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零二节 朱买臣的办法
    朱买臣之后,刘彻又点名了几个官僚。

    基本都是些来自中低层的官员,泰半属于那种出生考举,但没有什么背景和人脉,靠着自己爬到今天位置的精英。

    既然是精英,那他们的回答,自然不差。

    甚至,让刘彻充满了惊喜。

    譬如,一个来自公羊派,大抵是胡毋生的门徒,名叫李阙的官员,就开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政绩

    这也是他得以能够来到这甘棠的缘故——这位李先生是河内郡朝歌县的县令,而众所周知,河内是汉室豪族力量最强、游侠最猖狂的地方。

    在整个汉代历史上,河内郡的豪族和游侠势力,就一直是国家挥之不去的阴影。

    原因很简单。

    对付其他地方的豪族、游侠,地方官实在奈何不了,可以让国家出手,将之强制迁徙。

    但河内就不行了。

    此地,是汉室列侯封国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河内郡领十六县,就有十一列侯!

    其中包括了当朝太后薄氏的亲弟弟薄戎奴的封国——郅县。

    如此多列侯猬集在此,别说是什么县令县尉了,就是郡守,恐怕也得掂量着来。

    万一你不小心,得罪了那位列侯,人家给你穿小鞋怎么办?

    是故,河内郡问题一直困扰汉室,国家几次想要整顿,却都投鼠忌器。

    历史上,直到武帝时,义纵和王温舒接棒,才算勉强镇压下了河内豪强和游侠的气焰。

    至于在现在……

    此地的豪族和游侠势力,只能说是一手遮天。

    而豪族和游侠势力强大的地方,若是郡守,大约还可以弹压、镇压,但一个小小的县令,显然是没有什么施展才华的空间。

    但这位李阙李县令却打破了这个常识。

    他用的法子很简单——推广水稻。

    这看起来很不可思议——水稻是南方的作物,小麦和粟米才是北方的主人。

    但问题是,河内郡诸县的地理和气候确实适合种植水稻。

    而且,在试种了水稻以后,还得到了很高的产量——比粟米高三倍,比小麦高两倍。

    水稻的平均亩产达到了五石!

    就连刘彻初听也是不可思议,水稻产量虽然很高,但不应该这么高吧?

    但事实是——他没有说谎。

    在调阅了大农档案后,确实如此。

    若只是如此,那么此人也就不过是一个走运的幸运儿罢了。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李阙在经过试验,知道了朝歌可以种水稻,产量还这么高后,他就带领民众,在沿河地段开垦了上千顷稻田。

    要知道,北方的粟米和小麦都是不耐涝的。

    所以,沿河的滩涂地和洪泛地,一直都是空着的。

    而他此举,等于生生的将朝歌的可耕作土地面积扩大了三分之一,最重要的是,此举对整个三河地区都有着强烈的示范作用。

    而这位李阙李县令,也因此成为了河内豪族、游侠与官府相互合作的典范——没有豪族和游侠的配合,他一个小小的县令,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资源,组织起那么多人力开垦如此多的水田?

    而另一位来自法家的年轻人也给了刘彻不少惊喜。

    这个来自太原的年轻官员,在自己的治下,大刀阔斧的清理商贾多占的土地,一口气清理出了上万亩,真可谓是政绩斐然。

    与这些年轻官员对问之后,刘彻对于这个国家的现状也有了更清楚的了解了。

    直到离开甘棠,坐在前往茂陵的撵车上,刘彻都一直在思考和消化着今日的所见所闻。

    张汤却是特别好奇的在旁边问道:“陛下,那位朱生打算怎么解决这蒙师、医生以及匠人的问题?”

    刘彻闻言,笑了笑,将那本小册子交给张汤。

    张汤接过来一看,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

    “这……”张汤放下来,叹道:“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了吧……”

    “不……”刘彻摇摇头,笑着道:“朕觉得挺好的!”

    “也很适合当前的天下……”刘彻说道:“总不能说,人丑无人权吧……况且,以貌取人,失之偏颇啊……”

    当前,汉室一直有着传统,那就是想当官?ok!先照照镜子。

    假如长的丑,五官都不端正,或者有残疾,那就对不起喽!

    历史上,武帝见到公孙弘,第一印象就是——帅哥啊!

    倘若公孙弘长的歪瓜裂枣,甚至,哪怕只是普普通通,武帝大约都不可能重用他。

    没办法,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长的丑,本事就是罪。

    刘彻虽然一直有心改变这个传统,但奈何,他只是一个皇帝,不是神,不可能面面俱到。

    尤其是选官用官这种事情,说句老实话,能够处理和选用两千石就已经很辛苦了。

    两千石以下的事情,哪怕他有三头六臂也管不过来。

    所以,汉室天下,每年都上千名因为相貌而不是才华被直接拒之门外的人。

    而如今,这个朱买臣瞄准的就是这些因为相貌而不是才华,所以无缘官场的人。

    在他的计划里,所有的蒙师都会尽可能从这些人中招募。

    并且,只要这些人在地方干满十年,没有劣迹也没有犯法,就可以得到官府的保举,踏入仕途。

    这也算是给这些可怜人打开一扇改变自身命运的大门吧。

    说不定,这里面就有西汉的戏志才和庞统。

    至于医师和铁匠的问题,朱买臣的解决办法也很有意思。

    由于这两种人才都直接跟地方百姓的息息相关,而且都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积累经验。

    所以,朱买臣打算用两条腿推进。

    一方面,在地方上挖掘和招募相关人才。

    一个郡这么大,总归是有些医生和铁匠的,然后呢,再从郡中选派那些年轻、聪明、好学的年轻人,送到这些医生、铁匠门下学习,作为官派学徒。

    再通过奖惩措施来激励这些人教育、培养派去的门徒。

    而在另外一方面,则由官府出面,组织一批人,来长安的鲁班苑和太医署进修、培训,请求鲁班苑和太医署开办一种短期培训课程。

    就类似于在安东屯垦团里的模式。

    不需要教他们什么深奥的东西——简单的号脉、诊断和开药方、辨识草药/修理和锻造农具就可以了。

    而这种技术,一般三五个月就可以教会。

    只能说,这朱买臣在安东,还真没白呆!

    这也让刘彻坚定了继续推行屯垦团的模式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