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节 尸山
    匈奴人的变化,当然逃不过汉军的眼睛。

    “匈奴人要疯了……”义纵举着千里镜感叹道,若是在他当初领兵征讨卫氏朝鲜时,遇到这样的敌人,他肯定要退避三舍,但可惜……在如今,却只能换来义纵一句轻轻的叹息。

    他好整以暇的举着千里镜,观察着敌人的举动。

    而在汉军的右翼,张次公骑着战马,从此掠过,他举起手,对着沿途的汉军骑兵命令道:“全体听令,随吾迎敌!”

    在他身后,三名亲兵共同护卫着一面战旗向前疾驰。

    高高飘扬的旗帜上,一头憨态可掬的滚滚张牙舞爪,露出了满嘴利齿。

    这是细柳营的战旗!

    自从周亚夫当年奉命在细柳创建这支部队以来,这支军队就是汉室的象征。

    历年来南征北战,内讨叛逆,外服夷狄,立下了赫赫战功。

    而随着细柳营的声名鹊起,它的战旗也广为中外所熟知。

    滚滚是什么?

    可能此时的人根本不知道。

    但滚滚的别名,却是人尽皆知。

    它是农民口中的食铁兽,威名行之于秦岭内外;它是史书上的执夷,曾有古代的王者军队,得其辅助,横压万族。

    此刻,高高飘扬的滚滚战旗,直指匈奴军阵。

    跟随着战旗,三个汉军骑兵方阵开始动了起来。

    “细柳营!”有校尉拔刀抵在胸前,大声喊道:“万胜!”

    “细柳营!万胜!”士兵们高呼。

    对细柳营的军人来说,他们并不需要什么响亮的口号,也不需要什么慷慨激昂的宣言。

    一句‘万胜’足以概括这支英雄般的军队的辉煌军史。

    起于兴国,成于安邦,受命于危难之机,成军于硝烟之中,鸣啼于狂澜之间,内除逆贼,外逐四夷,天子之弓,社稷之盾。

    这就是当今天子亲笔题在细柳营军史第一页上的评语。

    而细柳营也确实无愧于这个评价。

    这支部队,在现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大汉帝国的化身。

    张次公策马立在一个小山坡上,望着远方疾驰而来的匈奴骑兵。

    这些骑兵的速度快如雷霆,而且气势磅礴,如同龙卷风一样,几乎不可阻挡,四五千匹战马联手制造的烟尘,更是直上云霄,足可将一般人吓的手脚发软。

    但,看着这些匈奴骑兵,这些被发左袵,无恶不作的匈奴骑兵,这些曾经让整个世界都流血的兽军。

    张次公举起了自己的手,说道:“今天,属于匈奴骑兵的时代将结束!”

    然后,他大声对着自己的部下说道:“我军之敌,匈奴逼落骑也!鬼骑也!天子有令:遇北虏鬼骑,当不留活口,斩尽杀绝,以深入多杀为上!”

    “吼!”

    “杀!”

    听到自己的敌人就是匈奴鬼骑,几乎所有汉军将士都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武器,胸膛之中的愤怒开始高涨,双眼之中,满是嗜血之色。

    于中国人而言,这个世界上有三件事情最可怕。

    第一,就是亡天下,被发左衽,只能跑到深山老林去哭泣。

    但这只是针对士大夫而言,一般老百姓的认同度并不高。

    第二,则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但这会有当事人感同身受,最多,惹人同情,掉几滴眼泪,甚或者有游侠听说了悲剧后,愤而持械,为之报仇。

    但除此之外,也就那样。

    而这第三件事情,却是不分阶级和立场,所有人都无法忍受的——掘先人之陵,毁祖宗之棺,亵渎尸骨,破人宗庙。

    而逼落骑兵,所谓的鬼骑,正是干出了这样的足可以使天怒人怨的事情的罪魁祸首。

    更何况,他们做过的事情,还不止如此。

    杀俘、屠城、女干银、虐杀妇孺,坑杀老人……

    这些骑兵,几乎就是世间一切罪恶的化身!

    好在,现在这支军队的名字叫细柳营。

    而细柳营是汉军之中纪律最严格,最服从命令的军队。

    当年,连天子尚且都不足以让他们违反军法。

    何况是仇恨?

