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节 鹿鸣宴(2)
    随着十余位公主、翁主入场。

    会场之中,乐师们立刻就奏起了著名的《诗经。鹿鸣》。

    从高庙请来的沛地童子合唱团,也清唱起这著名的不朽之诗。

    “呦呦鹿鸣,食野之萍,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在轻快的乐曲之中,公主翁主们来到刘彻跟前,屈身一拜,盈盈道了个万福:“妾等拜见陛下……”

    “诸位臣妹请起……”刘彻也是满脸笑容,轻声说道。

    妹妹们能支持,并且捧场,刘彻已经非常满意了!

    毕竟,能让这些公主、翁主们,放弃门户、阶级之见,来此走一趟,刘彻知道有多难得!

    要知道,哪怕是在后世,号称人人平等,没有等级的社会。

    你试试看,让一位大长老的女儿,去军营里与军人相亲看看?

    便是寻常的女子,找对象,也是要求男方有房有车的。

    至于,你说你是潜力股?

    那也得人家信啊!

    当然了,如今的局面,也自不同。

    公主、翁主,本身就握有强大的资源和关系网。

    她们便是嫁一个庶民,也可以在短短几年内就将此人打扮成上流社会的一员。

    就像历史上,馆陶对董贤做的一切。

    且,如今,在这个场上的军人,哪怕是个卒子,也是卧虎藏龙。

    有勇冠三军,在千军万马之中,取敌将级的猛将,也有沉着冷静,指挥若定的智将。

    不夸张的说,这些人将撑起未来十年,汉军的脊梁。

    不少人,都有着单靠自己就可以封侯拜将的潜力!

    只不过,假如他们靠自己的话,需要的时间更多,需要付出的努力更多。

    而如今,刘彻给了他们一个抄近路的机会,一个车的机会。

    自然,就可以加他们的成长。

    而更妙的是——这些人都得承刘彻这个恩情一辈子!

    往后,他们不管做什么事情,地位到了那个等级,都得想——我有今日,全凭天子隆恩!

    而这,也是刘彻要搞这个相亲大会的缘故。

    借此手段,他可以进一步控制和拉拢军队。

    这可比,让这些军人跟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最终,依然被某些势力拉拢要好的多。

    “给公主及翁主赐座!”刘彻转头,对着汲黯吩咐一声。

    立刻就有侍女来,将这十几位公主、翁主,请到席位上。

    这些公主、翁主,一落座,立刻就瞪着眼睛,在前方的军人群体里搜寻了起来。

    没办法,刘氏的女性,就是这样的强悍!自信!

    年纪最大的宣阳公主更是立刻就锁定了自己的目标——那个如泰山一般,矗立在场中的男子。

    宣阳公主是程姬的长女,蒙王刘非的姐姐,年纪比刘彻要小一些。

    在先帝在世时,她就被嫁给了费候陈偃,哪里晓得,这个陈偃就是一个窝囊废。

    且是所有列侯里最废柴的那种!

    且不说文武吧,就连生活起居,也不能自己照顾自己。

    更要命的是——还沉迷于蹴鞠斗鸡。

    宣阳公主屡次劝他振作,甚至拿了其祖父费幽候陈贺的故事来激励他。

    然而,烂泥扶不上墙。

    宣阳公主未出嫁时,在皇室诸女之中,也属于心高气傲的主,如何受得了这个丈夫?

    于是,在元德元年,宣阳公主一气之下,带着嫁妆和侍女,跑回了未央宫。

    彼时,刘彻刚刚即位,正需要稳定人心,尤其是要让天下人知道,他是一个好皇帝好哥哥。

    自然二话不说,甚至连具体情况也懒得问,就偏向了宣阳公主。

    直接将陈偃叫到宫里臭骂了一顿,骂的陈偃又是磕头,又是赌咒誓,必定听妻子的话,做一个模范丈夫(没办法,这就是娶刘家女人的命苦之处!陈偃这点委屈,其实不算什么,刘氏公主里的彪悍之人,甚至能做到自己与小白脸偷情,让丈夫把风的地步,所谓吹箫助兴,也是常有之事……)。

    自那以后,陈偃倒是老实了两年,没有出去花天酒地,斗鸡走狗,甚至连狐朋狗友也都不再来往。

    但问题是——他依然不懂上进。

    宣阳公主,曾经费劲了手段,给他谋了个太常的差事。

    结果,他倒好,差点搞出大新闻,让太庙之中,险些生了要死一堆人的大事。

    还好,他的副手及时现了这个疏漏,给他擦了屁股。

    但太常的事情,却再也做不下去了——谁敢与一个随时可能带着自己全家和同僚全家一起去死的家伙做事?

    宣阳公主至此对陈偃彻底失望,干脆与之合离!

    事实证明,宣阳公主的抉择是正确的。

    元德四年秋,费候陈偃终于将自己给作死了!

    而宣阳公主,自那以后,就对列侯子嗣什么的彻底死心了。

    并觉得,男人都靠不住,还不如靠自己!

