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节 决战(1)
    兰折野骑在战马上,双眼猩红,犹如野兽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前方。

    他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远方的汉军骑兵阵列。

    就像一条毒蛇,吐着信子,观察着自己的猎物。

    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

    因为,就在刚刚,就在方才,大约两刻钟前,胥纰军的白狼骑兵与这支汉军的先锋,做了一次骑兵日常的‘交流’。

    大约两百名白狼骑兵与一支约莫三百人,绝不超过四百的汉军先锋,在前方一百五十步左右的距离,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

    而在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偌大的草皮上,随处可见倒伏的人马尸体。

    数十匹失去主人的战马,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主人已经死去,在原地哀鸣、低嘶,舔舐着主人的身体。

    兰折野低下头,看着一个跪在他面前,连话都不敢说的骨都侯。

    这是胥纰军里向来以勇悍著称的一个骨都侯。

    他曾经在征服大宛的战争中,第一个登上仑头城,第一个登上郁成城,第一个登上贵山城。

    斩将夺旗,屡立战功。

    他更曾经在对大夏和康居的征服战争里,多次一马当先,冲破敌人的阵列,将其主将的首级取下来,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但他现在却失去了一切荣誉,就像一个最怯懦的奴隶一样跪在兰折野面前,瑟瑟发抖。

    他曾经引以为傲的辫子彻底的披散了开来,他曾经无坚不摧的马刀,则已经断裂称为了两截。

    更重要的是——他当了逃兵!

    他在汉朝人面前,丢下了他的部下,狼狈的逃了回来。

    “拉下去,剥了他的皮……”兰折野冷冷的说道:“狼神永不宽恕怯懦者!”

    “遵命!”立即就有武士上前,拖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骨都侯往外走。

    萨满祭司早已经在前方等待了。

    这也是胥纰军的传统。

    逃兵,不管是谁,都不可饶恕!

    必须用死亡,而且是最残酷的死亡来震慑全军。

    那个骨都侯忽然挣扎起来,他大叫着:“主子!主子!您听我解释……汉朝人,不可力敌啊……”

    他回忆起不久前的那一次战斗,整个人都心有余悸。

    他不是故意弃军而逃的。

    而是假如不逃,那一个人也跑不掉。

    那些汉朝骑兵会魔法!

    哪怕是现在,这个骨都侯依然记得清楚,当时在战场上,他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敌人!

    那些汉朝人……

    那些可怕的骑士……

    他们的战术,完全碾压了胥纰军。

    他们的马刀长而锋利,在劈砍之中,轻而易举的就将他的部下的马刀给劈开,甚至是斩断!

    更可怕的是,这些汉朝骑兵还装备了一种轻便的手弩用于近战。

    很多白狼骑兵,就是被这种手弩射下战马。

    仅仅是一个照面,他就损失了三十余人,而对面的汉骑只有一人落马……

    其后的贴身肉搏,更是让他毛骨悚然。

    汉朝骑兵,无论是劈砍还是格挡,都仿佛练习过千百次一般。

    他们甚至轻而易举的闪避了自己的攻击,然后将他们的马刀劈砍过来。

    仿佛……仿佛就像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会那样做……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明白了。

    这种近身肉搏和对冲,哪怕是胥纰军,即使是白狼骑,也不是汉朝人的对手。

    但……

    无论这个骨都侯如何求饶,如何呼喊。

    兰折野都是面不改色。

    直到他被架到了一个刑具上,萨满祭司们拿着刀子,划破他的皮肤,他发出震天的惨嚎。

    兰折野也是无动于衷。

    萨满祭司们在活剥人皮方面的技能,自然早就已经点满了。

    很快,这个骨都侯就变成一个在刑具上蠕动的血人。

    而这一切才仅仅过了半刻钟而已。

    兰折野骑着战马,来到他的士兵,伸手取出自己背上的角弓,立刻有人将一支箭矢递给他。

    那是一支人皮裹着的箭矢,人皮上还沾着温热的血气。

    很显然,这是那位骨都侯的皮。

    兰折野张弓将之射向远方,那个无数死者的战场,冷然道:“伟大的狼神,不需要怯懦之人,战场上,无令而退者,皆如此人!”

