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节 最后的白狼骑(1)
    就在刘阳发出他人生的第一声啼哭的时刻。

    距离长安三千多里的要阳战场上,汉匈两国最精锐的骑兵,正面相撞。

    “为了大匈奴!”匈奴人面目狰狞,挥舞着武器,直接撞上迎面而来的汉军骑士。

    “细柳营!万胜!”汉军骑兵大吼着扣动了手里的手弩扳机,密集的箭雨,正面射向了匈奴人的前排,然后,他们毫不犹豫的丢弃手弩,拔出马刀,与匈奴人厮杀在一起。

    顷刻之间,整个战场,就变成一个修罗场。

    断肢残骸,到处飞舞。

    就在这时,在匈奴骑兵的后排,密集强劲的箭雨,跟长了眼睛一般,直接射向了一个个汉军骑兵。

    细柳营骑兵严格的军纪和森严的等级,在这一次变成了弊端。

    这些匈奴射手专门瞄准汉军阵列之中,那些在胸前佩戴了胸章的军官和那些在肩膀上戴了肩章作为引导的精锐老兵,在还没有与敌人交手的时候就掉落下马。

    瞬间,汉军阵列就损失了上百名骨干。

    整个队形都变得有些混乱。

    “射雕者!”有人惊呼道。

    除了匈奴射雕者,没有人能做到这个地步!

    还好,细柳营往常严格的军纪,在此刻发挥了奇效,幸存的军官和老兵,立刻替代上去,接替了自己的同袍的位置。

    不然,仅此一击,匈奴人就极有可能撕裂汉军骑兵的前排队列。

    “弓骑兵!”卫驰大吼一声:“给本都尉消灭匈奴射雕者!”

    “诺!”萧宸与另一位弓骑兵校尉立刻应命,策马散开。

    两支弓骑兵校尉部也随即展开了战斗队形,他们立刻就发现了自己的对手——这些匈奴射雕者,居然一改过去分散在各骑之中的战法,转而集结成群,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骑射集群。

    很显然,他们的选择很明智。

    这使得他们的火力和威慑力,立刻上升了一个等级。

    这也是汉室要专门组成弓骑兵集群的缘故——一个弓手,所能造成的伤害是有限的!最重要的是,对敌人的震慑力量有限。

    而一旦集群,开始火力投射,那就足可以震慑甚至瓦解敌人!

    而这种战法,只有马镫和马鞍普及后才可以用。

    在那之前,骑在光滑的马背上的射手,再厉害,也不可能随时调整射姿,无法形成集群。

    “立刻齐射!”萧宸大喊一声,他很清楚,在这样的战斗中,假如不能消灭敌人的射雕者,那么己方的前排骑兵就会持续遭到毁灭性打击。

    好在,现在无论是匈奴,还是汉军,都不可能在战场上形成持续不断的密集火力。

    这是弓箭本身的性质所决定。

    在此时,汉匈两国的骑兵弓,都是角弓。

    而且,形态是一致的,只是材料不同。

    所谓角弓,其实就是复合弓,匈奴人又称其为混材弓。

    最初,这种弓是由草原上的游牧民最先发明的。

    他们用多种木材制成弓身,用牛角或者羊角,制成弓面,以鱼胶黏合,用动物肌腱做成弓弦。

    这种弓,小巧灵活,射程远,强劲有力。

    哪怕是用卢苇杆和青铜制成的箭矢,也足可穿透一般的皮甲。

    杀伤力惊人!

