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节 那恐怖的三首怪物(2)
    礼法!

    古代中国封建社会的核心价值,也是维系国家存在和统治秩序的根本。

    哪怕是蒙元、满清,也要遵守的可怕事务!

    它是判定道德标准和决定人们行事规则的真理。

    就如现在,一个不孝子,一旦被发现,轻则掉脑袋,重则杀全家,而且他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将陷落到司空城旦的可怕地狱里,永生永世,不准蓄发。

    髡头是他们唯一的标准!

    也如未来,宗族士绅,依靠礼法吃人,动辄浸猪笼。

    看上去很野蛮对不对?

    似乎,这礼法根本不足以支撑资本主义。

    但,事实恰恰相反。

    刘彻想起了后世西方的资本主义世界。

    你觉得它先进?

    那只是你没有看到它诞生时的恐怖场面。

    而且,直到新世纪,西方的法律和体系以及价值观,其实还是依靠古老的中世纪的道德观念在维系。

    譬如,西方的司法系统,包括了它的整个法律体系,其实都是基于基友教而来。

    甚至就连所谓的投票选举,也是从基友教选教皇开始的。

    经常看电视、电影,你就会发现,所有人,包括法官、陪审团、证人,都要先将手放在圣经上宣誓:秉承上帝的意志,我做出的证言(决定)是真实有效的,无愧于心的。

    这就是西方的自由心证。

    而在中国,不玩这一套。

    自古以来就不玩这一套。

    中国人玩什么?

    礼法!

    你做的事情合不合礼法?

    假如不合,皇帝劳资也等着被喷死吧。

    至于一般人,若是染上不忠不孝不义的污名,基本上是没救了。

    不同的社会,决定了不同的道路,不同的价值观,必将导致不同的文化,而文化和社会的迥异,必将带来整个生态的剧烈变化。

    就好像在自然界,不同的生态圈里,有着不同的生物。

    非洲大草原上,狮子是主宰。

    在北美大地,美洲虎才是王者。

    而在亚洲,老虎才是大哥!

    但不管是狮子,还是美洲虎,或者老虎,它们的本质是相同的——一定要吃肉才能活命!

    区别只在于,他们的猎物不同,生活方式也不同罢了。

    刘彻凝视着空荡荡的大殿,仿佛在那空旷之地,一头三首怪兽,正阔步向他走来。

    这怪物的每一个头颅上,沾满了鲜血,强劲有力的爪牙下,尸骨累累。

    它的每一个头颅,都是那么的恐怖、可怕。

    穷尽古往今来一切神话传说,所有奇谈怪志,也找不到比它更可怕更疯狂的怪物了。

    无可名状的头颅上,血盘大口已经张口,人间的所有罪恶,都在它的口腔里化作酸液,将一切美好和道德腐蚀的一干二净。

    它缓缓走到刘彻身边,然后……

    这头足以摧毁世界的怪兽,温顺的低下它的三个头颅,如同哈巴狗一样的摇尾乞怜。

    刘彻的嘴角微微露出笑容。

    这也是东西方的必然不同。

    在西方,孱弱的皇权和一盘散沙一般的领主贵族,从来都没有统一过,所以,他们可以资本为王,他们的国家甚至都可以是‘伪装成国家的财团’。

    而中国,从远古至今,都是皇权的天下。

    尚书说:夙兴夜寐,以事一人。

    诗经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所以,在中国,一切牛鬼蛇神,都只是权力的宠物而已。

    在中国,永远是权力控制资本,资本想要骑到当政者的脑袋上?

    呵呵……

    说句直白点的话,在中国,连资本家的命都是当政者的私人财产,还想作威作福?

    做梦去吧!

    刀枪剑戟会教你做人的。

    这就像西方的资本再强大,也不敢挑战那个上帝,也不敢说自己不信上帝。

    米帝历代大统领,谁敢不伪装一下自己是个虔诚信徒?

    微微看着这头怪兽。

    刘彻伸手拨弄了一下它的毛发。

    每一根都沾着血与泪,甚至还有亡魂在其中哀嚎。

    即名为资本,则注定逐利;既号为宗族,则必定霸道;既化身为礼法,则肯定冷酷。

    我来到,我看见,我征服,我毁灭,我建设!

    随着刘彻的拨弄,它的三首巨头,分别点亮无数颗血红的复眼。

    每一只眼睛,都象征着它的**和诉求。

    只是这些眼睛,现在都还隐藏在朦胧之中,看不真切。

    但,有那么几只,现在刘彻已经认出来了。

    贪婪、残酷、征服、吞并还有奴役……

    这些都是西方那头怪兽未来的特征。

    只不过,在中国的这头怪兽身上,这些特征的表达方式很可能会改变。

    最重要的是……

    既然东方的怪兽,已经在孵化了。

    那么,等它真的出生。

    那么,这个世界,这个地球,必将被它主宰。

    因为,这个地球,只能容得下一头这样的怪兽!

