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节 反转
    京辅都尉隶属于执金吾(故中尉),地位大约相当于后世的帝都公安局。

    因为,京辅都尉的主要职责就是缴循京师,负责缉捕盗贼,整肃治安。

    所以,京辅都尉衙门没有跟执金吾衙门在一处,也不在九卿各衙聚集的北阙。

    而是处于长安城的西南,位于花街柳巷的左侧——这很好理解。

    在过去,汉室禁酒,而花街柳巷是主要的私酒集散地。

    而在同时,花街柳巷还是整个长安的游侠和地痞们发财后必定会来的地方。

    占住此处,既可以打击犯罪,也方便收罚款。

    不过今天,这个过去威风凛凛的衙门,却遇到了大麻烦。

    几百个老百姓,喊着口号,将衙门口给堵得死死的。

    而花街柳巷里的商人、士子甚至是歌姬、女奴,素来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纷纷过来围观。

    而他们的出现,又让更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聚拢。

    短短半个时辰,京辅都尉衙门口就成为了儒生们的演讲台。

    一个个儒生,次第上台,大声宣讲。

    台上台下,口号震天。

    而整个京辅都尉衙门上下,纷纷怒发冲冠。

    ………………………………

    “这些儒生,也未免欺人太甚!”站在官衙内的一处凉亭,新任京辅都尉刀间怒气冲冲:“此辈恐怕是非要与我为难!”

    刀间的长子刀戎站在一侧,低头道:“大人,要不要小子带人去驱散此辈?”

    在安东渡过了自己整个少年时期的刀戎,如今再非过去那个临淄城里的瘦弱公子哥。

    他现在生的腰粗膀圆,而且因为常年在极端寒冷的天气里外出,所以他的毛发也较其他人要更浓密一些,脸上甚至还有一条刀疤,这是他勇武的证明。

    在他身后,数十名精兵已经整戈待发了。

    这些从临淄一直追随安东,又追随到长安的部曲,是刀间的手足心腹,甚至可以算的上家人。

    他们一起吃住,一起劳作,在安东筚路蓝缕,披荆斩棘,面对过野人生番,也见识过匈奴马蹄和鲜卑、乌恒的蛮子。

    每一个都是真正的冷酷之士!

    刀间却是抬手摇头道:“不必了!天子无令,吾等坐看就可以了……”

    只是……

    这些儒生和商贾,不去堵少府,也不去堵内史,偏偏堵了他的京辅都尉衙门。

    这让刀间怒不可遏,已经在心里有了深深的怨怼。

    “尔等今后可不要落到某家手里……”刀间冷哼着。

    作为京辅都尉,刀间已经知道,自己手里的权责有多大了。

    今天,这些儒生,这些商人,跑来抽他的脸。

    他将来肯定要抽回去!

    “此辈,逍遥不了多久了!”刀间冷笑着说道。

    在刀间眼中,现在,这些儒生,这些商人是跳的欢。

    若换了其他皇帝,恐怕真要被他们得逞。

    但可惜,他们面对的是在民间被视为‘圣王’被夷狄封为‘神皇’,口含天宪,拥有莫大威能的天子!

    即使刀间这些年来远在安东,也知道,当今天子手里握有多么强大的能量和资源。

    而这些东西,稍微漏一点出来,就足以让整个长安的一切都翻天覆地。

    而天子一直按兵不动,很显然,这很反常。

    事有反常,这些渣渣,恐怕要化为齑粉了。

    “传令全衙上下,谨守门户,不可与外人有争执……”刀间下令道:“告诉所有人,必须给吾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先让他们嚣张!”

    至于万一有人鼓噪,冲击京辅都尉的官衙?

    哦呵呵……

    你以为武库的驻军和执金吾的威严是摆设?

    ……………………

    刀间的命令,让衙门外聚集的儒生和人群的胆子越来越大。

    甚至,有人觉得,自己已经掌握真理了——若非吾辈握有真理,官府哪里会如此克制?