    所以,士兵们只是低头喘着气,积攒着力量,却依然按照着命令,在匈奴骑兵的进军路线上,列出战线。

    只是片刻功夫,三个细柳营骑兵校尉部,总计三千七百余骑,就已经列阵完毕。

    不过,相比于匈奴人厚实、密集而且乱哄哄的阵型。

    汉军的阵列,无疑就薄弱得多了。

    所有骑兵,分作三列,每列之间距离约有五十步到五十五步,而且,两个不同的骑兵队之间,还留有一条可供一马进出的通道。

    但,即使是两伍之间的联系,也异常紧密。

    整个阵列,就如同一个完美的艺术品,让人看得心旷神怡。

    “敌骑距离——三百步!”前方的斥候高声报告着测绘的结果。

    “三百步吗?”张次公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微微挥手下令:“甲部校尉准备,乙部校尉候命,丁部校尉及别部司马进入游射状态!”

    随着他的命令,细柳营各部立刻就开始进入了作战状态。

    人人马刀出鞘,检查手弩,磨刀霍霍。

    张次公站在山头上,望着这将近四千秩序井然的士兵们,危机感在他心中陡然升腾。

    他知道,此番他能领军出征,并且担任细柳营骑都尉,位居于卫驰和义纵之下,这全靠了义纵提携!

    但,他假如不能跟上时代发展,适应和学习汉军的规则,那么,即使此战得胜,他未来也不会有什么成就。

    如今当军官,可不像从前,只要读了一本兵书,再在军队里熬一熬资历,总能等到机会。

    现在的汉军军官,尤其是高级将领,那个不是通读孙子、孙膑,对《六韬》《太公兵法》倒背如流?

    甚至不乏有人自己著书,写出了兵法著作的大能!

    大军之中,更是卧虎藏龙,英雄豪杰不知几凡,列侯满地走,封君不如狗!

    如今,想要在汉军之中立足,不仅仅需要有能力,有手腕,有关系,有知识文化,还得会数学!

    数学不好的人,连当个校尉的资格都欠奉。

    武苑之中,最热门的课程,也从来都是算术相关的讲演。

    没有办法,现在当兵,不懂数学,还真玩不转。

    譬如胸甲军官,不会程氏定律,算不清楚敌我兵力对比,哪怕是勉强扶上去,也会被下面的士兵赶下台。

    又如弓弩部队,你若连三角测绘也不懂,那就拜拜吧!

    哪怕是现在看上去似乎用不到数学的轻骑部队,其实,你不懂数学,也是玩不转。

    就如现在,这三个校尉部的列阵,就大有学问!

    在外行人眼里,这只是三层列队而已。

    就像过去的秦军汉军的弓弩部队一样……不过,弓弩部队分列,是为了追求火力的持续性和覆盖打击,但这骑兵分列?

    不是平白摊薄了战斗力吗?

    但事实上……

    这却是有着公式,还有着学问的。

    正如现在,在张次公眼里,匈奴人的骑兵队列,就好似一团杂乱无章,毫无章法的数字。

    而汉军阵列,却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整齐有序,目标明确的数字。

    最重要的是……

    “这么多人挤在一起,人马相连,也只是看上去有力罢了……”张次公在心里轻叹着。

    匈奴人的做法,就好似是一个浪头打到沙滩上,也就一锤子买卖罢了。

    一旦受挫或者攻势被阻止,等待他们的,只有败亡!

    而汉军则不同。

    汉军的作战方法,类似于潮水,一浪接一浪,而且前后照应,彼此呼应。

    非但没有削弱自己的战斗力,反而使得自己的战斗力呈几何数字倍增。

    倘若有后世的人在此,恐怕会被汉军的骑兵阵列吓一跳。

    因为这种列阵方法,正是蒙古骑兵全盛之时惯用的对敌阵列。

    轻骑分成三排,次第出击,用精准的弓弩和强大的近战劈砍能力,击溃和消灭敌人!

