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零六节 龙颜大悦 (萌主加更3)
    从太学的正门,进入这座国家最高等级的学府。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周公的高大雕像。

    这座从秦岭之中的巨石雕刻出来的周公塑像,目视前方,一手持书简,一手持利剑。

    在基座上,刻有周公的名言:弓人为弓,取六材必以其时,六材既聚,巧者和之。在周公像前,即使是刘彻,也恭敬的走下撵车,对着这位圣人深深一拜。

    而群臣文武以及太学博士、学生,更是纷纷大礼参拜,比起后世的士大夫贵族尊崇孔子时的礼仪还要严肃。

    这也是周公本该享有的地位。

    他是严格意义上,真正的如今的中国文化和传统、制度的缔造人。

    诸子百家,哪怕是杨朱学派,对这位先贤,也是尊为圣人的。

    孔夫子更是将周公视为自己的老师——而他自己,则是周公文化和精神的继承人。

    所以,孔夫子晚年曾经说: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而这几年,在刘彻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之中,周公的地位,更是被拔高到了一个近乎于后世孔夫子才能享有的地位。

    除了没有公开册封和追封外,其他所有能想到的赞誉,刘彻都往周公身上贴。

    这虽然让大臣和世人有些奇怪。

    但也没有人去深究。

    于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刘彻彻底断绝了后人找孔夫子或者老子后人,立个泥塑雕像,玩什么至圣先师的可能性。

    至少刘家子孙,没有玩这种把戏的可能性了。

    原因很简单。

    周公的地位已经是如此高了。

    假如,有人想册封孔子或者老子、韩非子什么的后人。

    那么,周公后人要不要册封?

    而遗憾的是——孔子后人、老子后人,都还有传续。

    但周公后裔,早就已经散落于茫茫人海之中,飞入了五湖四海之间。

    拜了周公像,刘彻就在太学之中,视察了一遍。

    这种作秀的表演,他很擅长。

    进入太学的教室,察看坐席,到食堂之中,揭开饭锅,拿个包子馒头,咬一口,再勉励一二,严令有司:再穷不能穷太学,再苦不能苦学生,一定要给太学学生和博士们提供最好的学习条件。

    顿时,引来无数学生和博士的感恩。

    然后,刘彻更是在侍卫们的保护下,深入太学的宿舍楼,与学生代表亲切交谈。

    嗯,这学生代表,一个姓申屠,一个姓张,分别是故安候、北平候家族的子弟。

    最后,刘彻来到了博士们住的教师楼,亲切慰问和看望了在太学之中‘甘于清贫’的诸博士官们——虽然‘清贫’的博士们,哪怕是最低级的六百石博士,也是住的独栋宅院,还有国家配备的侍女、下人、管家、车夫。

    至于那两千石博士们,人人的家宅,都是按照两千石官员的官邸建造的。

    即使是在这太学之中,也是严格按照着等级,配备着各种两千石应该享受的待遇。

    出入有坚固舒适的马车,在家有着少府派遣的各种奴仆和忠实的管家服务。

    若是需要访客,更有着军队开路、保护。

    更拥有着随时出入九卿官邸或者向九卿各衙门的主事者发出拜帖的特权。

    这也是这些博士们之所以舍不得离开长安,离开茂陵的缘故。

    他们虽然没有什么权力,但各种享受和待遇,却是在家乡根本不可能得到的。

    这文人嘛,只要面子上满足了,就没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

    而目前汉室,所有博士官加起来,也就三百多人。

    是以,对刘彻而言,每年拿个几百万的钱款,就可以收买整个舆论界和学术界,简直太划算了。

    而博士们,更是对这样的政策甘之如饴。

    特别是广大的六百石、千石博士们,简直是将刘彻视作在世父母啊!

    因为在以前,他们虽然略有薄名,在家乡有点成就。

    但在整个天下来说,谁知道他们是谁啊?

    甚至很多人,连郡中都是没有太多名声。

    但,天子登基后,就将他们提拔起来,解衣衣之,推食食之,授之以爵,荣养以宅,给与种种身份和地位的特权。

    这样的天子,岂能不拥戴,岂能不支持?

