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节 变迁
    临到年关,刘彻的生活,变得格外忙碌。

    积压的公文和奏疏,甚至堆满了整个案几。

    通常,旧的还没有处理完,新的就已经堆起了一尺多高。

    幸好,现在的汉室公文和奏疏,都已经白纸化,不然的话,刘彻恐怕将要突破秦始皇曾经创造的那个记录——一日批阅奏折数百斤!

    这还是有着兰台数百位尚书郎和侍中们帮忙先过滤了一遍的结果。

    那些不需要刘彻亲自关注或者说优先级不够的事情,在兰台就已经被处理掉了。

    能够来到刘彻面前的,必然是至少影响一郡的事情或者敏感之事。

    伸了个懒腰,刘彻有些无奈的望着自己眼前越堆越高的奏疏,叹了口气。

    但没有办法,这些事情,都是不可以假手他人的事情。

    就像他刚刚批阅完的那个报告——下邳郡请求在郡中建造一条沟渠,引泗水灌溉农田。

    这种事情,别人根本没有资格和能力来决定。

    必定要他这个皇帝来做裁决。

    而刘彻做出的裁决也很简单——他将这奏疏转给丞相府、大农,要求丞相府和大农牵头,派出一个联合工作组,前往下邳实地考察,并且邀请地方士绅工商,最终再出一个相关的报告给他这个皇帝。

    简单的来说,就是先进行工程论证。

    看一看,这下邳郡是否符合修建这样一条渠道的条件。

    然后还要看成本和代价。

    这才能决定,最终要不要修这条渠道。

    这也是比较科学的做法,能够最大限度避免浪费资源。

    望着眼前这堆积如山的奏折,刘彻站起身来,打算出门走一走,活动一下筋骨。

    至于这些事情——虱子多了,债不愁。

    左右离正旦的大朝议,还有半个月时间,还可以慢慢处理。

    实在不行,还可以将那些不是太重要的事情,直接丢给丞相周亚夫和御史大夫晁错去处置。

    总之,想要刘彻去学秦始皇,最终搞出过劳死,那是做梦!

    刚刚走出宫门,立刻就有尚书来禀报:“陛下,廷尉刚刚来报,已经收押了无盐氏的全部族人,请陛下示下……”

    刘彻闻言,抿了抿嘴唇,笑着道:“告诉廷尉,必当秉公执法,排除一切干扰,还天下一个公平!”

    无盐氏,曾经叱咤长安,威震天下的顶级高利贷商人,西元前最成功的民营金融家,终于还是走到了他的末路。

    没办法,皇帝想要他死,他还能活吗?

    更何况,无盐氏屁股下面一堆翔,根本不需要罗织罪名,只要统治者想,那他就活不了,而且,必定会死的很惨!

    而廷尉搂草打兔子,在处置无盐氏的过程里,顺手将其他几个同样玩高利贷的子钱商人家族也给捋了。

    一时间,整个槐市和花街柳巷,一片鸡飞狗跳。

    许多享誉中外的**窟,基本上都被官府查封。

    在一个月内,曾经繁花似锦的花街柳巷,瞬间衰败了下来。

    绅士们如丧妣考,士大夫们更是哭天抢地,几有几分快播案的风采。

    不过,不要紧,刘彻相信,等到明年春天,自然会有接盘侠,继续花街柳巷的事业。

    倒是这次拿下无盐氏和相关的子钱商人,让刘彻真是吃了一个饱啊!

    总计超过数万万的财富,被充实到了本来已经开始拮据的国库里,丞相周亚夫和御史大夫晁错纷纷表示:伏唯陛下能作威作福。

    然后,就欢天喜地的拿着这笔钱去搞他们早就想做的一些事情了。

    譬如,周亚夫就大手一挥,宣布将修建一条从绛县到雒阳的轨道。

    嗯,周亚夫毕竟不是什么无产阶级革命家,思想境界并不高,他的家乡情愫特别重,做了丞相,不给家乡谋福利?玩毛!

