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节 画大饼 2

    看着馆陶急切的眼神,刘彻笑了起来,画饼这种事情,作为穿越者,可比这西元前的人们厉害的太多了!
    
        尤其是,刘彻见过后世各种各样的资本运作。????????w?ww.
    
        他对着馆陶,轻声解释着:“当今之世,食禄者与民争利,为国之大患,然而,人心向利,乃为本能!古者,官员俸禄和贵族食邑之得,远高于他人,故此君子坐垂,不贪小利!而方今之世则不然,一贾贩之,岁得数万、数十万乃至于数千万……”
    
        馆陶听着,不明所以,她虽然是帝国的太长公主,但文学造诣和文化知识就……
    
        但屏风之后的周亚夫听了,却是暗自沉默。
    
        作为丞相,他当然知道,目前的天下是个什么情况。
    
        一方面,国势暴涨,帝国文治武功,几可与三代相媲美。
    
        而在另外一方面,社会却在割裂,在撕裂,在伤痛!
    
        自太宗以来,宽松的经济政策,促使了商贾和工商业的兴盛,先帝之时,就已经有巨贾,家訾以数万万计。
    
        譬如,太宗的宠臣邓通,竟然手握着数十万万的铸钱产业!
    
        与之相比,即使是食邑一万户,身兼九卿的列侯,一岁所得,也不过数百万而已。
    
        本该低贱的商人,因为财富而富贵。
    
        本该高贵的士大夫列侯,却因为财富而在商贾面前相形见绌。
    
        这样勐烈的冲击,造成了人们三观的动摇。
    
        是以,从贾谊开始,汉家文坛和政坛,就开始着重讨论和议论相关议题了。
    
        而这些讨论,最终在晁错手中,形成了一个体系。
    
        《贵粟疏》之中,明确提出了‘黄金珠玉,寒不能衣,饥不能食’的论点,更强调了当今天下‘法律贱商人,而商人已富贵矣,尊农夫,然农夫已贫贱矣’。
    
        但在今天,即使是晁错当年看似激进的论点也已经落伍了。
    
        元德以来,商贾的崛起速度越来越快!
    
        百万、千万甚至万万家訾的商贾,越来越多。
    
        与这些富裕、奢华的商贾的财富相比,封君们羞愧的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列侯们纷纷羡慕嫉妒恨,而士大夫们则悄咪咪的开始指使旁支和庶子们经商。
    
        整个社会,都被财富被黄金割裂了。
    
        倘若保持这样的情况,继续发展个三五十年,周亚夫甚至能预测到,未来,很可能,商贾之中也能出现封君,也可以出现列侯(现在已经出现了)。
    
        而这无疑引起了整个列侯、士大夫集团的警惕和不满。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列侯私底下议论说:“彼辈(商贾)贪利无义,无君子之风,诚为可恨、可杀!”
    
        士大夫们也都纷纷公开讨论:“夫贾人无信,故奸诈巧饰;贾人无义,故无所不用其极;贾人无德,则残虐害民……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正是这样的风潮,不断推波助澜,使得这次长安九市的搬迁方案一公布,整个长安的大部分列侯贵族外戚都行动了起来。
    
