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节 相亲(2)
    “肃静!”秦远咳嗦了一声,伸出双手压了压。

    立刻,整个屯垦团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此番,宋子侯送来的未婚小娘,只有百余位……”

    秦远的话,立刻就引得人群不断吸气。

    一百多位小娘,但,整个屯垦团却有着一千多个光棍,平均十个人抢一个小娘。

    无数人顿时感觉亚历山大。

    顺便,周围的同袍,特别是那些长相硬朗、身材高大的同袍,马上就成为了人们的眼中钉。

    不过,很快这样的气氛就消散了。

    “另外,附近的楼烦军屯垦团以及甲号基地之中的工人,也将来我屯垦团之中,与诸君共同竞争……”秦远缓缓的说着,然后,他瞪大了眼睛,提高声调,真臂高呼:“诸君,可有信心,将这些小娘都留在我忠勇军屯垦团?”

    瞬间,整个屯垦团就爆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狂呼:“有!”

    这个必须有!

    倘若,这些小娘,最后被楼烦军或者所谓的甲号基地里的人抢走许多。

    那大家往后还怎么出门?

    事关集体荣誉,连那些教官以及官吏,脸色都严峻了起来。

    如今的汉军,最重集体荣誉。

    就连打架斗殴输给了其他军队,都会感觉颜面无光。

    尤其是上面的高层,更是重视这样的集体荣誉。

    因为这不仅仅干系到面子问题,更干系到军费的倾斜、武苑的培训名额,甚至干系到相关人员的晋升。

    毕竟,朝堂的大人物们,肯定会更青睐那些能打能冲,麾下都是精锐的将官。

    邵荣在人群里,看着左右同袍的神情,他也悄然的握紧了拳头。

    这些日子以来,在这屯垦团里,接着折纹的引荐,加上他本身身份背景够硬(父祖都是汉家忠臣,祖父曾经宿卫云中,与魏尚一同奋战,父亲也给军队服务,转输过粮草,兼之还有堂兄被选为胸甲,这些背景资料,在屯垦团当然都有),所以,他认识了两个从安东来的屯垦团的官吏。

    一个是主管屯垦团上下耕作的护麦都尉,另一位则是负责日常生活起居的巡官。

    这两人虽然都是小吏,但在安东待了很久,对屯垦团制度和展,非常清楚。

    靠着这两人的介绍,邵荣知道,在安东的屯垦团,每年也都有类似的相亲联谊活动。

    不过,在安东,这样的相亲联谊,基本上,都是从当地的濊人部落、鲜卑人、乌恒人、真番以及韩国等藩属之中选拔的小娘。

    是以,这样的相亲联谊,有时候,会出现官家或者贵族的小娘。

    甚至,在安东有传说,曾经有真番王的侄女,参与了类似活动,并且最后嫁给了一位屯垦团的军官!

    据说,类似这样的相亲活动,是圣天子的直接意志和命令。

    目的,是为了加快和加安东移民与当地部落、民族的融合,更是为了让濊人、真番人、韩国人、鲜卑人、乌恒人更好的融入诸夏,化夷为夏!

    当时,邵荣听了,就已经有所明悟了。

    高阙之战、榆林塞之战以及刚刚结束不久的燕蓟战役。

    大汉王师全胜匈奴,由此,造成了大量的夷狄部落的投降。

    还在云中郡时,邵荣就已经听说过了,长城边墙附近的所有胡人部落,几乎全部向天子输诚,请求为汉臣民。

    而这些投降者和臣服者的数量,多达数十万!

    换句话说,很有可能,此番来的小娘,极有可能,都是外域女子。

    其中,甚至可能有部族之主的女儿,乃至于大部落中的贵女。

    若自己可以娶到一个……

    知道这其中情况的,自然不止一个邵荣。

    屯垦团内,许多人,都曾经被暗示过或者直接提示过。

    此刻,他们俱是神情激动,心潮澎湃。

    一个夷狄女子,吸引力可能不怎么样。

    但若是一个夷狄贵族之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这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全部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投向了东方和南方。

    他们现在多多少少,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和附近的环境。

    忠勇军屯垦团,位于梓岭以北约两百里,与秦代九原郡的故城,相距不过百十里。

    而在秦九原郡故城向东五十里,有一个属于少府的营地。

    据说,在今年春天的时候,少府就已经在当地开始修建一条直通云中的轨道。

    而此地,更是少府在这河套之地,最重要的一个基地。

    从它的编号,就能看出来——甲号基地!