    特别是,当家乡父老们,组团来长安,三番五次的上血书恳求时。

    周亚夫根本招架不住。

    至于晁错,则是立刻挥舞起钞票,开始大量扩充廷尉和御史大夫衙门的人员。

    首先是持书御史们,一下子就从二十人扩张到了三十六人,廷尉各司曹的副官,也都增加了两三位。

    法家笑的嘴都合不拢。

    更多的官员,更多的编制,意味着更大的权柄和更强的执行力。

    当然,也意味着官僚系统进一步臃肿。

    好在,至少将来三十年内,汉室都还不需要担心什么亢员的事情。

    目前来说,各级衙门,假如真的想做事情的话,那就只会缺人。

    而这些子钱商人的垮台,让刘彻也趁机再次刷了一波声望,收买了一波人心——他让廷尉学习后世的做法,将那些从子钱商人家里查抄的各类借条,统统拿出来,在长安的直市上,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整个关中,瞬间感恩戴德。

    就连地痞无赖们,现在也沐浴到了皇恩。

    至于以无盐氏为首的子钱商人,在这一次,无疑成为了最大输家。

    但谁会管他们?

    当然,刘彻很清楚,弄死一个无盐氏,未来,必定会有有盐氏、空盐氏出现,继续无盐氏的事业,历史就是这样,不断的螺旋式上升。

    不过,暂时来说,长安和关中的子钱商人势力,都被清扫一空了。

    这就有利于,刘彻自己来搞金融业。

    而在这两个月里,另外一个大事也发生了。

    根据情报,北归的匈奴句犁湖单于在回到了狼居胥山后,立刻就召集了诸部落头人和贵族,然后,在这场会议上,这位新晋的句犁湖单于,宣布了他的三个政策。

    第一,他封自己的堂弟,匈奴左谷蠡王狐鹿涉为左贤王,并且对天盟誓,自己死后,不会传位给子嗣,狐鹿涉必为下一任单于。

    且他宣布,他不会娶妻生子。

    他将把自己的一生和全部所有都奉献给匈奴。

    这位句犁湖单于此举,瞬间就稳定了人心,祢和了摇摇欲坠和处在分裂之中的北匈奴各部族。

    这真是让刘彻和汉室臣子们,大为失望。

    匈奴人不内讧?

    这不科学!

    好在,刘彻有着前世经历,他知道,在目前来说,想靠着这几场战争,就让匈奴低头臣服,这几乎不可能。

    因为,匈奴虽然被打疼了。

    但是,它还有希望,还有血袋。

    西域三十六国,甚至更广阔的中亚和南亚,可以为它源源不断的输血。

    是以,其实,即使没有句犁湖,狐鹿涉也可能承担起类似的责任。

    这在千年来的游牧民族历史上,屡见不鲜。

    要想彻底消灭一个游牧民族或者让他跪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深入大漠,攻击他们的草场、部落,使其不断失血,并且找不到补血的地方。

    历史上,昭宣时期,匈奴的臣服,就是因为汉军进入了西域,联合乌孙,将匈奴势力赶了出去。

    匈奴人打又不打不过,退也退不了。

    只能跪下来喊爸爸。

    唐太宗击败突厥,也是如此。

    甚至,朱棣北伐蒙元也是如此。

    总之,在漫长的历史上,刘彻从未见过有哪个王朝,没有深入大漠,经营西域,而使游牧民们跪下来喊天可汗爸爸的。

    但,这个句犁湖单于的第二个政策,就让刘彻提高警惕了。

    他宣布,匈奴将会重赏任何带汉学者、工匠、书籍到匈奴的人。

    且,他必定说到做到。

    这意味着什么?

    刘彻很清楚!

    匈奴人要玩耶律阿保机式的改革了!

    假如匈奴人能下定决心,深入推进汉化,那么,它的国力必定会增强!

