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零五节 太学的变化
    时至今日,太学虽然成立不过三年,但,却已经拥有了两千多名来自各地学生。

    目前来说,太学内部的学生,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第一,各郡国之中,诸子百家的学苑。

    主要是,儒、法和黄老学派的的学苑或者巨头个人的衣钵弟子。

    这些人是太学真正的精英!

    他们是真正的学霸,聪明、勤奋、刻苦、认真。

    几乎每时每刻,他们都在读书。

    而太学的藏书,虽然不如兰亭阁丰富。

    但却也不少,至少,儒法黄老的主要著作,这里都可以借阅。

    而最精英的那一群人,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的那一批人,甚至可以借阅国家档案,乃至于申请调阅石渠阁的非绝密档案。

    这是刘彻给太学学生博士们的权力,也是彰显他热衷文教的态度。

    只是,能有资格,做到这一步的人,少之又少,整个太学不过百人。

    而第二部分生源,则来自于各郡国举荐以及贵族子弟。

    其实,就是士大夫、勋贵们的关系户。

    这些人,数量众多,良莠不齐。

    有天资出众,恍如明星者,也有整日不务正业,花天酒地的浪荡子,甚至还有人整天在外面游手好闲,与游侠儿们勾肩搭背的堕落者。

    至于第三类,则是通过学区宅制度以及其他途径,混进太学里镀金的人。

    这些人,在之前,饱受非议。

    甚至有博士声称‘宁死也不愿与此辈为伍’。

    但事实,却给所有人上了一课。

    这些通过学区宅制度以及其他途径进入太学的人,非但不是什么纨绔子弟,更非什么想象中的酒囊饭袋。

    事实上,几乎每一个人都是精英,甚至算得上顶级的人才!

    他们大都来自商贾家族,从小就跟随父辈走南闯北,深入闾里、乡亭,对于数字格外敏感,甚至有人是心算天才。

    是以,如今,反倒这些原本被儒法以及黄老派嫌弃的人,渐渐成为了儒法和黄老各派在太学之中最活跃的群体。

    大致上,你可以将他们想象成后世的学生会成员。

    他们相互串联,组织学生甚至教师,参与各种活动,甚至自掏腰包,在太学之中分发各种的精美印刷的宣传书籍。

    渐渐的,这些积极活跃,能力出色,手腕超绝,善于团结,同时嘴巴跟抹了蜂蜜一般的学生,迅速的占据了太学各个学派的重要地位。

    甚至有人直接成为了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没办法,无论是从小就埋头苦读的知识分子,还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勋贵子弟,都不可能是这些见多识广,善于把握人心,同时手里还挥舞着大把钞票的商贾子弟的对手。

    旁的不说,假如你是一位自小就埋头苦读圣贤书的年轻人,受到师长的传召,离开家乡,收拾包裹,来到繁华的关中。

    这个时候,一位衣冠楚楚,相貌不凡的师弟乘着马车前来迎接你。

    然后,给你接风洗尘,再送上诸如美貌温柔的婢女侍寝……你还能不对他好感MAX?

    特别是那些从小就跟随在师长身边的忠厚门徒,根本就没有抵御这种糖衣炮弹的能力。

    更何况,这些师弟,还特别善解人意。

    师兄在学习上、生活上,不管遇到什么问题,师弟们总会适时的出现,帮助解决。

    时间一久,本就不爱与世俗打交道/或者缺乏社交能力的书呆子们,自然乐得让师弟们去处理和管理大部分的俗物。

    自己只需要埋头读书,钻研学问就好了。

    坐在撵车之中,刘彻低头看着绣衣卫报告的如今太学的现状,一边看,也是一边笑了起来。

    资本,如他所料的那样,用着钱财,侵蚀着清高的士大夫文人。

    将他们从高高在上的君子境界,拖入了这凡尘之中。

    在悄无声息之中,西元前的资本,渐渐的与学术合流了。

    而这,正是刘彻所希望看到的事情。

    诚然,资本与学术合流,会有很多弊端。

    但,弊大于利。

    最简单的一个道理——一个被资本所影响的学派,将再也无法背离其资本的利益。

    而这,正是孵化资产阶级最关键的一个条件。

    不然,倘若舆论不允许资本的存在,资本如何生存,又如何渡过它出生时的脆弱?

    当然了,现在,资本的力量,依然脆弱,所谓资产阶级,更是连个影子、嫩芽也没有冒出来。

    这天下的商贾,充其量,也就是一群懵懵懂懂的觉醒了一些资本家的特征的手工业和商人罢了。

    一旦风头不对,他们随时可能将脑袋埋到沙子里,伪装成地主啊士绅啊!

    事实上,这也是他们要送自己家中最聪明,能力最强的子侄来这太学的缘故。

    他们,可没有人想一辈子,世世代代当商贾,列为贱籍。

    他们想要洗白上岸,让自己的子孙转职成为士大夫、贵族、官员。

    但无所谓,刘彻也不想去管他们。

    因为,一旦未来,开启了中国的工业革命,孵化出资产阶级。

    那么,现在的所有商贾,都可能会被革命无情的淘汰。

    在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文明进步和技术革新,都会无情的淘汰掉那些旧时代的群体。

    就像苹果手机无情的让诺基亚破产。

    所以,如今的那些巨贾,那些大商人,在刘彻眼里,只是一个过渡时期的产品。

    他们的死活,刘彻才不会在乎呢。

    倒是太学里的另外一个变化,让刘彻颇为期待。

    “知识改变命运,学习使人进步……”刘彻微微笑着合上相关报告:“果然如此啊!”

    根据绣衣卫对太学持续半年的观察和记录,一种奇怪的化学反应,正在太学的年轻人群体之中蔓延。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勇于质疑了。

    特别是近期的儒法大辩论,使得质疑和反思者越来越多。

    甚至有博士被影响,也陷入了自我质疑和反思之中。

    虽然在现在,这些质疑,这些反思,暂时都只浮于表面,影响不大。

    但……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刘彻相信,在未来,这些年轻人将会给自己带来别样的惊喜。

    而之所以产生了这样的变化,却是因为当初刘彻在设计太学之时,故意做出的安排。

    一堂强制诸子百家,所有学子,每三天必上一次的格物课,将许多世界的真相,暴露在了人们面前。

    譬如,螟蛉子数百年来被视为蜾蠃的义子。

    但在格物课上,却有墨家的墨者,亲自向学生们演示了真相,揭开了‘螟蛉有子,蜾蠃负之’的残酷真相——蜾蠃不是在养育螟蛉的孩子,恰恰相反,蜾蠃是将自己的孩子产在螟蛉的幼虫身上,让自己的后代以螟蛉为食。

    这可是把太学的学生和博士都吓了一大跳。

    无数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但,随后的实践和观察,让他们明白了事实确实如此。

    由是,连诗经都改了。

    螟蛉有子,蜾蠃不负,杀以为饲,以饲其子。

    自然,格物课不仅仅只教这些自然常识,还有各种社会、物理、化学常识。

    这格物课的存在,直接导致了如今的太学之中的诸多变化。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学生们,尤其是年轻人,对新事物以及新思维的接受能力更强,思维更开阔,更活跃。

    而最终,太学之中的这些学生,都会走向天下。

    其中的佼佼者和精英,更是会继承今日汉室学阀巨头们的衣钵,成为一个学派的领袖。

    毫无疑问,这些今天的年轻人在未来,将今天的汉室巨头们,在思想上更具开拓性,在学术上脑洞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