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节 最后的白狼骑(2)
    胸甲骑兵,一旦进入作战状态,速度会逐渐加快。

    在兰折野发现的时候,胸甲阵列已经从‘准备冲锋’改换成为了‘预备冲锋’。

    骑手们纷纷调整自己的骑姿,骑枪平举在手,而汉军采用的墙式冲锋,使得整个胸甲集群远远的看上去,就像一堵结实的墙壁。

    “集火汉朝神骑!”兰折野来不及考虑太多,立刻下令。

    而与此同时,后排的匈奴骑兵也在手忙脚乱中调转马头,不得不说,他们的骑术非常精湛,即使是骤然面对从侧翼出现的汉军胸甲部队,他们也完美的做出了及时的反应。

    上千胥纰骑兵立刻冲向汉军胸甲,妄图阻滞胸甲的攻击。

    同时,匈奴的弓手冒着汉军的箭雨,对着前进的胸甲骑兵开始射击。

    只不过,现在,汉匈骑兵距离不过一百步。

    他们射出来的箭矢虽然强而有力并且神准无比。

    但可惜,密集的并排列在一起的胸甲部队,在实际上只承受了三分之一的火力。

    而汉军胸甲骑兵的胸甲反射出来的阳光以及高高挺立的头盔,又欺骗了这些匈奴射手的眼睛。

    大量箭矢,实际上射偏了方向。

    不是射高了,就是射歪了。

    而剩下能够命中的箭矢,大部分都射在了坚固的胸甲上。

    而它们除了造成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外,没有其他成果。

    哦!

    可能有那么两三具胸甲的表面被箭矢叮了一个缺口……

    而他们已经来不及射出第二轮了。

    “全速冲锋!”义纵大声吼道:“有我无敌!”

    “有我无敌!”胸甲军官们同时大吼。

    整个阵列在刹那就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虽然,没有羽林卫和虎贲卫的胸甲部队那么凶猛,但对胥纰军来说,他们所目睹的,也是他们生平从未见过的骑兵冲锋。

    汉朝的神骑,在这个刹那,忽然将变成了飓风。

    他们的速度猛然飙升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汉军骑兵的马蹄,将整个世界都震得颤抖起来。

    “不!”兰折野大喊一声。

    下一秒,汉军胸甲,就像一把利剑,直接撞进了前来阻拦他们的匈奴骑兵阵列之中。

    强大的动能,让汉军的骑枪立刻就变成了地狱的镰刀。

    只一个呼吸,第一排的胸甲骑兵就将他们面前的所有匈奴骑兵撞的粉碎!

    兰折野亲眼目睹了这一瞬间,他的脸色立刻就惨白起来。

    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刚刚,超过一百名白狼骑士,被汉军的神骑跟串肉一样串了起来。

    他们的反抗,他们的挣扎,毫无意义。

    即使有人身手敏捷,反应过人,在这个刹那做出了完美的规避动作。

    兰折野就亲眼看到了一个勇士,在这个刹那果断的将整个身体侧偏,几乎完全偏移到了马背一侧。

    在原来,这样的规避足以躲过所有的敌人冲击,并保存自己。

    然而,在这个战场上,他所做的一切,却让他死的更惨!

    汉朝神骑,就像一座大山,直接碾压过去。

    这个勇敢的白狼骑兵,甚至都来不及反抗,就被连人带马一起撞倒。

    汉骑的铁蹄,直接从他身上碾过,将他践踏成肉泥。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兰折野瞪大了眼睛,看着汉朝神骑的第一排在冲锋过后,无比果断的丢弃了自己的骑枪,拔出了马刀。

    而第二排的冲锋,则在同时降临。

    他们沿着自己的前排撞开的道路,再次撞进去。

    这一次,人仰马翻。

    原本勇敢的白狼骑兵,根本不敢阻拦他们,无数人尖叫着想要让开道路。

    但他们的反应,就跟一个被推到在地的loli面对一个怪笑的壮汉一般。

    除了让对方兴奋外,没有其他作用。

    汉朝神骑,长驱直入,直接从头撞到尾。

    曾经号称单于爪牙的胥纰军,第一次被人直接打穿。

    兰折野吞咽着口水,无比惊诧的看着这个变化。

    不仅仅是他,整个战场,在这个刹那都几乎凝固了。

    所有的白狼骑兵,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即使是细柳营的骑兵,也都无比惊讶的看着侧翼的战场。

    “武人之韶乐,无韵之离骚……”卫驰抚掌而赞,胸甲冲锋,永远是最让人赏心悦目的场景。

    它对武将而言,就类似于孔子之于韶乐,看一千遍,一万遍也不会腻味。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现在,应该抓住战机!

