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节 谈判 1

    馆陶听完刘彻的话,已经是跟小鸡啄米一般的不断点头了。笔·趣·阁biquge.info
    
        盐铁衙门的利润,不用多说,是个人都知道!
    
        这个天下,哪家不吃盐?谁家没有铁?
    
        馆陶虽然不怎么关注民间的盐铁价格,但有一点她知道——现在,她每天吃的盐,一斤就要数百钱!
    
        在她想来,泥腿子吃的盐,怎么着也得卖了几十钱一斤吧?
    
        而天下百姓何其多?
    
        一年每人吃个几斤盐,这钱就滚滚而来!
    
        至于那铸钱?
    
        馆陶太了解了!
    
        当初,邓通与她关系还不错,某次酒后,邓通曾经向她透露,靠着铸钱,一年获利数千万!
    
        这还是在有吴王的铸钱在竞争的情况下!
    
        如今,市面上的其他所有铸钱,都已经被汉室的五铢钱打的节节败退。
    
        要不是五铢钱产量有限,恐怕其他铸钱都会被彻底淘汰出局。
    
        这铸钱之利,怎么着也得有个几万万吧!
    
        刘彻看着馆陶,心里微微一笑。
    
        也就是馆陶,能够这么好忽悠了。
    
        这个女人,就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主。
    
        “盐铁司……朕打算将之拆分成一万股,朕自占七千股,余者三千,则以每股百金,对诸侯王、列侯、外戚及两千石招募……”刘彻微笑着道出了自己的计划:“姑姑可愿入股?”
    
        “这‘股’为何物?”馆陶虽然内心怦然而动,但好歹还是留了一个心眼问道。
    
        “姑姑可读过《算经》?”刘彻笑着问道。
    
        馆陶茫然摇头,她哪里有空去念这个算经啊!
    
        “故折矩,
    
        以为句(即勾)广三,股修四,径隅(即弦)五!”刘彻笑着解释道:“就是一个三角形的一个边长,朕取其之意,用为量词,以为盐铁司、钱行之术语……”
    
        在此时,股这词语,也就两个解释。
    
        一者是大腿,一者是不等边三角形的长边。
    
        刘彻于是取其后者,作为量词,旁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要能理解就可以了。
    
        “这‘股’是可以分红的……”刘彻浅浅的道:“譬如,去岁盐铁衙门实报得利十三万万,若依此法而分,则每股可得红利十三万钱……”
    
        这个十三万钱,让馆陶的心肝都跳动起来。
    
        她立刻就道:“皇帝,姑姑没有什么钱……但……这几百股的钱,姑姑还是拿得出手的……”
    
        刘彻听了都快笑死了。
    
        这几百股,可是几万金啊!
    
        这还算没钱?
    
        但馆陶的心里,此刻只有无数的五铢钱在飞舞。
    
        一股十三万一年,一百股就是一百三十万!
    
        而她可以去找东宫借一点,再找梁王借一点,再让陈须陈嬌兄弟拿钱,凑个一千股的认购金都是有可能的。
    
        这样,一年可以分一千三百万。
    
        十年就是一万万三千万!
    
        这公侯万代不敢想,百代已然足够了!
    
        这样想着,馆陶感觉整个人都轻了。
    
        刘彻却是继续忽悠着她:“此外,这钱行也当如此执行,只不过,钱行一股就要五百金……”dudu1();
    
        馆陶一听,整个人都傻了。
    
        一股五百金?
    
        那一万股岂不是要五百万金了?
    
        难不成,这铸钱十倍百倍于盐铁之利?
    
        但她哪里知道,其实若有可能,刘彻不愿意让这个目前成为钱行,未来可能是中央银行的机构,沾染到其他任何私人的资金。
    
        这个机构,就是刘彻留给自己子孙后代的。
    
        刘彻打算在汉室成立一个类似于美联储那样的机构。
    
        但,与美联储不同,这个机构将是由皇室控制,其最高层的管理层,必然都是皇室成员。
    
        这样,刘氏就控制了汉室的金融。
    
        这也是他留给子孙的一条退路——万一未来,资本势力势大难制,那就垂拱而治,隐于幕后,将国家权力交给大臣和内阁。
    
        但皇室依然可以依靠金融,控制和影响世界,掌握军队和权力。
    
        更关键的是——刘彻清楚,钱的作用有多大。
    
        而在未来,他的子孙后代里,可能会出现软蛋、怂包、宅男什么的。
    
        但只要皇室牢牢控制了金融,那么权臣就翻不了天。
    
        没有钱的渣渣,会有军队听令?
    