        按他们的说法是吾等是要来净化大汉商场的不正之风,用君子之风来洗涤这些歪风邪气,做榜样的。
    
        当然,事实如何,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而这些问题,周亚夫知道,根子出在那里。
    
        但他却无可奈何。
    
        因为,这些事情,似乎就是天子在暗地里操纵的。
    
        仔细想想,元德以来,天子的举措吧。
    
        先是盐铁官营,铸钱权收归国家,铸造五铢钱,国家收入大增,所以,他可以宣布‘永不加赋’,又可以利用这庞大的财源对外扩张。
    
        然后,安东大开发和淘金潮,吸引了大量移民,但在同时,海上航路也因此打通。
    
        齐鲁的物资和财富、人员,可以通过海上航路直抵安东和朝鲜。
    
        陈娇的捕鲸业和临邛两位国丈的冶金业,日进斗金。
    
        悲惨的西南夷和倭奴列岛上的倭奴们的命运无人问津。
    
        而海洋贸易的渐渐兴起,导致了商业的进一步蓬勃发展。
    
        流动起来的货物和人员,将财富带到了天下人面前。
    
        刺激着一批又一批百姓投身于工商业。
    
        到今天,天下从事商业、运输、手工业和纺织业、冶炼的从业人员,几乎达到了三四百万之多。
    
        而他们创造的财富,却远超三四百万农民的产出。
    
        实际上在今天,中国的商贾力量,至少在财富方面已经奠定了基础。
    
        除非天子下令严厉打击,重新确立关津制度,严格限制人口流动,不然,就无法阻止商人们的继续兴盛和繁荣。
    
        正这样叹息着,周亚夫就又听到天子说道:“先王之制禄,乃为备也,故夫禄必称位!然今汉禄轻,远轻商贾之利!此必有乱也!”
    
        周亚夫听着感慨的点点头。
    
        天子能够看到这一点,这就说明,天子不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的。
    
        目前的汉室官场,正经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思想大混乱。
    
        即使是两千石封疆大吏,一岁所得,算上各种津贴、补贴和赏赐,也不过几十万一年。
    
        而这么点收入,讲句良心话,根本撑不起一个一方大员的门面。
    
        旁的不说,身为郡守,你总不能自己出门还要走路吧?
    
        作为郡守,你总不能,连衣服都要自己洗吧?
    
        家里面怎么着也得请个十来个仆人!
    
        然后子女的教育问题、嫁娶问题,这些都需要钱。
    
        在以前,没有对比的时候,两千石们还能保持平和心,最多做点以公肥私的事情。
    
        而商贾的兴起,却对这些封疆大吏,造成了严重的冲击。
    
        一个两千石,辛辛苦苦一辈子,能给子女后代留下百万家訾,已经是此人敲骨吸髓的本事非常高超了。
    
        然,今天的商贾们,不费吹灰之力,家訾就以千万算。
    
        平律之中甚至准许这些千万级别的巨贾拥有上书权!
    
        这种冲击,让许多人根本就按耐不住。
    
        于是,各地都有着官员家属开始参与商贾之事。
    
        现在,这些家伙还有顾忌,还在害怕,不敢明目张胆,也不敢做的太过。
    
        但,长此以往,未来指不定他们会玩出什么幺蛾子!
    
        国家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想到这里,周亚夫也是摇摇头。
    
        他知道,天子有着野心,有着宏大的志向。
    
        但这商贾之事,却极有可能拖累这一切。
    
        反正,周亚夫是无法想象,若官员和贵族也开始经商,这个世界会变成一个什么模样?
    
        朝堂上,恐怕也将变成一个讨价还价的菜市场。
    
        但,他却无力阻止。
    
        因为,卷入这个浪潮的,不仅仅有商人,还有广大的士大夫、列侯甚至是皇室。
    
        这就是一个马蜂窝,除了天子,几乎没有人敢碰。
    
        …………………………
    
        刘彻看着一头雾水一般的馆陶,在心头微微笑了笑,他这些话本就不是说给馆陶听的。
    
        他轻声继续道:“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朕若放纵,则私利之风起也,贪利之心滥也!若以法绳之,则下必有怨……”
    
        这样说着,刘彻也是感慨不已。
    
        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治理国家了。
    
        因为,你将不得不时时刻刻面临着两难抉择。
    
        就像现在的汉室天下,刘彻想要发展和孵化中国的资产阶级,建立建设工业化社会。
    
        就肯定会带来商贾的崛起和资本的繁荣。
    
        众所周知的事情是做生意永远比地里刨食赚钱!
    
        而在这个西元前,更是如此。
    
        经商的利润之大,大到足以让圣人都把持不住自己内心的平静。
    
        海量的财富,冲刷着固有社会的认知,更洗涤着新一代人的三观。
    
        于是……
    
        无数人开始丢掉了节操,开始利用手里的权去为自己取利益。
    
        在这个过程里,聪明人有聪明人的做法。
    
        譬如桃候刘舍,他就让他的几个儿子悄咪咪的弄了几个马甲,然后私底下专门开了几个作坊生产那些专供少府的各种消耗品。
    
        一年下来,轻轻松松赚个几百万,还不用背负任何道德压力和困境。
    
        对此,刘彻心知肚明,但没有去管它。
    
        而有些蠢货,则因为脑子太蠢,所以做的事情,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譬如去年,雒阳尉张珏就蠢到让他的小舅子去挨个通知整个雒阳的商贾你们必须用我得船舶和车马来转运物资。
    
