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节 聪明的商人
    戚里的卓王孙府邸,此刻,灯火通明。

    最上等的鲸烛将整个卓府映得恍如白昼。

    一排排歌姬,闻歌起舞,悠扬的乐声中,一位位巨贾,推杯交盏,人人脸上,都带着灿烂无比的笑容。

    “诸君,今日吾辈在此共商大事……”作为主人翁,卓王孙笑意盈盈的举着酒樽,祝觞道:“来……祝吾等财源滚滚,富贵万世!”

    众人闻言纷纷起身,举着酒樽说道:“不敢,但唯卓公之命是从!”

    此番,天下巨贾,云集长安,共谋关中之基业,发起人、联络人和策划人,就是这位天子的老丈人,大汉帝国的贵平君,西南夷的太上皇之一,帝国当之无愧的首富卓王孙。

    卓氏发展到现在,究竟有多少钱,已经没有人能清楚了。

    仅仅是他的矿山之中,就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奴工在监工们的鞭子下努力工作。

    矿山脚下,一个个高炉林立,上万奴工和数以千计的工匠,日夜不休的冶铁。

    每一天的进项,就是泼天一般的财富!

    更何况,卓王孙的买卖,现在不止是冶铁这么简单。

    他还是目前天下最大的奴隶贩子之一。

    在过去数年,他和程郑婴供应了天下三分之一的奴工。

    这还是因为南越的赵氏,最近两年发力了,拼命在交趾郡和日南郡抓野人,跟他们抢生意的缘故。

    更不用说,卓王孙和程郑婴还是现在汉家的僰奴的最大供应商。

    另外西南夷诸国的市场,也完全是他们的。

    这两个可怕的商人,已经几乎将整个西南夷诸国,都玩的欲仙欲死。

    曾经强盛的滇国,现在直接就奄奄一息了。

    传说,连国王都已经换了三个……

    另一个强国夜郎国,一边死死抱住南越王赵胡的大腿,拼了命的通过赵胡的渠道给天子递奏折。

    刚开始,夜郎王还扭扭捏捏的说什么‘臣本蛮夷,久在南蛮,不知中国之事……’,想靠着卖萌来混地位。

    但现在,这位夜郎王已经是满地撒泼打滚,直接在奏疏里说‘蛮夷小国,慕中国圣王之威,请陛下遣官吏、派使者,收图册,生生世世,永为汉妾……’。

    不过,天子一直没时间腾出手来管西南夷那边。

    所以,这夜郎王的所有奏疏,全部石沉大海,连个泡泡都不曾冒起来。

    而这夜郎王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被程郑婴和卓王孙玩怕了,玩出心理阴影了!

    这些年来,曾经西南夷数一数二的强国、大国的夜郎国,现在,已经变成了卓王孙和程郑婴手下的鹰犬。

    堂堂夜郎王,在面对卓氏和程郑氏的一个代表时,竟然也只能战战兢兢,侍之如父,生怕稍有差池,就落了那三位滇王的下场。

    而这些事情,在如今的天下,瞒得了百姓,却瞒不了这些富甲一方的富商。

    大家的消息渠道,都有很多。

    甚至有人,能够得到来自宫廷的消息。

    所以,在场众人,现在大都都是既羡慕着卓王孙和程郑婴,又畏惧着这两人。

    人人都知道,与这两位国丈比起来,自己的那点手段和手腕,根本上不得台面!

    不过,好在未来,汉军将会经略西域甚至攻伐更遥远的身毒、大夏。

    到那个时候……

    “我等未尝不能学一学这卓氏和程郑氏的手段……”

    这样想着,这些人就激动了起来。

    西域有三十六国,怎么着也该有个几百万人口吧?

    至于西域之外,那身毒和大夏之地,据说,人口已经不下中国了。

    若未来王师西进,汉军所到之处,就是他们发财甚至发达之地!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

    所以这一年多来,特别是最近一两个月,这些大商贾,竟然开始积极纳税了!

