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节 河套的开发(2)
    一天之后,邵荣被那个军官带到了郡城。

    云中郡的郡城云中城,在去年王师收复了高阙和榆林塞后,立刻就热闹了起来。

    天下的大商贾,都跟闻到了血腥味的苍蝇一样,云集了过来。

    汉军缴获的皮毛、淘汰掉的不要的牲畜,还有那些被发落为奴,准许买卖的战俘,以及大量的夷狄女人……

    这些都是商人们所亟需的货物。

    是以,一进云中城,邵荣就被眼前的繁华景象迷得挪不动眼睛。

    街道两侧,一排排的,俱是发买各种货物,或者在等待北返的商旅队伍。

    一辆辆满载着货物的马车,停在街道的箱子里,许多工人在马车上装货。

    尽管,这辆马车装载的货物已经堆的很高很高了。

    但,那些工人的主家,却似乎还想将货物堆的更多一些。

    一个个被扎的满满的袋子,堆在了巷子深处。

    邵荣知道,这些人是来北地和代地收购皮毛的商人。

    长安和雒阳、睢阳、三河甚至更远的彭城、广陵、临淄,这些大城市里的贵族和富商,都爱极了产自草原的各种皮毛。

    据说,这些皮毛商人,一次行商,基本可以获利一倍。

    邵荣有个堂兄,就是给一位有名的大皮毛商贾做家仆,这些事情,邵荣是从堂兄嘴里听来的。

    本来,堂兄也极力的怂恿和鼓动邵荣也随他一起去给这位大商贾做家仆。

    堂兄甚至保证,只要邵荣答应,那么,他保证每年邵荣在扣除了吃穿用度外,至少还可以存四千钱!——这确实是了不得的优厚薪水。

    哪怕是云中郡的小康之家,一年到头也未必能存四千钱。

    至于邵荣家里,更是每年交完口赋、贱更钱后连一个铜子也剩不下来。

    邵荣的母亲,曾经想要买一块布料,给自己做件新衣裳。

    于是,每日起早贪黑,带着邵荣和他的兄弟姐妹,上山下河,割草砍柴,将赚来的钱,一个一个的存起来。

    足足忙活了三年,终究是怎么也攒不起那块布料的钱。

    最后,还是邵荣的父亲去年,给军队转输物资,立了功劳,朝廷赏赐了布料,这才让邵母终于一偿心愿。

    是以,此刻看到这些忙碌的商旅,再看着那些辛苦但却满是笑容的男人们,邵荣的脚步也有些放慢了。

    但,最终,他一咬牙,快步上前,跟着队伍。

    “唯能马上呈英豪者,方是当今之大丈夫!”邵荣攒紧了拳头,告诉自己:“无论是钱财,还是官职,如今都不如武夫之荣誉!”

    邵荣年纪虽然小,但见过的事情,却不少。

    他记得清清楚楚,去年的高阙会战之时,邻乡的王家的长子,跟随大军出征,在战场上斩下了三颗匈奴首级,其中有一颗是匈奴的骨都侯。

    整个十里八乡,都为这个英雄少年骄傲。

    县里的县令,甚至亲自登门报喜。

    斩首的捷报和官府的嘉奖告示,贴满了各乡的露布。

    这还不止,那王氏长子凯旋归来时,有郡城的官吏带着军队,敲锣打鼓,走街串户,举着那颗被其斩获的匈奴骨都侯首级游行、宣告。

    王家的家主,更是激动的据说三天三夜都没有合眼。

    等长子一回来,马上就开宗祀,举行了盛大的祭祖仪式。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王氏出了勋贵呢!

    从那时候起,邵荣就知道了,什么叫做‘赳赳武夫,国之干臣!’。

    这就是啊!

