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五十节 决战(2)
    战场之上,兰折野已经完成了作战部署。

    他将自己身上的狼皮外套彻底撕下来,丢在地上,骑着战马,从他的军队面前走过。

    这里,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千骑了。

    但是,这一千骑,兰折野确信,他们会世界的噩梦!

    他们的马鞭,曾经鞭笞了整个西域三十六国,乌孙昆莫猎骄靡,大禄、昆盾等高层的脑袋,都曾经在这些勇士的马鞭下翻滚。

    他们的马刀,曾经惩戒了整个西方。

    大夏王被吓得瑟瑟发抖,月氏五翕候在他们面前跟兔子一般,跑的没影,康居人跟塞人,诚惶诚恐,膜拜顶礼。

    他们的弓矢,更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

    即使是当初,汉朝人的弓弩部队,也从未在这些可怕的骑兵面前逃得过好。

    五入雁门,三破北地,火烧回中宫,让烽火在汉朝的长安出现。

    这都是他们的杰作。

    而现在,他们变得更加强大了。

    看看他们的战马吧!

    哪一个骑的不是这个世界最好的战马?

    高大神俊,速度奇快,瞬息之间,就可夺人性命。

    尤为重要的是,白狼骑士们的骑术,因这战马而可发挥到极致。

    当初,在俱战提城下,大夏五千巨盾步兵列阵,两翼的康居和月氏骑兵严正以待。

    匈奴各部轮番冲击,始终不能破阵。

    关键时刻,正是胥纰军从侧翼猛烈冲击。

    快如闪电的骑兵,甚至在康居人和月氏人都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直接冲入他们的阵列,从左到右,直接凿穿。

    无论是康居人还是月氏人,或者大夏的步兵方阵,全都如同土鸡瓦狗一般,瞬间崩盘。

    数不清的人哭喊着跳入河水之中,更多的人跪地请降。

    大夏的贵族,康居的塞王,月氏的翕候,全都如同丧家之犬。

    那一战后,整个葱岭以西,见到白狼战旗,无论是谁,都是闻风而逃。

    曾经,甚至发生过不过三百骑白狼骑士,就追着三万大夏军队到处撵的记录。

    现在,兰折野相信,这些匈奴最强大的骑兵,骑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战马,一定可以战胜汉朝人!

    再看看他们的武器吧!

    那一柄柄青铜锻造的马刀,锋利而可怕。

    虽然不如汉朝马刀长,也没有汉朝马刀坚韧。

    但是,速度可以取代一切。

    特别是在大规模的战斗之中。

    兰折野确信,自己的部下,一定会将汉朝人撕碎!

    最开始,可能白狼骑会稍落下风。

    但不要紧,兰折野相信,只要汉朝人的伤亡开始增大,那么,他们就会崩溃!

    更何况……

    这些骑兵,可是射雕者啊!

    射雕者!

    匈奴的骄傲,横压世界的可怕骑兵!

    他们的箭,又准又狠,他们的弓,强而有力。

    配上仿制汉朝的马镫与马鞍,这世界虽大,但有了这一千骑,何处都可以去!

    哪怕是汉朝长安,也可以打下来!

    更何况,兰折野望着自己核心阵列之外,一个个视死如归的白狼骑兵。

    这些人,会用自己的**做出肉盾,用生命来阻止汉朝骑兵的靠近。

    “就让我们来教一下汉朝人,什么才叫引弓之民?”兰折野骄傲的喊道。

    对匈奴人来说,他们是引弓之民,是塞上草原的天之骄子。

    与长城之内的冠带之民是两个不同的民族。

    他们不需要耕作,也不需要束缚。

    自古以来,世世代代,生活在草原上。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他们的性格,就像他们生活的环境一样,甚至直接与草原的生态挂钩。

    当年景好的时候,草原绿草悠悠,牛羊成群,生活富足。

    他们只需要躺着就能吃饱肚子。

    自然,汉匈之间就能维持和平。

    但,一旦年景不好,绿草不再,降雨不来,草原上就会出现大片大片的荒漠。

    牛羊成群饿死,牧民们陷入绝望。

    部族的孩子和幼畜全部没有了奶水。

    为了活命,他们只能南下或者西进。

    直到抢到足够多的财富、粮食和人口,他们才会心满意足的回到草原,继续自己的生活。

    千百万年来,这个循环就是如此。

    无论是过去的犬戎还是东胡,仰或者现在的匈奴,都遵循着这个规律。

    但,近些年来。

    引弓之民的地位遭到了严重挑战,崛起的汉朝骑兵,屡次击败甚至羞辱着引弓之民。

    匈奴诸部赖以为自豪的骑射本领,在汉军铁骑面前,变成了土鸡瓦狗。

    幕南各部族瑟瑟发抖,望着长城,竟不敢弯弓相对!

