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节 如丧妣考
    恐慌,瞬间在关中商界蔓延。

    自汉兴以来,关中市场就是一个封闭的市场。

    函谷关和武关,阻拦了所有的竞争对手。

    汉家封闭的关津政策,也使得几乎没有人能够进入关中。

    直到太宗废除关津制度,这一局面开始扭转。

    但此时,关中豪强已经扎根了。

    像是著名的田氏、杨氏、无盐氏,在那个时期就已经成型。

    他们与列侯家族、士大夫大臣,关系密切,同时牢牢控制住了长安九市的地盘。

    外面的商人想进来?

    可以说针插不进,水泼不来!

    但一年多前,当今天子宣布了自己的广关政策。

    函谷关东移,萧关北移,关中开始扩张。

    而废黜的关防,打开了外来资本进入关中的门户。

    但,这个时候,关中商贾还是高枕无忧的。

    因为,关中商业的核心和根本——长安九市,依然在他们手里。

    只要,皇帝一天不废黜‘市籍’制度,天下一天还在坚持以农为本,他们的地位,就似乎无可取代。

    这看上去很讽刺。

    本来应该是商人和资本紧箍咒的市籍制度和天下舆论对商人和工商业的歧视,反过来保护了关中商人的生存。

    但事实,就是如此。

    就像后世的扬州盐商集团、广州十三行一样。

    看似是限制是束缚,但却只是对别人的限制,别人的束缚。

    特权阶级和商人的联合体,牢牢控制住了关中的商业。

    但现在,这一切都随着关东商人带着大量资本大举进入关中而崩溃。

    整个长安的商人、豪强和他们背后的权贵,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变得惶惶不可终日了。

    面对外来资本的强势,他们几乎乱掉了所有方寸。

    膝盖软的,立刻就跪下来了。

    而这些人占了大多数。

    “陛下,万万不可令关东商贾大肆购置长安九市的商铺啊……”十几位列侯,几乎是立刻就入宫,跪到了刘彻面前,声泪俱下的禀报着:“关中,天下之本也,高皇帝所定之社稷基业,安可令关东之人随意进出?”

    “哦……”刘彻看着这些家伙,冷笑不已。

    现在,才知道害怕?

    早干嘛去了!

    朕早就给过你们机会了,自己不抓住,临到头来,去跑来哀求朕?

    呵呵!

    “关东之人,独非朕子民邪?”刘彻慢条斯理的说着:“卿等皆关中人邪?”

    这一句话,就立刻让这些家伙哑口无言。

    但,事关生死……哦,不!小钱钱,由不得他们不拼命!

    立刻就有人道:“启奏陛下,臣等忧心关东无良奸商以次充好,坏我关中淳朴之风!”

    这是强行要找理由掰了。

    也有人说道:“陛下,关东之人,三教九流,不如关中之人,世代皆受汉家恩惠,若关东之人大举入关,臣等恐天下人以为陛下厚此薄彼啊……”

    这就是在打煽动的了。

    更有人哭着说道:“陛下,高皇帝定强本弱末之策,此国之根本也,今陛下废之,臣恐无颜面见高皇帝及列祖列宗啊……”

    这就是在撒泼耍无赖了。

    看着这些活宝,刘彻哈哈大笑。

    “关东商贾,若敢以次充好,自有内史、廷尉、执金吾及市吏在……”刘彻缓缓的道:“卿等以为,朕的刀不够快吗?”

    如今帝国的刀可是锋利的很!

    刘彻连皇叔都干掉了四个,逮了一个!

    列侯两千石,干死了近百个。

    还怕几个商贾?呵呵!

    讲老实话,刘彻现在恨不得商人们以次充好呢!

    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宰了过年!

    可惜啊……

    现在,天下的商人,都没有心思也没有胆子去做这种事情。

    如今,大家竞争,靠的是质量,靠的是价格。

    若质量不行,价格没优势,老百姓会用脚投票的!

    而且,其实现在大宗商品,基本都是国家采购。

    对质量这一块,刘彻直接上了物勒工名的改进版——物勒贾名——既国家采购的所有商品上必须铭刻有所有环节的商贾名讳。

    譬如,在一副犁具上,必须铭刻制造的工匠、作坊名讳,若是转手贸易,还得铭刻转手者大名。

    每一个环节都必须保证做到详细。

    一旦出了问题,直接顺着藤抓过去,该杀杀,该关关,绝不姑息。

    也不会有人姑息——因为现在,掌握了司法权的,就是法家!