    一旦它出生,它为了生长发育,会吸取整个世界的养分,最终榨干一切,使得其他竞争者胎死腹中。

    就像后世那头怪兽一般。

    只有它存在。

    余者,早已经七零八落,凋落成为腐泥……乃至于,连它附身的民族和文化,也消亡殆尽。

    这就是这种怪兽的霸道之处。

    唯我独尊,独我能存。

    后世的地球,便是最保守的地区,也被它侵袭和控制。

    微微挥手,这头怪兽从刘彻眼前化作虚幻泡影,消失不见。

    他站起身来,走到殿外,凝视这这个世界。

    刘彻知道,他必须给这头怪兽,套上几个枷锁,免得它因为太强大,而毁灭一切。

    因为他很清楚,事实上,后世的大部分战争,背后都是因为资本在作祟。

    一战如此,二战如此。

    错非蘑菇镇压世界,三战恐怕早就打起来了。

    “给朕传召廷尉及诸持书御史来见朕!”刘彻淡淡的吩咐一声:“告知廷尉,朕要听自吕后以来,汉律之中‘公室告’及‘非公室告’的所有律令,还要请持书御史们为朕讲解每一次变化的故事……”

    “诺!”汲黯闻言,连忙恭身拜道,但心里面却满是不安。

    因为,在汉室,皇帝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想要听别人,特别是掌握相关职能的官员讲故事。

    一旦这样做了,那就表示,皇帝打算对此进行改革。

    打着历史上的故事的旗号,予以调整。

    而在现在的汉室,掌握了整个司法和审判体系,乃至于司法解释权利的人是法家。

    掌握了司法的法家,近些年来,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修改法令,以期符合自己的价值观。

    法家做的这些事情,动静不大。

    通常只改动律法里的几个字,甚至连字都不改,只是调整文字的先后顺序。

    甚至,只是加一个标点符合进行区别。

    但,他们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整个汉律到现在,都已经越来越让人不舒服了。

    而现在,天子要听的又是‘公室告’和‘非公室告’这样的事情。

    这让汲黯真是惶恐不已。

    你要知道,在秦汉两代,公室告和非公室告,就是贯彻始终的两个司法名词。

    前者,大抵相当于后世的公诉。

    由国家、官府进行控告。

    但后者,却不是民事诉讼。

    而是法律规定禁止诉讼的内容。

    譬如,臭名昭著的两不听之一的‘子告父母、妾告夫、奴婢告主,皆勿听而弃告者市。’

    子女告父母,妻妾告丈夫、奴婢告主人,官府都不会受理,假如一定要告,那原告就要被判处弃市之刑。

    但事实上,这公室告和非公室告的关系,远非字面意义理解的这么简单。

    作为空前繁荣和详细到号称连老百姓交朋友都要管一手的秦法,也没有这么简单粗暴无脑,事实上整个系统规定非常详细,详细到什么程度?不仅仅公室告和非公室告的适用范围清清楚楚,而且,非公室告可以在某些特殊条件,转为公室告。

    譬如,子告父母,依照秦法规定,假如父亲确实犯了罪,而且为公室告,那么,子女有责任检举揭发,倘若不能检举揭发,那对不起,就要被连坐!

    到了汉室,因为黄老派崛起,法家衰落,所以,律法都经过了微调。

    就跟今日法家做的事情一样,改一下文字,调动一下顺序,以此使得法律符合自己的价值观。

    所以,在事实上,今日的汉律,是黄老派和法家相互妥协的结果。

    黄老派政治家在过去数十年的最大成果,就是废除了连坐和肉刑,这两个秦法里的大杀器,同时贯彻了小政府形态,与民休息,避免干涉百姓的家务事。

    而在这个黄老派开始式微,法家将要崛起的今天。

    黄老派,必然会誓死捍卫自己的政绩。

    而法家,早就已经打算反攻倒算了。

    儒家近来也插了一手进来,在汉家的司法界和舆论界,最近三国演义上演的热火朝天。

    很多时候,他们争论的只是律法里的一个词语的用法。

    就像那个著名茴字到底有几个写法的笑话一般。

    看上去执拗的可笑,但实则,隐藏在背后的是话语权和价值观的博弈。

    而现在,天子忽然召集廷尉和持书御史们,要听汉律过往的所有涉及‘公室告’和‘非公室告’的律令调整。

    这是要做什么?

    汲黯不知道,但他知道,一场大变就在眼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