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九十节 权贵下场
    商人们的反应,则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方案一公布,无论是关东还是关中的豪强、富商,全部目瞪口呆。

    “这一手……”无数人看着被送到自己面前的官府公文,公文上,未来长安的布局已经清晰可见。

    长安九市,将全部搬迁,并且搬迁到九卿各衙附近。

    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这九市商铺,从此就将寸土寸金!”

    商人们眼睛不瞎,当然意识得到,当长安九市如此靠近人口密集的长安核心地带后,所能产生的爆炸式的盈利前景!

    于是,一时间,无数人闻风而动,纷纷驱车,前往少府。

    甚至,就连许多士大夫家族也跃跃欲试。

    毕竟,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然而,当人们赶到少府官衙时,却被自己的眼睛吓坏了。

    “平阳侯、舞阳侯、复阳候……”

    一辆又一辆奢华的马车,将整个官衙前方的空地挤得水泄不通,一个又一个声名显赫,权柄赫赫的家族,整整齐齐,排列在人们的眼前。

    而这仅仅是在官衙门口排队的情况。

    在官衙门前的停车场内,更显贵的大人物的影子,也在若隐若现。

    “天哪!”有人指着停车场内的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尖叫了起来:“那是护濊将军、安东都护府都督薄世的同产兄弟薄治的车辆!我绝对不会认错的!”

    薄氏外戚,现在最显赫的就是那位安东都护府都督了。

    而这位安东都护府的都督,世人皆知,是薄太后的侄子,他这一系,除他之外,仅有一个兄弟,就是这位薄治!

    薄治平时向来很低调,一直深居简出,避免在外面给乃兄惹祸。

    而此刻,他的马车却出现在此。

    很显然,他不是来随便玩玩的,极有可能,他承载着的是整个薄氏外戚的利益!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的。

    “我刚刚看到了故郎中令周仁的亲弟弟……”有人尖叫着指着一位显贵的大人物的马车说道。

    故郎中令周仁是先帝时期一手遮天的大人物。

    传说,先帝即使幸后宫妃嫔,也不避开周仁,由此可见此人在先帝心里的分量。

    如今,周仁虽然致仕,但作为先帝的肱骨和心腹大臣,却一直担任阳陵令和阳陵内史的职位。

    是故,其权柄虽失,但地位依旧显贵。

    至少,比一般的五千户列侯的地位要尊贵得多。

    很显然,周仁的亲弟弟,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他来此,必有所图。

    而让人吃惊的是,无论是薄世外戚的代表还是先帝的元老大臣,这些人的马车竟然只能停在少府门口,而没有资格被恭迎入内。

    可以想象,在少府官衙的院子里停的马车,又该是何等显贵的大人物?

    “走吧……”看着这个情况,原本意气风发的田广叹了口气。

    “田兄这是何意?”无盐冗有些不解,连忙问道。

    “吾今日方知……”田广叹着气,说道:“吾辈之卑微啊……”

    “所有的计划,都必须重新开始了……”田广皱着眉头说道。

    “嗯?”无盐冗隐约猜了出来,但却怎么也不敢相信,说道:“田兄的忧虑,该是不可能的吧……”

    他望着这满箱子的马车。

    每一辆,都是一位两千户食邑以上的列侯或者两千石以上士大夫、将军的家族的马车。

    虽然来得都是旁系,在法律意义上来说,属于布衣的成员。

    然而,这些人终究是帝国贵胄啊!

    大抵是不可能的!

    田广却是笑道:“贵平君和奉仁君都可以经商,何以外戚的兄弟不能做买卖?”

    “况且,财帛动人心啊!”田广低声说道:“今日之封君,纵然食邑千户,岁收不过二十万!而列市贾肆,贩卖货物,一岁可得之利,十倍、百倍于此……彼辈又握有权柄,持有资源,若真个下场,吾等恐怕……”

    其他商人闻言,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终于知道,对于他们来说,什么事情是最可怕的了!

    真正的威胁根本不是来自关东,而是就在长安城内,就在戚里和尚冠里之中的列侯外戚。

    他们若是可以下场经商了。

    以他们的资源和人力物力、握着的权柄,商人们拿什么去跟他们竞争?