    而他们,也就自动成为了刘彻干预和干涉学术界、思想界的最大依凭和手段。

    正是如此,诸子百家各派,特别是儒家的谷梁、公羊和韩诗派之中的原教旨以及保守分子,才不敢对刘彻的政策指手画脚——只要他们敢,自带干粮的博士官们的口水就可以淹死他们。

    将这些表面功夫做完,演技彪完,刘彻就下令在太学的‘勤学阁’摆宴,与随行大臣、贵族,太学博士以及学生代表们共饮,顺便交流一下、探讨一下学术问题。

    自然,许多人立刻就知道了——戏肉来了。

    人人屏息凝神,呼吸加快。

    丞相周亚夫更是一脸肃穆,至于晁错也是神色慎重。

    作为御史大夫,晁错自然早就得到了周亚夫的通报。

    绝地天通啊!

    这样的伟业,让晁错也是心潮澎湃。

    没办法,在中国,从来没有皇帝可以拒绝文治武功上的诱、惑,同样的道理,从来没有臣子可以拒绝一个青史留名,为万世垂念的机会。

    更别提,这种伟业,极有可能,成为日后封神的基业!

    上一个绝地天通的颛顼帝,后来成为了天帝,而辅佐他的羲和,则一为太阳神,一为月神。

    所以,这几天来,周亚夫和晁错都在积极的联络和游说九卿、列侯贵族。

    在他们两人的努力下,贵族官僚们,也渐渐的接受了‘学术与思想不应干预施政’的理念。

    但,儒法和黄老派的巨头们,现在却都还是茫然未知。

    在他们看来,此次天子来太学,大约是来解决儒法的争执的。

    是以,儒法两派,都是战战兢兢。

    特别是儒家,因为三北案的敏感性,使得他们根本承受不起三北案被天子判为‘错误’的代价。

    因为,那很可能意味着,整个儒家的根基动摇,道统震动。

    ………………………………

    一个多时辰后,勤学阁之中,嘉宾满座,公侯如雨。

    刘彻端坐在上首,举着酒杯,向着一位位的儒法黄老巨头敬酒。

    而儒法黄老的巨头,则都纷纷受宠若惊,拜道:“陛下文治武功,远迈三代,臣等有幸,蒙陛下不弃,任为博士,委以重任,敢不以死相报?”

    这话,倒也不全是拍马。

    如今,诸子百家的博士官们,虽然在权柄方面,微薄的很。

    他们甚至无法指挥任何一个亭长。

    然而,他们享受的地位和待遇以及荣誉,却是他们前所未有的。

    哪怕是战国时期,那些游历列国的先贤,恐怕在待遇和荣誉方面,也不及他们。

    更妙的是,他们还不需要因此承受任何官场上的风险,也不会被官场上的风波所波及。

    自元德以来,太学博士,没有一个因为政治斗争或者其他缘故而下狱问罪。

    哪怕是鲁儒一系的博士官们,也未被问罪。

    甚至,他们的博士荣誉,都未被剥夺。

    只不过,由于鲁儒的衰微,他们不得不主动辞去博士之职,乞骸骨归乡。

    这样一来,汉家的博士,特别是两千石博士们,自然是意气风发,自以为自己地位崇高,身份尊崇。

    甚至有人曾经说道:刑不上博士,礼不下庶民。

    自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博士们也难保膨胀。

    譬如董仲舒,不就敢于鼓噪舆论,意图干预政治?

    说到底,还是博士们被刘彻惯的太过骄横了。

    酒过三巡之后,已到了夜幕之时,华灯初上。

    整个勤学阁内外,立刻就燃起了明亮的鲸油灯,刘彻看了一眼这些鲸油灯,他发现,这太学里的油灯,甚至比起自己的寝宫里的鲸油灯还要大。

    这让刘彻在心里面,微微有些不舒服,不过随即他就笑了起来。

    对他,或者说对所有的皇帝来说,一群安于享受的学阀,总比一群清高、固执而且坚持己见的犟驴好对付。

    况且,对于中国来说,最不需要的就是一群宅在家里,闭门造车的所谓名士。

    睁开眼睛看世界的学者,研究世俗的学者,才是这个国家需要的人才。

    一曲舞毕,大堂之上的歌女,一一退下,丝竹之乐暂停。

    刘彻举着酒杯,有意无意的问道:“朕听说,最近太学之中,诸公因事,争执不休,以至于彼此不相往来,可有此事?”