    他策马而出,高举马刀,下令:“传我命令,全军冲锋!”

    细柳营的骑兵,纷纷拔刀,跟随自己的战旗,滚滚向前。

    而此刻,胸甲的第三排如约而至。

    面对这一次冲锋,匈奴的胥纰军,单于的爪牙,所谓的白狼骑兵们终于崩溃。

    他们调转马头,屁滚尿流的想要逃回自己的本阵。

    甚至有人怪叫一声,连本阵也不回,直接向北方逃跑。

    但,可惜,他们的反应还是太慢了!

    因为汉军的胸甲骑兵,在短距离的爆发速度上,无人可及!

    仅仅一个呼吸,整列胸甲就从一个侧翼撞进了想要逃跑的匈奴骑兵内。

    这就是一场屠杀!

    曾经纵横世界,镇压西域的胥纰军,单于的爪牙,白狼的子孙,现在,就像一个被人绑在刑具上的可怜人。

    锋利的骑枪,将他们直接挑起来。

    无数人甚至被连人带马一起掀翻。

    而此刻,抛弃了骑枪,抽出了马刀的胸甲骑兵,开始再次整队,再次重逢。

    “他们就像在打马球……”

    很多年以后,已经退役的细柳营军官对自己的儿孙叙述这一战时,都带着赞叹的语气,描述此刻的场景。

    而此刻的情况,也确实如他所说。

    匈奴的胥纰军前来迎击汉军胸甲的骑兵,现在阵型被完全捅穿,组织彻底崩溃,士气全无。

    而再次冲刺起来的胸甲队列,就像一艘巨舰,直接从他们中间穿过。

    就像茂陵的赛马场上的马球比赛一般,一个个人头,就是一个个的草球,被不断打落。

    五秒钟后,地上除了死尸和无主的战马外,没有任何匈奴人的痕迹。

    侥幸逃脱打击和毁灭的四百多残余胥纰骑兵,哭爹喊娘的骑着战马,狂奔回去。

    他们被完全吓傻了。

    他们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折兰人会死的那么惨。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汉朝神骑被称为神骑了。

    他们确实不会魔法。

    他们确实也不曾召唤雷霆,呼唤飓风。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惩戒世界的雷霆!

    因为,他们自己就是灭绝一切的飓风!

    无可违逆,无可阻挡!

    白狼骑兵们感觉,自己根本就不是在跟人类战斗。

    他们是在跟神明作战!

    人类,怎么可能是神明的对手?

    不仅仅这些溃兵这样想,其他目睹了这一切的白狼骑士们也是这样想的。

    “逃命吧!”有渠帅惊慌的对兰折野说道:“主人,我们不可能是神骑的对手!”

    兰折野闻言,反手一刀将他斩落马下,大声说道:“汉朝人是人,不是神!我们一定可以战胜他们!”

    但,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有功夫听他说话了。

    因为,细柳营的冲锋,已经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来临。

    在这个刹那,胥纰军曾经顽强的前排,就像纸一样破碎。

    汉军轻骑,轻而易举的冲破了他们的防线。

    无数人都感到了末日的迫近。

    不过,他们仍然没有崩溃。

    甚至,在这灭亡的危机中,许多人反而变得更加疯狂。

    特别是兰折野麾下的射雕者们。

    这些为了战争而生的疯子,现在彻底癫狂了起来。

    他们丢掉弓箭,抽出马刀,组成一个又一个队列,迎向了来袭的汉骑。

    就像飞蛾扑火,明知是死,也一往无前。

    然而,他们的挣扎,因为缺乏组织和系统,所以显得非常苍白。

    而且,胥纰军,也不是人人都如此疯狂。

    特别是,当那支汉朝神骑,在匈奴阵前再次整队时。

    长长的骑枪,再次平举起来,阳光下胸甲表面熠熠生辉,恍如太阳神。

    “准备……”汉军的胸甲军官们大声喊道,一匹匹战马,打着响鼻,回应着主人,然后,骑枪如林,有若流星。

    胥纰军,终于崩溃。

    就跟当初,武周塞前的折兰人一般。

    不!

