原。

    汉军骑兵肯定会在这条道路上,让匈奴人不断失血。

    现在,军臣知道,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与汉朝媾和了。

    无论汉朝人提出怎样苛刻的条件,他都必须答应。

    不然,匈奴这个政权,恐怕立刻就要分崩离析。

    唯有取得与汉朝媾和的条约,他才有能力并且有时间,回过头去镇压且渠且雕难和折兰部族的叛乱,收复河西,同时镇压那些现在一定在蠢蠢欲动的各个实力派。

    “快!”军臣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个事情:“马上派人快马加鞭,去通知夏王,让夏王也遣使与汉朝人谈判,再派人立刻去通知系雩难……”

    “不……”军臣忽然改口,扭头看向呼衍当屠:“左大当户亲自去要阳,一定要稳住,不能让胥纰军有任何损失!”

    胥纰军,现在成了军臣唯一的指望和未来为数不多可以依仗的资本。

    军臣相信,只要有这支可怕的骑兵在,那么,未来无论草原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可以依靠胥纰军稳住局势,镇压叛逆。

    而……

    倘若胥纰军出了意外,折损在此,那么……

    想到这里,军臣就咆哮着道:“还不快去?”

    ………………………………

    而几乎就是在此时,平刚城下,迎来了一队客人。

    举着手里的节旄,羊食有些忐忑不安的望着城楼上密布的汉军射手,他不得不再次开口,喊道:“奉大匈奴左谷蠡王之命,使者羊食求见汉朝右北平郡郡守季公及诸位明公……”

    “这匈奴人在搞什么?”城楼之上,右北平郡郡守季班与他的郡尉陈钧商议着:“会不会有诈?”

    陈钧向着城下探望了一二,道:“吾以为,应该不会有诈……不如放他入城?”

    季班也探头打量了一下,确认左近除了这个持着如同汉使的节旄一般的匈奴使者外,没有其他任何人,也放下心来,道:“放下吊篮,将匈奴使者带上来!”

    “诺!”立刻有军官领命。

    但城楼上的士兵们,却纷纷红着眼睛,看着季班和陈钧。

    这一战,打到现在,右北平郡的郡兵损失惨重。

    几乎可以说得上除了平刚之外,没有一座完整的城市还在汉军手里。

    而在这个过程里,要负最大责任的,就是这郡守季班与郡尉陈钧了。

    若不是这两人在朝廷通报了匈奴军队入侵后,依然不以为意,玩忽职守,右北平郡的局面,断不会糜烂至斯。

    要知道,右北平郡的防御力量,在燕蓟诸郡之中,向来是最强的。

    自百五十年前,秦开将军挥师北上,驱逐东胡,在此建立起郡县后,右北平郡就是一个军事化的郡县。

    全郡之中,无城不塞,无民不武。

    又有着秦直道贯通郡中,连通辽东和安东、蓟城。

    自右北平立郡以来,还从未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现在,除了这平刚城还在汉室之手,其他地方已经全部沦陷了。

    甚至,若非是辽西、辽东两郡郡兵紧急驰援,拼死堵住了匈奴骑兵的南下道路,又牵扯住了大量匈奴兵力,现在,恐怕连平刚也会失守!

    而平刚,可是整个燕蓟甚至整个汉家东北地区最大的军事要塞!

    此城,自从秦开将军筑成之后,就从未落入过胡骑之手。

    哪怕是秦末天下大乱,燕王臧霸也可以凭借此城与胡骑周旋。

    而这郡守和郡尉玩忽职守的原因,也早已经人尽皆知。

    无非就是这两人,素来不合。

    遇到此事,两人都想给对方挖坑,顺便让自己上位。

    结果就是相互撤后腿。

    在指挥上屡屡失误,屡屡发出各种互相矛盾的命令,就如那字县守军,本来,他们是可以撤出的。

    但郡守却要求他们坚守三日。

    倘若是如此,那也罢了!

    但偏偏,郡尉传来命令,要求他们放弃字县,撤入平刚。

    这两个互相矛盾的命令,直接导致了字县守军的两个校尉权衡不下。

    既无法安心防御,也没有办法有序撤退。

    最后,字县被匈奴人攻破,这座城市化为了一片灰烬。

    只是可怜那两千守军,都是大好的儿郎和丈夫!

    季班和陈钧自也知道自己捅出了多大的篓子。

    所以,这两人这些日子来,拼命的揽功,甚至指鹿为马,侵吞部下的战功,威逼利诱,迫使郡中的军法官,修改他们的报告。

    想借此逃过战后的惩罚和清算。

    甚至,倘若不是如今,傻子都知道投降匈奴是没有前途的,这两人说不定早就跪到了匈奴军队的主帅面前,将整个右北平拱手让给他们。

    此刻,他们无视着整个城楼上的士卒们的眼神,在他们眼里,这个匈奴使者,已经成为了一根救命稻草。

    作为汉家的高级官僚,坐镇一郡的封疆大吏,他们很清楚,现在的这个汉室体制的可怕之处。

    旁的事情上,下面的人或许能忽悠的了朝堂诸公,瞒得过天子的耳目。

    但军国之事,却休想彻底隐瞒。

    战后,天子必定会派遣御史、侍中、尚书以及丞相府的司曹,组成一个联合调查组,进驻各郡,深入地方,走访士兵和军官,询问整个战争的过程。

    到那个时候,他们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瞒不住了。

    他们现在,唯一的指望,就只有老天保佑,天上掉馅饼,发生奇迹了。

    而这次的匈奴来使,在他们眼里,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

    季班和陈钧很清楚,匈奴人此时来,不是来服软的,就必是来谈判的。

    毕竟,仗打到现在,匈奴人全线受挫,朝廷的邸报甚至已经公开宣布了上谷大捷,匈奴右谷蠡王全军覆没的消息。

    胜利,对于汉室来说,已经指日可待。

    而他们两个,则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这个胜利的蛋糕上分一杯羹,尽可能的为自己涂脂抹粉。

