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节 联盟(1)
    “以吾浅见,未来,吾辈与关中豪强,恐怕要打一场狠仗!”放下酒樽,卓王孙已是面带严肃。

    “关中豪强,以田氏、杨氏、无盐氏和兰陵氏为代表……”卓王孙侃侃而谈的介绍起来:“田氏,自高皇帝时迁关中以来,就以富庶甲天下……当年,朱家在日,尚且要敬田氏家主三分薄面!”

    田家的厉害,天下人人人都知道。

    而,财富越多,知道的事情越多,对田氏的敬畏也就越重。

    汉兴以来,关中地头蛇换了不止三五波。

    但田氏一直屹立不倒。

    这就是本事!

    这个家族能够躲过这么多年来一次次**,宫闱动乱,足以显现其厉害之处。

    要知道,从高帝至今,汉家政坛经历了血雨腥风的头三十年。

    最初高帝有废后易储之心,宫廷有吕后和戚夫人之争。

    高皇帝驾崩,宣告这一场风波结束,开启了诸吕执政,刘氏诸侯王在吕后在位时,死的就剩下齐王、代王、楚王、吴王和淮南王。

    大臣之中,也是跟割韭菜一般,成片的灭亡。

    吕后去世,又是一个新时代。

    长安流血漂橹,大臣诸侯共诛诸吕,迎立代王。

    整个国家再次洗牌。

    太宗时,国家层面虽然相对稳定,但宫闱动乱从不止息。

    先有慎夫人受宠,与窦后相争,后有梁怀王得宠,觊觎储位。

    更有北平候罢相,黄龙改元,张释之上位等一系列洗牌。

    直至今上即位,关中动荡和洗牌,就一直持续不断。

    旁的不说,太宗时的那些关中豪强,乃至于天下知名的豪强,现在还有几家?

    宣曲任氏,已是昨日黄花,赫赫有名的关中李氏,更是冢中枯骨,当初对抗今上的那些列侯、贵族、甚至外戚、诸侯王,如今连骨头都烂掉了。

    先帝时,朝中有名的大臣,号称‘知己遍天下’的袁盎袁丝,现在在番禹数芋头。

    同样,先帝时威风八面,挂大将军印,有平定吴楚之乱功劳的魏其候窦婴,现在甚至连门都不能出。

    但田家在关中,在这么多风风雨雨和血雨腥风后,却一直屹立不倒。

    这个家族,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最重要的是,很多人都知道,田氏不是没有站错过队伍!

    但每一次,他都做出了及时的让人啧啧称奇的选择。

    譬如,当年,大臣诸侯诛诸吕时,本来田家是跪舔吕氏的。

    讲道理的话,似田氏这种附逆家族,在事后肯定要被拉清单!

    然而,田家神奇的没有被清算。

    无数人都瞠目结舌,不明所以,直到很久以后,才有人道出真相——原来早在吕后上台之前,高皇帝还在位的时候,田氏曾经有恩于薄太后……

    真相是如此的让人匪夷所思。

    无数人都说田家运气好。

    但,在坐的所有人,没有人敢将此事归结到田家的运气上!

    一次,可以说是运气!

    但,每次都能找到救星,那就不是运气,而是实力了。

    田家在吕后时期,跟吕氏关系,太宗时,与薄氏交情不错,跟窦氏的窦长君和窦广国,也聊得来。

    哪怕是现在,田家也依然是馆陶太长公主的座上宾,义士外戚的朋友。

    南阳郡郡守张汤的发妻,更是田氏女!

    面对这样一个深耕关中数十年,与历代外戚家族关系深厚,同时甚至可能跟天子有关系的家族,谁敢小瞧?

    更别提,田氏的财富,其实,并不比卓王孙和程郑婴少多少。

    也就是这几年,田氏的财富才开始缩水。

    但这个缩水,却不是因为经营不善或者陷入了衰退。

    而是天子的政策的影响——两年前,平律正式布告天下,并且首先在关中执行。

    这可不是在做样子的。

    天子亲自监督,廷尉、内史、少府和执金吾共同行动。

    整个帝国的官僚系统全力运作,深入县乡,一亩地一亩地的丈量土地,在数以千计的考举士子和基层官员以及墨者的帮助下,朝廷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将整个关中的所有土地全部丈量、登记了一遍。

    然后,拿着这些数据,官府按图索骥,将所有关中地主豪强和商贾全部召集在一起,问他们:君等要行商,还是为地主?