    况且,那王家公子,可不仅仅只有荣誉。

    还有实打实的好处。

    因为他作战有功,奋勇杀敌,是以圣天子赏赐了他们家整整五匹挽马和三套耕具,光是赏赐的钱帛,据说就堆满了整一个箱子。

    除此之外,天子还赐了牌匾、刀剑。

    王家人将这牌匾与刀剑,马上就恭迎到宗祀之中,与先人的神主并列。

    最重要的是,那位王氏的长子,随即就被举到了长安武苑,去受训去了。

    王氏的家门,因此立刻抬升了整整一阶。

    从只是一个乡中的地主,变成了全县之中,都有名的将门。

    这个事情,邵荣全程目睹。

    在当时,年少的他,备受冲击,立刻就下了决心,要参军入伍,报效君父,立下武勋,光宗耀祖。

    只是……

    现在参军,非常非常困难。

    郡兵还好,只要塞点钱,就可以入选。

    但那些野战军,那些赫赫有名的王牌军,就不是靠钱就可以解决的!

    去年秋天,羽林卫在云中郡征兵。

    报名者,有包括邵荣在内的三千多人。

    而羽林卫当时在云中郡全郡只招五十名新兵。

    三千多人,抢五十个名额,相当于每六十人只选一个。

    近乎百里挑一了!

    在这样残酷、激烈的竞争中,别说是钱了,便是权,也没有什么用处。

    云中郡的报名年轻人里,甚至有列侯、关内侯的嫡子,都被刷了下去。

    自然,邵荣这样无权无钱,身体素质也不是特别优秀的年轻人,毫无疑问的被直接刷了下去。

    他甚至连第一关,都不曾过去,就被告知——君虽良家子,然羽林卫者,天子亲卫也,君之素质,尚有不足,请努力锻炼,以待将来。

    羽林卫如此残酷、激烈。

    那飞狐军、细柳营的征兵,也差不多哪里去。

    三十选一,五十选一,是这样王牌军征兵时常有的事情。

    至于那象征着荣耀和利刃,天下所有有志青年做梦都想加入的胸甲部队,邵荣听说,竞争更加激烈。

    每年,天下各郡能分配到的名额,常常是个位数。

    云中郡因为是天子所称赞的‘豪杰之郡、忠义之乡’,每年分配到的名额,稍微多一些。

    但也不超过十五人。

    这还是老郡守魏公的面子和车骑将军东成候说了好话的缘故。

    在全天下,独有关中每年能有一百个胸甲骑兵的征兵名额,其次就是北地郡,每年可以有三十个。

    竞争激烈至此,基本堵死了一般人,通过正常途径,入选胸甲的可能性。

    除非,你自信自己勇如孟贲,忠如蔺相如,智比白起,不然,就不大可能被选入。

    像邵荣的那个堂兄之所以能选入,是因为他弓马熟练,而且身高八尺,能在马上开五石弓,臂力超人!

    即使如此,他也是打败了无数的竞争者,并且顶着强大的压力,才得以被选。

    而邵荣现在,深知自己既没有资本,能如自己的堂兄一般,买到一匹战马,每日训练——到现在为止,邵荣的马术,全是在每年一个月的冬训时练出来的。

    更不可能如堂兄一样,顿顿能吃肉,生的膀大腰粗,力沉如牛。

    所以,他想要逆袭,想要成为一个光荣的被天下人敬仰和崇拜的胸甲骑兵。

    就只能走一条勋贵子弟不会选择,一般人吃不得苦的道路。

    而这条道路,就是屯垦团。

    “若吾能加入一个比较好的屯垦团,就有机会了!”邵荣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屯垦团入选胸甲的机会,远远大于其他地方。

    旁的不说,一个屯垦团,不过三五千人。

    但,若是像羽林卫和虎贲卫这样的顶级王牌,他们每年都会从屯垦团里挑选上百名年轻人培养,这样的竞争的烈度,自然要小得多。

    更何况,邵荣知道,自己是有优势的。

    一般去屯垦团里的年轻人,大都是家里困顿得揭不开锅的贫民。

    少有如邵荣这样,出生于中产之家,接受过一定的文化和武技训练的人。

    毕竟,邵荣的祖父,曾经是云中郡中的司马,祖父去世也才十年,多多少少,还留了些遗德。

    …………………………………………

    不过,当邵荣跟着队伍,抵达了云中郡郡城北侧的一座军营时,他发现,自己似乎想的过于乐观了一些。

    因为人实在太多了。

    密密麻麻,足足有四五千人。

    这意味着什么,邵荣很清楚——必定有人如他一样,抱着相同的想法而来。

    甚至,很可能有勋贵和士大夫家的子嗣,也会出现。

    果不其然,入营后没多久,邵荣就听到了那位带领他们的军官惊呼着:“怎么搞的,连魏家和陈家的子侄,也来参加屯垦团!他们吃的了那个苦吗?这不是胡闹吗?”

