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节 杂家官僚(2)【无声的飞翔萌主补更】
    皇帝都龙颜大悦了。

    群臣还有什么好说的?

    甚至,许多人都在心里面埋怨着自己:“为什么吾就不能早点想到这个办法……”

    而大家看着朱买臣的眼神,就更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此刻,这个清瘦的文官,在众人眼中变成了走运的小人/无耻的佞臣/可恨的杂家混蛋。

    总之,没有几个人用正眼瞧他。

    但那些正眼看他的人,看法就又不一样了。

    “这是上好的苗子啊……怎么就被杂家抢去……”几位黄老派的名宿,眼中闪烁着不定的神色。

    久经风雨,阅遍沧桑的黄老巨擘深知一个道理——没有什么成功是侥幸的。

    而一个能准确从无数错综复杂的信息之中,抓到当今天子的痒痒处,单单就是这一份能耐,就已经很难得了。

    有着这样的能力,这个朱买臣,已经实打实可以确保一个未来在政坛上的地位!

    因为,哪怕是三王五帝,也需要马屁精啊!

    真正的圣王,更是需要一个能够随时随地的为他宣传和张扬其得意政绩的大臣。

    不然,你难道以为三王五帝的功绩是天下人自动认可的?

    特别是,这些活的足够长久的黄老派巨擘,曾经亲身经历过季布的扬名之事。

    无曹丘生之帮助,季布如何有那‘得黄金百金,不若得季布一诺’的名头?

    ……………………………………

    “这朱生,果然有些能耐……”张汤不落声色的微笑着。

    事实上,论起对当今天子的喜好的把握能力,张汤说自己是天下第二,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

    在事实上来说,张汤的马屁神功,其实早已独步汉室朝堂。

    在历史上,这位武帝的御史大夫,是与公孙弘一样厉害的角色。

    他主持下的哪一个政策,不是刚刚好挠到武帝的痒痒处?

    以至于张汤活着的时候,汉家丞相,还不如庙堂里的泥塑更有用!

    至于现在……

    张汤只是不需要靠拍马屁逢迎幸进而已……

    而且,他非常清楚,自己服侍的君王是一个怎样的君王——你拍他一万个马屁,不如做一件让真正开心的实事。

    倒是,晁错和赵禹,都是露出了凶色。

    “这杂家,迟早必成心腹之患!”晁错自从三年前去了一次安东回来后,就是坚定不移的杂家威胁论者,而法家和杂家在历史上的恩仇,也使得这两个学派实质上很难有什么好感可言。

    虽然杂家和法家的恩仇,远不及儒墨之间矛盾。

    但这两个冤家,却也注定无法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

    “唉,此子,几可有传我真传之能……怎的让杂家捡了去……”胡毋生摇头叹息着,这位儒家公羊派的领袖此刻非常失望。

    他失望的原因,自然是——明明这朱买臣最开始学的是公羊春秋,结果却被杂家截胡。

    “听说公孙子与此子素来交好……或许还可以……”胡毋生眼中闪烁着不明的神色。

    在学术主张上,他现在已经彻底跟师弟董仲舒有了泾渭之别了。

    主张我注春秋的胡毋生一派,讲究用自身之道来践行春秋大义,在最开始,两者的差别,就跟荷包蛋与煎鸡蛋之间的差别。

    但如今,却已经变成了蛋挞与蛋糕之间的差别。

    举个很明显的例子。

    现在,胡毋生的得意弟子公孙弘执掌的主爵都尉衙门,天天跟商贾打交道,铢缁必争。

    真要按照过去的儒家思想来解释,是怎么也解释不过去的。

    但有了我注春秋,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按照现在胡毋生一系对外宣称的口吻是这样的:公孙子(公孙弘)兼为主爵都尉,侍奉天子,以我行代天行,乃是不惜深入最肮脏的地方,来教化和感化世人……

    总之就是类似这样的论调。

    反正,就是有些类似后来佛家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而这样一套说辞,在经过不断完善和千锤百炼后,渐渐成为了胡毋生一系学者的信条。

    所以,胡毋生这一系的儒生,可以投笔从戎,从马上得功勋,以其行来注解春秋之中的君子行为。

    所以,胡毋生这一系,可以将商贾弟子甚至商贾也收入门墙。谁要敢质疑,那就麻烦请此人看看端木赐……先师都收商贾为弟子,我自然也可以……更何况,我用商贾为弟子,乃是为了感化和教育他啊!