        当然,这种自私的行径,还有着其他目的。
    
        刘彻需要在自己之后,这个国家依然能按照他的意愿继续运转至少一百年,以期令整个国家的技术水平提高到蒸汽革命的后期,点燃电力革命的导火索。
    
        但,没有钱,这些事情是万万不能做成的。
    
        当然,你可以说,国家有钱就行了啊。
    
        但问题是——国库里的钱,那里有私人好用?
    
        就像现在,刘彻去国库拿钱,都要经过廷议,至少要做一下表面文章,但去少府拿钱,却是一纸命令就可以做到。
    
        这就是公私之间的差别了。
    
        如今,少府的分崩离析,已经势在必行。
    
        未来的少府,将会成为一个纯粹的工业机器。
    
        而它的财权、矿权和税权,则将纷纷剥离。
    
        有些可以充公,作为国家机构,而有些,则会继续保持它的皇室私人机构的功能。
    
        而这钱行,这是第一个拿出来的东西。
    
        同时,也是一个吸引人眼球的东西。
    
        只有别人都在看它的时候,刘彻才能隐藏其他需要隐藏的东西。
    
        这就像你看魔术表演,魔术师总会拿东西吸引你注意力一样。
    
        “这么多啊……”馆陶喃喃的在心里念叨了一下。
    
        钱行对她的吸引力还不够,主要是价格太高了。
    
        五倍于盐铁司的投资,产出却不一定有盐铁司高。
    
        毕竟,天下流通的钱币盘子就这么大。
    
        少府年年铸钱,一岁不过十万万到十五万万之间。
    
        而利润却远远不及盐铁。
    
        所以,馆陶就很聪明的做出了选择:“那我就先认五百‘股’盐铁司的吧……”
    
        馆陶说完,似乎有些担心刘彻毁约,于是,又迫不及待的补充道:“过两天,我就将钱送来……”
    
        五百股就是五万金,总重量接近十吨,就是运也得运好几天。dudu2();
    
        刘彻看着馆陶,却是微微的笑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盐铁的利润,其实也就是这几年了。
    
        再过些时间,等到天下人都开始学会了晒盐,等到汉室的生铁产量达到一个限度,等到生铁足够满足市场。
    
        那么其利润就会直线下跌。
    
        刘彻从来就没有打算过,吃盐铁官营的本吃到死。
    
        到现在为止,盐铁衙门的所作所为,都是用远低于其他竞争者的价格或者优惠政策来抢占市场。
    
        就以粗盐为例,目前盐铁衙门所售卖的最廉价最大量的就是粗盐了。
    
        这种粗盐,一斤售价不过五钱。
    
        远远低于其他所有竞争者的成本——因为其他人要烧火煮盐,还得制卤。
    
        于是,私营盐业顿时溃不成军。
    
        又如铁器,现在盐铁衙门就是靠着量大、质优和价低,同时靠着假民耕具政策抢占市场。
    
        你私人的铁器商人,再牛逼能玩的过国家调控?能拼得过假耕具政策?
    
        所以,现在,私人铁商,基本上都是直接对少府供货。
    
        他们不可能挑战少府的垄断地位。
    
        但,终有一天,这个模式会落伍,会淘汰。
    
        特别是随着国家的生铁产量不断增加,铁,肯定会变成一种普通的货物。
    
        就像布帛一般,再也没有成为等价物的权力。
    
        当然,在现在,无论是冶铁还是织布,都是在印钱。
    
        所不同的是,冶铁的印钱暴利时代,很快就要落下帷幕了。
    
        迟则十年,早则三年,生铁的产量,就会增加到一个足以满足人们正常需求的水平。
    
        倒是纺织业,大约还可以继续享受个二十来年的暴利时代。
    
        甚至很可能会有长达一百年以上的暴利时代!
    