    而法家,最恨商贾!

    落到法家手里,嘿嘿,不死也要脱层皮!

    你还没地方告状去,因为,你要上诉?很好,法家会告诉你——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虽然,这么玩,少不了冤假错案。

    但却是最符合当前形势和局势的政策。

    毕竟,若去考虑人道和公平,那么,谁来保护那些农民和底层百姓的利益?

    没办法,只好用严刑酷法来约束。

    再者说了,你要不掺假,制造出伪劣产品。

    法家也拿你没辙不是?

    于是,在法家的屠刀下,汉室的工商业秩序竟然非常良好。

    即使是列侯贵族的马甲开的作坊,也不敢糊弄。

    因为人人都知道,法家那群疯子,可不会管你是那位列侯的亲戚,也不会理你跟谁谁有交情。

    甚至说不定,你的这些关系,这些资源,这些靠山,在他们眼里,还是难言的诱、惑——政绩!

    宰一个无权无势的商人有什么意思?干死一位列侯,甚至一位两千石,才是最好的!

    所以,廷尉和内史衙门监狱里关着的奸商,一旦被抓进去,无论他们背后是谁,都只能乖乖待在监狱里,最多家里面拼命塞钱,想办法减刑。

    听着刘彻的话,列侯们纷纷‘羞愧’的低下了头。

    “至于所谓关东人不如关中人忠?”刘彻冷笑了起来:“朕当然知道,谁是朕的忠臣!关中之本,难道不是关中三百万黎庶?八十万户淳朴农户?”

    想跟刘彻玩偷换概念?

    刘彻只想说,祖师爷在这里呢!

    况且,他说的实话。

    现在,刘彻若走上长安城头,号召百姓勤王。

    揭竿而起来保护君父的,必然是底层的贫民和中产阶级。

    至于贵族大臣和商贾?他们能够中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事实上,历朝历代都是如此!

    支撑帝国的力量和脊梁永远是中下层。

    至于上层?

    崇祯皇帝和弘光的教训,谁敢忘记?

    所以,在事实上,刘彻才懒得关系关中豪强和商贾的死活呢!

    尤其是这些渣渣既不肯跟着刘彻的指挥棒走,也不肯出钱帮助君父,解决问题!

    所以,他们是死是活,与刘彻何干?天下何干?

    这种只会窝里横的渣渣,死光了最好!

    至于撒泼耍无赖的家伙,刘彻连回答他们的兴趣也没有。

    ………………………………

    天子的态度很快就被所有人知晓了。

    绝望的情绪,瞬间在群体之中蔓延。

    关中商贾,本来就是依靠着封闭的关中市场而发达的。

    他们中的很多人,譬如田氏、杨氏、无盐氏,都与官府、权贵有着密切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他们其实就是某些人的白手套而已。

    而关中商业的利润,又是极为丰厚的。

    关中的财富也是天下最集中的!

    在这八百里秦川的沃土之中,聚集了全天下最有权势的家族,也聚集了全天下最多的官吏,同时还是当世中产阶级数量最多的地区。

    尤其是当今天子推行的各种政策,首先会从关中开始。

    这让关中人充满骄傲,也让关中商贾赚的盘满钵满。

    旁的不说,今日长安的百万人口,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而每年考举之时,汇聚的人流和财富,更是一场空前的盛宴!

    人人都赚的盘满钵满。

    但他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面临竞争,也会面临威胁。

    所以,他们志得意满,他们骄傲自大。

    甚至不将关东的狗大户们放在眼里。

    在过去,常常可以听到关中的巨贾们私底下评论说:“临邛之程郑氏、卓氏,守山之犬而已,若无其女之幸,已是冢中枯骨无疑!”

    “雒阳师氏,丧家之犬,幸为天子所用而已……”

    这三位天下最有钱的商人在这些人嘴里都是如此。

    其他什么田杨王邴,更不过土鸡瓦狗!

