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节 黑科技
    刘彻在墨苑巡视了一个时辰后,墨家的当代钜子杨毅就听到消息,立刻赶去墨苑。

    而这个时候,刘彻已经在墨苑的一个特殊的实验室里,观看一场全新的技术论证。

    “陛下,这是臣发现的一个特殊材料……”在一个火炉旁,一位墨者小声的介绍着:“其名为‘石涅’,俗称画眉石,方士们常将此种石材与铅混为一谈,常用来炼丹……另外,臣察看了前朝遗留的几个坩炉考察后,发现前朝所用的这几个坩炉的砖石和锅炉,都有此种材料混杂在其中……”

    “臣于是遍寻古籍,考察残简,还托少府和内史衙门协助寻访故秦少府官员后人,臣终于从几位老者处打听到了,当年秦皇铸宝剑,确曾使用过石涅为砖……”

    “臣于是就仿照了前朝所遗的那几个坩炉的形状,私下了放置了部分砖石……”

    “然后,臣就造出了此炉……”

    在刘彻眼前,一个圆形的冶金坩炉下,鼓风机在几个匠人的奋力压缩中不断鼓风。

    炉内高温如炙,而且,温度还在不断提升。

    但是,整个炉灶和坩炉,却没有跟往常一样出现烧红、变形的情况。

    “这是……”刘彻凝视着这一切,心里有所猜测。

    他转头对陪同视察的司马安道:“去取石涅石来为朕一观……”

    “诺!”司马安点点头。

    不久,一块黑不溜秋,看上去有些鳞片,但毫不起眼的小石头被拿到了刘彻面前。

    “陛下,石涅石,在民间常常为孩童之玩物,或者妇女画眉之用,故又称为画眉石……”司马安恭敬的报告着:“不过,在过去人们常常也将石炭石、铅石与之混淆并称,此种石涅石,一般并不常见……偶有术士以其炼金……”

    刘彻伸手抓住那块小石头,捏着在手里,凉凉的有些舒服。

    尽管没有学过任何冶炼知识,但这块石头,刘彻还是认得的。

    石墨!

    毫无疑问,这肯定是石墨!

    之所以认得这种石头,还要多亏了后世网上炒的沸沸扬扬的所谓石墨烯材料。

    而无疑,石墨是冶金锻造的关键材料。

    它耐火,它导热性极强,而且耐冲击,耐高温。

    在现在,再也不可能有什么黑科技,能比它对汉室的冶金和铸造技术起到的推助作用更大的了。

    而且,尤为关键的是——刘彻假如没有记错的话,这种只有在地底高温高压条件下,才会形成的矿石,中国是全世界储量最高的。

    即使是后世,其他所有国家的石墨矿石储量加起来,也不足中国一半!

    换句话说,在地球上其他地方,这种矿石虽然可能不难找,但想要大规模的开采和提炼,却肯定是困难重重。

    而在中国……

    只能说天授啊!

    哪怕是在地表,恐怕这种矿石的储量也很高。

    这意味着,只要中国的工匠和科学家发现了它在冶金和铸造方面的天赋,那它就必然可以成为中国文明进化的原料。

    而事实上,恐怕,中国的先民早就已经发现了它的作用了。

    秦始皇陵出土的那些宝剑,那些黑科技,那些不可能在西元前出现的特殊合金。

    恐怕,就是秦代工匠发现的结果。

    不然,刘彻是无法想象,以如今的技术,如何融化那熔点高达四千度的金属铬。

    而,这不是秦人的首创。

    古代的越国铸剑师就已经开始将金属铬镀到了青铜剑身上。

    譬如后世曾经出土过一柄‘越王勾践自用剑’的剑身就镀着一层金属铬。

    是以,这柄宝剑历经两千五百多年岁月,深埋地底,但一朝出土,依然寒光凌厉,让人胆寒。

    还有,传说在秦始皇陵,有宝剑在出土后,瞬间反弹,恢复平直。

    这无疑,也是用了只有在高温下才能熔炼的合金工艺。

    换句话说,恐怕早在春秋战国之交,中国的先民,就已经参透了石墨的秘密,并且极有可能,将石墨坩炉制造了出来。

    可能技术稚嫩,可能用法粗暴,但,这种黑科技,已经足以融化任何他们能找到的常见金属。

    并且,若使用得当,举全国之力,制造出一个可以融化铬的坩炉。

    只是可惜……

    秦末战火,毁灭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特别是章邯那个家伙,为了给秦帝国续命,发骊山刑徒及少府工匠、官员、军队,组成了大秦帝国最后的重兵集群,南下去扑灭叛乱。