    由此,如今甚至已经有商贾自号儒商,成为了汉室工商业之中的一股清流。

    甚至于,还有胡毋生的门徒,操持起了工匠之业,混进了鲁班苑,学起了技术。

    有人曾经目睹,有胡毋生高徒几人,上午在鲁班苑学着怎么做木工/冶铁/锻造,连手都没有洗,下午就回胡毋生在长安城外的‘学馆’读书。

    凡此种种,不一而论。

    以至于世人将公羊派开始一分为二来看待,称为‘胡子春秋’和董氏春秋。

    从表面上看,公羊派的力量分散了。

    但实则,却是壮大了。

    而且不仅仅壮大了一点点。

    旁的不说,今天的胡毋生和董仲舒两人,任意一人的派系,就比过去整个公羊派还强大!

    是以,在胡毋生眼里,这朱买臣,还真是一个可以挽救可以教育可以感化的对象。

    当然,在其他派系里,则自然自动变成了小人。

    …………………………………………

    望着全场各色目光,刘彻笑着抚掌赞道:“善!朱卿之论,深得朕心……”

    “尚书令……”刘彻转头对汲黯道:“将朱卿所说,录入到今岁的上计考核之中……”

    顿时,全场都是一震。

    朱买臣刚刚所言的‘一人不举,全族三代连坐,不得为官’的处置,对于众人而言,实在太可怕了。

    想想看,一个家族之中,若有一个弟弟啊或者哥哥啊,干了溺婴的事情,结果连累兄弟丢官……

    但他们哪里知道,这个世界上更可怕的政策都在未来出现过。

    当然,那是在一个疯狂的年代,被一群疯狂的官僚推动的。

    不过,没有人敢异议。

    刘彻从上台开始,就已经强调了这个政策,并确立为国策。

    这些年来在关中雷风厉行,在天下人面前也确立这个政策合法性,并且得到了天下人的认可和接受。

    毕竟,谁敢反对一个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政策呢?

    虎毒尚且不食子。

    一个官员若连自己的子女都不爱,如何叫他爱自己的百姓和人民?

    现在,也不过是将这个政策严肃一些。

    刘彻说完这些话,就坐下来,对朱买臣道:“卿请继续下去……”

    朱买臣自然是欣喜若狂。

    他研究国家政策,已经研究很久了。

    从今上即位以来,到现在的所有诏书、命令和律法他都研究过了。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坚信杂家一定会是未来之王!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在诸子百家里,黄老过于刻板,法家太过严苛,儒家过于迂腐,至于墨家?倘若地主士大夫们还能有力气,必定不让他坐大。

    农家则是一个万金油辅助。

    唯独杂家,在自然上有黄老派的精神,在法律问题上,有着法家一般的坚持,对于技术和科学以及工匠能够如墨家一样包容,而在道德和忽悠人的能力上不输给儒家。

    最最重要的是——朱买臣发现,几乎所有的商贾,只要在听过了杂家的主张和理论后,即使不是成为杂家的脑残粉和拥泵,也肯定会杂家保持善意。

    而如今天下,工商大兴。

    未来,工商业甚至可能与农业并驾齐驱。

    只要这大势不改变,杂家的崛起和强盛就无可阻拦!

    所以,他趴在地上,叩首道:“至于节用……臣到任之后,当厘定官府之用度,减其多余,补其不足……入官员、贵族、士大夫,停靠驿站,休息给养,臣当限定额度,各以其等级,定其限额,凡超出部分,则由其自负……”

    这话一出,顿时全场暴击。

    特别是贵族和士大夫们,几乎恨不得吃了朱买臣。

    要知道,在九年前,大汉帝国进行过一次反对公款吃喝的运动,在先帝和当时丞相申屠嘉的主持下,搞了一次大扫除。

    当时搞得人心惶惶,官不聊生。

    于是,官僚集团运用起了‘非暴力不合作’神功抵抗。

    各地官员,纷纷缩回官衙,不派使者,不跟上级和下级联络,各地政务一片瘫痪。

    不得已,先帝不得不减轻了处罚力度。

    在事实上,宣告了那一次反公款吃喝运动失败。

    虽然,保留了所谓‘官员过境,自负消费’的制度,但实际上,当领导或者贵族从某地路过,下面的马屁精,敢不尽心尽力招待?不怕被穿小鞋吗?

