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节 相亲(1)【无声地飞逝萌主加更6】
    半个月后,邵荣跟着忠勇军屯垦团,驱赶着牛车和驴车,来到了一处平原。

    “此地,方圆百里,就是我忠勇军屯垦团之地了!”屯垦团校尉秦远站在一处高坡上,对着众人宣布。

    现在,整个屯垦团,已经初具规模,有了一千多名成员。

    其中,来自云中郡的移民,只有两百多人,剩下的都是上郡、北地郡以及太原郡的移民。

    随着秦远的一声令下,两百多辆牛车和驴车上的物资,就被迅速卸载下来。

    在一位来自安东的灞上军屯垦团的调来的十几个官吏的指导下,大家伙甩开膀子,就在这广阔的平原上,选择一处临河的地点,开始建设自己未来的家园。

    一根根木桩,被深深的锲入土地之中,一块块的石头,被小推车推来。

    屯垦团上上下下,齐心协力,用了三天时间,建起了一个简单的营地。

    这是一个类似草原上匈奴人居住的穹庐群,只不过在外围,围起了一条低矮的石墙。

    很简单,但却可以很有效的御寒,让屯垦团上下,不再惧怕草原上夜晚的降温。

    接下来几日,都是繁重的劳作。

    大家集体出动,将附近的土地上的杂草清除掉,然后开始挖掘第一条沟渠。

    同时,一辆辆马车,从远方而来,运载着农具、零件以及粮食、衣物、过冬的被褥。

    到第七天,有几个少府的工匠,带着一队汉军的隧营士兵,来到了屯垦团之中。

    有了这些人的帮助,屯垦团的建设速度,开始增速。

    隧营的士兵们,带来了大量工具,在工匠的指导下,众人在附近的一个山丘下,用泥砖和土石,建起了几个简单的砖窑。

    用了一个月时间,赶在九月之前,砖窑里烧出了十几万块红砖。

    在这个过程里,屯垦团的其他人,则到处伐木,运回来一根根坚固的梁木。

    还有人在河流和溪流里用各种方法捕鱼,满足上上下下的新鲜肉食需求。

    然后,利用这些砖石,大家伙齐心协力,赶在冬天来临以前,终于建立起了一个坚固、温暖,有着火坑和壁炉的小城镇。

    由于现在屯垦团基本都是单身汉。

    所以,三人分到一个房子。

    邵荣与另外两个同样是云中郡的老乡,分到了一间屋子。

    在温暖的火坑和壁炉温暖的火室之中,吃着屯垦团配发的鱼肉干以及面饼。

    邵荣感觉幸福而充足。

    过去两个月,在这屯垦里,所有人,包括校尉和丞令,都是集体行动。

    集体的行动,让他感觉踏实而充足。

    更学到了许多过去,根本学不到的技能。

    特别是骑术和对战马的控制,邵荣确信,这是有钱也学不到的看家本领!

    而在这里,折纹等几个跟他学习识字和写字的忠勇军军官,则毫无保留的教给了他。

    甚至,还给了他根本不可能在市面上买到的汉军优良战马,让他去练习骑术。

    可惜,这两日,天公不作美,开始下起了雪。

    使得他的骑射练习大业,不得不中断。

    正感叹着,忽然,邵荣听到了屯垦团营地中央,传来了一声声的钟鸣,已经在屯垦团之中,接受并且习惯了军事化管理和组织的邵荣立刻就知道,这是校尉在紧急召唤全体屯垦团成员。

    他连忙与两位室友,一起冲到墙壁前,取下悬挂在墙壁上的皮甲和武器,然后,匆匆的出门。

    此时,忠勇军的屯垦团,已经与安东地区的屯垦团营地,相差无几了。

    整个屯垦团的营房,全部是按照仕伍排列。

    士兵住在外围,军官和官吏住在核心,而校尉与丞令,则单独住在中央的校尉所。

    等邵荣等人赶到校尉所前的广场时,这里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人人都如同汉军的军人一般,甲胄在身,身被武器。

    刀盾兵站在第一排,弓弩兵在第二排,第三排是骑兵,第四排是辅兵。

    每一个人的位置都是固定的,而且,所有人,都是按照仕伍来编组。

    如军队一般,有伍长、什长、队率、司马。

    邵荣因为这两个月表现出色,被任命为骑兵司马之中的一个什长。

    他立刻找到自己的位置,挺直胸膛,双目前视,将手交叉放在身后。

    这都是有严格规定和要求的。

    数息之后,几个提着棍棒的教官,就一排排的巡视而过。

    任何人,只要被他们发现站姿或者穿着不符合要求,轻则一顿抽打,重则要被打军棍。

    邵荣就曾经被打过军棍——足足三十下,让他疼了大半个月。

    那一顿严苛的军棍,使得邵荣深深的记住了每一个动作的要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犯过。

    等这些教官巡视完毕,屯垦团的校尉秦远,就走上一个高台,对着众人大声命令:“稍息!坐下!”

    瞬间,刷刷刷一千多人,全部就地盘膝而坐,同时,将武器放到自己的左手边,认真的摆放。

    少府的工匠和隧营的士兵们,则在四周,如同看戏一样的围观着。

    但,没有任何人有那个闲心去关注这些人。

    在教官们的棍棒下,整个屯垦团都已经深深明白了一个铁律——不要去做制度之外,规定之外的任何事情。

    在上官没有命令之前,最好按照规定和制度来。

    “马上,就要过年了……”秦远看着全团上下,缓缓说道:“圣天子开恩,怜悯尔等,远离父母,孤苦无亲,故此,特令宋子侯自天下选拔适龄女子,来我屯垦团之中!”

    这话一出,所有人,哪怕是邵荣,都是两眼放光,如同饿狼一般,若非军法约束,他们恐怕早就要跳起来了。

    当兵三年,老母猪赛貂蝉。

    邵荣等人虽然没有三年,甚至半年也没有。

    但这接近两个月,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官吏和教官的监督下,从无到有,建设着自己的家园。

    而在这方圆数百里,不是屯垦团,就是少府的工作人员和隧营的士兵。

    别说女人了,就是雌性的生物也没有几只。

    可想而知,此时,当人们听说,有一大波未婚女子,正在来的路上的时候,他们是个什么想法了!

    单身狗们,一个个都是激动不已。

    特别是那些大龄青年们,更是就差手舞足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