    结果,全部葬送在巨鹿之战。

    项羽又为了报仇,坑尽秦兵。

    整个秦少府的工匠和大匠以及整个系统,几乎全部葬送殆尽。

    即使有幸存者,也再不可能捡起整个帝国的系统了。

    毕竟,想要掌握石墨坩炉这种黑科技,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两人,而是必须有一整个系统的配合。

    要有人去寻找矿石,有人熔炼,有人掌握坩炉和耐火砖的配方,有人统一规划,有人调拨资源,最终,制造出珍贵的石墨坩炉。

    而且,刘彻相信,这些技术,应该都是传男不传女的。

    不过,好在,今天,随着墨家的复兴,这失去的技术,刘彻自信是可以重新接续起来。

    凝视着自己手里的那块小小的石头,刘彻问道:“此种石涅石,可有大规模开采之矿山?”

    “回禀陛下……这个臣等并不清楚……”司马安答道:“不过,想来应该是没有的……”

    “善……”刘彻抬起头,下令道:“制诏少府卿:命少府布告天下集市,石涅石,皆以十钱一斤……”

    既然,后世的记忆告诉他,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的石墨石储量国。

    那么,这种石头和它的矿石就应该有很多。

    甚至,应该在某些地区,有着露天矿的存在。

    而刘彻现在亟需找到这种矿石,作为穿越者,刘彻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立刻成立一个工作组,用国家的力量去寻找——这样既费时,又费力,而且在现阶段来说,其实,假如石墨石矿藏埋得太深,刘彻就是找到了,也拿它们没辙。

    既然如此,就不必白费力气了。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只要有钱赚,刘彻相信,商人和老百姓,会自己将石墨石的露天矿藏所在告诉他的。

    而有了石墨石,并且掌握了大规模生产制造以石墨石为原料的耐火砖技术甚至是石墨坩炉技术后,那么,汉家的高炉就可以更新换代了。

    刘彻走到那位发现并且接续了秦代技术的墨者面前笑着问道:“卿叫什么名字?”

    “臣……庐江陈原,恭问陛下圣安……”这墨者立刻就激动的拜道,在墨家的墨者们眼里,刘彻这个皇帝,简直是完美的圣天子化身啊。

    甚至在很多事情上,都与墨家奉行的理念非常契合。

    除了喜欢打仗跟制造战争外,几乎就是三代先王们在现世的投影。

    “卿为天下,为朕立了大功!”刘彻笑着道:“朕既命卿为‘阳和君’,食邑两百户……”

    然后他看着手里的‘石涅’,忽然想到了一个说辞,接着道:“卿为墨者,为朕为天下发行了此物的用途,不如就将此物号为‘石墨’罢!”

    “诺!”

    “臣等拜谢天恩!”

    天子金口玉言,自然不可能有错漏!

    刘彻很满意的笑了笑,然后道:“走,朕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

    半刻钟后,刘彻一行抵达了墨苑现在最秘密的一个地方。

    与其他相比,此地,几乎就是一个禁地。

    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有军人严加警戒。

    道路两侧,无数的木牌,甚至墙壁,乃至于树木身上都写了一个个血红色的标语。

    ‘军事禁地,禁止靠近’

    ‘无诏入此者斩!’

    甚至还有两具尸体,已经彻底风干的尸体吊在路口的两颗歪脖子树上。

    从他们的服饰上看来,无疑,这两人是汉室列侯子弟,而且在家族里地位还不低。

    而这两人的尸体警示着所有人,此地的可怕和威胁。

    那些军人,是真的会杀人!