        你可以想象,在现在这个世界,布帛,对于其他国家的吸引力。
    
        这意味着,在未来,汉室很可能会用大量的布帛等纺织物,倾销世界。
    
        摧毁所有国家的手工纺织业和织造业,同时为汉室的资本积攒起第一桶金。
    
        所以,刘彻很早就布局于此。
    
        到今天,已经收拢了超过十五万名死心塌地,勤劳肯干,任劳任怨的妇女了……
    
        这些都是过去的白粲、舂奴。
    
        属于男性的司空和城旦,在解放后可以过正常生活。
    
        但这些白粲和舂奴,却几乎很难融入正常社会。
    
        因为,她们几乎不具备任何在社会独立生存的技能。
    
        更重要的是——解放之时,大部分人已经年纪很大(相对于西汉而言),大多数都有孩子了(鬼都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
    
        所以,刘彻就下令让东西织令将这些人收拢起来,进行培训。
    
        现在,这些人每年都用自己的双手,为汉室的繁荣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也养活了自己的和自己的孩子。
    
        这些被解放的白粲、舂奴,成为了汉室第一批,经济独立的妇女群体。
    
        而靠着这些心灵手巧的妇女帮助,汉室的纺织技术,不断发展。
    
        虽然,现在珍妮纺织机还没有被发明。
    
        但三锭脚踏纺车却已经被人发明了,虽然还有些问题,有些瑕疵,但,在粗布和棉布的纺织方面的技术难点已经被攻克。
    
        轧棉机也被创造出来,棉花去籽技术也被攻克。dudu3();
    
        现在,汉室在纺织业方面的工业革命,已经只差临门一脚了。
    
        十年之内,大规模的人力纺织技术就会普及,棉花种植业也将带来丰厚利润。
    
        而刘彻本人,则早已经找好了位置,躺下来等着天上掉钱。
    
        当然,这些事情,刘彻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
    
        馆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她的个性就是如此。
    
        不然,在历史上,她也不会在六十多岁的时候,还想着养小白脸,甚至带着小白脸去见武帝了。
    
        同时,还顺便让自己的小白脸创造了‘绿帽子’和‘主人翁’这两个典故。
    
        以至于史书,都将汉家公主私德不正的风气都归罪到了她的头上。
    
        事实上,馆陶哪里背得起这么大的锅?
    
        打鲁元长公主开始,刘氏长公主不养小白脸和面首,那还是长公主吗?
    
        即使是武帝的平阳长公主,其实也拉过皮条,献过美人给皇帝弟弟。
    
        馆陶走后,周亚夫就从屏风之后出来了。
    
        “陛下,当真要如此?”周亚夫叹了口气,恭身问道。
    
        “这是千载良机!”刘彻看着周亚夫的脸色说道。
    
        刘彻很清楚,无论是在诸子百家的问题上,还是在现在的国家经济政策和制度上,他都需要周亚夫的配合和合作。
    
        而且,必须跟周亚夫以及诸子百家、列侯官僚士大夫们谈判。
    
        双方自然各有底线和原则。
    
        就如现在,刘彻的底线和原则就是——目前的国家稳定和经济繁荣必须维系,必须保持。
    
        而周亚夫的底线……
    
        则不必去思考,直接代入史书上你所能见到的那一位位名臣的想法就可以了。
    
        对于一个真正的中国贵族和君子而言。
    
        必然是无法坐视,自己的同僚之中有人是商贾的。
    
        法家还好一些,法家虽然对于商人喊打喊杀,而且手段狠毒,但他们并不排斥与商贾共事——对法家来说,只要结果符合他们的预期,他们才不管过程呢!
    
        但,对其他人来说,则不是如此。
    
        特别是儒家。
    
        孔夫子以来的义利观,决定了儒家在对待商贾的态度上,是绝对的。
    
        所谓‘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意思就是说,统治阶级特别是高层,必须以身作则,作为天下人的榜样。
    
        自身的道德修养必须max,同时,还得做好其他方面的榜样。
    
        正所谓‘君子喻于义,U看书uknshu.co小人喻于利’,想当君子,就不能谈利。
    
        儒家的这种义利观,在刘彻眼里,只适合在封建社会和奴隶社会,但肯定不适合在未来的资本主义社会。
    
        原因很简单——你特么敢不让资本家逐利?精神病人已经整装待发了!
    
        而在另外一个层面,汉室的国策,至少在现在还是以农为本,商贾是贱业。
    
        骤然之间,松绑了官员亲属经商——那不是在公然打历代先帝的脸吗?
    
        周亚夫亲近儒家的立场以及他自己本身的教育和认知,使得他无法认可这样的事情。
    
        但不要紧……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交易,什么都可以谈判,什么都可以妥协。
    
        玩文字游戏?刘彻最擅长了!
    
        儒家则更擅长!<!--flagbqg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