    而朱买臣现在却提起了这个事情。

    虽然说,其实朱买臣的立场比起先帝的法令其实大步后退——先帝时期,非公食宿和消费,都是要自费的,但如今,朱买臣却可以根据等级提供。

    但问题是——特么劳资本来一分钱都不要花啊!

    更严重的是——朱买臣这一提,以后万一其他小人都跟风,都这么玩,我们怎么办?还能不能愉快的公费旅游/吃喝了?

    是以,朱买臣瞬间成为了官僚的眼中钉。

    但他本人却浑然不惧。

    因为他知道,现在,与先帝时期,局势已经有了质的改变。

    旁的不说,现在,谁敢再用对付先帝那一套对付今上?

    信不信你早上这样做,下午接替你的官员就已经抵达了你的面前?

    数以万计的考举士子和大汉帝国的强兵铁骑就是当今天子的最大依仗。

    更何况,朱买臣本人,确实非常非常讨厌这个制度!

    作为底层出生,他对于这些毒害底层百姓的苛政、恶政,深恶痛绝!

    而且,他确实需要这样子来为自己刷声望,刷名声,刷人望。

    不然,不玩点心跳,谁知道他朱买臣是谁?

    从今以后,他走出门,天下人看到他就会说:这就是那位直谏君父的朱公啊!

    所以,朱买臣无所畏惧的道:“至于补不足,则是道路、桥梁、渠道以及地方亭里之必要人员培训……如,臣欲行‘一三之制’既,每一个有户三百之乡亭,必有一郎中、一蒙师、一铁匠……”

    朱买臣此话一出,不止刘彻赞许不已。

    就连许多大臣也都对另眼相看。

    因为,根据《平律》,国家鼓励并且奖励地方医师、蒙师、工匠。

    为此,地方上的医师、匠人(木匠、铁匠和泥瓦匠),若技术过硬,且确实造福了乡里,那就可以免除徭役,并享有一些特权。

    这是刘彻当初为了在未来适当之时,建立起一套基本覆盖全天下的教育、医疗和基本生活资料保障体系的尝试。

    特别是医生和蒙师,刘彻不需要他们有多高的技能和学问。

    能识字,并且愿意教授学生的蒙师OR能懂点基本的药物常识,会开点基本药方就可以了。

    可惜,限于财力,如今哪怕是关中,也不曾完善这个系统。

    也就是在墨家控制的墨社之中,基本实现了这个制度。

    但天底下,有几个学派或者组织有墨家这样强大的动员组织和蛊惑能力?

    如今,朱买臣却主动提起了这个事情,还拿出了自己的计划,这让刘彻不免对他刮目相看。

    他若真的做成了这个事情——不!只需要起个框架,立好标杆,这就是功德无量!

    然而问题是——朱买臣哪里来的这么多资源?

    要知道,虽然他放低了标准,以三百户来配置一个医生、蒙师、铁匠。

    一个中等郡,十五万户,就需要五百个医生、五百个蒙师,五百个铁匠。

    这样的高配置,哪怕是在北方,在关中,都很难很难。

    更别提,还是吴越之地了……

    刘彻于是就好奇起来,问道:“卿准备从那里得到如此多的人才?”

    五百个读书人不难找,难的是五百个愿意在基层,在农村教一群熊孩子识字,甘于清贫的老师!

    至于医生……

    哪怕只是简单的会治点感冒,包扎伤口、辨识药材的医生,在现在也是个稀罕物。

    还有那铁匠……

    别以为铁匠好培养!

    如今的情况下,一个合格的铁匠,起码需要五年时间,才能有打造/修理农具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