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节 舆论汹汹
    商人们团结起来,力量确实是很强的。

    就如现在,关中的大商贾、地头蛇,如田氏、杨氏、无盐氏、王氏等家族一发作。

    各种拜帖不断送出去,各路人马乘着马车,不断拜访名宿。

    另外,坊间的游侠们也动了起来,到处散播‘天子新修长安,欲以户为税,往税两万钱’的谣言。

    而舆论界,儒家的巨头们,在金主们的要求面前,也纷纷站出来,大声疾呼‘不可与民争利’。

    董仲舒甚至还发表一篇慷慨激昂,文采横溢的文章。

    短短数日,这篇名为《大义之所本》的文章,传遍整个长安士林。

    而刘彻也很快就拿到了这篇文章。

    “董子的文章,写的可是真好!”刘彻看完这篇文章后,也不得不击节赞道。

    论起文章的才华和文字之美,当世之中,几乎没有人是儒家的对手。

    毕竟,能够在文章上与儒生一较高下的。

    整个春秋战国,也就那么几个人。

    像韩非子这种,能够在文字和文学上压倒儒家的,更是百年也未必能见一个。

    而这董仲舒的文学水平和写文章的本领,更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顶级水平!

    不过……

    眼睛看着这篇华美的文章,刘彻叹了口气:“难怪后人说:知识越多越反动了……”

    但刘彻却没有生气。

    恰恰相反,他很高兴。

    他甚至让尚书郎,将这篇文章装裱起来。

    因为,董仲舒的这篇文章,除了文字优美,让人叹为观止之外,文字之中,还有着深厚的人文主义,也就是情怀。

    这篇文章,刘彻知道,它注定将流传千古。

    就如同王洛宾反武则天的那篇战斗缴文一般。

    靠封禁,靠抹杀,是抹杀不掉的。

    而且,事实上,刘彻也不可能去封禁它,抹杀它。

    言论自由嘛!

    况且,刘彻的本意和本心,也希望看到再一次的百家争鸣。

    既然是百家争鸣,那就允许有人说话,允许有人大放大鸣——即使他的立场是错的。

    况且,这次事件表露出来的学术界和商界的联合,让刘彻实际上很喜欢。

    甚至,刘彻觉得,这才是对的。

    在事实上,刘彻不喜欢那种隐身高人,不食人间烟火的贤达。

    因为这些人只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不去思考现实世界。

    但一切哲学和政治学,最终却都必须服务世界,服务国家。

    就像如今的黄老派思想,为何衰落?

    还不就是一堆人天天想着修仙,宅在家里,希望可以羽化,不问世事,也不掺和政治。

    他们这样做,自己是清静了,但整个学派却日渐衰退。

    以至于到现在,居然只有一个汲黯可以撑门面。

    甚至,有大量后起之秀,被杂家和荀子学派给拐走了……

    而到儒家的问题上,刘彻始终认为,相比起满嘴道德,实际上龌龊不已的东林党,他更喜欢为了利益,可以跟阉党跟魏忠贤合作的浙党楚党。

    因为,浙党和楚党,会接触现实,会知道妥协。

    而东林党……

    今天,儒家可以拿钱发帖,哦不,拿钱写文章,明天,就可以用钱让儒家跪下来唱征服。

    而这,正好符合了刘彻要求——资本和其利益集团,需要一个传声筒。

    倒是,刘彻身边的几位儒家出身的尚书郎表示很惶恐。

    他们纷纷拜道:“陛下息怒,董子只是一时糊涂罢了……”

    “朕可没有生气……”刘彻嘿嘿一笑,望着被装裱起来的那篇文章,道:“卿等且看,董子这篇文章,几可与贾谊的文章媲美了!”

    天子的态度,让尚书郎们都琢磨不透,摸不清天子的意图。

    但他们知道,这一次,董子和儒家,恐怕要栽一个大跟头。

    ……………………

    在长安士林,儒家的言论渐渐发酵。

    尤其是董仲舒的那篇文章,因为写的太好了。

    一时间圈粉无数。

    特别是许多文青贵族,纷纷被其吸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中国人骨子里有着深厚的追捧文人的传统。

    譬如,几人知道,著名的《岳阳楼记》所称赞的那位滕子京,其实是一个大贪官兼大混蛋?

