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节 勃勃野心
    “丞相不要气……”刘彻笑着安抚着周亚夫。

    事实上,说起来,这些列侯贵族和士大夫子弟,还是刘彻自己怂恿去的——通过绣衣卫和一些暗示。

    目的嘛,就是加油添醋,唯恐天下不乱。

    乱了,才能胁迫儒法,一起坐下来,听他这个皇帝裁决。

    不然,就儒法的尿性,这一闹鬼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收场。

    至少,直躬案不打了二三十年,大约是出不了任何结果的。

    至于那三北案……

    事涉孔夫子,你觉得儒家会承认孔夫子有瑕疵?不是完人?

    呵呵……

    是以,倘若直躬案,儒家还存在妥协的可能性。

    但三北案,儒家必定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指不定在这个过程里会发生什么幺蛾子!

    甚至最终很有可能将战火从学术界烧到现实,烧到朝堂和民间,演化成党争,那就不好玩了。

    对于党争,或者说思想界和学术界的混乱和互相攻击,刘彻一直是非常提防的。

    因为,这样的事情,一个不小心没有控制住,就会引发极大的灾难!

    在中国历史上,学术界和思想界的纷争,是一定会影响现实的。

    因为,中国,是一个以文化和思想、制度为纽带存在的民族和国家。

    就像西方是以宗教信仰为纽带存在一般。

    西方为了宗教里的问题,譬如说,到底是主动去皈依上帝还是被动的被上帝皈依,就可以打一场三十年战争,打到死光一半男人。

    而在中国,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和理念,人们同样可以不惧生死荣辱!

    儒家有子路,君子死而冠不免,法家有吴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墨家更是为了道义,可以前仆后继,死不旋踵,即使是黄老,为了卫道,也是不怕牺牲的。

    儒法若是真的陷入了理念和道统之争的泥潭里,不打个头破血流,大约是不会罢休的。

    而且,一旦争执从学术界进入了官场,那必然会发生儒法两派官员的大对立。

    到那个时候,就没有对错,只有儒法了。

    所以,刘彻得在天平上放一个足以恐吓住他们的砝码。

    而这个砝码,除了士大夫贵族们的堕落之外,没有其他可以真正威胁到他们的。

    当然,这个事情,是不能说出来。

    皇帝绑架贵族士大夫来威胁儒法?说出去多丢人啊!

    “臣怎么能不气?”周亚夫勉强冷静下来,拜道:“陛下,此事就此停手吧……让儒法都不要再去争论了……”

    刘彻却是微微一笑,现在怎么能停?怎么可以停?

    好戏才刚刚开锣!

    浓汁和毒血还在体内,若不趁这个机会,趁现在儒法力量均衡,国家稳定,外患基本杜绝的今天就挤破这两个脓包,放掉毒血。

    难道还要等到将来?留给子孙后代?

    一代人的事情,就要一代人来解决!

    什么‘相信子孙后代更有智慧’这种话,其实就是在甩锅,而且,一定会让子孙后代付出更大的代价!

    类似的事情,刘彻曾经在看的太多了。

    所以,他清楚,当断不断,反而其害!

    “丞相……”刘彻看着周亚夫,周亚夫立场亲近儒家,这不是秘密,而是公开的事实。

    所以,刘彻整理了一下腹稿,道:“朕近日尝读史书,观尚书曰:帝命羲、和,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绝地天通!”

    刘彻感叹着道:“朕自受命于先帝,获保宗庙,七年以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朕大业初奠,乃欲法三王故事,定未来千载之制度……”

    他望着周亚夫说道:“丞相,可愿成为朕的羲和?”

    这已经是**裸的诱、惑了。

    周亚夫不傻,也不是文盲,当然听出了刘彻的话中的意思。

    上古时期,三王五帝,共同开创和建立了诸夏民族和中国文明。

    从此,东方的文化、社会、信仰成型。

    而在这个过程里,有一个最著名的改革,这就是颛顼帝绝地天通,分开神、人,从此宗教的归宗教,鬼神的归鬼神,世俗的归世俗。

    这个改革的重要性是如此的强大。

    以至于,在漫长的历史上,宗教、鬼神,从未成为中国的禁忌。

    没有任何人能靠宗教成事。

    哪怕是后世的活、佛也需要人民政府批准,方可转世!

    所以,颛顼帝得以永载史册,垂青万世!

    而现在,刘彻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他要仿效颛顼帝!再来一次绝地天通!

    而这一次的目标是学术和思想!

    学术的归学术,思想的归思想,政治的归政治!

    这意味着什么?

    周亚夫很明白也很清楚,一旦这个改革成功,那么,诸子百家的纷争大约就可以停止了。

    就如现在长安城里的许多贵族家中,既供奉着家族先人的神主牌,日日祭祀,祈祷先人保佑,同时还供奉着其他神明。

    信仰着八主的人,同样可以信仰二十八星宿,甚至他还可以供奉越地的巫神、草原的图腾乃至于未知远方异域之国的奇怪神明。

    总之,他高兴就好。

    而那些神明也不会责怪他,更不会强求着说——我跟你爹,你只能选一个崇拜。

    诸神其乐融融的相距在一起,没有争斗,没有战争,谁灵验,谁的香火和血食就多。

    正是这样的宗教观,使得自颛顼帝以来,中国从未有过宗教纷争,更不提战争了。

    而如今,若天子的改革成功。

    分开政治、学术、思想。

    那么,未来,一个大臣,就既可以在自己的书房里看儒家的忠孝仁义,读法家的《法经》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拿着墨家的《墨子》里的篇章,引申到自己的政策和理论之中。

    诸子百家各派,则就必须像现在的诸神信仰一般,他们必须拿出真功夫来,证明他们确实比其他人厉害,才有可能争取到民心,得到信任。

    从此,再也没有门户之见,没有儒法之分。

    整个世界都将其乐融融。

    但问题是——

    这样的计划太宏大了!

    整个历史上,也仅有颛顼帝做成了类似的事情。

    当今天子要做此事,恐怕前路艰难!

    但……

    不知道为什么,周亚夫却忽然热血沸腾,感觉仿佛回到了二十岁之时,青春正茂的年纪。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他的父亲周勃,才是那位被天下敬仰的大英雄。

    某次,他精神振奋的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父亲大人,若以重甲为骑,岂非可以纵横无敌了?”

    “阿仲啊,汝想的那个所谓‘重甲骑兵’的构想,太过于离经叛道了,不可行啊……”周勃如是说道。

    而三十余年后的今天,大汉帝国不仅仅有了他当年构想的重甲骑兵,甚至更进一步发展出了胸甲骑兵,并将之用于实战。

    实战结果是——他是对的,他父亲错了。

    这样想着,周亚夫就抬起头看着刘彻,他的君王,然后,他深深的拜道:“陛下有此宏愿,臣岂敢不从之?愿为陛下走牛马……”

    “臣的丞相任期,也就这两年了……”

    “临致仕之前,倘能为陛下大业有所贡献,臣的区区薄名又算的了什么?”

    本来,周亚夫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

    但想不到,临致仕,天子居然要玩一把如此大的赌注。

    而这设想,更是如此的伟大和恢弘。

    让周亚夫都心潮澎湃,难以自已。

    颛顼帝在羲、和辅佐之下,绝地天通,使人、神分,功垂万世。

    而羲、和也因此永垂史册,甚至成为神,成为太阳和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