    他们不再需要主爵都尉三番五次催促,更不需要主爵都尉衙门派兵来武力征税了。

    他们自己就自动自觉的将应缴纳的税款送到了主爵都尉衙门。

    甚至有人开始故意多缴税款——以《平律》规定,只有家訾千万的商贾,才能享有上书权,而现在,许多大商贾,为了得到这个权力和荣誉,打肿脸充胖子,故意虚报了自己的利润,反正,这税赋也不是很高,以一千万为标准,实际缴纳的税款很可能只有十来万,最多二三十万(虽然平律规定,工商业的税率统一为五算,既一万钱的商品,征收六百钱,税率为百万之六,但家訾却是包括了动产和不动产的,所以,一个家产千万的商人,他一年销售的商品,必定少于自己的总资产)。

    这么低的税率,在一方面保证了工商业的利润,而在另一方面,也给了天下大商贾,特别是有志于跟天子搭上关系的家伙操纵的空间。

    像齐国田氏,本来不过是泗水的一个商人,祖上靠着做船运生意,赚到了百万家訾,所以,小时候,田氏的当代家主才得以能够和当今的少府令刘舍做同学——但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刘舍到了长安后,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有这么一个同学。

    而田氏的生意也从泗水做到了齐国,并且在临淄定居了下来。

    但那个时候,田家的訾产加起来,撑死了也就两三百万!

    但,当平律颁布后,田氏家主,也是现在齐国的传奇商人田微看到了这其中的机会。

    果断的拿出了二十万钱出来,自己吹牛逼说自己去年靠着贩布和运输,赚到了数百万。

    当时,主爵都尉衙门初立,田家跳出来,自己吹牛逼,交足了税款。

    然后,就被当成了典型。

    国家订单源源不断的塞了过来,甚至,主爵都尉公孙弘明知道田家是在吹牛逼,但却也写信给江都王,请求江都王照拂一二。

    这在当时,其实就是千金买马骨。

    但江都王不知道啊!

    以为这田家是公孙弘和主父偃的关系户,于是,大开绿灯。

    不仅仅假船十五艘给田微,甚至还把江都国和南越国的官方贸易的运输权力给了田微。

    短短两年,老田家的财富就跟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

    在去年,就已经还清了从江都国假船的所有贷款和利息,还另外下了二十艘船舶的订单,其中有三艘,甚至是可以进行近海航运的货船!

    田氏家訾,保守估计,现在起码有八千万!

    但田微吹牛逼吹习惯了,对外声称,自己每年经营所得过万万,而且,这家伙还真交税了!

    甚至,他还将自己的纳税记录,主爵都尉衙门发给的那张凭证,装裱起来,贴到了自己在齐国临淄的宅邸里。

    但凡有客人来谈生意,就先带他去看看自己的纳税证明。

    客商一看——去年一年,田氏经营所得过万万?还有主爵都尉衙门的纳税证明?

    肯定是错不了的!

    货物交给田家承运,一定安全,绝对保险!

    于是,田家生意越做越大。

    在去年,田氏的船队,还只在长江内河之中转悠。

    今年,就已经深入到了大河两岸,甚至,明年就可以远渡大海。

    田氏作坊里出产的布帛和丝绸,也通过他们的船队,不断的卖到了各地。

    特别是在南越国,田氏布,甚至成了招牌。

    南越人现在买布,只要田氏布!

    其他人的布,都觉得有问题。

    以至于,像王氏和张氏等同样做布帛生意的商人,只好自称自己的也是田氏布,才能在南越国卖的动……

    此番,卓王孙一打招呼,田微立刻就丢下了自己的生意,带着子侄亲自来到长安。

    到了长安后,因为他的财产和资产全在南方。

    他本身只携带了不过数百金。

    但这个家伙脑子聪明,善于钻研,一听说长安九市的商铺可能要招标。

    立刻就去找到了自己过去的同学,靠着这个关系,田微见到了刘舍,然后又开始了忽悠——他拿着自己给主爵都尉衙门的纳税凭证以及主爵都尉开的确认公文和訾产证明公文(这些东西,证明了他确实有过万万的訾产,而且一直有着良好的纳税记录,从不拖欠税款,准时交税)。

    然后,他就靠着这几张纸,从少府拿到了一张纸——一张可以随时随地,从少府内库借贷总数不超过七千万钱的凭证,而且,利息低得可怕,不过十一而已!

