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节 鹿鸣宴(1)
    数日后上林苑,思贤苑之中,一片喜庆的气氛。

    到处披红挂绿。

    连思贤苑学苑里的小孩子们,也被组织了起来,一个个粉雕玉琢,看上去可爱不已的小孩子,在教官和老师的带领下,站在道路两侧,热烈欢迎着今日来访的客人们。

    所有入场的宾客,见到这副场景,全都受宠若惊。

    谁不知道,当今天子在这上林苑里,收养了三千孤儿。

    其中,在这思贤苑学苑里,就有着数百人在读。

    甚至有传闻,皇长子也在其中!

    在皇后陈阿娇没有生下嫡子之前,这位皇长子,天然的在法统上就拥有着无可置疑的优势!

    甚至哪怕皇后生下嫡子,只要,这位皇长子长大后不是太过愚笨,太过暴虐或者拥有什么让人无法接受的恶习,他的即位成功率,也远远高于其他人。

    更何况,现如今,义氏外戚,正是如日中天。

    有东成候为后盾,皇长子的未来前途,不是小好,而是大好!

    只要一想到,帝国的皇长子,未来的储君,也在这些孩童群之中,作为迎宾欢迎自己。

    许多人的虚荣心就不可避免的膨胀起来。

    反倒是刘病已自己没有什么感觉。

    他从懂事起,就没有受到过什么自己高人一等,或者自己非常牛逼这样的教育灌输。

    相反,在这学苑里,他这个皇长子的身份,一直被很好的掩盖了。

    除了几个高层和部分教官之外,没有人知道,学苑里混进了刘氏的长子。

    是以,堂堂皇长子,也经常被人揍得鼻青脸肿。

    在一开始,学苑中的知情人,吓得半死,甚至有人连遗书都写好了,就准备抹脖子了。

    然而,在相关报告,递到天子面前后,意料中的狂风暴雨没有降临。

    相反,天子批示:小儿辈胡闹,当不得真!

    更让这些人感叹的是——帝国的皇长子,在第二天,就又跟那个昨天将他揍得鼻青脸肿的家伙玩到一起去了……

    如此这般,两三年下来,学苑之中,人人都习惯了。

    甚至有些时候,一些不知情的教官,会责罚甚至体罚学习不认真或者训练时企图偷懒的皇长子。

    最狠的一次,皇长子被一个教官用戒尺打得手心都肿了。

    皇长子哭的泪眼婆娑,学苑的山长,吓得魂飞魄散。

    但结果……

    天子特别表扬和嘉勉了那个教官,说他教书认真,是难得的人才。

    是以,在现在,哪怕是那些知道刘病已真实身份的人,也不会特意的照顾他。

    加之刘病已一个月才准许回宫一次,且在宫中被严令,禁止对皇长子特殊照顾和逢迎。

    是以,刘病已虽然隐约感觉到自己比较特殊,但,却没有养成任何娇惯的习性。

    在他的意识里,他与其他小伙伴,并无二致。

    一样要做功课,一样要参加训练。

    功课做的不好,训练不认真,也一样要受罚——只是可能他的处罚会相对轻一些。

    甚至于,连零花钱,也得跟其他小伙伴一般,自己去挣。

    譬如说,学苑里的那些好吃的零食。

    都是要拿钱去换的。

    而钱从何来?

    一是,学习特别好,训练特别优秀,就可以每月领取二十钱的奖金。

    二者,在思贤苑的农田里,帮助农民除草、捉虫。

    一百颗杂草,或者一百条虫子,可以换十钱,而这十个铜钱,可以买十块香甜的糕点或者吃到三块让小伙伴都羡慕不已的香辣牛肉干。

    这第三,就是春季,在附近的山陵上摘茶了。

    一斤翠绿的嫩茶叶,可以在农民伯伯那里换到一钱。

    经过这些教育,刘病已现在已经在心里养成了自己的经济观念和金钱观念。

    钱不再是天上会掉下来的东西。

    而是自己的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和对自己学习、训练成绩的奖励。

    在其他人不经意的关注中,帝国的长子,茁壮成长。

    负责暗中关注和监视他的绣衣卫密探以及御史,如今,都已经对他心悦诚服了。

    此时,宾客之中,无数人一边打量着往日里,难觅真相的思贤苑,一边悄悄的说着:“听说,皇长子不过六岁,便已神通天成,颇得人主之姿了……”

    “可惜,吾等始终不能得见天颜啊!”

    这些年来,不是没有人,想将子侄送进思贤苑里,好混到皇长子身边去。

    但可惜,所有的企图,全部以失败告终。

    思贤苑或者说整个上林苑里寄养的,都是历代以来因为战争或者叛乱,而失去了亲人,无依无靠,且年纪在十四岁以下的稚童。

    更麻烦的是,这里实现的是以年龄段分班的。

    四到六岁一个体系,六到化教育的时段。

    教师们,会教给这些学生算术、格物以及一些基本的诸子百家的理论教育。

    兰台的尚书们,至今保持着,轮流来上林苑教学的传统。

    有些时候,甚至能看到汲黯、郑当时等贵人的身影。

    除了这些之外,每三天,会有一天时间,所有人集体外出,在教官的带队下,来到上林苑各地,与农夫和百姓为伍,一起下地耕作,美其名曰:社会实践。

    甚至,每年的春耕和秋收之时,会暂停上课和训练,全体出动,到上林苑各地帮助农民和百姓耕作、收获。

    而所有人的历年表现,都会有专人统计、评分,并在最终走出上林苑之前,被统一归纳,这些评分和评估,将决定这些年轻人最终的去处。

    以至于,有列侯在听说了这其中的情况后感慨:“这那里是收养遗孤啊,这分明就是在培养官员和武将!”

