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节 射术的较量(1)【还债7.0】
    兰折野骑在马上,远远的看着汉军骑兵的动作。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都说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他满脸的亢奋:“就让我来试一下,是否如此吧……”

    “可惜,汉朝神骑不在,不然,我将在今日将这两个谎言全部撕碎!”

    对于草原上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些传说。

    兰折野一半信,一半不信。

    他的兄长,兰陀辛在很早以前,就曾经与他说过,在汉朝有一种全身披甲,连马也披甲的骑兵。

    那种骑兵就是汉朝神骑的前身,至少,跟汉朝的神骑有着密切关系!

    总的来说就是,那是一支由人,而不是神组成的军队。

    只要是人组成的军队,就一定可以击败!

    “我军向北十里,再与汉军决战!”兰折野高声下令:“消灭了这支汉军,我们再回头去冲碎汉朝人的大纛,取下那个车骑将军的首级,再送去长安……”

    汉匈交战,自马邑至今已有数年。

    匈奴在汉军面前,一败涂地。

    连堂堂右贤王也是一死一降,引弓之民的骄傲和荣誉被践踏到了泥浆之中。

    孪鞮氏和匈奴的自豪,更是荡然无存。

    他的兄长兰陀辛曾经矢志改变这个不利局面,为此,他大声呐喊,奔走游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匈奴上下终于明白了,假如不学习和引进汉朝的文化知识以及技术,就是死路一条的现实。

    为此,他甚至不惜将自己的性命,送上祭台,用龙城的旧贵族们的鲜血来撼动匈奴国内顽固的守旧派。

    他成功了!

    匈奴上下,现在都知道,必须向汉朝学习。

    即使是顽固如折兰,也用上了汉朝的马镫马鞍,装备了仿制汉朝的马刀和角弓。

    哪怕是骄傲如胥纰军,也是如此。

    但,兰折野却不是很认同自己的哥哥的判断。

    他觉得,其实不需要这样!

    汉朝人的文化、技术,学习也可以,不学习也可以。

    只要击败他们,还怕学不到?

    只要在战场上击败汉朝军队,撕碎他们的防御,烧毁他们的城市,鞭笞他们的百姓,弓虽女干他们的女人,汉朝人自然会害怕,会怯懦,然后就会跟过去一样,乖乖的对匈奴奉上他们的财富和技术。

    现在,兰折野觉得,这是实践自己想法的大好机会!

    只要在正面击败了汉朝人,打破了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神话。

    那么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汉匈战争,将再次回到原点!

    兰折野对此,信心十足!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只会逞强的蛮子。

    事实上,任何一个匈奴的万骑长,都不可小觑!

    他们都必然有着敏锐的嗅觉和高超的战场判断力和决策能力。

    不如此,根本无法统帅好军队,组织起攻势。

    你要知道,哪怕黑叔叔,也曾经靠着弓箭,干垮过约翰牛的龙虾兵!

    兰折野虽然狂妄自大,骄傲自满,但他却也不敢轻视曾经击败过折兰,横扫过整个幕南部族,让匈奴上下胆战心惊的汉骑。

    所以,他做出了一个让从前所有匈奴统帅都不敢做,也做不出来的决定——他将自己的所有射雕者和准射雕者全部都集中了起来,让他们充当军队的核心,围绕在自己身周。

    这样,他在瞬间就有了一把尖刀。

    这把尖刀,锋利无比!

    由超过一千骑的神射手组成,而且这些神射手还精通白刃战。

    每一个人都曾经在战场上至少杀死过五个以上敌人!

    他们是匈奴前所未有的精锐!

    “勇士们,今天,我们应当让汉朝人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无敌!”他高举武器,大声喊道:“伟大的狼神在庇佑着我们,我们一定能够击败汉朝人!”

    “伟大的狼神啊,请保佑我们!”胥纰骑兵们纷纷回应。

    此刻,他们的士气高涨,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特别是那些射雕者,更是神态嚣张,目空一切。

    假如说兰折野是一个一半正常一半神经病的疯子,那他们,就真的是全都是疯子、战争狂了。

    有射雕者亲吻自己弓箭上铭刻的双头白狼雕刻,祈祷着道:“伟大的狼神,假如你能保佑我杀死十个汉朝人,那我就必定为您献上一个美貌的西域处女……”

    更有人拿着小刀,划破自己的面颊,在脸上,划出了一个象征着杀戮的标记。

    这是胥纰军之中笃信狼神的信徒在大战之前的必做功课。

    这寓意着,他必用敌人的血来取悦神明!

    ……………………………………

    “匈奴人在北撤?”卫驰带着自己的军队,跟着匈奴骑兵,一路北上,他微笑着:“这些蛮子倒是不蠢!”

    “小心胥纰骑兵里的射雕者!”卫驰吩咐左右:“传令各部,发现射雕者,立刻紧急规避,让弓骑兵做好对射准备!”