    刘彻这话一出,董仲舒的弟子之一,那位曾经被刘彻罚抄了三百遍《春秋》和《论语》的褚大就立刻出列拜道:“回禀陛下,法家诸贤,欺人太甚,吾等儒生不得已而回击之……”

    在这话之中,公羊派的好战情绪,真可谓是尽显无疑。

    立刻,就有一位法家的年轻学者出列拜道:“回禀陛下,吾等法家诸人,不过就事论事而已……”说着,他斜着眼睛,望了一眼褚大,嘲讽道:“大丈夫敢作敢当,何必巧言遮掩?”

    顿时就气的褚大几乎就要爆炸。

    显然,这些日子以来,儒法两派在这太学里,发生了激烈无比的冲突。

    不过……这很正常。

    法家发起攻击的地位,正是儒家的薄弱之处。

    特别是那三北案,完全就是一个炸弹!

    儒家不敢不迎战。

    而对法家来说,无论三北案,还是直躬案,都干系着自己的核心论述,也是万万不能退让的。

    这也是中国的传统了。

    什么都可以忍,什么可以妥协,独独道与理不能让步。

    刘彻看到这个情况,在心里面特别开心,这本就是他所希望的。

    这个事情必须闹大,而且,闹得越凶越好。

    这样,他这个皇帝才有足够的理由和借口下场干预。

    但表面上,他却笑着道:“两位爱卿不要这么激动嘛……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慢慢说……”

    在这样说着的时候,刘彻还拿着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董仲舒、胡毋生、张恢等巨头、带头大哥们的神色,发现这些人全都是面无表情,好像根本不关心这个事情一般。

    但他们身边的弟子门徒们,却早就已经摩拳擦掌,面红耳赤,跃跃欲试了。

    “回禀陛下……”那法家的学者拜道:“吾等与儒家诸子所辩者,乃是两桩悬案……吾等于儒家诸子,辩计十数日,久不能决!今幸蒙陛下驾临,臣伏请陛下圣裁之!”

    刘彻却是装作不想干涉的模样,说道:“学术之争,朕无意干预……”

    那学者却早就已经预料到这个情况——老刘家的天子矫情,天下人也不是第一次知道。

    他立刻就大礼顿首而拜,用着激昂的口吻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陛下口含天宪,履则乾坤,动合阴阳,天下所共见,人神所共睹,陛下即位天下王,百姓之父母,也为万世之师……臣虽位卑,亦曾沐圣恩,臣深以为,当今天下,除陛下之外,无人可断此案!”

    他这话一出,其他法家大臣、学者,甚至黄老派以及部分的儒家学者、官员乃至于列侯们全部起身,拜道:“伏唯陛下履则乾坤,为天下至尊,万世之师!”

    剩下的儒家学者们,毫无疑问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

    他们却也不得不跟进,拜道:“伏唯陛下履则乾坤,为天下至尊,万世之师!”

    没办法,谁敢不承认天子为一切之仲裁者,万世之榜样?

    刘彻看着这个情况,龙颜大悦,心里面满意极了。

    这正是他需要的权力,也是他渴望之物。

    从今天以后,他就擭取了在学术思想上的最终仲裁权和最终解释权(虽然这些权力本就是皇帝与生俱来的,但在整个历史上,没有几个人拥有)。

    而法家的大臣和学者们,却比刘彻还要高兴。

    因为对法家来说,他们需要的君王,确实是那种集中一切权力,拥有所有权柄的君王。

    只有这样的君王,才是他们需要的,也只有这样的君王,才能提供给他们所需要的一切支持和帮助。

    就若商君变法,若无孝公支持,怎么可能成功?

    而孝公若没有权柄,自然不可能让商君有那么大的施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