    他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哪怕做生意做不过自己,也可以将桌子一掀,改变规则。

    寻常人,压根就不是这些家伙的对手。

    哪怕是根深叶茂的田氏、无盐氏,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而引发这一切结果的,却偏偏是他们这些商贾。

    在现在,田广和无盐冗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作茧自缚’。

    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心,怂恿和鼓励儒家出来制造声势,自己还出钱组织了地痞无赖帮忙宣扬。

    结果彻底惹恼了未央宫的主人。

    放关东商贾入场这是第一步。

    真正的杀招,就在这里呢!

    列侯外戚士大夫们要亲自下场了!

    只要想想,这些恐怖的家伙带着他们的权柄和人力物力财力入场,所有人都是不寒而栗。

    因为游戏规则将会被彻底改写。

    靠山再硬,能硬的过当朝九卿?手握枪杆子的两千石大将?

    呵呵……

    而偏偏,这些人是因为关中商贾自己的缘故才能解禁。

    在今天以前,贵族士大夫是不能经商,也不可经商的。

    无论是舆论还是法律,都牢牢的捆绑住了他们的双手和双脚,即使再贪婪的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涉足商业活动。

    因为,上有国法,下有舆论谴责。

    长久以来,天下人也都习惯了士大夫清贵,列侯外戚尊崇,不涉贱业的设定。

    从未有人设想过,有朝一日,贵族士大夫们会丢弃他们的清高和身份,更不曾去想,国法和舆论、道德等桎梏会消失的可能。

    但……

    现在,一切都可能改变!

    “吾辈作茧自缚,自受其咎啊……”田广哀叹道。

    在他眼里,事实就是如此:关中商贾们不自量力,企图想与天子掰手腕!

    然而,所有人,包括他在内,都不曾想过,当今这位天子,可是自证天命的圣王!

    就如那传说中的尧舜禹一般。

    天心既我心,天意即我意!真正的口含天宪,履则乾坤,动合阴阳!

    当今天子,既可以证天象,预言灾祸,也可以口封山神河伯,赦令三山五岳、四海**。

    就像秦始皇帝当年在和氏璧上所铭刻的文字一般——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在这样一位天子面前,所有挑衅和挑战,都是蝼蚁憾大象。

    更糟糕的是——蝼蚁挑战大象,大象并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会当一回事。

    而,当今,或者说刘氏皇帝的整个世袭,从高皇帝以来,每一个都是小鸡肚肠,睚眦必报,尤其爱算旧账的主。

    刘氏相信的道理,从来都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想到这里,田广就手足发冷,浑身战栗。

    因为他想起了他前两日听说的一个事情——法家的张恢,写信给儒门的董仲舒、胡毋生、申培、韩婴等巨头,要求儒家各派解答和定义‘直躬案’‘三北案’。

    由此重新点燃了儒法的战争硝烟。

    在今天以前,田广并不关心这场战争,谁胜谁负。

    但在现在,田广已经明白了。

    这场战争,一旦儒家一路溃败,再也守不住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那么……

    没有了‘与民争利’的舆论谴责和道德束缚,这贵族士大夫们就可以赤膊下场,修改汉律,从此,所有商贾都差不多可以GG思密达了。

    因为商人,必然打不过手握权力,控制了枪杆子的贵族士大夫和将军们。

    纵容白圭在世,陶朱公复生,贵族士大夫们玩不过,大不了掀桌子!

    从此,无论是田氏还是无盐氏,仰或者其他任何人,都很可能会成为列侯贵族们的家奴。

    所有的财富,都将尽归于食禄者!

    听着田广的话,再看着眼前的场景,所有的商贾都低下头来,悔恨不已。

    他们现在终于怕了。

    但没有人能有办法解决当前的困境!

    ……………………………………

    与商人们的哀嚎不同。

    列侯、士大夫们,此刻志得意满的坐在自己的雅室之中,等待着消息。

    于他们而言,现在的情况,其实很好解释——现在,商人们自作自受,自取其辱,天子震怒,授意法家重新发起了‘直躬案’和‘三北案’的大讨论。

    一旦,法家获胜,消除了所谓的‘与民争利’的道德困境和舆论压力,大家伙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生意。

    那这财源必定滚滚而来!