    在给朝廷的报告里,这两人甚至将辽东郡和辽西郡的援兵的功劳也往自己身上揽了。

    这倒不是他们丧心病狂,只是因为害怕和恐惧而已。

    而现在,这个匈奴使者,无疑成为了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所以,羊食一被带到城楼上,季班和陈钧立刻就迫不及待的跑来见他了。

    “使者此来,所为何事?”陈钧还有些矜持的问着,但那季班却是根本不顾吃相了,他几乎是眼巴巴的望着对方:“贵使来此,可是奉了贵部左谷蠡王之命?”

    羊食闻言,也是有些想象不到。

    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这还是汉朝官员的模样吗?

    若在过去,羊食肯定可以借此坑一下这两个傻帽。

    但在现在,匈奴人求和之心,比季班和陈钧的渴求还高。

    临行前,左谷蠡王也再三要求,他无论如何,必须与汉朝人谈妥媾和的条件,只要能让汉朝军队让开道路,那么,匈奴人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

    “正是……”羊食如汉室士大夫一般拱手拜道:“吾主左谷蠡王深感战争日久,两国交兵连绵,战火伤及黎庶,使得两国失和,不忍于心,故派小使前来与贵国商谈休兵之事!”

    “吾主有言:若贵国愿与我大匈奴修好,那吾主就立刻释放两千汉朝百姓,作为诚意,并且归还贵国的字县、宣阳等十座城塞……”羊食轻轻说道。

    但落在陈钧和季班眼里,却如同天籁之音。

    他们几乎就忍不住想要立刻答应!

    匈奴释放被掳百姓,归还城塞?

    只要成真,无论如何都是一笔巨大的功勋,甚至足可以让他们两个收买一批文人,为他们涂脂抹粉,将自己洗白白,甚至塑造成为道德max,可以感化夷狄的贤达人物。

    只是……

    季班和陈钧对视了一眼,他们,现在完全没有能力答复对方。

    因为,现在,这右北平郡境内的汉军主力,并不是他们的手下和部曲。

    而是辽东郡郡守公孙玄以及辽西郡郡守王甫所率领的郡兵。

    而右北平郡所拥有的兵力,现在只剩下了这平刚城里的不过五千守军。

    其他部队,都因为他们的胡乱指挥和相互抬杠,在战争之中消耗掉了。

    想到这里,这两人也是叹了口气。

    那公孙玄和王甫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前者是齐国人,还是一个公羊派的拥泵,信奉的就是华夷之辨,大复仇主义,如今,人家打的正嗨,让他停手,除了天子,没有人有那个能耐。

    至于后者?

    那来头就更大了。

    王甫的长兄是王触龙,当代的山都候!

    想到这里,这两人也不由得垂头丧气。

    有此二人在,他们两个和他们的部下,现在又都为战功而杀红了眼睛。

    想让他们听自己的,谈何容易?

    羊食一见这个情况,立刻道:“两位明公,吾主有言,若两位能够促成这汉匈友好,两国祢和之事,我主不仅仅愿意将所有被俘汉朝百姓、军人释放,退还所有汉朝城市,并且愿意就此对贵国做出补偿……”

    “补偿?”季班和陈钧闻言,心动不已。

    倘若有了补偿,那就……

    “正是……”羊食知道,现在匈奴面临的问题,尤其是他的主子面临的问题。

    只能用刻不容缓来形容!

    所以,他一咬牙,道:“我主愿意劝说我国大单于割让幕南给贵国……”

    “除此之外,我主愿意每年给付贵国战马五千匹,牛三千头,羊十万,男奴五千,女奴三千,以为和亲之费……”

    说到这里,羊食也是心疼不已,割地赔款,这是汉朝当年最窘迫之时也没有答应的事情。

    但在现在,匈奴别无他法,只能祈求汉朝人高抬贵手。

    甚至,羊食心里面还不得不庆幸,自己似乎走了好运,遇到了这两个汉朝之中算得上对匈奴‘比较友好’的高级官员,可以通过他们来影响汉朝君臣和决策。

    而季班和陈钧却是听得心花怒放。

    若果真如此,只要能够促成此事,那他们岂不是将成为国家功臣?

    甚至,说不定可以捞取一笔好大的政治资本?

    至于其他人的意见?

    与他们何干?

    “善!”季班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回复:“若贵主果真如此,真乃两国百姓之福!请转告贵主,吾一定促成此事,不过,为表诚意,请贵主先释放三千我国百姓!”

    这是肯定的!

    他必须要有一个借口来胁迫那公孙玄和王甫。

    同时,他还需要此事来作为证据来请自己的靠山出面。

    “一言为定!”羊食不假思索的道。

    …………………………

    送走匈奴使者,季班一面下令召集平刚官员,一面立刻拿出纸笔,给自己的靠山写信。

    不多时,就写出了一篇洋洋洒洒,神情并茂的文章,然后,他利用自己的郡守特权,强行调动了本来规定只能用于紧急与长安和蓟城联络的信鸽。

    而在同时,陈钧也将一只信鸽发飞。

    这两只信鸽,一只向南,飞向了清河郡,那里是魏其候所在之地。

    而另外一只则飞向了齐国临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