    再然后,他转手将这张纸还给了少府,拿到了竞标长安九市商铺的入场券。

    换句话说,田微啥事情都没干。

    不过靠着一张嘴巴几张纸,就空着手,拿到了七千万贷款。

    而且,有消息灵通的人听说了,此事,甚至惊动了天子,这笔贷款是当今天子亲笔御批的!

    换言之,田微靠着一张嘴巴,几张纸,不仅仅拿到了总额七千万的巨额国家贷款,拿到了关东商贾梦寐以求的长安九市的入场券,他还可能得到了所有人宁愿倾尽所有家产,也想得到的天子的关注……

    这真真是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啊!

    你要知道,在现在的汉家商界,最牛逼的不是卓王孙和程郑婴这样的所谓首富,也不是现在躺着就可以赚钱的师氏。

    而是隐藏在这些巨富背后的天子!

    当今天子,在知晓内情的巨贾们心里,那是比祖师爷陶朱公还要厉害一万倍的角色!

    他努努嘴,师家就拿到了轨道的经营权,虽然在最开始,很多人觉得,师氏这次估计药丸,但最终,人人都惊呆了自己的眼睛。

    而在现在,若天子愿意再给出第二条轨道的特许经营权,整个天下的商人,都会愿意倾家荡产,不惜一切!

    但可惜……

    轨道,从此都是国营。

    民间资本,再难涉足了!

    也如临邛的程郑婴和卓王孙。

    一开始,这两个家伙在今上面前,献完女儿献家产。

    那褒斜道工程,就像一座泰山一样,让整个天下都感到窒息。

    无数人以为,卓氏和程郑氏,最终的结局,可能会非常惨淡。

    但,在现在,这两位不仅仅没有被工程拖垮。

    相反,家产跟滚雪球一样不断增长,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上现在套了一层’皇亲国戚‘的虎皮。

    整个天下的商人,就属他们最威风了。

    在西南夷,他们是太上皇,是幕后的黑手。

    在蜀郡,他们是郡守的座上宾,郡中百姓追捧的大善人。

    即使是关中,他们的名声也很好。

    因为修了褒斜道的缘故,连平民百姓都不再认为,他们是为富不仁的奸商。

    甚至,就连法家的官僚,对这两位,也抱有敬意,认为他们虽然是商人,但却是义商,是仁商,是如同白圭辅佐李悝变法一般的好商人。

    这真是让无数商贾看的眼红无比!

    在这个世界上,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

    但唯独,买不到名声!

    而在汉室,名声可以决定很多东西,甚至足以决定一个人的生与死!

    旁的不说,在故事里,在坊间流传的段子里,不就有着许多某某路遇盗贼,本以为必死,但在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后,那盗贼却立刻停手,将所有财富奉还,还将之一路护送到安全地域的故事。

    而这些故事,商人们都知道,这是真的。

    这年头,劫剪和行剽的绿林好汉,都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只要不是穷凶恶极之徒,他们一般不会害人性命,而哪怕是穷凶恶极之人,在面对一个名声远播的义士、孝子时,肯定会手下留情,甚至不敢冒犯!

    而卓氏和程郑氏,这两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称得上无恶不作的混蛋,却在如今,反而有了义商、君子商的称呼。

    这如何不让人嫉妒?

    而无论是师氏,还是卓氏、程郑氏,都是靠了当今天子才崛起,才有今日的。

    不然……

    他们早已经是冢中枯骨,死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而现在,田氏成为了第四个得到了天子注意和关注的商贾。

    人人都知道,田家的崛起,已经是在眼前了。

    而田微的成功,也刺激了其他人。

    这些家伙一方面马上让人去家里取来自己的纳税凭证——可惜,他们没有田微脑子活,没有吹牛逼,都是老老实实的纳税,甚至有人曾经想方设法的逃税。

    而在现在看来,这无疑是个败笔。

    所以,他们纷纷开始活动起来。

    想法设法的去找主爵都尉衙门里的关系,总之就是要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补交往年的‘积欠’。

    但……

    第一口已经被田微喝掉了。

    其他人也都知道,天子几乎不大可能再关注自己这些跟风者了。

    但没有关系,最想要的得不到,退而求其次,拿到少府的质押贷款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