    行商者,不可占有超限的土地。

    而地主不许经商!

    违者,其税赋以阶梯税赋计算。

    迫于无奈,一个个关中豪强大族开始肢解、拆分。

    经商的人被迫与耕作者分家。

    无数个地主和商贾的联合体被直接拆散。

    哪怕是田氏,也被严格执行了这个政策,其名下的数万亩土地,十几个庄园,不得不分散给了十几个子侄。

    然而,即使如此,田氏的财富,也依然不可轻视。

    保守估计,目前田氏主家一系,至少有五千万以上的五铢钱积蓄和数千金黄金的储备。

    另外其作坊、商铺加起来,价值起码数千万!

    而且,田氏虽然分崩离析,但毕竟时间还短,联系和羁绊很强。

    若田氏家主一声号令,那些旁支,拿到了土地和庄园的旁支,也必定会踊跃贡献自己的力量。

    不过……

    田家虽然厉害,但众人现在并不害怕。

    因为,此番联盟的盟主是卓王孙、帝国的贵平君。

    而他的意志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天子的意志!

    有天子兜底和当靠山,这次大家伙联手入关中,没有不赢的道理。

    只是赢多赢少而已。

    而正因为清楚此事,所以,众人一下子就都议论开来了。

    “我听说,如今,田氏在长安九市之中,控制了直市的大半商铺,另外还在槐市、柳市和平市都拥有商铺……”赵地的巨贾李晟轻声的对着自己身旁的王宣说道:“关中百姓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几乎有三成是田氏在供应!除此之外,田氏还掌握了专门供应戚里和尚冠里的蔬菜和肉食的渠道……”

    王宣听得也是两眼都放着绿光了。

    关中,是当今天下消费能力最强的地方。

    不用看别的,单单是每年考举创造的经济浪潮,就足以让所有人心潮澎湃。

    这个市场,保守估计,一年下来,贸易额估计会超过三十万万!

    而且,随着大汉帝国的不断强盛和扩张,作为帝国神京,长安和关中的经济和消费能力、人口、财富,只会不断增加。

    在这个市场上,只要咬一口,就足够自己家族吃一辈子!

    而田氏控制的生意,无疑成为了一块人人都想要吃掉的肥肉!

    特别是李晟和王宣,早早的就瞄准了这一块的市场。

    以他们两人的能力,当然不是田氏的对手——甚至,连跟田家掰手腕的资格也欠奉。

    但现在,天下商贾联合起来,足足三十一位家訾超过三千万的巨贾联合在一起,田氏,再也不是不可挑战的巨无霸了。

    “李公,您手下有着赵国最好的剑客和最有名的力士,并且还拥有赵国最好的三个歌姬训练营……”王宣说道:“而鄙人手里,则有整个淮泗地区最好的伙计、掌柜和账房,你我联手,只要能在关中,在长安拥有一块立足之地,二三十年后,必可取代田氏!”

    李晟听着,点点头,于他而言,关中的买卖,赚钱与否倒还在其次。

    关键在于,他不能没有朝廷里的靠山。

    没有靠山,他再多的钱,再多的商铺,最强的剑客,再漂亮的歌姬,也只是别人的。

    唯有如卓王孙、程郑婴这样的商贾,才算真正安全!

    事实上,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巨贾,都是有着这样的打算!

    万贯家财?奴仆无算,工坊无数?

    在事实上,都是假的!

    不能得到国家支持,天子青睐,不能与社稷共进退,同呼吸。

    那就随时可能会成为廷尉刀下之鬼,御史笔下的‘贼子’,这大好头颅,甚至妻妾子女,都可能成为郡守、县令的政绩。

    是以,此番入关,对很多人来说,不仅仅是为了利润。

    更是为了身家性命,为了洗白上岸,为了找靠山。

    所以,他们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在接到邀请后,就放弃了手头所有的事情,日夜兼程,赶来长安。

    而到了长安后,所见所闻,更是坚定了他们的决心——这里就是天下的财富之源,只要立根于此,不出昏招,就绝对可以赚钱!