    这些人这些年来其实一直很不服气!

    他们,身份地位何等高贵?

    但财富却不如那身处贱籍的商贾!

    有巨贾甚至拥有宅院千重,奴仆千人,车马数百辆,雇工以万计!

    而他们呢?

    即使食邑一万户,官至两千石,一岁租税所得不过两百万,俸禄所得不过百余万而已!

    哪怕算上天子赏赐、太后嘉勉的黄金,也远远不及那些富至数千万的巨贾的家訾!

    这谁能服气?谁能忍得了?

    早就不服气了!早就忍不住了!

    在历史上,这些不满和不服气,最终酝酿出了武帝朝的告缗令。

    以至于告缗令一下,竟无人为商贾说话。

    朝野上下,甚至民间的百姓,都是拍手称快。

    汉室自太宗以来数十年宽松政策下繁荣至巅峰的工商业一夜之间被打落凡尘,无数曾经富可敌国的大贾顷刻之间,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

    而如今,这些不服和不满,冲向了另外一个通道。

    贵族士大夫们,再也按耐不住了。

    他们再也不想在岸边看戏,玩什么黑白手套的游戏了。

    他们要自己下场来控制资本!从幕后走到台前!

    这又不难……讲道理的话,在这以前,很多就已经偷偷摸摸的在私底下做了许多擦皮球的事情

    譬如,宋子侯许九,当年悄悄的走私青铜器,还跑去西南夷购入僰奴。

    也譬如那石奋一家子,悄悄的用子侄的名义在自己的庄园里开设作坊。

    但这些事情,终究不能见光,甚至可以说见光死!

    而现在,一旦法家获胜——虽然法家依旧仇商,并且态度远比儒家极端。

    但,没有了‘与民争利’的束缚和道德困境。

    贵族士大夫们纵使自己不能经商,但子女和亲戚经商,法家难道还能管不成?

    大不了,做做样子,驱逐掉几个经商的亲人,与他们‘划清界限’就是了!

    唯有少数有良知和道德的士大夫与贵族们,内心焦急无比,来回奔走着、打探着消息。

    在这些人心里,整个世界在现在都已经是一片灰暗了

    丞相周亚夫更是在得到消息后,立刻就入宫求见刘彻。

    “陛下,商贾贱业也,高皇帝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扰之……”周亚夫一见面,就直挺挺的说道:“臣听说,如今少府官衙之中,竟有大批列侯、外戚甚至士大夫的家属,正在排队劝说,都欲要涉足商贾之事!臣请陛下即刻下令,尽数逮捕,论之如法,以儆效尤!”

    对周亚夫而言,列侯贵族和士大夫是绝对不可以参与到工商业之中的!

    若他们下场经商,周亚夫甚至无法想象那个场面!

    这些渣渣,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更是不需要用脑子去想的。

    在过去,列侯子弟和外戚的家人,就经常在市井之中横冲直撞,欺男霸女,更是家常便饭。

    一旦,他们没有了束缚,可以参与商业活动。

    那么,背靠着父祖的权势,他们还不得翻天啊!

    强买强卖恐怕会成为家常便饭。

    而借助权势,扰乱经济活动甚至干预国家政策,更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而他们一旦成功,就是周亚夫的失败!

    毫不夸张的说,自太宗以来,汉家天下太平的时光很可能会终结。

    从今天开始,天下将烽火四起,硝烟弥漫于九州内外。

    而这是周亚夫万万不敢答应和愿意看到的事情!

    刘彻看着周亚夫,却是笑了起来,他摆摆手道:“丞相稍安勿躁……”

    一边安抚着周亚夫,刘彻一边下令:“尚书令,传朕的命令给执金吾,立刻出动京辅都尉衙门和左右式道候的军队给朕将所有聚集在少府官衙前的贵族士大夫子弟统统给朕送去上林苑里冷静冷静……”

    “诺!”汲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