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节 金融布局
    清凉殿之中,少府搭建起来的未来长安城模型出现在了刘彻眼前。

    在少府的计划里,未来,长安城将会比今天大三分之一。

    在西侧,出直城门,向上林苑方向扩张,沿着历史上武帝建章宫的路线,将一块大约五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入长安城范围。

    这里,将是未来的汉少府和其他营造官衙的地盘。

    而且,因为毗邻未央宫,是以,未来的皇子或者储君可以很方便的秘密或者公开前往,有利于帮助他们了解民间和社会。

    而在另一方面,潏水正好从未央宫西侧穿过,并最终注入渭河。

    是以,这一地区的水资源绝对丰富!

    而且,当地水势平缓,但流量很大。

    未来,汉家的纺织业,绝对可以在当地蓬勃发展。

    而当少府的工坊和其他国家营造设施搬迁后,立刻就能在长安城里空出一大片的地区。

    而且,都是精华之地。

    特别是在毗邻北阙和长乐宫宫阙一带的大片土地。

    这就是一个高档甚至可以说是超级房地产项目!

    可以试想一下,一块毗邻皇宫,真正的天子脚下的地盘里的豪宅,该得卖多少钱?

    又有多少人会砸锅卖铁来卖?

    至少,刘彻觉得,等项目开盘日,列侯外戚和士大夫们肯定会发疯。

    而天下的富豪,也都会趋之若虞。

    谁能拒绝得了与皇室做邻居,与列侯外戚当朋友的机会?

    而保守估计,少府和其他有司腾出来的土地,至少有数万亩(汉亩),足可以建造数百套豪宅。

    刘彻觉得,每套宅邸,卖个几百万,应该不成问题。

    这就是数万万的收益。

    刚刚好,差不多可以填补掉少府和有司机构搬迁、重建和产业升级、扩大所需要的经费。

    另外,在北阙和两宫的核心地带,九卿各衙,也会重新规划、设计。

    最终使之形成一个围绕未央宫和长乐宫的庞大官衙群。

    而在这些官衙身后,刘彻会建造大量的三层机构家属楼和职工楼,以此来安顿九卿各衙门的数千名官吏及其家属的住宿。

    这也算是一项拉拢中低层官僚的政策。

    另外,当这些官员全都居住和生活在同一个地方时,就必然会形成一个巨大的消费热点。

    你要知道,在长安做官,俸禄、津贴和补贴等加起来,足以使得一个官员家庭,哪怕只是两百石的小官家庭也跃升入中产阶级。

    若能捞到外快,轻轻松松就可以让一家人过上小康生活。

    而且,这些人,这些官员的家庭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是全天下最高的。

    至于丞相府和御史大夫衙门,现在不会动,它们依然会留在原地。

    而在这些官邸群之间,戚里、尚冠里、仁里、贤里等贵族区和富人区环绕,最终,形成了一个西元前地球上最强的消费带。

    而长安原本的九市,则会搬到这些区域的外侧。

    成为一个个卫星市。

    刘彻相信,商人们肯定会在看到这个模型后,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砸锅卖铁也得买一个商铺啊!

    而这长安九市,也就将成为西元前的王府井和万达——不!应该说比这两个地方还要值钱还要金贵!

    因为,汉律规定了,所有的商业行为,只能发生在市集之中。

    便是老百姓卖只鸡,出售自己编织的丝麻,也必须去市集。

    不然,就是犯法!

    如此一来,这九市的商铺,该卖多少钱?

    一尺一金,怎么着也不过分!

    这样一来,刘彻就又可以拿着卖商铺的钱去搞长安的城区改造,拿着商人的钱,收买人心。

    简直就是完美!

    不过……

    在这个过程里……

    无盐氏和其同样做着子钱生意的商人必须死!

    原因很简单——他们挡住了刘彻的财路!

    “无盐氏……哼……”刘彻鼻孔里哼了一声。

    无盐氏这二三十年来怎么发家的?怎么崛起的?又是如何膨胀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刘彻心里面清清楚楚。

    在事实上来说,无盐氏,其实就是东宫窦氏的鹰犬和白手套。

    不然,他怎么有那个胆子敢借钱给周亚夫?怎么有那个胆子敢要本息?

