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节 天下尚武!
    元德六年,秋九月,丙申(十一日)。

    整整三排全副武装的汉军士兵,在车骑将军东成候义纵的率领下,雄赳赳气昂昂的从长安的灞桥走入繁华的长安城之中。

    顿时,全城轰动。

    列侯贵族士大夫甚至是在京的刘氏宗室成员,纷纷涌了过去。

    每一个人,都瞪大了双眼,仔细打量着这支特殊部队里的成员。

    人人的眼睛,都在那不到二十人的高级军官队伍里巡视。

    “好佳婿啊!好佳婿啊!”已经年已六十八的章元君刘太夫人,笑意盈盈的在几位儿孙的搀扶下,柔声说着,目光更是从不离开那几位骑着骏马的校尉。

    得到了东宫两位太后,特别是太皇太后全力支持和承诺的老夫人,现在已经完全将这几位未来的明日之星,视作自己的孙女婿了。

    而马车之中,那几位平陆候和红候的淑女,更是大着胆子,悄悄掀开车帘,小心的打量着这些威武不凡的男子。

    自马邑之战以来,地方上的蚩尤戏,乃至于市井里的段子手,都将一位位铁骨铮铮,卓尔不凡的豪杰形象塑造的让广大少女向往不已。

    曾经,长安的贵族少女和宫里的公主、翁主们,欣赏和喜欢的是那如贾谊贾长沙这样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君子。

    但俗话说的话,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

    如今,汉家淑女们,喜欢的就是能够马上立功勋的大丈夫。

    甚至就连一些已婚的贵妇,现在也是望着这归来的数百豪杰,流着口水,幻想不已。

    他们是那么的强壮,那么的威武。

    他们脸上流落的自信和骄傲,让这些贵妇们心乱如麻。

    然后,这些贵妇再瞧瞧自己的丈夫……

    无不露出厌烦的神色。

    无数气管炎此刻在心里大声呐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另一侧,梁王刘武在长安的代表,他的姻亲宣城候李云也是坐在马车上,锁定了几位能入得了他法眼的汉军将官。

    众所周知,梁武刘武与他的王后李氏是汉室诸侯王之中的模范夫妻。

    两人相濡以沫二三十年,感情从未褪色。

    而李氏除了为梁王生下四子之外,更还有三位翁主。

    其中长女嫁给了睢阳人张士。

    这张士,既不是贵族,也非士大夫出生。

    纯粹是因为此人与翁主两情相悦,梁王于是就成全了他们。

    毕竟,对梁王来说,他并不需要联姻,也不在乎联姻。

    且,他与王后感情实在太好。

    但余下的两位翁主的感情问题,就成了老大难。

    次女刘饰与幼女刘佩,都是那种眼高于天的主。

    这两年,列侯士大夫们家的公子哥们,就没有一个入得了两位翁主的青眼。

    但翁主的年纪却是一年比一年大。

    尤其是次女刘饰,过了今年就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

    再不嫁人,就要有麻烦了!

    是以,不仅梁王夫妇心急如焚。

    便是身为舅舅的李云,也是急的头发都白了。

    乃至于,远在安东的朝鲜君,也好几次过问了两位妹妹的人生大事,甚至于,朝鲜君为了给妹妹选择夫婿,在朝鲜发动了上上下下,广泛的挑选了十几位年轻文官。

    结果……一个也没两位翁主瞧上。

    直到今年,天子放风,要召集有功将士和贵族士大夫以及宗室之女,来一场相亲,解决各自的人生大事。

    两位翁主才扭扭捏捏的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心仪的乃是马上取功勋的豪杰丈夫。

    既是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为了儿女,敢于下海捉鳖,上天揽月的梁王夫妇,立刻就派了李云来打这前哨站,给两位外甥女物色如意郎君。

    事实上,人群之中,不止一位章元君,一个宣城候在觊觎着这些汉军之中最顶尖的精英,未来帝国的栋梁。

    要知道,如今,天子喜武夫,于是四海皆以武勋为最高的追求。

    在这个节奏带动下,哪怕是文人士大夫,世代耕读传家的知识分子家庭的年轻人,也都纷纷操练和学起了军事。

    长安城里面,最珍贵,最被人追捧的书籍,永远是兵书。

    特别是《孙子兵法》《六韬》这样的名著,只要有条件的家庭,基本都会给子侄买上一套。

    以至于如今,在关中,地主人家嫁女,首先考察的,再非男方的经济条件和物质基础,就看男方家里有没有一套兵书。

    什么等级的兵书!