    去年的高阙之战,匈奴十几万骑兵,数十万人口,在汉朝人面前,一路溃败。

    曾经以凶狠和疯狂、残忍著称的左大将呼衍当屠就跟狗一样,夹着尾巴,逃回了匈奴。

    这一次,连幕北部族也吓坏了。

    甚至,右贤王且之,还被汉朝人吓得跪地请降。

    自冒顿大单于崛起以来,匈奴帝国第一次出现了四柱级别的高级贵族投降。

    这个可耻的混蛋,更是恬不知耻的尊称汉朝皇帝为天单于!

    他奴颜婢膝的恭敬祝福,宣称:汉天子脚踏阴阳,口含天命,是世界的救世主,是天神指定的唯一至尊,引弓之民,诚心诚意,恭敬的敬奉伟大的汉天子为天单于,为天神的唯一指定代言人,世间万物的仲裁者,所有引弓之民的主宰与至尊,一切草原和田园的统治者……

    还要不要脸了?

    更不要脸的是——那个汉朝皇帝,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对方的阿谀奉承……

    想到这里,兰折野的鼻孔里就喷出火来了。

    现在,他发誓,必要通过此战,重拾引弓之民的骄傲的和自豪。

    用汉朝人的鲜血来洗刷这一切,更慰籍他的兄长的在天之灵。

    他抽出自己背上的长弓,振臂大喊:“杀光汉朝人!”

    “杀光汉朝人!”白狼骑兵们一个个跟着疯狂叫嚣起来。

    虽然现在,黑鸦骑已败,逼落骑生死不知。

    但白狼骑还在。

    他们还在。

    只要他们活着,汉朝人就不可能获胜!

    更何况,在自己对面的汉骑,不过六千不到而已。

    而白狼骑兵足足有七千!

    他们自信,即使这些汉朝人真的会法术,也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这些年来,践踏过的神座还少吗?

    大宛人的祭祀和术士曾经绝望的祈祷他们信奉的神明降下雷霆,但他们的神,却根本不敢出现,直到他们的首都被付之一炬,他们的国王被剥皮,他们的王宫被烧成白地,他们的妻女被尽数赶入营中,那些据说可以呼唤狂风,召来雷霆的神明也没有出现。

    康居人也曾经大声呼唤他们所信仰的神。

    甚至有人绝望的将自己的孩子杀死,献祭给那传说中的恶神,黑暗中的毒蛇,吞噬者。

    但,不管是那据说从火焰和太阳中出现的光明神,还是自地狱里爬出来,在黑暗中窥视人心的黑暗神,也都没有出现过。

    康居人的城市一个又一个被烧成白地。

    他们的部族,一个又一个被烧毁。

    成片成片的牧场,化成了灰烬。

    至于那月氏人……

    当年,老上单于就曾经捣毁和烧毁他们的神庙,将他们的国王和大祭司的脑袋制成酒器,将他们的王子和王后,当成奴隶。

    汉朝人?

    就算真的有神明保佑,能与这万国万族的神明相比?

    白狼骑兵们不信!

    他们相信,纵使有神,那么也不会是狼神的对手!

    “进攻!”

    “进攻!”

    一个又一个狂热的战士叫嚣起来。

    鲜血纷纷从从脸颊上流下来,那一条条发辫飞舞。

    引弓之民的骄傲和自豪,让他们心神惧醉。

    杀戮在心里沸腾,让他们的双眼猩红,双手不停的颤抖起来,这是征服的**在歌唱。

    扭曲和疯狂的呐喊,让整个队伍都癫狂起来。

    兰折野将鸣镝含在嘴里,用力的吹起来,将里面的的吹箭吹出去。

    这是鸣镝的第二种用法,意为不留活口。

    正如冒顿大单于当年对自己的父亲头曼单于吹响鸣镝,射出飞箭,然后他的骑兵将头曼单于砍成了肉泥。

    “进攻!”