    卓王孙继续介绍着道:“田氏之后,首推无盐氏……无盐氏,乃关中老牌之子钱商人!”

    “槐市之中,三个商铺就有一个是无盐氏的!”卓王孙叹了口气:“虽然今上颁布了《平律》后,商贾不得再持有超额土地,但,无盐氏,却因此成立了拍卖行,专门拍卖其所质押的人、物、田宅,仅仅是在去年,其靠这拍卖行,一岁得利竟过两千万!”

    “而无盐氏之无德无义无仁也……”

    “其所放子钱,利息最高竟然有五倍之多!无数百姓,因此被迫卖儿卖女,然却无法归还债务,甚至连利息钱也偿还不得……”

    卓王孙说到此处,就慷慨激昂起来:“诸公,此番,将无盐氏这等无良奸商,从长安,从关中驱逐出去,不仅仅可以令吾辈得其家訾、商铺,更是为天下兴大利也!墨家、法家和荀子学派,都会拍手称快……”

    这是肯定的!

    无盐氏在其兴盛后的二三十年,可谓坏事做绝。

    手里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百姓的血泪,多少家庭被这个可怕的子钱商人家族逼到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可是……

    大义或者仁义道德,对于商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

    这个世界上,亏本的买卖,哪怕是天大的好事,也没有人做。

    但倘若有利可图,闻到血腥味的商贾们,肯定会蜂拥而至,甚至不惜践踏一切律法和道德。

    如今,卓王孙忽然呼吁众人对无盐氏赶尽杀绝。

    这让众人都是心里一惊,纷纷私下想道:“这莫非是天子的意图?”

    想要对无盐氏赶尽杀绝,没有来自宫廷的意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无盐氏,就是一个传奇!

    一个曾经天下商贾的楷模!

    当初,丞相长平侯周亚夫在先帝时期奉命率军南下平叛,由于缺少军费,周亚夫不得不去找商人们借钱。

    但没有一个敢借——大家都怕风险。

    而这风险不仅仅来自叛军可能会胜利,也来自于王师万一胜利了却不认账。

    但,无盐氏却眼睛都不眨一下,一家就掏出了周亚夫所需要的足足五千金!

    这不仅仅说明了无盐氏的财大气粗,也说明了这个家族在宫廷里的关系究竟复杂到什么程度了!

    无盐氏当时但凡消息不可靠或者靠山不硬扎,绝对不敢借钱。

    而事后,周亚夫得胜归来,连本带利,将所钱的贷款全部还清。

    无盐氏对外吹牛逼,说因此获利十倍。

    这个数字当然是假的。

    但,其至少连本带利,得到了超过两万金,却是事实!

    连国家都敢放贷,事后还连本带利收回贷款。

    无盐氏,创造了奇迹。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天下商贾才开始相信了朝廷的信誉和汉天子的信用。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从此成为了天下人耳熟能详的名言。

    而如今,卓王孙公开喊出了要赶绝无盐氏,要让他在关中不能立足。

    没有来自宫廷的授意,这是不可能的!

    大家又不傻!

    事实上——到今天为止,你看看,除了一个无盐氏外,谁还敢借钱给国家?更别提得到偿还了!

    无盐氏的靠山,不是在未央宫,就一定在长乐宫!

    而没有一个对等的人想要对付无盐氏,其他人,再怎么着,也不是这个可怕家族的对手。

    更别提……

    子钱商人,从来都不好对付。

    他们手下,养着的死士和亡命之徒,哪怕是王公贵族也敢刺杀!

    想对他下手?

    就必须先铲除无盐氏的那些死士和亡命徒!

    而这必须是国家出手,甚至还得由让天下人闻之色变的绣衣卫出手!

    因此,当卓王孙说出自己的要求,众人一下子都犹豫了起来。

    无盐氏的买卖,大家想不想要?

    当然想!

    但,有命拿,有命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