    “大义果然是最有力量的!”王升这样想着,演讲起来,就更有干劲了。

    他一边大声宣讲着各种口号,鼓噪着各种高大上的言论,将自己伪装成一个不畏权贵,敢于说话的有为青年,一边拿着眼睛,得意的瞟着那些严正以待,但却不敢干涉他的士兵。

    他的心里面,无疑舒坦的比吃了仙丹还爽!

    他很清楚,此事,他若做成了。

    不仅仅可以拿到许多商人甚至是商人背后的贵人的好感。

    说不定,还可以在整个天下打响自己的名声,而名声向来与官职、权力和地位挂钩。

    像那些诸子百家的巨头们,为何只需要坐在那里,就有着商人、列侯带着子嗣,拿着黄金,舔着脸的要拜师?还每年都拿着无数金钱‘资助’。

    就是因为他们有名而已。

    “而我,就将成为下一个董子,下一个胡子!”王升在心里幻想着那个美妙时刻。

    到了那时,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都会赶着往他身上倒贴。

    甚至说不定,还有列侯贵女,王室翁主乃至于天家公主瞧上他。

    从此,自己就可以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赵国的歌姬,齐国的舞女,西南夷的僰奴,韩国的侍女……从此想要多少有多少!

    这让他血脉偾张,情难自已,就连嘴里吐出来的话,也渐渐的越发极端。

    最开始,他还只敢复述和背诵董仲舒的文章。

    但现在,他却临场发挥,开始喊出了自己的心声:“自古以来,圣王治世,皆以轻徭薄赋,吾未闻,有以与民争利者!”

    只是……

    愕然之间,王升发现,好像,情况有了些变化。

    许多人,似乎是忽然之间就不见了。

    而这些人正是一直以来怂恿和鼓励他的那些游侠。

    他们都是长安城的商人养的走狗,一直就是为他摇旗呐喊和拼命鼓噪的人。

    这些人一走,集会的气氛和温度,瞬间就下降了许多。

    不止是这些人,就连他的同伴,也有几个不告而辞。

    这让王升忽然之间警醒了过来。

    “发什么了什么事情?”他急急忙忙下台,找到自己的下人问道。

    “法家巨头张恢,今日上午致信董子,提及了直躬案和三北案……”那下人答道。

    “啊……”王升就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整个人瞬间都惊呆了:“法家居然敢提此两案?”

    “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有这个胆子?”王升有些搞不明白了。

    直躬案和三北案,牵涉了几乎所有诸子百家的屁股和立场。

    尤其是儒家和黄老派,被直接牵扯进来。

    这两个案子一捅开,一被拿出来,其影响毋庸置疑,必定是波及所有人的。

    但,这种事情,讲道理的话,只会在学术界的上层蔓延、讨论的。

    为何,现在连自己的下人也知道了?

    但王升来不及思考,就被另外一个重磅炸弹炸的浑身颤抖,几乎站不起来。

    “另外,小的还听说了,就在半个时辰前,临邛的程郑婴、卓王孙,雒阳师旦、鲁国邴氏、齐国田氏、赵国李氏等三十一位大贾,都到了少府,求以钱千万,购长安九市商铺!”

    “那临邛程郑氏和卓氏,据说直接就带了黄金一万金,来到了少府……”

    “雒阳师氏,用了足足五十辆四轮马车,拉满了钱币……”

    “鲁国邴氏,以其茂陵学区宅为抵押……”

    “齐国田氏,以其临淄工坊十五座为质押……”

    这些消息,让王升听得手脚发凉,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游侠们跑了?

    因为他们背后的主子,已经慌不择路,甚至可以说惊慌失措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人跑了?

    因为,这些人,现在出现在他耳中的这些人,代表着整个汉室最富裕的大商贾。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学派的真正金主。

    得罪他们,跟自绝前途没有差别。

    得罪他们,就意味着,除了墨家和黄老派以外的所有学派,几乎都难以生存了。

    在过去三年,这些人资助和捐献的钱财,占了所有学派收到的资助的三分之一!

    钱,就是强权!