    兰折野大声嘶吼着。

    伴随着他的吼声,整个胥纰军全面开始了冲锋。

    顿时马蹄声响彻天地,震动世界,就连河水也因为这狂猛的震动而起了波澜,附近的沼泽更是抖动起来,犹如地震一般。

    胥纰军的白狼骑兵,呼啸着,叫喊着,吼叫着。

    就像大海的浪潮,犹如崩溃的冰川,也似山洪。

    他们的速度快如闪电,风驰电挚。

    即使卫驰站在中军,左右前后都是护卫的骑兵,也能感受到那从风中传来的杀意和威胁。

    “确实是劲敌啊……”卫驰轻叹着。

    这样一支骑兵,倘若是马邑之战时,汉军遇到了,恐怕,即使动用胸甲,也只能是五五开。

    若是高阙之战时,这支骑兵扼守在梓岭,恐怕,汉军想要越过梓岭,必定要付出血的代价!

    可惜,他们挑错时间,更挑错了战场。

    这里是一望无垠的平原。

    而且,他们是进攻方!

    卫驰举起手,下达命令:“撤!”

    “我军前后交替,相互掩护,后撤五里!”

    春秋时,曹刿尚且知道,要避开敌人的锐气,免得白白牺牲士兵的性命,他岂会不知?

    况且,如今,汉军占尽主动,何必拿士兵的性命去跟匈奴人拼命?

    不值得!

    为了颜面,逞一时之勇,那不是武人,是莽夫。

    武将的最高准则,第一是服从命令,第二是取得胜利。

    除此二者,其他一切都是渣渣!

    “可是将军,我军这样,会不会有伤士气?”有军官不解。

    许多人更是觉得,即使跟匈奴人硬碰硬,细柳营也未必会输。

    但卫驰却是摇摇头,道:“服从我的命令!”

    当年,在昌邑,吴楚叛军,曾经日夜挑战、叫骂。

    但平叛大军始终不予理会,坚守阵线,闭门不出。

    然后,数十万叛军一夜崩溃,吴楚逆贼全部授首。

    从哪个时候开始,卫驰就知道,想获胜,有些时候,并不需要拼命。

    而细柳营是汉军纪律性和服从性最强的军队。

    随着卫驰的命令,尽管许多人不能理解,但整个大军,立刻就交替掩护,有序后撤。

    因为全部是骑兵,撤退速度非常快。

    虽然,匈奴人战马的速度,起码是细柳营骑兵的一倍以上。

    但,面对一支想走的骑兵,即使胥纰军人人骑的都是汗血宝马,也没有用!

    不过一刻钟,卫驰的六千骑,就像一道退潮的潮水一样,向后回缩了五里。

    这使得胥纰军的冲锋,就像一拳打在空气里。

    “汉朝人……”兰折野望着远方不断撤退的汉骑,他的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你们这些懦夫!”

    汉军骑兵的整体收缩,超乎他的想象。

    让他难受的浑身发痒,只恨不得一刀砍碎这些混蛋,但他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在这样的平原地区,你不可能在没有人阻拦的情况下,截住一支想要撤退的骑兵——哪怕你的军队的速度远远快于对方。

    毕竟,这又不是现代化的机械化战争。

    马的速度再快,也有极限。

    而且,匈奴人因为无法制造马蹄铁,所以,他们的战马的速度,其实大大受限了。

    哪怕是在这样平坦柔软的平原上,那些草皮的沙砾,稍不注意就可能让战马的脚掌受伤。

    “现在怎么办?”有骨都侯满脸郁闷的问道。

    汉朝人这样子,使得胥纰军很难如愿与他们决一死战,更不提消灭他们。

    况且,汉朝骑兵再退,就可能与他们的主力汇合,到那个时候,胥纰军的机会就不多了。

    难道只能丢下逼落骑兵和黑鸦骑兵自己撤退?

    这是兰折野万万不能答应的。

    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汉朝人可以后撤五里,但他需要后撤的距离却是两百里以上!

    在这个过程里,战马是不可能持续不断的奔跑的。

    只要停下来,就会被汉朝人追上。

    “派人去叫阵……”兰折野阴沉着脸说道。

    这也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只能希望可以通过侮辱和挑衅,逼迫汉朝骑兵与自己决战。

    若这样都不行……

    “那我就得考虑怎么撤退了……”兰折野在心里想着,同时大骂着汉朝骑兵的祖宗十八代。

    此生以来,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