    这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的汉匈,虽然在装备和国力甚至技战术上拉开了代差。

    但终究,冷兵器时代的代差,也就那么一回事。

    刘彻可没有忘记,非洲黑叔叔,曾经用大刀长矛和弓箭教英国龙虾兵做人的事情。

    事实上,其实,哪怕到了后世,重金打造,各种狂霸酷炫拽的美军,也被rpg和ak47搞的不胜其烦。

    造价数千万的战斧导弹,在阿富汗山区,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如今的情况也是这样。

    汉军的王牌,胸甲部队,虽然战斗力强,但问题是——胸甲骑兵不可能远征数千里,深入幕北去跟匈奴人捉迷藏。

    汉军主力部队,在现在也还没有远征数千里,深入大漠的作战能力。

    倘若匈奴缩起头来,刘彻一时半会,真拿他们没有办法。

    而这句犁湖单于的第三政策,则刚好打在了刘彻的软肋上。

    他命令各部,不许匹马南下。

    连西匈奴的割据分裂势力,他也不管了。

    从刘彻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这位匈奴的新领袖,说服了其他部族,只派人扼守住河西走廊通向西域的关键道路和咽喉地区。

    其主力,则将全力西征。

    这位句犁湖单于,甚至喊出了一年抢一百万奴隶的口号!

    这真是太可怕了!

    刘彻曾经的梦魇——匈奴哪怕死光最后一个三哥,也绝不投降,似乎正在变成现实。

    而这个梦魇,促使刘彻不得不修改自己的计划,提前准备发动河西走廊战役——本来,刘彻是打算坐山观虎斗,坐看匈奴人狗咬狗,自己再准备捡便宜的。

    但奈何,匈奴人也不傻。

    哪怕是现在所谓的西匈奴,那个刘彻曾经不以为意的狗腿子且渠且雕难,似乎也在派人与句犁湖接触,在谈判着什么事情。

    反正,不可能是什么好事情!

    想着此事,刘彻就叹了口气。

    去年,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汉军接连发起了两次大规模战役。

    这给汉室和天下,带来了沉重负担。

    虽然刘彻靠着齐王刘将闾,勉勉强强,维系住了财政平衡。

    但,军队和百姓,却都已经不堪重负了。

    假如明年,再来一场大规模战争的话,那么,无疑,这就是穷兵黩武。

    而且,必定会透支国力。

    哪怕打下了河西走廊,汉室恐怕也得缩回来舔舐伤口,休养生息。

    只能选择休兵一年到两年。

    这是无奈的事情。

    这样,那西匈奴和北匈奴,就绝不能让他们和解。

    所以,刘彻在半个月前,派出使者,去跟且渠且雕难交涉,商量着让这个西匈奴的左大将兼摄政,向汉室臣服的事情。

    当然,只是名义上的,大约就相当于后世的朝鲜啊越南啊对中国王朝的臣服。

    这个条件,刘彻不怕且渠且雕难不答应。

    他敢拒绝,刘彻就敢断绝给他的逍遥散的供应。

    而在另一方面,刘彻的使者,也在跟这个新上台的句犁湖单于眉来眼去,彼此勾勾搭搭。

    这就是所谓的外交。

    没有永恒的盟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刘彻在心里想着:“朕得尽快,让归义单于去龙城……”

    归义单于夏义,如今,已经被刘彻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光杆司令了。

    他的旧部和部曲,现在,基本上已经被鲜卑人、乌恒人啊甚至真番、韩国给瓜分的一干二净了。

    没办法,这就是游牧民族的天性。

    有奶就是娘!

    而夏义的部曲,又基本都是苦哈哈,很多人连肚子都没有吃饱过几次。

    被这些家伙拿着牲畜和女人一诱惑,自己的腿肚子就不听话了。

    当然,在这个过程里,其实,捞的最狠的,还是安东的屯垦团。

    基本上,夏义的部曲里的那些优秀的牧民和精锐的骑兵,都被各屯垦团挖了一干二净。

    此外,陈须和陈嬌兄弟,也挖走了大约几百人。

    如此一来,曾经在草原上赫赫有名的呼揭部族,彻底成为了历史。

    他的人民和贵族,统统被人瓜分了。

    成为了光棍司令的夏义,自然成为了刘彻的傀儡。

    而他若去了龙城,正式成为单于。

    那么,在刘彻的扶持下,这位单于,也就将拥有莫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这匈奴帝国,也就彻底分裂成三块。

    南匈奴、北匈奴、西匈奴。

    恰好是三国演义!

    明年再来一波移民和瓜分幕南牧场的活动,刘彻就差不多可以去告诉自己的老爹和祖父:你们朝思暮想的事情,儿子(孙子)已经给你们完成了,匈奴帝国,彻底被肢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