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节 河套的开发(3)
    两日后,邵荣如愿以偿,加入了忠勇军屯垦团之中。

    在一张云中郡郡守衙门以及大汉廷尉、大农衙门共同盖章的契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他就成为了忠勇军屯垦团的一员。

    而他签名的举动,毫无疑问,立刻就引起了忠勇军派来的一个军官的注意。

    “你识字?”这个满脸刀疤,在以前肯定是匈奴人的军官特别好奇,连说话都似乎有些颤抖。

    没办法,忠勇军在今年被天子准许建立自己的屯垦团。

    在忠勇军上上下下的人眼里,这毫无疑问,是天子接纳并且承认,他们已经洗清自己的罪孽将升华为诸夏子民的具体表现。

    每一个人,都是兴奋、紧张、惶恐之中还带着一些不安的。

    无疑,对于忠勇军的成员,特别是那些旧战俘们来说。

    这一次的屯垦团的事情,干系到了大家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被天下认可和接受的诸夏子民。

    为了办好这个屯垦团,同时让天下人知道,忠勇军已经不是夷狄了。

    忠勇军都尉韩孺,直接下令,让自己麾下的干将,同时也是忠勇军之中公认‘有文化’‘有士大夫之行’的校尉秦远,退出现役,来担任首任忠勇军屯垦团校尉。

    除此之外,还从全军上下,精选了特别能战斗,汉化程度最高的三十余人,一起退出现役,这些人共同组成了忠勇军屯垦团的教官架子。

    当然,有了教官,还远远不够。

    忠勇军上下,在过去,除了打仗和杀人,别的事情,基本不会。

    至于农耕和指导百姓,更是两眼一抹黑。

    但没有关系。

    忠勇军有人罩!

    车骑将军东成候的弟子田建,有一个狗腿子,名为巴列,过去是折兰的骨都侯。

    在武周塞时,第一个投降,第一个跪下来,于是,他被东成候赏给了自己的弟子作为奴仆。

    无疑,这是极高的荣誉和赞赏。

    而这位巴列,如今就在长安。

    更加让人振奋的是——天子的长子,帝国未来最有希望问鼎王座的皇子,与巴列的主人,如今是同窗。

    所以,韩孺通过巴列的关系,联系上了安东那边。

    然后,开出了很大的价码。

    用了整整五百个大夏女人,从安东都护府之中,挖来了一整套的屯垦团班子。

    从丞令,一直到农稷官、铁匠、蒙师、医师,一应俱全。

    当然,忠勇军的关系,还不止于此。

    光靠一个皇子的同学的奴才,也干不成这样的大事。

    在这个过程之中,另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人物,也出手帮忙了。

    此人,才是忠勇军在朝堂里的真正靠山。

    特进元老,弓高候韩颓当!

    忠勇军都尉韩孺,正是他的庶子!

    若无这位德高望重的特进元老以及武苑的祭酒出手,忠勇军也搞不定这么繁琐的事情。

    只是,虽然教官什么的都搞定了。

    但屯垦团的成员素质和成色,也是干系着屯垦团事业成败的关键啊。

    忠勇军上下,没有任何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屯垦团被其他军队骑在脑袋上。

    因为那意味着失败,更意味着自己等人的赎罪之旅,还没有结束,他们还没有洗清自己的罪孽,升华为光荣的诸夏臣民。

    所以,韩孺严令忠勇军要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发掘和拉拢所有高素质的移民。

    自然,像邵荣这样,居然能写自己的名字的移民,绝对属于屯垦团里的高素质人才啊!

