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零四节 忐忑 (萌主加更2)
    刘彻现在才明白,田叔先前为什么要转那么大一圈,将目前太学之中,最有名的那几位都点出来,然后一一否决的缘故。

    原来,他是看中了太学之外的章武侯啊!

    只是……

    章武侯愿意来太学吗?

    而且,他的身体能hold的住吗?

    旁的人,刘彻不知道,章武侯,刘彻还不了解?

    这位帝国目前地位和身份最高的外戚,这十几年来一直沉迷于修仙。

    跟仙侠小说的主角一样,每日打坐、吐纳、炼丹、静坐。

    总之,就是想着有朝一日可以羽化飞仙,脱离这尘世的纷纷扰扰,找到那独属于自己的桃源。

    这几年,章武侯虽然听了刘彻的劝,不再炼丹吞服了。

    但是,这打坐和静坐,却是越发沉迷了。

    前些天,刘彻还听说这位舅祖父老大人最近在准备辟谷呢!

    好吧,这样一个做梦都想飞升的家伙,他愿意出世吗?

    要知道,上一个看破红尘,决意修仙的人,可是留候张良啊。

    而张良当年一修仙,一直到死,都不愿意出世。

    也就是中间,刘盈的太子位危险的时候,他伸手拉了一把。

    其次,即使章武侯愿意出来做事,他的身体未必hold得住太学的高强度工作。

    刘彻可不想将来被窦太后埋怨:帝杀吾弟。

    那太尴尬了。

    却听田叔说道:“陛下不必担心章武侯……章武侯是很愿意出山辅佐的……”

    人群中,窦彭祖也跪下来拜道:“启奏陛下,陛下若有诏命,叔父大人必定肝脑涂地,以佐陛下!”

    刘彻这才反应过来——不是田叔要提名章武侯,而是章武侯请求田叔提名自己。

    这就奇怪了——章武侯窦广国不理国政很多年了,到底是什么力量,将他从修仙大业之中拉回尘世?

    刘彻哪里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他。

    本来,窦氏外戚的计划是很完美的。

    文有窦彭祖,武有窦婴。

    还有东宫太皇太后撑腰,更有陈皇后为奥援,梁王为外援。

    真真是高枕无忧。

    所以,窦广国也就安心乐得逍遥。

    但哪想到,世事变幻之快,让他们目不暇接。

    短短六年之中,朝中局势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场元王子嗣的哭庙闹剧,让太皇太后不得不避居东宫永寿殿东厢,再也没有干政的力气。

    甚至连宫廷事务都不敢再管。

    窦氏失去了擎天之柱。

    更可怕的是,随后,窦婴这个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年轻一代,连连撞壁。

    先是在平律的事情上恶了天子,失了君子的名声。

    又因为卷入灌夫的案子里,被牵连,不得不主动请辞大将军一职,去清河郡冷静冷静。

    结果,到了清河郡,窦婴本性难改,又莽撞的卷入了更加敏感的战和之事,结果,连最后的机会也丢掉了。

    如今的窦婴,基本上已经不大可能进入汉室决策的核心层了。

    而太常窦彭祖虽然发展不错。

    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窦彭祖太老实,太木纳,守成可以,开拓无力。

    而窦氏外戚现在除了窦彭祖外,竟无一人可以算的上有前途。

    反观薄氏外戚和义氏外戚,却是风生水起。

    薄家的小子薄世,官居安东都护府都督,手握十万雄兵,执掌三千里山河,是汉室一等一的封疆大吏。近来更立下大功,回朝肯定受封万户侯。

    而那义氏外戚的义纵就更了不得了。

    车骑将军、东成候义纵的威名,横压世界,哪怕三岁小孩子都将之视为偶像。

    再这么下去,窦氏就真的要没落了。

    窦氏没落不要紧,更可怕的,是必然产生连锁反应,从而危急皇后陈阿娇。

    你可以想象一下,万一未来太皇太后不幸,追随太宗皇帝而去。

    没了太皇太后的支撑,皇后陈阿娇还能坐稳位子吗?

    若皇后被废,为了稳定朝纲和宫廷,作为与皇后关系亲密的窦氏外戚,能有命吗?

    很显然,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窦氏外戚,不是三岁小孩子。

    特别是章武侯窦广国活着,这个见识了太宗朝时波云诡异的宫廷斗争,见到了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外戚家族如今凄惨局面的智者,岂会料不到结局?

    没有办法,窦广国只能放下自己的修仙大业,不顾自己今年已经六十多岁的高龄,出来给窦氏撑场面。

    而他的选择,就是太学。

    今日太学,就是整个汉室舆论界和学术界的精华所在。

    控制了这里,就等于控制了喉舌。

    对于老谋深算,深谙政治斗争的窦广国来说,控制了喉舌,意味着什么太清楚不过。

    当然,他也是有私心的。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

    窦广国这一辈子,曾经做过许多大事。

    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人知道,那些事情是他做的。

    他能甘心如此吗?