    胥纰军上下,无不震怖。

    兰折野回过头,看着那个还活着,还在蠕动的血人,轻声说道:“为了大匈奴,只能委屈你了……”

    兰折野自是看得仔细。

    在方才,这位骨都侯其实尽力了。

    而且,他做的选择非常明智。

    至少,他带回了一百多人,而不是被汉朝人全部杀死在那里。

    但,他选错了时机。

    也选错了地方。

    抬头远眺战场,兰折野看到了,黑鸦骑正在溃散,汉朝人已经击败了这支王庭万骑。

    这是兰折野在战前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事情。

    这意味着,汉朝中军已经可以腾出手来,集中力量来对付他了。

    而这个时候,这个骨都侯居然没有选择在战场上死扛,而是逃跑。

    无疑,他撞到了钢板上!

    兰折野只能拿他的命来震慑部下,用恐怖来弹压。

    毕竟,兰折野知道,他能够看到,其他人也可以看到。

    在这个时候,黑鸦骑的败亡,会使得胥纰军出现军心动摇。

    “我军只有一次机会……”兰折野在心里想着:“那就是击败眼前的这支汉军!”

    黑鸦骑既然都已经提前败亡了,那么逼落骑兵恐怕也离败亡不远了……

    要知道,在王庭诸万骑中,逼落骑兵的战斗力是垫底的。

    这支骑兵能够成为单于的直属万骑,完全是因为萨满祭司的要求。

    政治意义远远大于他们的战斗力。

    所以,兰折野知道,一旦汉朝在右翼也解决了战斗。

    那么,自己再想走,就那么容易了。

    起码要丢掉一半兵力,才有可能摆脱汉朝人的追击。

    而且,即使真的摆脱了,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汉朝的偏师已经袭击了要阳后方的匈奴辎重基地,甚至可能已经占领了要阳。

    他就算是跑,也不过是从一个陷阱跑向另外一个陷阱罢了。

    当然,他还可以选择渡过要水,穿越崇山峻岭,去跟军臣汇合。

    但……那样的话,汉朝人肯定会衔尾追杀,这数百里的道路上,胥纰骑兵将十不存一。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死中求活!

    就像他哥哥兰陀辛曾经跟他讲过的一个汉朝故事一般。

    当年,汉朝开国皇帝的死对头项羽,在一个叫巨鹿的地方,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毅然决然,破釜沉舟,带着没有后路的决死士兵,硬生生的击败和战胜了强大的敌人。

    项羽可以做到,兰折野相信,自己也行!

    因为……

    他还有王牌!

    他的射雕者!

    “毒野力!”兰折野叫着一个骨都侯的名字。

    立刻就有一个身材不过五尺三寸,看上去就像一个侏儒的匈奴贵族骑着马,来到他的面前:“主人!您有何吩咐?”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侏儒。

    事实上,哪怕是在胥纰军之中,这个侏儒也是一个狠角色。

    有人传说,他曾经亲自杀光了他出生的氏族——仅仅是因为,氏族的人在少年时嘲笑过他。

    而更多人则亲眼见过,这个胥纰军的骨都侯是如何虐杀那些敢于蔑视或者轻视他的人。

    他唯一尊敬和服从的,大约也就只有兰折野了。

    因为兰折野从不嫌弃他的相貌和身材,甚至还曾经将自己的宠妾送给对方玩了三天……

    “我命令你,带着你的本部和雕渠难的本部,一会给我拼死挡住汉朝人的骑兵贴身……”兰折野缓缓的对他道:“有问题吗?”

    “伟大的主人,没有问题……”毒野力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跪下来说道:“只要奴才活着,汉朝人就休想接近您!”

    “好!”兰折野点点头。

    他又叫来几人,布置任务,都是命令他们预防和组织汉军轻骑冲击自己本阵的任务。

    通过刚才的接触,兰折野已经很清楚了,现在想要战胜汉军,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他和整个匈奴的骄傲——射雕者!

    将近一千的射雕者和准射雕者组成的骑射群,足以用弓矢撕碎一切敌人!

    兰折野就不相信了,汉朝人可以在骑射上超越自己!

    但他也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旦汉朝人解决了逼落骑兵,那么,自己就将失去最后的机会!

    他必须在一个时辰内解决战斗!