    这就好比后世改开之时,你去深圳的一个公司应聘,开口就是一口流利的英文,保证公司老板都要惊为天人。

    邵荣却是早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他在这几个月里,通过打听和了解,知道了很多安东那边屯垦团的情况和消息——虽然他的情报大部分是从商人那里听来的,水分很大。

    但有一个事情,他是确信的——一个识字,并且能基本的读写的人,无论在哪个屯垦团,都是非常受欢迎的,也是重点培养对象。

    安东那边的屯垦团里,曾经有在故乡不过是一个穷困潦倒,有上顿没下顿的穷酸甚至是失败的方士,到了安东,才能一展现,立刻被重点培养起来。

    三年之间,就跨越了官民的界限,成为了屯垦团里的重要一员,并且备受尊敬。

    虽然邵荣志不在此,但他也明白,曾经在家里读过两年书,能基本识字,并且会简单的算术的他,肯定能得到重视。

    而他需要的正是重视。

    毕竟,倘若无人赏识,他基本不可能获得资源。

    邵荣知道,想要成为一位胸甲骑兵,有多么困难。

    他的堂兄,靠的是自己天赋异禀,加上家里的全力支持——为了培养堂兄,他的伯父,甚至舍不得吃穿,其他昆仲姊妹,也都是倾力支持,甚至有出嫁得姐姐,不断的从婆家拿来粮食、钱帛以及酒肉补贴。

    即使如此,堂兄也是用了三年,才被选上去。

    很显然,邵荣知道,自己没有堂兄那么好的条件,也不可能获得那样的资源。

    而且他的天赋也远远不如堂兄。

    是以,当这个一看就知道是匈奴人的矮小男子一问话,邵荣就立刻答道:“学生曾经在家中侥幸读了两年书,算是开蒙了……”

    这样说着,邵荣也是庆幸不已。

    正因为伯父家全力栽培堂兄,是以,曾经请了先生,到家里教授。

    邵荣得以搭上便车,免费跟着堂兄上学。

    虽然只有两年,但却让他也算是开蒙。

    虽然算不上什么文化人,但却也是能识字。

    那匈奴男子闻言,大喜过望,对忠勇军来说,每一个识字的人才都弥足珍贵。

    他们想要升华为诸夏,一个关键条件,就是自己也得识字。

    而,几乎很少有学者愿意教他们识字。

    譬如此人,自己就是不识字的。

    此刻,见到了一个能识字的中国人,他的心情就好比后世的互联网CEO,遇到了一个真正的技术大拿。

    其中的激动和兴奋,自然立刻溢于言表。

    他立刻就道:“俺是忠勇军屯垦团队率折纹……过去是匈奴折兰的一个渠帅,幸蒙圣天子不弃,愿意给俺一个机会赎罪,俺感激万分,于是奋勇作战,为天子斩杀了十五个邪恶的匈奴骑兵……”一边说,他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邵荣,心里面忐忑不安。

    折纹擦着双手,抽动着脸颊,非常忐忑的问道:“君既然识字,能不能以后教教俺……”