    加之法家忽然反扑,儒家阵营不得不去回头迎击。

    是以,整个联盟,在这个时候,立刻土崩瓦解。

    可是……

    却没有人告诉他。

    这意味着什么?

    毋庸置疑!

    他被抛弃了!

    他成为了弃子,甚至成为了替罪羔羊。

    想到这里,王升忽然怪叫一声,直挺挺的晕倒在地。

    ……………………………………

    此时此刻,整个长安,都是一片鸡飞狗跳。

    那些原本稳坐钓鱼台的人,已经完全慌了神了。

    “临邛的程郑氏和卓氏!”在面对这两位当世商贾的偶像,西南夷的太上皇,帝国最大的民营铁矿主和冶铁主时,任是田家还是杨家,哪怕是威风凛凛,曾经敢给国家放高利贷的无盐氏,都是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一声。

    因为,他们在商界就是神话!

    因为,他们的钱和资源,远超长安的这些地头蛇!

    因为,他们名下的矿山也作坊,加起来每年可以出产的生铁,已经接近了五十万斤!

    这是真正富可敌国的巨无霸!

    旁的不说,那条褒斜道,就是这两位自掏腰包修起来的。

    换其他商人,行吗?可以吗?

    怕是工程进行到一半,整个家族就会被工程款给拖垮看了!

    至于,那师旦、那邴氏,那田氏,更是一位位叱咤汉家天下商界的风云人物。

    师家的轨道,邴家的铁器,田家的船,就代表着现在天下最赚钱的三个产业。

    而其他的人,每一个,身家都在数千万之上!

    更重要的是——在今天以前,整个关中的商贾和豪强,都在拼尽全力,不惜一切,想方设法的想要将这些人拦在函谷关,拦在蓝田,拦在武关。

    为此,关中的商人,努力与列侯大臣甚至宫廷贵人搞好关系,同时,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占据的地利优势,千方百计的阻止着他们渗透进来。

    为此,许多人不惜年复一年给列侯、大臣和宫廷贵人送好处,给钱财。

    然而,在现在,在今天,随着这些人的联合,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决心,全部付诸东流水。

    一旦,被他们抢到了长安九市里的商铺。

    他们的产业,他们的资本,他们的影响力,就会在关中扎根。

    以这些人的能力和手腕以及资本,所有的关中商人都毫不怀疑——自己的客户,自己的买卖,会被他们用更低廉的价格,更多的货源和更优质的产品抢走,甚至抢光。

    旁的不说,在关中,就没有一个商贾有能力跟程郑氏以及卓氏打价格战!

    程郑氏和卓氏的产品,在成本、质量上具备绝对性优势。

    而天下商贾和资本,想要吃关中,特别是长安商业的利润,已经很久很久了。

    当今天子即位后,一年一度空前繁荣的考举经济,更是刺激了这些人。

    所有关中商人,都曾经听说过,有关东乃至安东商人,放过话,愿意用一千万钱甚至更多来换一个长安九市的位置。

    曾经,关中商人觉得,这个大约是个笑话。

    但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没有讲笑话。

    而是确确实实,实实在在的准备了这么多钱。

    尤其是邴氏和田氏……

    太夸张了!

    为了抢商铺,一个拿了自己花了几千金的学区宅来抵押,一个干脆就押上了自己的老婆本——临淄的全部工坊和船队来做质押。

    这让关中商贾和豪族,真是吓坏了!

    他们自问,自己绝没有这样的魄力。

    而关中资本的来势汹汹,也让他们吓得瑟瑟发抖。

    谁都清楚,谁都知道。

    这些关东商人们,此番气势汹汹,杀过来,不止是为了来赚钱的。

    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来做生意。

    他们更大的目的,更大的野心,还在后面!

    “这些混蛋是来与我等争夺列侯贵戚和宫廷贵人甚至是天子恩宠的!”做官商起家的田氏立刻就醒悟了。

    也唯有如此,才能让这些家伙如此不惜血本不惜一切。

    他们来长安,不仅仅要抢生意,抢地盘,还要来抢关系,抢靠山,抢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