    若某人家的儿子,拥有《孙子兵法》《六韬》这样的兵书,且能读懂,那么,一般这婚事就可以成了。

    倘若此人还有武苑之中的各类兵书,特别是诸如《材官纪要》《骑射通典》这样的只给军官或者军官种子的兵书。

    那么,即使此人是个穷光蛋,家里面一穷二白,也有的是地主士大夫哭着喊着要嫁女儿过来。

    因为人人深知,此子乃是潜龙在渊,迟早可以一飞冲天!

    是以,此刻,除了顶级的宗室诸侯之外,列侯士大夫,甚至是这长安城里的豪强、关中的地主也都在蠢蠢欲动,各自选择着自己家的女婿备选。

    其中,觊觎着校尉、都尉这一级别的俊才的人,不在少数。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

    万一有校尉、都尉,看上自己家的女儿了呢?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嘛……

    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

    被数千双,甚至上万双‘泰山’的灼热目光瞧着。

    这些哪怕曾经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面对着匈奴最强大的部族骑兵,也没有怯懦的汉军精英,现在,却都有些心里发毛。

    要阳都尉阳时,就骑在马上,感觉怎么都不舒服。

    阳时,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

    担任要阳都尉也有七年时间了。

    自四年前,亡妻在一场风寒之中过世后,他就一直单身。

    倒不是他不想找,而是很难找!

    燕地,不比内陆,燕国的武将也不似关中和代北那样的炙手可热。

    基本上,燕人的武将和地主贵族,都是相互联姻。

    但他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抱团,仅仅是为了相互解决终身大事。

    譬如,阳时的前妻之所以嫁给他,只是因为她哥哥也没有老婆……

    所以,干脆两家各自娶了对方的妹妹……

    这样奇怪的现象看上去很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

    燕地穷,燕国苦,且燕人的性格桀骜不驯,直来直去,不会拍马屁。

    好不容易有外地来的官员来燕地上任,也被他们气死、气走。

    所以,燕地武将的终身大事,一直是个问题。

    譬如,阳时的幼弟阳瞬,今年都二十四岁了,但一直没有娶亲。

    不是阳瞬自己眼界高,实在是阳家已经没有妹妹可以跟人换亲了。

    而堂堂将门之子,也不大可能去娶一个寻常人家的女子为妻,是以,这个事情就一直拖着。

    好在,虽然没法娶妻,但是可以纳妾。

    所以,阳瞬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还没有成家,但其庶长子,却已经可以打酱油了……

    此番,阳瞬也因为跟着阳时,作战有功,被郡守兼燕国中尉李广,举荐给了朝廷。

    一路上,阳瞬一直就在阳时耳边叽叽喳喳,兴奋不已的嚷嚷着。

    阳时也是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原本,燕国武将,就是大汉帝国的弃子,爷爷不疼,姥姥不爱。

    任你有孟贲之勇,蔺相如之忠,也不得重用!

    就像阳时之父,虽然清正廉洁,爱兵如子,但到死也不过是个一个要阳都尉罢了。

    其下葬时,因为穷,阳时居然要靠变卖自己母亲的嫁妆和妻子的陪嫁首饰,才能为其准备好一口棺材和几件金器陪葬。

    而现在,燕地军人,终于迎来了两位知己。

    郡守领燕国中尉事李广和安东都护府都督薄世,都是那种,不需要拍马屁,只要有才能,就会提拔、重用的名臣大将。

    就像此番,整个燕蓟地区,竟然有百位将官被举荐到了朝廷,来受天子接见、嘉勉,更得到了入武苑深造的机会。

    其中,甚至有十几个原先只是士卒的穷小子!

    至于类似阳时、阳瞬这样的单身汉,更是居然有可能能够娶回一位列侯家的贵女,甚至是尊贵的,曾经连做梦都不敢去想的天家翁主、公主!

    这简直让阳时都有些怀疑人生!

    但如今,他却只有惶恐!

    因为,阳时发现,赫然有至少数百双眼睛,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在盯着他看。

    甚至于,阳时还隐约听到,人群之中,有人在念他的档案。

    “阳时者,要阳都尉也!随李将军三为先锋,斩敌将十一,捕虏一千三百有奇,于渔阳诸将之中,功最上!”

    这还不止,甚至于,还有一些貌似是管家一类的生物,钻到某些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的马车前,兴高采烈,跟捡到了稀世珍宝一样大声报告,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主母,阳都尉四年前丧妻,至今寡居,当为主母良缘!”

