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节 恐惧的力量 还债6.0

    须卜当屠率领着自己的骑兵,从匈奴的左翼,汉军的右翼,直扑过来。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但,汉军的大阵,却依然纹丝未动。
    
        除了受命的军队外,其他阵列,都保持着原样。
    
        一排排战马,一个又一个的集群,就像静止了一般。
    
        兰折野远远望着,心里面竟然有些胆战心惊!
    
        “这些汉朝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兰折野在心里问着。
    
        他这一生,南征北战,横跨了数万里,遭遇过数不清的敌人。
    
        但从没有那个对手,能在正面和侧翼同时受到袭击时,依然纹丝不动。
    
        仿佛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侧翼和正面可能被骑兵突破。
    
        “汉朝人,太狂妄了!”兰折野说道。
    
        他麾下的骨都侯和渠帅们也纷纷叫嚣着道:“主人,让我们去教训教训他们吧!”
    
        对这些胥纰军的贵族而言,杀戮和征服,永远是人生最大的快事!
    
        特别是最近几年,胥纰军跟着军臣西征,一路上破国屠城,让整个世界都战栗。
    
        这使得这些胥纰军的贵族们非常骄傲,也非常骄横。
    
        在他们眼里,什么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就跟大夏人自吹自擂的方阵一样可笑。
    
        至于那所谓神骑?
    
        大概也就是幕南的胆小鬼们在自己吓自己!
    
        哪里有什么神骑?
    
        有的话,麻烦汉朝人召唤天雷劈死我们啊!
    
        兰折野却是摇摇头,举起手,道:“不可!我们还要再看看!”
    
        他虽然也狂妄,虽然也有些疯疯癫癫,但作为万骑长,他知道和掌握的消息,远远多于下面的奴才。
    
        他很清楚,能够击败折兰人的汉军,绝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但也就仅此而已。
    
        兰折野一直对自己的军队有着非常高的自信。
    
        他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军队可以阻挡自己的骑兵的雷霆一击。
    
        但,他却也不愿意在没有摸清楚汉军虚实之前就贸然攻击。
    
        那样,万一出了纰漏,导致伤亡过大,自己这个万骑长的脑袋,恐怕就保不住了!
    
        况且,那黑鸦骑和逼落骑,讲道理的话,这些家伙的死活与他何干?
    
        “就让系雩难和须卜当屠的军队,来给我们试探出汉军的底蕴吧!”兰折野说道:“派人吹响号角,通知系雩难和须卜当屠,必须给我试探出汉军的底蕴,不然,我就立刻撤军,让他们去跟汉朝人玩!”
    
        “遵命!”骨都侯们都大笑起来。
    
        这些家伙,根本就看不起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对他们来说,什么黑鸦骑、逼落骑,死光了也没有关系!
    
        只要他们能获胜就好了!
    
        而草原上,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成王败寇,胜者为王。
    
        胜利者,不管用什么手段,赢了就好!
    
        …………………………
    
        呜……呜……呜……
    
        匈奴的号角声,响彻天地。
    
        这声音,让听得它的人,无不毛骨悚然。
    
        “兰折野……”系雩难勒住战马,回头远望,他现,本来说好的胥纰军骑兵,现在都原地未动,就像一个观众一般,而逼落骑兵也从右翼靠近了汉军的阵列。
    
        “你这个混蛋!”系雩难气的眉毛都立了起来。
    
        匈奴人自古就已经习惯了用号角声和鸣镝来传递命令。
    
        甚至因此演化出了一些基本的沟通手段。
    
        譬如现在,这号角声传递的意思,分明就是进攻,而且必须硬冲汉朝阵列。
    
        至于假如不冲的后果?
    
        虽然号角声无法表明(匈奴人只有进攻、冲阵、撤退和迂回等少数几个联络信号),但毫无疑问,系雩难已经清楚了兰折野的意思——你们不冲阵,劳资就走了,留下你们跟汉朝人玩吧!
    
        而他确实敢也可以这么做!
    
        胥纰军,从来都是疯子。
    
        兰折野这个万骑长,更是一个十足的神经病!
    
        系雩难记得,当初匈奴攻灭大宛,本来大宛王都已经跪下来投降了。
    
        但,兰折野却一刀,削掉了那个大宛王的脑袋,然后纵兵攻入其王宫,将那座辉煌的宫殿,付之一炬。
    
        完了,这个白狼的头狼跑到军臣单于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这是狼神的旨意。
    
        而军臣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况且,现在情况有些特殊。
    
        以己度人,系雩难觉得,若是自己恐怕也会选择让别人拿命去冲汉朝的阵列。
    
        没有办法,系雩难只好对自己的部下说道:“我军后撤一百步,然后集合,从汉朝阵列的左侧冲杀进去!”
    
        这也是他们现在唯一可能突破的地方——方才与汉军的对射,使得当地的汉军阵列出现了残缺,虽然很快就被填补,但却留下了纰漏。
    
        ………………………………
    
        同时,须卜当屠也听到了号角声。
    
        他立刻就明白了意思,这让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带兵回去,杀了兰折野!
    