    而董仲舒这篇文章一出,在舆论的炒作下,很快就形成了风潮。

    在士大夫和贵族阶层,制造了巨大的影响力。

    无数人都诵读着董仲舒的这篇文章。

    起初,这些人只是在家里自己读着玩,当他们发现,国家和朝廷无动于衷后,这些家伙开始在大庭广众之下宣讲起来。

    然后,一些拿了钱或者有利益牵连的家伙,在发现似乎天子和朝廷的鹰犬竟然连这个也不阻止后,胆子愈发的大了起来。

    再加上商人的钱和某些大臣贵族的权在背后怂恿。

    于是,有人开始集会了。

    当然,他们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集会——那会被长安百姓打死的。

    他们也很清楚,实际上,他们制造的声势,只在上层。

    甚至连中层都不支持他们。

    毕竟,长安城年久失修,许多闾里,哪怕是中产阶级居住的闾里,也早已破败不堪,污水横流。

    尤其是渭河汛期来临时,常常会制造内涝。

    尚冠里和戚里以及周边的贵族区,当然不会受到影响——即使有,也会有军队、仆人予以清扫和疏导。

    哪怕河对岸都可以看海了,但尚冠里和戚里,绝对会干干净净。

    所以,在这一次风波,整个中下层和上层的民意是完全割裂的。

    尤其是那些在商人手里有着利益的贵族,完全是不管泥腿子去死的。

    这很好理解。

    就像历史上,武帝的舅舅田蚡,嘴里面忧国忧民,但遇到洪水,却毅然决堤泄洪,导致黄河淹没了整个河南地区,而且田蚡还极力阻止其他人去堵决口——因为这样的话,很可能下次洪水来的时候,就会淹掉他自己的封国。

    所以,后来武帝曾经说:使武安(田蚡)在,族矣!

    于是,在现在,知道自己说的话可能会引起公愤,但却又想制造声势,形成压力的士子们,纷纷选择了在各地的乡校集会。

    他们的选择,当然是很正确的。

    因为乡校之中,是中国言论最自由的地方。

    在这里,只要不是光明正大的讨论今天杀进未央宫,干掉姓刘的,再怎么议论国家政策,那也是他们的权力。

    而且这个权力,还是受先贤保证的。

    子产不毁乡校,被诸子百家一致认为这是君子所为,也是必须受到推崇和尊重的行为。

    所以,一时之间,整个长安各处的乡校,几乎都被儒家的士子们占领了。

    这些家伙,高举着董仲舒的旗帜,大声念诵着董仲舒所写的那篇《大义之所本》一个个群情激昂。

    “与民争利于下,民安能如之哉?”在靠近戚里的一个乡校里,董仲舒的大弟子吕步舒大声疾呼,痛心疾首,声泪俱下的道:“方今食禄之人,身宠而居高位,乘富贵之资,多其牛举,广其田宅,而民则日削月瘦,寝以大穷……”

    一群拿了钱的地痞无赖和游侠们纷纷鼓噪大喊:“不可与民争利,不可与民争利啊!”

    乡校内外,彩旗飘飘,甚至有人痛哭流涕,哭诉着:“我等本小本生意,奈何食禄者汹汹,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而在另外一个乡校里,也有儒生粉墨登台,大声疾呼:“孔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故夫煌煌求财意而所匮乏者庶民之意也,而煌煌求仁义恐不能化民者,大夫之意也!”

    “食禄之君违于义而竟于利,其义何在?”

    同样,数十位地痞无赖和游侠们大声鼓噪:“与民争利,此圣人之所非也,吾等万万不能答应!”

    ………………

    一时之间,几乎整个长安的声音,都似乎只有他们的声音。

    广大下层人民和中产阶级,被他们摁住了嘴巴,扼住了喉咙,竟然无处发声。

    唯有在远离长安的墨社之中,才有墨者大声批判儒家的这些行为。

    但,墨社离长安太远。

    而且,墨家所能得到的力量太少。

    若无君权加持,墨家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一时间,长安舆论汹汹。

    孔子、孟子的招牌,都被人们高举。

    乡校内外,声势浩大的‘反与民争利’运动来势汹汹,以至于连少府和内史衙门都吓的不敢轻举妄动。

    面对少府和内史甚至是京辅都尉、执金吾以及五官中郎将请求‘肃清舆论’的镇压声音。

    刘彻冷笑了一声,道:“无妨,卿等无须再议……子产不毁乡校,太宗除诽谤之罪,朕岂可堵塞言路……”

    事实上,刘彻很清楚,这些官僚的要求,有些是自己的本能反应,而有些则是别有用心的推波助澜。

    想想看,假如刘彻用军队,用刀剑,堵住了这些儒生这些商人的嘴巴。

    但,结果肯定只会适得其反。

    甚至说不定,还会被儒家骗了廷杖!

    刘彻可没有这么傻!

    “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面对再三请求给与指使的官员,刘彻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