    但,没有人敢掣肘。

    因为,在这上林苑之中的孩子,全部都是父祖疫于王事的忠良之后。

    忠臣孝子,本就是社会的栋梁,本就是应该得到优待的特殊群体。

    此刻,无数列侯贵族士大夫,都看着那些思贤苑里的孩子,全部在心里默然无语。

    相比起自己家里,含着金钥匙出生,被骄纵惯了的熊孩子。

    这些孩子,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完美。

    他们站姿整齐,说话自信,无论面对什么人,都是不卑不亢。

    且所有人,都非常懂礼貌,他们甚至懂得分辨不同等级和官阶的来客,并且给与相应的礼节。

    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行!”许多人在心里想着:“我家的孩子,也要想办法送到这上林苑里来……”

    哪怕,不能与皇长子同窗,建立起友谊,在这里面也绝对可以成才!

    而中国的父母,为了子女的未来和前途,是这个世界上最舍得花力气和钱财的。

    君不见,为了让子女进入太学和武苑,大把大把的巨贾、贵族、士大夫,倾其所有,也要在茂陵买一套学区宅!

    如今,茂陵之中,最顶级的学区宅的转让价格,已经超过了四千金!

    哪怕是最便宜的丙级,也要数百万!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许多人都已经打算近期进宫去与天子或者两位太后联络联络感情,拉拉家常。

    这时,忽然,礼乐大奏,悠扬的韶乐之中,一身正式的天子冕服的刘彻,在几位大将的簇拥下,乘着撵车,来到了会场。

    “臣等恭迎吾皇,吾皇万寿无疆!”群臣纷纷跪下来。

    刘彻微微笑着,走下撵车,从人群之中穿行而过,最终来到一个早就已经搭建起来的高台上,端坐到御座中,这才道:“卿等平身!”

    “车骑将军……”刘彻低头看着侍立在一侧的义纵说道:“汉家豪杰何在?”

    义纵立刻昂首挺胸,说道:“随时为陛下效死!”

    义纵话音一落,五百余位汉军将士,就穿着最鲜丽的甲胄,头戴着威武的铁盔,分作五排从会场左侧齐步走进来。

    作为领队,阳时手持长剑,立在额间,挺直着胸膛,目不斜视,他大喝一声,中气十足的喊道:“全体都有!向右转!”

    刷刷刷!

    甲衣发出清脆的金属声,数百名汉军健儿在同时完成了转身,数百把佩剑被同时抽出剑鞘。

    然后,这些大汉精锐,统一面向高台之上的天子,单膝下跪,将利剑插进坚硬的地面,拜道:“末将等在此,恭听陛下圣命,愿为陛下,赴汤蹈火,至死方休!”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些军人的气势吓得小心肝乱跳。

    在汉室的贵族士大夫眼中,这些军人,就仿佛一头头丛林之中杀出来的嗜血怪兽,仅仅是闻到空气里面散发出来的杀气,就足以让人腿肚子发抖了。

    没办法,这五百多人,全部都是汉军各大军团之中,千挑万选的俊才。

    每一个人,都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精英。

    哪怕是其中的一个卒子,也可能曾经身被数十刃,渐血百步,杀人盈野。

    更重要的是,当今社会重武勋。

    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随便走到市井之中,都会被万千人追捧,成为千百人的偶像。

    是以,虽然在场有士大夫列侯,有宗室,有诸侯王代表。

    但他们的眼中,除了自己的天子之外,别无他物。

    列侯公卿们稍稍收敛一下心神,立刻就跟看到了loli的怪蜀黍一样,闪烁着莫名的光泽,将这些人从头到尾都打量了一遍。

    “果真是人人皆豪杰啊!”有士大夫抚手赞着,按捺不住心里的爱才之心:“可为吾之佳婿也!”

    自战国开始,中国的士大夫贵族,就已经深深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国家强盛,家族昌盛,就必须要得人。

    为了吸引人才和拉拢人才,战国七雄,一直都是不惮于任何手段的。

    直至今日,这个传统依然影响深远,并且根深蒂固于士大夫贵族的血脉之中。

    而现在,五百多个顶尖人才,至少是军事方面的顶尖人才,整整齐齐的出现在这些家伙面前,不需要去寻找,不需要去大海捞针。

    只要有个好女儿,就可以带回家。

    因此,人人都是激动万分。

    甚至有人恨不得扑上去,先抢一个抬回家里,马上让自己的女儿与之洞房。

    可惜啊……

    许多人看了看上首的天子,只能强行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和冲动。

    刘彻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些年轻俊才,也是忍不住赞道:“果真皆是大丈夫!”

    他站起身来,对着公卿列侯以后诸侯宗室们说道:“今朕有良才,卿等有女,朕愿为此辈大丈夫与诸卿保一个媒………不知道卿等意下如何?”

    怎么会有人不愿意呢?

    所有人立刻都拜道:“臣等谨奉诏!”

    然后,就是莺莺燕燕,上千名妙龄女性,从思贤苑外的马车上走了下来。

    这些女性之中,最惹人眼的,莫过于那十余位身被凤冠被十几位侍女簇拥着的贵人。

    “宣阳主……”

    “信阳主……”

    …………

    见到这些贵人,哪怕是列侯之女、宗室之女,也不得不屈膝下跪,恭恭敬敬的拜道。

    因为这些人,哪怕是地位最低的,也是翁主,诸侯王之女。

    而身份最尊崇的,毫无疑问是那四位先帝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