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节 高涨的舆论 【萌主庞渊加更3/1】
    “天子竟然拒绝了执金吾和五官中郎将的要求?”许多宅院里,无数人接头接耳。

    有人扼腕叹息。

    错失了好机会啊!

    若天子下令镇压,就可以趁机煽风点火,把事情弄大。

    为此,他们甚至准备了好几十个死士。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买命算什么?

    长安闾里之中,大把的人想要卖掉自己的命。

    可惜了啊……

    不过……

    “这样正好……再派人去联络,继续制造声浪……定要让整个长安的士林,皆知当今恶政害民之事!”有人建议着:“我当身禀正义,自当无愧于心……”

    “是极!是极!”一个个肥头大耳的富商纷纷点头。

    而尚冠里的董仲舒宅邸,也是彻夜灯火通明。

    在油灯下,董仲舒正在奋笔疾书,一篇新的缴文已经成型。

    他的弟子们围在周围,观看着老师笔下的文字,一个个都如木鸡一般呆滞。

    “老师,这样做,会不会不妥?”吕步舒胆战心惊的看着上面的文字。

    虽然,他只看到几句,但也足以让他冷汗直冒。

    “富者阡陌连野,贫者无立锥之地……而富贵之人奢侈羡益,犹不满矣,贫者穷则愁急,穷则愁急而上不救,则民不安生……”

    这些文字,每一个字都如一把尖刀,直接插到了商人的要害,命中了他们的七寸。

    还不止如此。

    ‘富者欲求不满贪利无止而不肯就义,贫者日犯禁而不可得止……此诚天下之大弊也……方今天下,大人病不足于上,而小民赢瘠于下……”

    这已经是**裸的,就差没有直接说:请除天下商贾,以正民风了。

    但问题是……

    董仲舒这一系的广川学苑,刚刚才从长安商贾哪里拿了一千万的‘赞助’啊。

    有这样坑人的吗?

    更重要的是——这篇文章发出了,以后金主们还会赞助吗?

    没有了广大金主资助,广川学苑上上下下去喝西北风不成?

    “有何不妥?”董仲舒却是放下手中的笔,微微一笑:“天下骂商贾逐利骂了多少年了?天子可曾遏商?”

    “且夫,痛骂彼辈,吾辈安身立命之基也……”董仲舒站起来道:“尔等都记住了,吾辈可与商贾虚与委蛇,但,吾辈与彼辈,素来誓不两立!”

    在每一个真正的儒者心中,都有一颗铲除商贾,诛除此等祸乱世人的心。

    哪怕做不到,也得装个样子!

    而且,董仲舒很清楚,当今之世,痛斥商人和权贵,才是王道,才是正道。

    尤其是对于儒家来说,他迫切的需要得到北方广大地主阶级和军功贵族阶级的支持。

    而要得到这些人支持和亲近,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痛斥商贾和权贵。

    更妙的是,痛斥商贾和权贵,甚至可能商贾和权贵自身都会支持——反正又不是骂我!

    天下商贾权贵茫茫多,随他去骂好了。

    甚至,聪明人会懂得借势去喷别人。

    听了董仲舒教诲,众弟子纷纷幡然醒悟。

    是了,当今天下,钱固然很重要。

    但刀剑更重要。

    而如今握着枪杆子和国家政权的那帮人,不太喜欢儒家。

    但他们跟儒家一样,讨厌那些为富不仁的大商贾,痛恨那些巧言奸诈的商人以及仗着权势横行霸道的权贵。

    骂这两者,至少可以增加这些武夫的好感!

    况且,自古以来,儒法两派的安身立命之基,就是仇商和反权贵。

    只不过,两者的反法不同。

    法家习惯**毁灭,而儒家主张教育,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

    翌日,长安舆论顿时画风一变。

    乡校内外,虽然依旧高喊‘与民争利,此圣人之所非也’。

    但,悄然间,却也多了些抨击权贵和商贾的话。

    而且,这种言论愈演愈烈。

    吸引到了许多本来在外面觉得儒家这些混蛋太可恨了的民众的围观和加入。

    毕竟,在中国,只要有人骂贪官污吏和无良奸商,人民群众永远是喜闻乐见的。

    面对这突变的画风,许多人惊诧莫名,纷纷回去报告给自己的主子。

    “主上,那儒家太可恨了!居然骂吾辈贪利,还骂吾辈败坏民风,颠倒纲常……”马仔们怒不可遏的告状。

    但那一个个幕后的主人闻言却都是呵呵一笑:“那些儒生可有指名道姓,痛骂于我?”

    “这倒没有……”

    “那就由得他们去骂好了!”主人起身一笑,吩咐着:“尔等也该一起骂,骂的越厉害越好!”

    “这……”马仔们顿时风中凌乱了,完全不懂为什么。

    但对这些商人来说,却很好理解。

    骂就骂吧。

    反正也被人骂了几百年了,不差这几下。

    而且,很多人自己也都觉得商人该骂——特别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就应该去死。

    只要火不烧到自己身上,你管外面的文人怎么议论呢?

    反正,他们只要有钱赚就好了。

    “再派人去送五十万钱给董子的广川学苑……”主人如是说道,显然,他一点也不介意这些事情,甚至觉得骂的挺好的。

    ……………………

    而儒生们开始骂商人和权贵后,立刻就将声势壮大了好几倍。

    现在,不需要出钱找托了。

    有的是对奸商和权贵不满的底层百姓帮忙摇旗呐喊。

    而官府方面,也对他们的行为无动于衷,当做没看见。

    这让儒生既高兴,又深感侮辱。

    高兴是因为自己的主张第一次得到了广大长安士民的认可和拥护,只要继续保持这个态势,将来,拳打黄老,脚踢法家甚至对墨家赶尽杀绝,也未必没有希望。

    但官府的无视,又让他们深感挫败。

    这也是文人的通病了。

    官府打了他们,他们满地打滚,说暴政啊欺负人啊对文人无礼啊。

    但官府不理会他们,他们又觉得——你神经病啊,没看到我在满地打滚吗?还不快点八台大轿抬我去参政议政?

    总之,就是一个小受的体质。

    所以,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家伙,做出了一个决定——既然官府不理我们,我们就去找官府!

    于是在这几个家伙的蛊惑下,数百人从乡校里出发,沿着道路,浩浩荡荡,一路高喊口号,堵住了京辅都尉衙门的大门。

    到此时,儒家制造的舆论声浪,终于抵达了最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