        但……
    
        他抬头看了看前方,他的骑兵距离汉军骑兵的阵列,只有不过三百步了。
    
        在这个距离,就算他想跑,也得汉朝人答应!
    
        须卜当屠很清楚,自己和自己的军队,在汉朝人那里,是个什么东西?
    
        过去那一个多月的长城拉锯,已经让他很清楚的明白——假如自己和自己的军队,落到汉朝人手里,会是个什么下场?
    
        轻则剥皮抽筋,重则生吞活剥!
    
        总之,汉朝皇帝已经下令必杀令——不接受任何逼落骑兵俘虏!
    
        而汉朝军队,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曾经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一队三百人的骑兵是怎么覆灭的——当他们越过长城,将自己暴露在汉朝军队的视线范围——然后,汉朝人就疯了。
    
        为了歼灭这三百骑,起码有三千汉军步骑投入了围攻。
    
        他们舍生忘死,不顾一切,甚至不顾及其他匈奴骑兵的攻击,疯狂的扑上去,将那三百逼落骑兵,草原上可止小儿夜啼的鬼骑撕成了碎片!
    
        真正意义上的碎片!
    
        汉朝人拿着武器,甚至石头、嘴巴,将那些骑兵一点一点,连人带马,砍成了碎片。
    
        然后他们将那些战死者的级用长矛和长戟跳起来,悬挂在城楼上,吊在马头……
    
        战后,所有目睹了战场的匈奴人都肝胆欲裂,甚至无数人吐了一地。
    
        他们从未想过,在战场上一直以来自诩王师,号称正义之师,打着‘顺天应命,讨伐无道’旗号的汉军,疯狂起来,居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也是在那时,须卜当屠学到了两个汉朝名词。
    
        第一个叫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而第二个叫做:君子报仇,一万年犹未晚矣。
    
        这真是让须卜当屠和他的部下胆战心惊,几乎屁滚尿流,他们终于知道了害怕,也知道了恐惧。
    
        也是从那时开始,再也没有逼落骑兵敢于上前线了。
    
        人人看到汉家的旗帜就闻风而逃。
    
        再无人敢于冲击汉朝的防线。
    
        因为,谁都不敢保证,汉朝人会不会再疯,不惜一切也要消灭逼落骑兵。
    
        而现在,他们再次出击。
    
        须卜当屠不知道,对面的汉军是否知道了自己的来历。
    
        但他很清楚,一旦他们知道了。
    
        恐怕他们也会疯!
    
        在这一刻,须卜当屠退缩了,畏惧了,害怕了。
    
        但,没有办法。
    
        他清楚,此时后撤,会死的更惨。
    
        他和他的部队,已经被架到火上。
    
        只能硬着头皮向前!
    
        于是,他举起手臂,对自己的部下们说道:“各位勇士,汉朝人会怎么对付我们,诸位应该都知道!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杀死汉朝人,或者被汉朝人杀死!”
    
        “伟大的死亡之神,一定会保佑我们的!”须卜当屠大声喊道:“祂将会保佑我们,躲避汉朝的弓矢,不受汉朝的刀剑侵犯,让我们回到草原!”
    
        逼落骑兵的贵族们听了,也都群情激愤,纷纷喊道:“是的,勇士们!死亡之神,一定会保佑我们的!”
    
        而逼落骑兵们显然也知道,自己假如落到汉朝人手里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这些被逼到绝路上的骑兵,纷纷狰狞的大叫起来:“杀光汉朝人!”
    
        就如他们过去,曾经在太原,在雁门关,在句注山,在西域,在大夏和康居面对敌人时一般,疯狂的大喊着。
    
        不过,在过去,他们是因为残忍而疯狂,因为嗜血而亢奋。
    
        但在现在,深深的恐惧和绝望,浮上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些兽军,曾经灭绝人性,连匈奴人自己都害怕和恐惧的鬼骑,现在自己也陷入了恐惧之中。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吗?”须卜当屠在心里说道:“汉朝人,这是你们逼我的!”
    
        他抽出马刀,对准前方的汉军,大声喊道:“想活命的,想活着回到草原的,就跟我冲!”
    
        这一刻,为了求生,为了活命,更为了回到草原,这些逼落骑兵,草原上的鬼骑,在过去曾经夺走了包括无数匈奴人和汉人在内的成千上万的生命,并且残忍的屠城、掘墓的人渣,现在爆出了他们前所未有的力量。
    
        他们的气势和士气以及度在瞬间就提升到了极限。
    
        人人呼喊着,呼啸着,挥舞着马刀,咬着嘴唇,坦露胸膛,无畏的向着汉军右翼冲了过去。
    
        他们的度极快,快到了让人窒息,让人害怕。
    
        在理论上来说,在这一刻,须卜当屠甚至觉得,即使对面的是折兰骑兵,他也可以一战,哪怕是胥纰军拦路,也可以冲破!
    
        至于汉朝人?
    
        应该是无法抵挡我的攻势吧?
    
        至少可以冲进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