    而这句吐槽,被邵荣听得清清楚楚,让他手足冰凉。

    这云中郡之中,没有列侯封国。

    但却有着关内侯。

    另外,老郡守魏尚的家族,在本地的势力也很强大。

    毫无疑问,现在,老郡守的家族的子侄和那位关内侯的家族的子侄,也参与了屯垦团了。

    他们来屯垦团,想要做什么?

    自然,肯定是冲着屯垦团里的胸甲名额来的。

    “怎么办?”邵荣在心里焦急的想着,他知道,若他不走运,与这些贵人家里的子侄分到了一起,那恐怕就糟了。

    这些家伙的权势和关系,必不是自己能比的。

    但他更知道,急是没有用的。

    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清楚,事情究竟会怎么样?

    邵荣知道,汉家屯垦团制度,是按照隶属的军队来分配的。

    如在那安东,有大大小小数十支屯垦团。

    其中,汉家五大王牌主力,以及代表了天子意志的南北两军、羽林卫、虎贲卫,是所有人打破了脑袋,都想要挤进去的。

    加入这些屯垦团,虽然训练会很苦,开始也会艰难一些。

    但,最后收获的好处,也会很大。

    安东那边,甚至有幸运儿,因为在屯垦团里表现出色,而被屯垦团里的主事者赏识,嫁给女儿或者收为义子。

    而且,强大的屯垦团,会保护和庇护自己的成员。

    若是这样强军的屯垦团,哪怕日后解散了,编户齐民,但与这些军队的联系却不会断。

    依然会被这些军队视为自己人、家人甚至是兄弟同袍。

    出了事情,绝对会护着。

    哪怕是地方官,也轻易不敢欺压。

    不然,鬼知道哪家的主人,曾经与大汉军队里的哪位大人物一起开过荒,猎过野鸡?

    万一惹到这样的人家,他们的家人跑去告状,惹来军队的关注,岂非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些年来,军队里面的将军和校尉、都尉,出手帮自己的麾下勇士的家乡,讨伐和声讨贪官污吏,可是常常发生的事情。

    而遇到这种事情,除非占了道理,不然,那个地方官就等着倒霉吧!

    连郡守都未必敢顶着来自军队的压力,倒行逆施。

    至于一般的县令、县尉,遇到这种事情,立刻就会服软道歉,表示是一场误会。

    那些不这么做的人,都死光光了。

    汉军的校尉、都尉、将军,可是有着许多关系,甚至可以直接见到廷尉、御史大夫乃至于丞相的。

    不过,考虑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后,邵荣明智的放弃了这些赫赫有名的王牌和天子亲卫的屯垦团。

    原因很简单。

    他不仅仅只是想要做一个农民或者富农。

    他要做当世的豪杰,世人崇拜的英雄。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避开那些来自贵人家族和士大夫家族里的精英!

    若是内地长安的士大夫贵族,邵荣或许可以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但是,这边郡的士大夫贵族,每一个家族成员,都是文可考举,武能杀敌的真正丈夫。

    许多人从出生一直到长大,都在父祖的督促下,磨砺自己的武技和各种技战术。

    他们受到的是最正统,最好的训练和教育。

    若无意外,他们的成长速度和潜力,不是自己这样的寒门家族里的破落户可以比拟的。

    一念及此,邵荣就有了决定。

    两天后,就是选择屯垦团的时候。

    而他会放弃那些竞争激烈的屯垦团。

    “忠勇军屯垦团或者楼烦军屯垦团,是我最好的选择……”邵荣在心里默默的做出了决定。

    忠勇军和楼烦军,虽然都是夷狄为主的军队。

    但他们也是汉军的野战军,也可能拥有一些胸甲配额。

    只要表现好,邵荣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赳赳武夫之中的一员,成为被人崇拜和敬仰的光荣的大汉骑军之中最强的胸甲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