    譬如当初,邴氏以三千金从田氏手里夺走了那套甲级学区宅。

    丢了面子的田家对外公开放话说:“邴氏顾得学区宅如何?不过尔尔罢了!他日,吾可令其献也!”

    意思是,邴家牛逼个屁啊!有钱了不起吗?劳资一定会扒光他的所有钱财,让他在关中寸步难行!

    果不其然,尽管邴氏资本雄厚,他们制造的铁器,甚至还有些被汉家将军点名称赞,说是好铁,要加大供应量。

    但他们家族的生意却在关中寸步难行。

    没有人愿意买他们的产品,也没有人敢卖他们的产品。

    邴家在关中,连点波浪都翻不起来。

    而之所以能如此,田氏靠的就是他们和他们的姻亲垄断的长安九市的商铺。

    但现在……

    一切规则都将重写了。

    天子重建长安城,不仅仅迫使长安游侠和地下势力重新洗牌,也迫使商贾豪强和贵族们重新洗牌。

    最关键的是——哪怕所有关中豪强和贵族联合起来,也不可能阻止心意已决的天子!

    从基层的官僚一直到长安的各个关键位置的官员,一直到宫廷内外,所有人都是天子的脑残粉。

    至于民间的百姓和城市的中产阶级,也早就是天子的拥泵。

    军队的枪杆子更是如此。

    如今的天下,任何企图阴谋反对天子的行为,莫说起做,哪怕只是嘴上说说,也会被立刻镇压——镇压者甚至极有可能是自己的妻子、儿子。

    谁敢违逆一位自证天命的圣王?

    没有人!

    想当年,秦始皇狭一统天下的威势,君临咸阳,鞭笞一切。

    贵族、豪强、地主、商贾,统统如草芥!

    当今也是如此!

    只要他活着,他的意志,无论是什么,都不可能有人那个能力和力量来反对!

    而且,在现在,反对今上=反对上天,获罪于天,无可祷也,就是死了,灵魂也无法安生,永生永世都将被铭刻到乱臣贼子的耻辱柱上,为后人唾骂千年万年。

    所以,现在,长安的这些在一天之前还威风八面,稳坐钓鱼台,自以为自己牛逼的商贾、豪强、贵族,纷纷沙笔了。

    面对挥舞着黄金和资本的关东大商贾,他们就跟一群娇柔的小loli一般无力抵挡。

    当然,这不是在资本层面上。

    事实上,单纯以资本来论。

    关中的商贾和豪强手里头的财富未必逊色关东的巨贾。

    毕竟,他们在关中做的是旱涝保收的生意。

    没有风险,利润还有大把!

    虽然有部分要上贡、收买,还需要拿钱来养游侠、家臣和狗腿子。

    但生意的利润,依然远超关东。

    旁的不说,一个数据就可以表明——现在,天下最主要的奢侈品和贵重金属的消费中心,就是长安!

    天下三分之一的黄金,一半以上的歌姬、僰奴、韩婢以及四分之一的五铢钱,都是在关中!

    甚至,在长安城的中产阶级之中,金五铢也开始了小规模的流通,而不是跟其他地方一样被储存起来,作为死后的陪葬品或者传家宝。

    至于贵族阶层和士大夫阶级,金五铢早就全面流通,作为一种高级的上币来使用。

    甚至有列侯特意拿金饼去少府兑换金五铢。

    从这,你就可以知道,关中商贾和豪强手里,其实握有巨大的财富。

    然而……

    关东的商贾们来势汹汹,而且,他们来长安,并不是要抢走所有的商铺,将长安商贾赶尽杀绝。

    他们只需要抢到一些可以立足的商铺,作为自己的基地就可以了。

    他们要的只是关中市场的准入证。

    然后……

    他们就会开始席卷关中。

    关中商人能比的过这些真正的从草根杀出来的人物吗?

    答案是——几乎不可能!

    甚至,其实,真比起靠山来,关东那些巨贾的靠山就未必不如关中豪强!

    旁的不说,那程郑氏和卓氏、师氏背后就是当今天子!

    那邴氏跟薄氏以及义氏外戚关系暧昧。

    那齐国的田氏家主,传说跟桃候早年是好基友。

    真打起来,他们未必输!

    而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才是让关中商贾如丧妣考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