    沈万三是怎么死的?

    而这些年来,无盐氏干过的事情,刘彻也清清楚楚。

    绣衣卫这些年来,就一直奉命在暗中搜集证据和无盐氏的罪证。

    以无盐氏的所作所为,讲老实话,若没有窦氏,便是将他枪毙一万次也不过分!

    但,因为有窦氏在中间,所以,刘彻无法用正常手段去对付它。

    而且,在无盐氏曾经借贷给周亚夫军费,并且最终收回本息的行为,在现在,也是它的一张护身符。

    这就是一块牌坊。

    就像商君原木立信一般,有无盐氏这个牌坊在,这根原木在,所以,刘彻这些年来,通过各种手段发出去的‘赏赐诏书’和‘赐金诏书’才有信用,才不至于沦为武帝的白鹿币那样的笑柄。

    但,刘彻若动用官方力量,哪怕无盐氏确实罪该万死,罪证齐全,但却也会动摇国家好不容易建立的信用。

    你要知道,在这几年,刘彻通过‘赏赐诏书’‘赐金诏书’等招数,空手套白狼,从列侯外戚手里面忽悠了数千金,还利用这个手段,将本应该发给这些家伙的租税、俸禄以及其他收益给拉平了。

    这些年来,刘彻累计给列侯大臣贵族们发了上百张‘赏赐诏书’‘赐金诏书’。

    总额超过了三万金!

    这种用皇帝信用和国家信用来印钱的行为,由于刘氏的信用非常好,而且,这些诏书具备随时兑现的能力,所以渐渐为贵族们所接受。

    但一旦刘彻弄死了无盐氏,这些家伙就会产生疑虑。

    疑虑一生,信用就不值钱了。

    虽然不大可能导致这些家伙挤兑——也应该没有人有那个胆子敢挤兑。

    但,日后再想这样轻松的就让列侯贵族和外戚们自己主动把黄金交给刘彻保存,就有困难了!

    更重要的是,还会牵连刘彻现在正在进行的计划!

    而说起来,无盐氏也是因为这个计划,才会成为刘彻优先处理的目标。

    “桃候,如今,天下商贾所质押的訾产,已经有多少了?”刘彻轻声问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桃候刘舍。

    “启奏陛下,至今日已有十三万万有奇……”刘舍恭身说道:“臣奉命所给付的假钱额度也达到了八万万之多……”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刘舍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仅仅是为了买这些商铺,这些现在连个影子都没看到,只存在于纸面上的商铺——甚至,多数人连这些商铺未来究竟会在哪里都不知道。

    就已经有许多人押宝。

    其中不乏有人,倾其所有,以其全部訾产做赌注来贷款了。

    譬如,带头的那位齐国人田微,就以自己全部訾产作为质押,贷款七千万,利息十一。

    换句话说,少府啥事没干,就给了一张纸,就拿到了一个訾产至少数千万的大商贾的全部家产。

    然后,最终,这个商贾会用这张纸来买在纸上的一个商铺,完了,最后还得拿真金白银来偿还少府。

    在最开始,一直到现在,刘舍都感觉在做梦。

    甚至以为不是自己疯了,就是田微疯了!

    然而,除了田微之外,还有二十多人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他们将自己的訾产部分或者全部质押给了少府,然后,换的一张盖了公文,价值不超过三百钱的布帛,欢天喜地的回家准备用这张纸去买另外一个在纸上的商铺。

    反正,这辈子,刘舍也没有遇到如此疯狂的事情。

    以至于他的思路都有些断闸。

    刘彻听了,微微一笑:“十三万万?八万万?”玩味着这两个数字,刘彻心里的信心又多了许多。

    事实证明,商人假如闻到了商机和赚钱的机会,他们的胆子就会变得比饥饿的鲨鱼和野狼还要大。

    而他们的这个胆子,无疑成为了现在刘彻将要布局的汉家大宗金融贸易改革和试点的希望。

    既然,现在他们可以将自己的訾产质押给刘彻来贷款。

    那么,未来,他们为什么不能接受,由少府开具,刘彻用皇帝玉玺承认和保护的大额支票?