        结果,被人一纸告到廷尉,全家一起去了监狱旅游……
    
        是以,面对这样的情况,刘彻是不管也不行,管的多了,也可能出问题。
    
        毕竟,未来,类似的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多。
    
        只要刘彻还想继续这个孵化资产阶级的游戏,官商合流和官商势力的扩张就不可避免。
    
        而他若打着‘反腐’的旗号去整治,则肯定会引起官僚贵族集团的反扑。
    
        刘彻不怕他们的反扑,但害怕这些家伙阳奉阴违,故意捣乱和添堵。
    
        而且……其实……刘彻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原因很简单,这是资本在中国发展所必然要经的一个过程。
    
        别说是现在了,再过两千年,中国的资本发展之路,也是如此。
    
        他之所以如此说,只是为了让周亚夫知道:他这个皇帝清楚局势,明白目前的问题,也知道解决的方案。
    
        当然,同时,这也是为了忽悠馆陶。
    
        毕竟,想要融资,不会忽悠怎么行?不会画饼怎么行?
    
        所以,刘彻痛心疾首的道:“朕忧心于此,日思夜寐,寻求解决之道……”
    
        “这些日子以来,倒也想到了几个办法……”
    
        刘彻伸出一根手指头道:“其一:朕计划建立回避制度:既今后所有官员家属都不得在该官员治下经商,或者有产业,如确有产业或者从事经商,则必须对少府、御史申报!”
    
        官员申报财产,在汉室是常例。
    
        在过去,在汉室为官,需要达到訾算标准。
    
        刘彻登基后才废除了这个制度,但选官时,官员依然需要如实上报自己的财产。
    
        这是有御史大夫衙门监督的,若官员隐瞒财产,轻则丢官,重则去廷尉衙门喝茶。
    
        这既是监督,其实也是在解开官员家属的束缚。
    
        衙内什么的,可能会提前出世。
    
        但刘彻知道,即使他不这么做,衙内们也一定会出现!
    
        就好比现在儒家嘴上嚷嚷着‘不与民争利’,但在实际上,在史上,与民争利最多的就是儒家的人了。
    
        毕竟,道德高洁的人,在整个社会,都是少数。
    
        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是圣人。
    
        自古,财帛动人心。
    
        与其树个高大上的牌坊,倒不如立一个粗俗的制度。
    
        牌坊会倒塌,腐朽,但制度不会。
    
        尤其是那些一板一眼的制度。
    
        譬如,当初,刘邦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几十年来,谁犯谁死!从不姑息!
    
        于是,连列侯们都要夹着尾巴做人。
    
        这可比一万句口号还有用!
    
        当然了,目前这个制度还要完善、补充,并且经过修饰。
    
        至少,在用词上不能这么**裸的告诉官员和天下人官员的亲戚可以经商这样的大实话。
    
        这样的话,儒法会受不了的!
    
        “其二,朕打算给天下官员加薪,以厚禄养其廉……”刘彻伸出第二个手指道。
    
        馆陶却是不明所以,她依然没有弄懂,这些与少府剥离盐铁衙门和铸钱衙门有什么关系?
    
        但在屏风后的周亚夫却已经微微点头了。
    
        天子提出的这两个举措,第一个有待商榷,他持保留意见,但也不反对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官场和未来的官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有约束和监督,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至于第二个,厚禄养廉则很符合周亚夫的胃口了。
    
        毕竟,现在的汉室官员的薪水,还是太少了。
    
        就以他这个丞相来说吧,虽然食邑一万多户,还是万石岁俸。
    
        但每年的俸禄和租税加起来也就那么几百万。
    
        这么点钱,在这个长安城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而下层的两百石、四百石官员,则是倘若不贪污的话,根本连自己的家人都养不活!
    
        “至于这第三嘛……”刘彻看着馆陶笑眯眯的道:“则是朕要表明朕愿与天下士大夫贵族共治天下的态度的政策朕将把盐铁衙门、铸钱衙门,自少府剥离,其一曰:盐铁司,专营天下盐铁之事,其二曰:钱行,专责发行、铸造以及售卖铜钱、黄金及其他贵重金属……”
    
        将这张大饼抛出来后,刘彻就笑着问道:“不知道姑姑有没有兴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