    ……………………

    就在此时,汉军中央侧翼,系雩难率领的黑鸦骑,就像一道巨浪拍上沙滩一般,撞上了刚刚弥合了缺口的汉军盾阵。

    仅仅是在这个瞬间,他们就在这个阵列上,撞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这也是步兵为何难以抵御骑兵的缘故。

    任你是重甲巨盾也好,还是长矛如林也罢。

    面对骑兵,都必须万分小心和警惕。

    而且,纯步兵几乎无法将骑兵的冲撞拒之门外。

    骑兵的高速机动能力,意味着敌人,完全可以不断袭扰和刺激,使得步兵方阵疲惫,当弓弩兵的弓弩再也拉不响,当重甲步兵和盾兵体力消耗殆尽,当长戟兵和长矛兵的阵型混乱。

    他们就可以一撞而进。

    巨大的动能和数百甚至上千骑的冲击,足以让整个阵型瞬间崩溃。

    更何况,现在的汉军前排的盾兵们数量其实不多。

    几乎只能起到一个遮蔽作用,至于阻挡?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匈奴人一撞而过,冲进了汉军阵列。

    系雩难兴奋莫名,高举马刀,大喊道:“杀!”

    汉军阵列既然已经被撞开,那么,己方的骑兵就可以好好的折腾,甚至是折磨对方了。

    就连远方的兰折野看到这个情况,也高兴的大喊大叫起来:“什么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哼!却不想连大夏人也不如!汉朝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举起手,下令道:“全军准备!从侧翼绕后,到汉军背后去!”

    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兴奋的拿着弓箭,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到鲜血的滋味了。

    “汉朝的车骑将军?他的头颅是我得!”兰折野大叫着道:“我要将它献给狼神!”

    “万岁!”胥纰骑兵们大喊起来,然后跟着自己的主子们,如同潮水一般,向着汉军的侧翼冲去,在兰折野的心里面,他觉得,汉朝人现在恐怕已经手忙脚乱,根本顾不上他了。

    但很可惜,此刻的战场表面欺骗了他。

    ……………………………………

    就在匈奴骑兵冲过盾兵阵列的刹那,前排的匈奴骑兵,惊恐的发现,他们面对的,并不是想象中的混乱不堪的汉军士兵和哭喊着逃命的军官。

    而是……

    一排排冰冷锋利的刀刃!

    “陌刀兵!”仇炜双手紧握刀柄,大吼着说道:“前进!为了大汉!”

    瞬间,刀光闪烁,其色如血。

    三百柄陌刀,就像一个巨大的收割机,卷起千百重寒光,直直的迎上敌骑。

    在战场上骑兵在狭小地域忽然遭遇陌刀军阵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千年后的突厥骑兵和吐蕃骑兵会愉快的回答你这个问题!

    正如李白在《胡无人》之中所描述的那般——天兵照雪下玉关!

    汉军的陌刀兵,此刻在匈奴前排的骑兵眼里,就如同从神话之中临世的天兵天将一样,无畏的迎向他们,巨大的刀刃,卷起寒光,劈砍上来。

    无数战马吓得魂飞魄散,在陌刀刀锋前直立而起,仰天长嘶。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汉军的陌刀兵毫不留情,并且干净利落的将他们斩成了两端。

    血水和内脏,洒满大地。

    “汉朝的巨刀兵!”后排的骑兵惊恐的大喊,但,他们却被更后面的骑兵,不由自主的向前推,他们等于是被自己人送上了屠宰场。

    而在陌刀军阵后方,上千把弓弩,全面发威。

    一时间,箭如雨下,覆盖到匈奴骑兵的后排。

    短短的片刻之内,就在这个不过百步宽,两百步长的战场上制造了无数尸体。

    一匹匹战马载倒在地,一个个骑手掉落下马。

    而前排的百余骑更是全数变成了碎片,尸骸堆满大地,血流成河。

    与此同时,从两侧的通道之中,南军的骑兵,就像两道闸门,从两侧挤压过来。

    现在,系雩难知道,他和他的骑兵,只能跟汉朝人拼命了。

    不然,所有人都会死!

    “杀!”系雩难大吼着,夹着马肚子喊道:“汉朝的巨刀兵只有数百人,杀光他们,冲进他们的弓弩阵列去!”

    “杀!”黑鸦骑兵们大吼起来。

    整个战场,顿时就变成了修罗场。

    人和马的尸体,越来越多,渐渐的磊成了尸山,变成了血海。

    在战斗开始一刻钟后,这个最初被匈奴人冲进来的通道,就变成了一座地标——尸体磊出来的地标!

    ……………………………………

    今天,老婆出了车祸……

    还好老天保佑,没有大碍,但也皮肉吃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