    这里,据说在将来,可能会形成一个十几万乃至数十万人的巨型城市。

    因为,有墨家墨者断言,这里有着一条巨大的天然的露天铁矿矿脉。

    所以,在夏天开始,此地就66续续的有数千人抵达,其中有三千余人是大夏的奴工,剩下的则是军队和工匠。

    在众人眼里,无疑这个甲号基地里的人,将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

    但,好在,少府的工匠,基本上都已经有家室了。

    不用担心这些家伙加入竞争者的行列。

    而从忠勇军屯垦团向南一百五十里,在南河的北岸,是楼烦军屯垦团的驻地。

    这两个多月以来,忠勇军屯垦团的众人,曾经有三次,路遇过楼烦军屯垦团的驻地——他们是去那里搬运朝廷划拨的工具和过冬的粮食的。

    是以,对于楼烦军屯垦团,众人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那是一个人数和规模,都不逊色忠勇军的屯垦团。

    不过,与忠勇军屯垦团不同,楼烦军屯垦团不是来此地搞农耕的。

    他们在河岸边附近的草地,建立起了广阔的牧场,并且栽下了大量的苜蓿草,放牧着上万头羊和数千头牛马。

    另外,他们在山陵之间,挖下了大量的地窖,营造出了上百口青储窖。

    毫无疑问,比起甲号基地,楼烦军屯垦团才是大家真正的对手——因为,这个屯垦团的成员,绝大多数,与忠勇军屯垦团的成员一般,都是单身狗!

    …………………………………………

    两个时辰后,楼烦军屯垦团在他们的校尉和官吏们的带领下,骑着马来到了忠勇军屯垦团的营地里。

    楼烦军屯垦团的校尉是一个叫赵蒙的胡人军官。

    他似乎在战场上失去了一只耳朵和几只手指。

    但依然无法掩饰这个男人身上的锐气。

    他就仿佛一堵坚固的墙壁,一颗不屈的白杨。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久经沙场,并且曾经与匈奴浴血奋战的战斗英雄。

    而忠勇军和楼烦军之间,自然谈不上什么‘友谊’。

    是以,这位赵校尉,一看到秦远,立刻就咧着嘴,哈哈笑道:“秦校尉,又见面,这一次,俺麾下的儿郎们,可是做好了准备,要从贵处抱走美人喽!”

    秦远看着这个家伙,这个‘邻居’,脸颊抽搐了一下,没好气的道:“贵客远来,好酒好菜,早已经预备了……”

    言下之意,自然是让他吃完喝完,赶紧滚蛋!

    赵蒙似乎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他哈哈大笑,就带着自己的部下,走到了校场一侧。

    一千多名楼烦军的屯垦团成员,虽然从昨天到现在,一路跋涉了一百多里,走了几乎一天,但依然斗志昂扬,士气饱满,人人昂挺胸,直视前方。

    “圣天子开恩,怜悯吾等屯垦团之士,特令宋子侯,自天下遴选未婚小娘,来此与吾等相会……楼烦军的勇士们,拿出你们的能耐和本事来!”

    赵蒙的声音,传入包括邵荣在内的许多人心中,人人都是怒目以对。

    抢新娘子,抢到自家门口了!

    谁能忍?

    何况,这北方边郡,历代都有抢新娘的传统。

    没有人,肯将到手的新娘子,让给他人!

    这一刻,整个忠勇军屯垦团同仇敌忾。

    …………………………………………

    此刻,在远方的长安城之中,如今在安东和河套各地的屯垦团以及军队里,人气很高的宋子侯许九,却正在自己的官邸之中,挠头搔的看着一份份卷宗。

    很快,就是新年了。

    他这个如今负责给汉军之中的单身汉拉红线的列侯,自然是忙的上跳下蹿,没有半点闲暇的时间。

    不过,他却非常满足甚至沉醉于这样的繁忙之中。

    原因很简单,他从这些任务里,收获到了远比九卿还要大的权柄和声望。

    如今,这天下,谁不知道,想要自己的女儿嫁一个金龟婿,找宋子侯,准没错。

    细柳营、飞狐军、句注军……乃至于南军、北军、羽林卫、虎贲卫……甚至是安东的护濊军!