    ……………………………………

    就在兰折野在布置任务时,卫驰则拿着千里镜,远眺着匈奴人的动静。

    “这些蛮子,这是在吓唬谁呢?”卫驰看着千里镜里那个血肉模糊还在蠕动的血人,摇了摇头。

    在他眼里,匈奴人此刻已经是黔驴技尽,垂死挣扎而已。

    “将军……”一个亲兵骑马过来,禀报道:“中军传来将令,车骑将军要求我部拖住匈奴胥纰军,不可让一骑走脱!等待主力解决完鬼骑后,再全歼这支匈奴精锐!”

    卫驰闻言,点点头,答道:“回复车骑将军:末将誓死从命!”

    这胥纰军,卫驰现在已经差不多摸清楚了其战斗力的根底了。

    确实是匈奴军队里的佼佼者——方才的那一次接触作战,让卫驰印象深刻。

    细柳营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难缠的对手了。

    尽管最终汉军战胜了对手,但,那是靠着两倍以上的兵力和强大的近战火力达到的目标。

    一旦集团混战,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最重要的是——即使战胜了对手,却也可能是一场惨胜。

    卫驰可不想将细柳营的老营精锐尽数葬送在此。

    这样,即使他胜利了,他的良心也会一辈子难安。

    况且,卫驰很清楚,消灭胥纰军,只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缴获那些良马、宝马。

    这些,可是真正的宝贝!

    特别是那些大宛马,价比千金!

    万万不可让他们跑了!

    …………………………

    中军之中,义纵望着远方的卫驰所部的旗号摇曳,他看明白了卫驰的回复,转过身子,对自己的亲信大将秦牧说道:“秦校尉,请足下率领两千轻骑,自侧翼迂回到匈奴胥纰军的背后去,扼其归路!”

    打到现在,义纵已经知道,自己胜券在握了。

    但匈奴人却很可能掀桌子。

    而,义纵很清楚,那些大宛马的速度。

    毫无疑问,这是现在他的军队无法跟上的速度。

    假如匈奴的这支精锐要跑,若没有人拦着,恐怕还真的能跑掉!

    义纵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

    秦牧闻言,拱手道:“诺!”

    然后,他就策马向后,一挥手,两千骑随他而动,越过中军的尸山血海,循着黑鸦骑败逃的路线追过去,做出追杀的模样。

    望着秦牧远去的身影,义纵夹了一下马肚子,对一个传令兵说道:“派人去催促张都尉,半个时辰内,必须解决逼落骑兵!”

    “本将再遣一千骑,前去支援!”

    相较于胥纰军,这逼落骑,就是一块进了嘴的肉。

    义纵的习惯,向来就是先吃到嘴的肉。

    不过,考虑到匈奴胥纰军声名在外,而且,这又是一支比当年的折兰骑兵装备更精良,对匈奴更重要的骑兵。

    为了以防万一,义纵下令:“命令胸甲各部随本将出击!”

    想要消灭胥纰军,义纵很清楚,非得用胸甲不可。

    倒不是其他部队打不过。

    而是,这样做很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伤亡!

    要知道,就在刚刚,义纵已经得到了南北两军的初步战损报告。

    这一战,南北两军斩首一千五百余级,捕虏生擒匈奴自骨都侯以下两千人。

    但自身,却也付出了惨重代价。

    将近五百人战死,一千三百多人负伤!

    这还是现在初步估算的结果,一般来说,在战后清点损失,阵亡人数至少会增加一两百,甚至是三百!

    基本上,现在汉匈主力的战场交换比大约在一比三点几。

    看上去,汉室是占尽上风。

    但你要知道,这可是汉室主力啊!

    每一个士兵都是身经百战的好男儿,一个家庭的顶梁柱,甚至是全家人的希望!

    作为统帅,义纵首先要考虑的获胜,然后就是带着将士们平安回朝。

    打一个黑鸦军,南北两军这样的精锐,都出现了如此大的伤亡。

    胥纰军呢?

    义纵可不想回去以后,无颜面对关中父老。

    去年的高阙之战,灞上军和棘门军打残,关中一片缟素的悲剧,不能再上演了。

    况且,胸甲骑兵,本就是为了胜利而存在的骑兵!

    …………………………

    每个月月初,总是不想码字,不知道为什么~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