    在历史上,北宋早期出现的交子,只靠着民间信用就运行的很好。

    到了明清时期,私人钱庄的银票也很发达。

    甚至于,其实,若不是蒙元和大萌的肉食者,只想着捞钱,而不管金融秩序,那宝钞也不会变成笑话。

    事实上,假如刘彻没记错,明朝的宝钞,曾经坚挺过一段时期。

    当然,现在就发现宝钞类似的纸币。

    不是刘彻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因为老百姓根本没有那个概念!

    也不大可能认可纸币。

    但退而求其次,将期望值从宝钞变成交子一类的早期信用货币,却是有可能的。

    就像现在,这些商人的所作所为。

    他们既然愿意将家产质押给刘彻来换一张纸。

    那么,有了这个先例,未来,他们将自己的财产存到少府衙门,拿到盖有刘彻玉玺的存单,也是有可能的。

    如此一来,慢慢的,社会就会接受这种形式。

    最终,催生出近现代的银行体系。

    而正因为如此,无盐氏及其为代表的子钱商人才必须死!

    因为他们可能妨碍甚至可能成为未来的大汉银行的竞争对手。

    这金融可是必须也一定要牢牢抓在国家手里的权力。

    若是私人控制了金融,掌握了货币的发行,那还了得?

    大汉帝国岂非要变成伪装成国家的财团了?

    “将此模型刻印成图,旬日之间,布告百姓罢……”刘彻吩咐道。

    “诺!”刘舍深深低头领命。

    …………………………………………

    两日后,一张由少府和内史共同布告的‘长安新图’贴到了长安城各个闾里的露布之下。

    与其他公文不同,这种简单直白,用图画表达的公文,哪怕是不识字的百姓也能看的明白。

    一时间,整个长安的所有阶级都轰动了!

    “圣天子啊……”底层的百姓们,在看到了自己的闾里和家宅都将被重新建造,并且配备完善的地水排污渠道、生活垃圾处理场所,还将有官吏和衙役定期巡视。

    立刻,这些人就激动了起来。

    传言变成了现实,天子真的要给大家建新家了!

    卫生、干净、明亮、安全的新家!

    这对于多数普罗大众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尽管,为此,他们都需要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

    但公文上说的很清楚,允许‘以工待赋’,只要参加重建工程,那新家的换购费用,就可以在工钱里直接抵扣。

    甚至,说不定,还能有结余呢!

    这可真是大大的善政!

    要知道,在过去,像类似这种重建长安城的工程,国家肯定会征发大量徭役。

    服徭役,不仅仅没有工钱,还得自带干粮!

    今上即位后,关中地区就取消了许多的徭役,特别是危险和繁重的工程类徭役几乎全部取消了。

    人民只需要服公共卫生和安全类的徭役。

    譬如,打更啊,清理河道啊,整修渠道啊。

    距离都不远,大部分在家门口,不耽误农事,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而那些危险的工程,则基本上是由对外战争的战俘和奴隶来进行。

    像现在的茂陵工程,除了技术类的工匠外,整个工程,大部分的工人,都是匈奴战俘。

    更让关中人民啧啧称奇的是——这些战俘,居然做着这样的繁重工作,还乐在其中。

    许多人的工作态度甚至积极的让人怀疑人生。

    而在广大中下层之外,中低层的官吏们在看到这个计划的草图和具体方案后,也都激动了起来。

    今日长安的九卿各衙的大多数中低层官员,尤其是从两百石到六百石之间的这些官员,基本上都是考举士子出身了。

    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不是关中人。

    他们的家,远在关东。

    而居长安,大不易。

    哪怕天子在俸禄之外,额外增加了各种津贴和补贴。

    但说老实话,假如不捞外快,妻小想要过上相对较好的生活,那是做梦!

    而现在,天子颁布的长安重建计划里,给他们这些人发房子。

    而且是免费的房子。

    按照级别,两百石、四百石、六百石、一千石,享受不同等级的住宅。

    而即使是最低的两百石官员,也可以分配到一个一层的住宅。

    足够将他和他的妻子、父母都安置妥当!

    于是,在这个政策一公布,整个长安的官僚系统瞬间士气MAX,忠诚度直接翻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