    作为张良的脑残粉和拥泵,窦广国肯定不甘心如此的。

    于是,他找到田叔,请求自己继任太学山长也就顺理成章了。

    而田叔是不可能拒绝窦广国的。

    原因很简单,当年,窦广国曾经有恩于他。

    …………………………………………

    刘彻虽然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但这并不妨碍,他立刻做出决定。

    “既然章武侯有心如此,朕岂会不准?”刘彻笑了一声,说道:“就依卿之见,朕将择吉日,拜章武侯为太学山长!”

    太学、武苑、凌烟阁以及兰亭阁的执掌者,虽然不是九卿,也没有干涉政务的权力。

    但,这四个地方,干系着国家的文治、武功、传承和祭祀,自然不容小觑。

    就如开幕府,率军远征的大将以及三公九卿一样,他们的任免,需要皇帝亲自设坛,祷告天地祖宗,郑重的委托、拜任。

    这既是表明皇帝的尊重,也是告诉天下人,这是朕关心的事情。

    听到刘彻的话,窦彭祖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既然田叔帮了窦氏如此大的忙,窦氏自然要投桃报李。

    当下,与窦氏关系非常密切的大农直不疑立刻就拜道:“陛下,太学山长田公德高望重,为天下士大夫楷模,又曾为陛下师,有功社稷,又多举贤臣,有功天下,臣以为当仿瓒候、安平侯故事……”

    当初,刘邦与列侯诸侯刑白马而盟:非有功不得候,非刘氏不得王,不如约,天下共击之。

    一般来说,这有功,是指军功。

    但,也有文官,从未上阵杀敌,却也得候。

    萧何这样的bug,就不谈他了。

    这安平侯鄂千秋,啥事都没干成过,也没有什么功绩,但就凭他向刘邦举荐了萧何这一点,就足以使他成为了开国功臣。

    虽然如今,安平侯一系已经倒在上一次的列侯串联之中。

    但,这个例子,却是人人都知道的。

    刘彻早就想给田叔封侯,听到此话,立刻就顺着道:“朕深以为然,其令有司,评定太学山长田叔之功劳,呈于朕前,如瓒候、安平侯故事……”

    顿了顿,刘彻又道:“大农为国举才,朕心甚喜,其赐黄金百金,帛十匹,御剑一柄……”

    这就是表明自己知道,虽然直不疑是在拍马屁,但朕非常开心。

    皇帝都这样说了,谁敢反对?

    况且,文官现在心里面开心的要死。

    田叔今日可以被封侯,那么……未来,我未必不可以封侯。

    特别是御史大夫晁错、廷尉赵禹等人,简直就是心花怒放,不能自已。

    ……………………………………

    出了田叔家,刘彻重新登上撵车,在浩浩荡荡的天子卤薄簇拥下,朝着太学而去。

    一路上,数不清的百姓,跪在道路两侧,恭迎着他的到来。

    刘彻也适时的站到了撵车外,向着人群挥手致意。

    这也是他与他的父祖最大的差别。

    比起其他他的父祖,他在对待百姓方面,更像刘邦,甚至比刘邦还要亲民一些。

    而这种作秀,无疑给他增添了许多光彩,也让百姓更加崇拜,更加相信他这个皇帝。

    至于安全问题,刘彻早就不担心了。

    如今天下,胆敢对他不利的人,不说没有,但至少,不可能出现在此地。

    旁的不说,在这些人群之中,只要有人胆敢有异动,都不需要军队出手,他周围的人就足够镇压他了。

    更何况,刘彻周围,起码簇拥了数十名忠心耿耿,绝对可以为他挡子弹的忠心卫士。

    倒是负责安保工作的剧孟,看着这个情况,一路提心吊胆。

    好在,很快,太学就已经出现在眼前了。

    这座茂陵城里最显目的建筑群,如今已经扩张成为了一个占地足足数千亩的庞大建筑群。

    在其左近,一片片奢华的学区宅环绕。

    大汉帝国的狗大户们,基本猬集在此。

    而此刻,这些大贾、豪强,纷纷走出家门,对着天子车驾,翘首以待。

    这些人知道,决定自己命运和财富的时刻,已经来临。

    田广和无盐冗,更是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尤其是无盐冗,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一直在砰砰砰的跳动着。

    这些天来,他的感觉很不好。

    许多曾经与无盐氏关系密切的宫廷贵人,这些日子以来,纷纷与无盐氏断开了联系。

    连送上门的钱和宝物都原封退了回来。

    能让那些视财如命的守财奴,连黄金和珠玉都不爱了。

    可想而知,无盐氏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