    在此战之前,汉军上下,就都已经被告知了,自己的敌人中可能存在大量射雕者。

    自然,汉军也做好防御射雕者的准备。

    就如卫驰所部,伍长以上的军官,都已经在皮甲之内放了护心镜。

    同时,人人都戴上了头盔。

    毕竟,射雕者是现在匈奴骑兵唯一可以对汉军形成压力的兵种。

    这些可怕的射手,哪怕遇上胸甲部队,也可以有所发挥!

    而在胥纰军之中,射雕者的比例,高的惊人。

    最保守估计,至少有五百名射雕者以及不小于次数的准射雕者。

    这些人的射术,太可怕了!

    不过,不止匈奴人有神射手,汉军也有!

    譬如卫驰麾下就有两个弓骑兵校尉部!

    这两个校尉部,可不是一般的骑兵!

    他们是细柳营精挑细选,并且通过严格训练锻炼出来的骑兵。

    他们的优点和特长,就是骑射!

    而且,射术并不亚于匈奴的射雕者。

    甚至可以说,哪怕是一个普通士兵,也比的上匈奴的射雕者。

    毕竟,汉匈两国的体制和社会完全不同。

    匈奴人想要训练一个射雕者,不仅仅需要运气,还需要有天赋。

    而汉军想要一个神射手,在现在来说,只需要有天赋即可!

    谁能比得上今日的汉家国力?

    要知道,仅仅去年一年,这两个弓骑兵校尉部就在上林苑的靶场内射烂了三千多个靶子,两千多个木人,还射废了四千多把弓,发射的箭矢超过一百万发!

    平均每个士兵每天会射出三十箭!

    而这样的训练,这些骑兵已经持续三年了!

    这样的训练量,谁能比得上?

    匈奴人能有这么阔气吗?有这个条件吗?

    唯一让卫驰担忧的,只是这两个弓骑兵校尉部的经验。

    因为,在今天以前,他们还从未真正的上过战场,见识过鲜血和尸骸。

    于是,他特意策马,来到那两个弓骑兵校尉部的队列之中,问着士兵们:“诸君,你们紧张吗?”

    “回禀都尉,为社稷而战,我们不紧张!”弓骑兵校尉萧宸立刻就迎上来,笑着代表了士兵们回答。

    卫驰横了这个家伙一眼,此人在细柳营里是出了名的滚刀肉,传说入伍前,曾经是个术士。

    元德二年在关中招摇撞骗时,被人给狠揍了一顿。

    据说,正是那一次使他意识到,骗人没有前途,唯有掌握武力,才是王道,于是跑去参军。

    在军队里,他靠着脑子活,数学好(神棍们一般数学都不错)以及练兵有一套,善于安抚和鼓励士兵(能不善于吗?每一个神棍都是心理学博士),所以他一路升到了细柳营的校尉。

    不过,人家也不是没有真本事的。

    尤其是那一手射术,在整个细柳营,都算得上顶尖。

    他曾经在演练中创造过在一刻之内射中二十个移动木人的超级记录!

    不过,此人的江湖习气,还是有些重。

    总是喜欢自做主张,所以,卫驰不是很喜欢他。

    “萧校尉,本将没有问你……”卫驰将这货放到一边,骑着马,靠近一个明显非常紧张的士兵,问道:“你为何紧张?”

    “放松下来,就当这是一场演练就好了……”卫驰笑着安慰道:“不过,这与演练不同,此战,杀敌是可以立功的,而立功,则可以换来五铢钱、爵位、地位甚至是妻妾!”

    “回禀都尉,俺正是因此而紧张……”那士兵却是答道:“此战,俺若不能多杀敌人,那俺家中父母大人和族中的叔伯大人,恐怕都要失望,俺害怕无颜回去见父老……”

    卫驰闻言微微一愣。

    紧接着,更多的士兵的回答,也几乎都是如此。

    这让卫驰惊讶无比。

    他曾经在马邑之战时,见过无数战前紧张的士兵,但那个时候,士兵们担忧的都是胜败和敌人的可怕。

    但在今天,汉军士兵们却是为了自己不能多杀敌,不能立功,因此无颜回家面见家人亲朋而紧张……

    这真是……

    不过,这是一件好事!

    士兵们既然都是为这些事情发愁,那就说明,他们在面对敌人时,必定不会失误。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军功,都需要功勋。

    用军功和功勋来告慰家中父母,让妻儿欢笑,让族中崇拜。

    “做的不错!”卫驰骑着马离开,临走前,他将萧宸叫过来,勉励道:“萧校尉继续努力!”

    这是他第一次夸赞萧宸。

    因为他知道,这肯定是萧宸干的好事。

    在细柳营里,也唯有萧宸可以做到凭借一张三寸不烂之舍,就让士兵们如此的……好战!

    而这样的人,卫驰知道,只能说前途不可限量!

    …………………………

    这个月月票好像欠了三十多章……

    咳咳~

    我必须得非常努力,才能还清了~~~~~~~

    嗯等下还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