    他们崩溃的比折兰骑兵还要快!

    折兰人至少还曾经想要反抗,想要挣扎,也曾经试图反抗,试图挣扎。

    但,胥纰军在这个刹那,整个军心彻底溃散。

    即使是射雕者们,也开始尖叫着调转马头,开始北逃。

    哪怕是兰折野,面对这个情况,也无力回天。

    他长叹一声,举起自己的马刀,对自己身周的几个忠诚的骑兵说道:“我有罪!葬送了大匈奴的精锐,除了战死,我没有其他选择了……”

    他望着整个战场,此刻,胥纰军的阵列全面崩溃。

    汉朝轻骑一路势如破竹的凿穿着胥纰军的阵列,并将之分割开来。

    数不清的白狼骑兵,哭爹喊娘的像无头苍蝇一般乱窜,而汉朝神骑,则正面冲来。

    一切都已经无力回天。

    胥纰军,白狼骑,在今天成为历史已经是注定的结果。

    到此刻,兰折野才明白,他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情。

    他亲手葬送匈奴人和引弓之民对汉朝最有威胁的骑兵。

    他忽然明白了军臣为何不让他前线。

    不是军臣胆小怯懦。

    而是匈奴折损不起白狼骑。

    这支骑兵是匈奴未来可以对抗汉朝神骑的唯一筹码。

    但这种对抗,不是跟汉朝人硬碰硬。

    而是在广阔的草原上,依托白狼骑兵的速度,带着汉朝人转圈子,一点点的拖垮汉朝军队。

    而现在,这一切都画上了句号。

    没有了白狼骑兵和这些优秀战马,匈奴帝国完了。

    可惜,他从前没有见过汉朝神骑。

    自以为自己无敌,目空一切。

    而现在,汉朝人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

    只是这学费太过高昂!

    他现在也明白了,即使汉朝神骑不在,其实他也没有可能获胜。

    望着冲过来的汉朝神骑,兰折野惨笑一声,举着马刀,迎了上去。

    然后……

    一柄长长的骑枪,直接将他捅穿,将他从马背上挑起来。

    兰折野使出全身的力量,握紧骑枪,他抬眼,看向那个汉朝神骑的骑兵。

    明亮如镜的胸甲甲胄上,光滑的如同祁连山上下的冰川。

    高高挺立的头盔里,一双黑色的眼睛,没有半分感情。

    但他确认,那是一个人,一个汉人,不是神,也不是神兵神将。

    只是……

    “汉朝神骑,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术,至少领先白狼骑兵两百年……”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他的胥纰军,他的白狼骑,在这支汉朝军队面前,就好比胥纰军曾经顺手灭亡过的一个西域的古老部族。

    兰折野至今记得,那些包裹着兽皮,拿着木剑和石头,哇哇叫着上前送死的野人。

    “或许,在汉朝人眼里,我和我得骑兵,就是那样的野人……”兰折野的身体重重的掉落在地上,鲜血大口大口的从他嘴里流出来。

    然后,马蹄从他身上践踏而过。

    ………………………………………………

    夕阳西下,染红了整个山峦。

    但,也比不过战场的颜色。

    一座又一座高高的尸山,矗立在战场上。

    这些尸山的高度,甚至远超了周围的山峦。

    刺鼻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而在尸山之间,飞狐军的胸甲骑兵们,卸下了他们的胸甲,开始了他们的艺术创作。

    一座高达十余丈,宽百步的京观,已经初见雏形。

    鲜血从尸山和京观之中流淌出来,浸入地面,流过平原,在低洼的沼泽地带,形成了一个个血池。

    “将军,我军此战,全歼匈奴胥纰军、黑鸦军和逼落军,斩首过万……”一个军法官兴奋的对义纵说道。

    这一战,不知道会诞生多少列侯。

    更重要的是,全歼了这三个王庭万骑后,匈奴帝国的丧钟,实际上已经敲响了。

    经此一役,世界已经对汉家张开怀抱。

    所有的艰难险阻,都将变为通途。

    新的时代,已经奏响了第一声。

    但义纵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这一战的损失,太过与惨烈。

    汉军战死三千余,其中胸甲骑兵第一次出现了十位数的阵亡——他们都是死于匈奴射雕者的攻击。

    另外,还有两千余人重伤,四千多人轻伤。

    可谓是义纵打过的最惨烈的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