    所有大汉排的上号,叫的出名堂的军队里的那些年轻有为,至今未婚的俊杰,在他这里,都能找到记录,甚至可以查到此人的功勋和未来的上升空间!

    是以,每到年关,不仅仅有列侯、两千石士大夫的家人会送来拜帖,邀请宋子侯过府一聚。

    甚至,就连民间的大贾、巨贾和豪强,也会找上门来。

    甚至有人直接提着黄金,想要他给自己的女儿,选一个有前途的金龟婿。

    毫无疑问,这些人的逢迎和巴结,让他许九,在短短数年之间,就成为了大汉列侯集团里最受人瞩目的一位。

    这些年中,许九做的最漂亮的一次拉红线,莫过于前年,他给舞阳侯樊市人的侄女找到一个当时只是区区棘门军司马的年轻人。

    结果,去年的高阙会战中,这个年轻人屡立战功,表现出色,如今居然已经成为了封君,还晋升为校尉!

    可以预见,将来他必定可以封为列侯!

    而此事,也让许九声名鹊起。

    整个长安的列侯贵族,都为他而疯狂。

    但现在,许九却遇到麻烦了。

    “唉!”许九望着眼前的卷宗,叹了口气。

    天子已经下诏,召回了燕蓟战役里的有功军官。

    其中,包括了五位校尉和十几位司马,这些都是汉军之中的钻石王老五。

    毫无疑问,前途,自然无量。

    旁的不说,这一次回京的所有人,连士兵在内,每一个都已经获准可以去武苑深造!

    至于校尉、司马这样的高级军官里,更是有人可能会在年会,就被天子封为列侯!

    如今,整个长安的列侯贵族士大夫,甚至是各地的诸侯王们,都是眼巴巴的盯着这些钻石王老五。

    许九已经听到风声了。

    有某位诸侯王的翁主,直接放话:“我非豪杰不嫁!”

    更有万户侯的嫡女,私下对其闺蜜说道:“我闻汉有良将,可为良配!”

    甚至于,还有先帝的公主。

    那几位至今没有嫁人的公主。

    譬如说,程姬的幼女,被封为‘阳夏主’的刘芸以及贾姬之女,宣阳主姐妹,都已经在虎视眈眈了。

    传闻,东宫的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可能也打算插手进来,给楚王一系的宗女,选一个良婿!

    旁的不说,这几日,章元君刘太夫人,每日都被召入东宫就是明证!

    众所周知——当年,哭庙事件,导致楚王一系诸子皆不得嗣,太皇太后更是被迫避居东厢。

    此事之后,天子正式独揽大权。

    而太皇太后,则一直感觉对楚王一系有愧。

    这一次,给章元君的几个未婚或者守寡的女儿,选一个乘龙快婿做补偿,天经地义,也很符合刘氏的做派!

    但问题是——这些公主、翁主、宗女以及万户侯的嫡女,太多了!

    仅仅是许九所知,就有十几位有这样的意向了。

    而她们要嫁,自然是选校尉。

    而且得是年轻有为,相貌俊朗的校尉。

    天可见怜!

    这次回京的五位校尉之中,只有三人是三十岁以下的。

    而且,只有两位之前从未婚配。

    至于那十几位司马里,大约也就四五位能够得上年轻有为,俊朗不凡的标准。

    很显然,此次,很可能会生数位公主、翁主、宗女,同抢一夫的可怕场景!

    而他宋子侯许九,则像一个夹心饼干,成为了各方纠缠的对象。

    帮了某某诸侯王,就很可能得罪某位太妃甚至被东宫所恨。

    总之,就是左右为难。

    思前想后,许九觉得,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要是真的卷入这场涉及到了太妃、诸侯王甚至东宫的风波里,恐怕要被人打成渣渣。

    一念及此,许九立刻唤来下人,说道:“为我备车,吾要去求见天子!”

    当今之计,只能去找天子寻求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