    若让曾经熟悉此人的人,见到他的这个模样,恐怕会大吃一惊。

    他在草原上,曾经叫胡力也都,在折兰部族里,也属于疯子和暴徒。

    曾经带人,血洗了整整一个部落,将男女老少,统统砍下脑袋,插到木桩上。

    但他现在,在邵荣面前,却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充满着赤诚。

    这就是游牧民的两面性。

    他们可以是疯狂的魔鬼,也能是热情好客,慷慨大方的朋友。

    而在忠勇军之中,不断洗脑后,这位过去的折兰勇士,现在,已经彻底的成为了一个为了洗清自己的罪孽,升华为诸夏一员的践行者。

    为了洗清自己的罪孽,他曾经在战场上,连斩了五个匈奴卢候部族的骑兵。

    通过这样的努力,他觉得,自己的罪孽应该是差不多洗清了。

    但想要升华为诸夏,避免子子孙孙,继续在草原的地狱,被匈奴稽粥氏残暴奴役和剥削,他还需要学会中国的文字。

    在忠勇军上下的宣传里,想要洗清罪孽和升华,都是有程序的。

    一般来说,想要洗清自己的罪孽,只有两个办法。

    一,为天子而战,在战场上斩获十个邪恶的堕落的稽粥氏爪牙,或者解放一百个被奴役的罪人。

    二,在战场上,为了王道和忠义而死。

    折纹自然早就已经满足了条件一。

    他的罪孽算是洗清了。

    但是,想要升华为诸夏一员,却不能只靠杀人了。

    只有三种方法,可以升华为诸夏。

    一:大汉天子亲自接见,嘉许,或者下诏提升。也唯有圣天子这样的神皇才有这样的威能,可以无视其他条件,直接为一个人洗清所有罪孽,并且升华为诸夏。

    显然,这个办法,大多数人没有办法做到的。

    二:得到大汉朝廷的敕封,爵位提升到公乘以上,最好是封君。

    这样,罪人的罪孽,就会在天朝的光芒之中被洗净,灵魂也得以升华。但同样,这样的办法,只适合少数的高级军官。

    一般人想要做到这样的程度,起码需要在军队里服役十年以上,屡立战功。

    而第三个途径,则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

    那就是学会中国文字、礼仪,能够读写。

    这样,周公和召公等圣人浸入中国文字和礼仪里面的能量,就会洗涤罪人的身心,使其灵魂升华,彻底洗去他身上和血脉以及灵魂里的一切罪孽。

    他和他的子孙,将永远的脱离被诅咒和唾弃的地狱,成为受到中国圣天子保护的诸夏臣民。

    本来,以折纹的勇武和地位,他三五年就可以满足条件二。

    但他却等不了了。

    因为,他的孩子,属于他的血脉,即将诞生了。

    为了避免孩子在出生后,依然被那个可怕的诅咒所浸染,未来走上可怕的命运。

    折纹只能尽快的升华自己。

    而最佳途径,当然是找个人教自己读书写字,让周公和召公,以及诸子百家的先贤的光芒,浸入自己的身体、血脉和灵魂之中,彻底洗涤一切诅咒与不洁。

    为了儿子,为了后代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这些日子以来,折纹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但可惜,愿意教化夷狄的,现在唯有儒家的学者。

    而这些人,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了——一位来到忠勇军之中教化的学者,甚至在同时给三百人上课,以至于他积劳成疾,不幸病逝。

    这位备受尊崇的老师棺椁归乡的那一天,整个忠勇军上下都哭了起来。

    他的三百位弟子,亲自抬棺,一路送到他的家乡。

    甚至还有十五人决定,就在老师的坟墓边,仿照着儒家的传统,建起了茅屋,他们对天地发誓,要给老师守墓三年。

    而出了这样的事情后,忠勇军就有规矩,一个老师,最多只能教三十个学生。

    而整个忠勇军,在扩编后足足有接近两万战兵和数万待改造和赎罪的牧民。

    僧多粥少,可想而知,竞争是何等的激烈。

    偏偏,折纹比较笨,学习文化知识,非常困难。

    他到现在,连怎么拿笔都没有学会。

    这真是个悲剧。

    但为了后代,为了子孙,为了即将出生的儿子,他却必须尽自己的一切可能来尽快学会读写识字,让周公和召公的光辉,照进他的内心和灵魂。

    无疑,邵荣在此刻,成为了他的希望。

    邵荣却是微微一笑,说道:“足下既然有这个心,那么,在下自然随时恭候……”

    折纹听完邵荣的回答,脸都笑成了一朵花,他立刻就拜道:“劳烦阁下了!”

    只是请此人教自己写字和识字而已,倒用不着拜师。

    在折纹心里,他有一个拜师对象——天下知名的大学问家,公认的当时文豪之一,天子钦封的两千石《诗经》博士申公或者其弟子诸贤。

    嗯,在这一两年中,楚诗派的影响力在忠勇军和广大的匈奴战俘甚至是大宛、大夏战俘之中,影响力日益扩大。

    甚至,有许多人,都已经被楚诗派学者的魅力和胸怀以及人格所感动,成为了他们的狂信徒和虔诚信徒。

    若这是一个dnd世界,就靠着这些人的信仰之力,楚诗派的精神领袖申公,就足以封神,而且是强大神力!

    ……………………………………

    在折纹的宣传下,很快,屯垦团里来了一个识字的年轻人的消息,就传遍了所有的忠勇军军官,让大家兴奋莫名。

    没多久,就又有数人找上门来,请求邵荣也顺便教他们识字。

    邵荣自然满口答应。

    但很快,邵荣就发现,哪怕是在这忠勇军屯垦团之中,也是藏龙卧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