    然后,阳时就瞄到,那马车之中,一支纤纤玉手伸了出来,一位头戴凤冠的美妇人,远远的盯上了他。

    那眼睛仿佛能吃人。

    阳时立刻感觉到脖子凉梭梭的,连忙收束心神。

    这个时候,阳时才明白,临行前,李郡守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阳都尉啊,去了长安,要保重身体啊!”

    ………………………………

    刘彻站在北阙城头,一身天子冕服,肃穆而威严,衬托着他刚毅的脸颊,向万民群臣,昭告着大汉天子的威权。

    城头下,凯旋归来的义纵,带着数百位回京受赏的将官们,将一面面缴获的匈奴大纛,丢在了北阙城下的道路上。

    “匈奴右谷蠡王大纛!”

    “匈奴左大都尉将旗!”

    “匈奴逼落部族大纛!”

    “匈奴胥纰军大纛!”

    “匈奴黑鸦军大纛!”

    一面又一面,足足数十面匈奴大纛,被整齐的铺在了北阙城楼之前的御道上。

    这些曾经或横行一地,或者震慑万国,或者沾满了鲜血,或者曾经让人足以闻风丧胆的匈奴可怕万骑的大纛,现在,全部成为了汉军的战利品。

    被汉家的忠勇将士所俘获。

    变成了他们敬献给天子的礼物。

    成为了他们向世人报告自己成绩的证据!

    更有数十颗匈奴大贵族的头颅,被装在一个个盒子里。

    这些曾经威风八面,足以让世界颤抖的匈奴贵族,现在,一个个成了干瘪的首级。

    一根根绳索从北阙城楼降下来,然后吊起这些已经经过处理的头颅。

    他们将成为大汉天子警告世界的证据。

    谁想挑衅大汉帝国,谁企图伤害帝国的利益,忤逆帝国的价值观,否定大汉帝国对这个世界的主宰和领导权。

    就得先看看这些人,看看他们的下场!

    “匈奴首级已悬汉北阙,试问天下谁敢不服?”丞相周亚夫心情激动的说道。

    看着这些头颅,他就知道,即使自己将来死了,到了九泉之下,见到太宗皇帝,仁宗皇帝,他也可以拍着胸膛说:“臣没有辜负两位先帝,今日之大汉,已经恢复了天朝上国的荣光!匈奴北遁,单于夜逃,天下太平,万国咸服!”

    刘彻就更激动了。

    他知道,自己的历史地位,在这些匈奴大纛和首级的证明下,已经无比稳固了。

    接下来,就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一鼓作气,制霸东北亚!

    然后,就可以如风卷残云一样,席卷中亚和南亚,将帝国的疆域,直接推到一个三王五帝,乃至于后世帝国不可能达到的地方。

    刘彻举起双手,城楼之下,长安的士民贵族,立刻就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万岁之声。

    军乐奏起,踏着鼓点,有功的将士们,在义纵的带领下,昂首挺胸,践踏着匈奴人的大纛,向着北阙城楼之中走去。

    在经过城楼时,所有的将官,都以右手击胸,向着帝国的皇帝,致以最崇高的军礼!

    刘彻也回以军礼。

    宫墙内外,无数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刻。

    无数人羡慕嫉妒的发狂。

    而儒家的博士们则纷纷感慨着:“从今以后,世界将彻底由武人主宰了!”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

    什么叫礼?

    论语说: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这里的礼,就是纲纪,就是制度,就是法度。

    今天天子与武人相互以军礼敬之,长安数十万军民共睹。

    毫无疑问,整个天下的风潮,都将被策动。

    从此以后,军人的地位,就将超越文人,他们的力量,将不受限制的膨胀起来。

    更麻烦的是——连儒家的年轻人,也是一脸向往和憧憬。

    无疑,连儒家都会支持和拥戴、崇尚军人。

    如此一来,得到了权力、民心和士心的武人,将会成为文官永恒的梦魇。

    文官甚至可能成为武人的附庸!

    这又不是没有先例。

    秦时,就是如此!

    好在,此时文武的界限不那么明显,武将可以转任文职,文职也要随时做好披挂上阵的准备。

    诸子百家,无论哪一家,都推崇文武双全。

    是以,儒家诸博士面对这样的情况,还是可以接受的。

    只有那些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渣渣,才是一副如丧妣考的模样,仿佛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一般的哀嚎:“从此斯文扫地,国将不国矣!”

    没办法,他们除了写文章之外,一无所成。

    让他们上阵,敌人还没看到,自己就先吓尿了裤子。

    这就意味着,他们在未来,甚至在现在,就已经被淘汰掉了。

    他们成为了世界的累赘和废物,不值一提,没有未来的渣渣。

    这如何不让他们心慌?如何不叫他们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