    正是这种角弓的出现,改写了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战争形态。

    匈奴人更自豪的自称自己‘控弦四十万’,炫耀武力。

    但,这种弓的技术含量很低,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被中国所仿制。

    只是,因为中国缺乏匈奴那样丰富的动物肌腱和角质资源,所以,一直无法形成大规模的弓骑兵。

    直到,陈嬌在安东开始捕鲸。

    这使得汉室找到了新的动物肌腱和鱼胶来源。

    现在,萧宸的骑兵的弓箭,就是以鲸胶黏合桑拓木、枫木、竹木,在弓背上镶嵌了富有弹性的鹿腱,弓弦材料,或以坚韧的鲸鱼筋,或以丝线拉成。

    比起匈奴人用的弓,威力更大,射程更远,同时准确度更高。

    最重要的是,汉军弓手的扳指,远比匈奴人用的骨质扳指更加坚固,受力点也更好。

    “嘭!”整齐的弓弦震动声,如同惊雷一般炸响。

    汉军弓骑兵们在距敌七十步左右开始了第一轮齐射。

    齐射的效果非常好。

    论射术,当然是匈奴射雕者要强。

    但,可惜,他们的弓弦,大部分是用马鬃拉出来的。

    没办法,哪怕是游牧民族,即使是胥纰军,也绝对奢侈不到,所有的弓箭,全部都用鹿或者牛的肌腱来做弓弦——他们最多在弓身上镶嵌一层,以此增加弓的力量和射程。

    但绝对奢侈不到,弓弦也以珍贵的肌腱来做原料,他们更不可能用价比黄金的丝绸来拉弦。

    而马鬃虽然在制成弓弦后,非常坚韧,但到底弹力不足,杀伤力远远不如汉军的角弓。

    只在这个瞬间,匈奴前排和后排暴露出来的射雕者,就遭到了一轮弓箭的袭击。

    上百人立刻落马生死不知。

    至少有三十名射雕者殒命!

    “汉军弓手!”兰折野大吼一声,连忙下令:“先射死他们!”

    在这样的战场上,对匈奴威胁最大的,当然是这些同样使用角弓的射手!

    而且,从方才来看,这些射手的射术,虽然可能不如匈奴射雕者,但却也远超了匈奴其他射手!

    不先消灭他们,胥纰军此战就会被汉朝骑兵压制!

    而在对射方面,兰折野非常自信。

    他手下的射雕者超过五百,另外还有数百名准射雕者,足以将汉军骑兵的火力压制住,然后用精准的射术逐一消灭!

    随着兰折野的命令,匈奴的弓手立刻转移目标,而且,他们很快也找到了自己的敌人。

    他们纷纷搭弓,拉开弓弦,瞄准敌人,准备还以颜色。

    但就在此时,在另外一侧。

    “嘭!”又是一轮齐射。

    而这一轮齐射,取得的战果更大。

    因为匈奴弓手,刚刚为了瞄准敌人,不得不放慢马速。

    这使得汉军射手可以更加从容和轻松的瞄准目标。

    刹那之间,就是上百人落马。

    而且,几乎全部都是匈奴弓手!

    兰折野终于变色,他怎么也想不到,汉朝人居然在一支不过六千的骑兵里,塞了超过两千的弓手。

    而且,这些弓手,全部具备了在奔驰状态射击的能力。

    这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料。

    甚至让他恐惧起来。

    众所周知,弓手和弩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兵种。

    对弩兵来说,只要有力气,就完全可以做到不间断的射击,而且弩兵的训练很简单,汉军弩兵,只要训练三个月,就可以上战场了。

    但弓手不一样。

    没有三年训练,弓兵根本就不具备战斗力。

    至于想要做到骑马射箭,这就更有难度了!

    哪怕是在匈奴,在草原上,具备骑射能力的人,也会被视为勇士。

    而在另外一个方面,弓手的杀伤力,取决于臂力。

    最重要的是——即使是超级大力士,也无法连开十弓。

    哪怕他有力气,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一般来说,一个弓手,连开五弓,就差不多是极限了,必须休息了。

    不然,他的肌肉就会承受不住。

    譬如,后世网络上传的神乎其神的英格兰长弓手,有几人知道,为了掌握长弓,那些弓手全部落下了终生残疾——大量弓手甚至因为长期使用那种长弓导致了肩膀和手臂的骨头变形!

    这样的例子,不仅仅发生在中世纪。

    也发生在各个时期的弓手身上。

    过去,汉军的大黄弩射手,就全部无法活过四十岁。

    风湿和骨头畸形坏死导致的疼痛,让他们日夜难安。

    角弓射手虽然没有这些问题,但是,他们的肌肉和臂膀骨头,却也因为长期用弓,导致了严重的负荷。

    对此,你可以去问一下那些后世的运动员,看一看他们身上究竟有多少病痛!