    而且,不会管你的身份地位。

    到了这里,其他随从,包括司马安在内都不得不恭身敬立,因为他们没有许可。

    唯有汲黯,以及刘彻的四个贴身侍卫簇拥着他缓缓走入此地。

    “陛下!”负责警戒的羽林卫卫士纷纷肃立,行以军礼。

    一柄柄长枪,寒光凌厉,强大的威慑力和可怕的气场立刻就扑面而来。

    很显然,这些卫士,都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能被刘彻下令派遣来此保护此地的,每一个人都经过了严格的审查,确保不会在外面乱说,更不会有叛国的嫌疑。

    除此之外,所有人都是羽林卫的老兵。

    每一个人都是从战场上回来的精锐。

    在过去,这支军队一直就是刘彻的贴身卫队,是他忠诚可靠的犬牙和隐藏在他身上的那把锋利的屠刀。

    也就是最近两年,随着绣衣卫渐渐成型,刘彻才不再将他们视为自己的刀,破除利益集团的利剑。

    而是将他们派驻到此,保护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和真正的黑科技。

    刘彻走到道路的尽头,此地,被一道高达两丈的墙壁围了起来。

    墙上,矗立着数十名不断巡视的士兵。

    看到刘彻到来,这些士兵立刻敬礼,然后打开了通向围墙内的厚重的大门。

    这大门,是如此的重,以至于需要绞盘才能开启。

    恐怕就是一般的郡国首府的城门,也没有这扇大门重。

    步入大门内,此地,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在门口,一排坟茔林立。

    刘彻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这些坟茔。

    这些都是为了科学,为了刘彻的野心而葬身于此的墨家先驱们。

    “上郡山阳人林野之墓……”

    “楚人章维之衣冠冢……”

    “……”

    足足有着数十人,数十位墨家的墨者或精英门徒将他们的生命甚至是全部都奉献在此。

    大部分人,尸骨无存,而他们的家人和妻小,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死在哪里,葬在何处。

    因为,他们进行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危险的实验,也是目前汉室最最机密的事情。

    除了刘彻这个皇帝和在这里进行研究和实验的墨家精英之外,整个世界上知道这个地方和此地的具体研究项目的人,不出十个人。

    汲黯望着这些坟茔,也是默然。

    哪怕汲黯不是墨家的门徒,也并不相信墨翟的说法和理念,但他对这些可敬的英雄还是非常尊敬的。

    他默默脱下自己的帽子,恭身侍立在刘彻身后,向着这些英雄致敬。

    因为,这些人的精神,太让他震撼了。

    他们就像先贤们在书里记载的那些古老的墨家门徒一样,为了自己的道和理,前仆后继,死不旋踵。

    汲黯甚至见证过父子师徒三代人都死于实验的悲剧。

    但,幸存的墨者们,却连眼泪也没时间去擦,继续投身于实验之中。

    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汲黯甚至怀疑,若他们将这样的精神毅力投入到政坛上去钻研,恐怕,现在的儒法黄老,都要被打成渣渣。

    万幸,这些可怕可敬的对手和朋友,对于政治几乎毫无兴趣。

    他们想要的,只是他们理想中的那个世界。

    那个兼爱非攻尚同尚贤的世界。

    “陛下……”一位中年墨者默默的走了过来,微微屈身说道:“陛下不必为他们哀伤和悲痛,他们死得其所……”

    刘彻闭着眼睛,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

    毕竟,这里永眠的,都是墨家最精英的那一部分人。

    若没有他的决定。

    这里面,可能会有人成为中国的化学基础的奠基人,也有人可能成为中国的物理学的奠基人,甚至说不定还有人能成为中国的伽利略,中国的布鲁诺。

    但他们现在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了。

    绝大多数人的坟茔甚至只是衣冠冢而已。

    当然,刘彻也很清楚,他们确实死得其所。

    因为,他们的牺牲,为后来者铺平了道路,也为后来者指明了方向。

    现在,中国已经掌握了一种其他国家和民族起码需要百年才有可能摸到门路——假如没有人指引方向的话,他们甚至一辈子也都不知道,中国掌握的到底是什么?

    硝化——甘油。

    从鲸鱼的大脑油脂之中,尤其是露脊鲸的大脑油脂里,可以找到天然的原料。

    而难点就在于怎么让它BOOM。

    尤其是安全的BOOM。

    而为了探索和发现,墨家的学者们付出了血的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