    这还是在后世科学发达,医疗技术空前强大的时代。

    而在这个西元前的时代,可没有什么理疗师,更没有什么康复训练。

    所以,在通常来说,一个弓手,连开三弓,就必须稍微休息一下,连续三轮,就会失去战斗能力。

    当然,也有人可以连开数十弓,还不带喘气的。

    但那只是孤例,只是少数。

    而在此刻,兰折野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可怕的两难选择之中。

    汉朝人的弓骑兵,数量是他的射手的两倍。

    更麻烦的是,这些人的射术,并不逊色于自己的骑兵。

    虽然他的射雕者勇猛无比,但却只能最多压制一边。

    倘若他继续如此,那么,他的射雕者和准射雕者,就会面临打了左侧,结果被右翼射爆,管了右侧,却被左侧点杀。

    而两面兼管,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两面被压制。

    “怎么办?”兰折野抬头观察战场,他知道,自己必须立刻做决断,不然,自己的精锐,就会被汉朝射手不断消耗。

    而此刻的战场局势,也让他难以抉择。

    他发现,好像即使是白刃战,胥纰军也没有占到优势。

    而本应该支援前排骑兵突进的射雕者的火力,现在却又被汉朝弓手压制。

    假如不立刻做出决定,那么,胥纰军就只能迎来灭亡了!

    他一咬嘴唇,做出了一个艰难,但很符合白狼骑兵的抉择,他大声下令:“别管汉朝弓手,给我全力射杀那些汉朝骑兵的军官和突前的精锐,掩护我军!”

    他知道,现在,唯有如此,也只有如此了。

    用己方的射雕者和汉朝人兑子。

    就像他曾经听自己的哥哥说过的那个汉朝故事一样。

    用我的下等马输给你的上等马,然后再用我得中等马,赢你的下等马,最终,用我得上等马,赢你的中等马。

    如今,虽然情况有所改变。

    他不得不用自己的上等马的牺牲来换取己方骑兵的胜利。

    但兰折野相信,只要能战胜敌人,那么,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

    不得不说,胥纰军的白狼骑兵,确实是一群疯子。

    哪怕是兰折野这样的命令,他们也立刻执行。

    无数匈奴射手,包括那些宝贵的射雕者们,立刻就不管不顾的搭弓,瞄准了汉军阵列之中的军官开始狙杀。

    他们相信,只要能够冲破和冲碎汉军前排,那么,就一定可以获胜!

    就像他们过去面对的所有敌人一样。

    只要冲过去,冲破了敌人的阵型,那么,敌人就会惊慌失措,就会崩溃。

    而他们的这个选择,立刻就给正在与匈奴骑兵混战的汉军骑兵造成了巨大打击。

    这些疯子,完全不顾被汉军弓手密集攒射的威胁,突出阵型,搭弓狙杀着一个又一个汉军军官,以求为己方的胜利创造机会。

    ……………………

    “这些疯子!”萧宸和卫驰看到这个情况,都是惊呆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匈奴骑兵居然疯狂到这个地步。

    他们根本就不要命了!

    甚至摆明了要跟汉朝换命!

    一个又一个细柳营的军官和精锐老兵,不断被他们射落下马。

    即使其后,这个匈奴射手立刻就被数名汉军弓手点杀。

    但他们就是如此,顶着汉军的弓箭,不断的袭杀。

    汉军前排的压力立刻陡增。

    毕竟,细柳营虽然是铁军,但也不是机器人,没有感情。

    好在,就在这时,在战场右翼三里之外,一支汉军骑兵,排着整齐的队列,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熠熠生辉,加入了战场。

    他们的人数不多,也就一千五百骑左右。

    但是,他们的出现,立刻就让细柳营上下激动万分,同时也让匈奴人肝胆俱裂。

    “胸甲!我们的胸甲来!”汉军骑兵纷纷大喊着,挥舞着马刀,将一个个敌人斩落下马。

    而匈奴的白狼骑兵则开始慌乱。

    “神骑!”无数人惊呼着。

    兰折野也不得不将视线转移,死死盯住那支全身都在太阳下发光,犹如一道道光墙的骑兵。

    只是一眼,他就移不开视线了。

    这支骑兵……

    仅仅是表露出来的气势,就让他呼吸急促。

    ……………………

    “进入预备冲锋姿态!”义纵高高举起自己的骑枪,大声下令。

    胯下战马的速度,在这个瞬间开始提升,从走进入了奔跑。

    左右前后的骑兵们紧紧的簇拥着他,不离不弃,整个阵列在瞬间加速。

    战马开始颠簸起来,胸甲也随之抖动,打的肌肉有些疼。

    不过,这疼痛也刺激了义纵,他将骑枪平举,一千七百柄骑枪,立刻就组成了一座钢铁森林。

    此刻,汉军胸甲骑兵距敌一百七十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