    这几年,宣阳公主在长安城外,靠着几个皇庄以及与弟弟们的关系,做点小生意,小日子过的倒是挺舒服的。

    直到……

    临邑公主与卫驰小两口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

    这才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

    毕竟,她今年也才不过二十四岁。

    “阳时,要阳都尉,燕国渔阳郡人士……曾有一妻,生有两子一女……”在心里面想着那个男人的档案,宣阳公主的一双美目就更加靓丽了。

    对她来说,小鲜肉什么的,早就过时了。

    类似阳时这般,既有潜力,且阳刚之气十足的成熟男人,才是她的心头好。

    而且,讲老实话,阳时的样貌,虽然算不得俊俏,但燕地男人,自有一股子昂扬的精气神。

    这立刻就让宣阳公主,芳心如小鹿乱撞。

    “诸位妹妹,那阳都尉,请莫要与我争夺……”既然瞧上了,刘家的女人,素来就敢于出手,自然,宣阳公主立刻就毫不客气的对着几个妹妹说道,言语之中,大有谁与我抢,我就怼死谁的架势!

    其他公主与翁主,当然不敢与宣阳竞争。

    纷纷柔声说道:“既是阿姊的意中人,妹妹们自然不敢相争……”

    宣阳公主闻言,满意的点点头。

    只要这些妹妹不与她竞争,那她就基本可以拿下这个男人了。

    ………………………………

    端坐在御座上,望着一批批的贵族士大夫女子,纷至沓来。

    刘彻非常满意。

    列侯贵族士大夫以及诸侯王们很给面子。

    此番来的女子的素质非常高,且有许多都是嫡出的女儿。

    要知道,过往,这些家伙哪怕是拉拢文官,也不过是用些庶女就打掉了。

    嫡出的女儿,一般都只在列侯圈子里联姻。

    很少有人外嫁。

    但这一次,士大夫贵族们,却是下了血本了。

    甚至不乏有人,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也贡献了出来。

    这让刘彻感到自己的面子非常有光,龙颜大悦。

    等这些女性基本入场完毕,这《鹿鸣》之乐也就停了下来。

    刘彻举起酒樽,对着群臣,道:“如今,既然君子淑女陛至,卿等不如随朕一起去这思贤苑里走一走,让年轻人相互了解一下……”

    这也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不然,皇帝和列侯大臣们都在侧,如何让这些年轻人拉的下面皮?

    群臣倒是被吓了一跳,但皇帝都开口了,谁敢不听?

    于是,纷纷拜道:“诺!”

    ………………………………………………

    等着刘彻领着群臣离开,场中就剩下了五百多号军人和一千余位贵族士大夫列侯之女和公主、翁主、宗室女。

    起先,气氛还有些尴尬。

    许多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或者说如何相处。

    但宣阳公主和另外两位寡居或者合离的翁主,却不愧是刘氏女。

    她们立刻就行动起来。

    宣阳提起裙子,走到自己早就瞧中的那个男子面前,盈盈道了个万福,然后道:“阳都尉,不知道,可愿与妾身谈谈?”

    阳时抬起头一看,顿时懵逼了!

    只见,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位雍容大方,华贵不可言语的美妇。

    这美妇一看就知道,来历不凡。

    最重要的是——她的气场非常强大。

    强大到了,让阳时内心,砰砰砰跳个不停。

    若一般男子,遇到这样成熟、大方且自带气场的御姐,恐怕连说话都磕磕巴巴了。

    但阳时却不同。

    燕地男子,本就胆子大的很,性格如雕,桀骜难训,天不怕地不怕!

    在燕地,自古就有抢婚的传统。

    后来,三国时,燕人张翼德在野外路遇一个采茶少女,一眼就看中了,不由分说就抢回家当了自己的老婆。(据说入了洞房后,张飞才知道,自己抢了夏侯渊的女儿……跟阿瞒成了亲戚……)

    这种霸道的作风,在如今更加直接。

    望着这个美妇,看着她的模样,阳时想也不想,直接说道:“蒙夫人不弃,时敢不从命!”

    立刻就站起身来,将佩剑收入鞘中,非常自信的道:“不知道夫人,想与时谈点什么?”

    阳时的自信与果敢和霸气,立刻就让宣阳芳心乱颤,恨不得马上一棍子敲晕,然后直接拖回家。

    好在,她到底知道,这种事情乱来不得。

    勉强收束了心神,宣阳用只有蚊子才能听到的声音道:“都尉请随妾来……”

    ………………………………

    一个时辰之后,当阳时回到会场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香囊。

    他得意的拿着这香囊,放在鼻子前一嗅,心里顿时豪情万丈。

    虽不知道,那位夫人的来历,但阳时这辈子,都未有遇到过感情如此炙热而猛烈的女子。

    她就像鲜艳的杜鹃花,而自己就是不知疲惫追逐着花蜜的蜜蜂。

    “幸得君顾,两不相负!”想着那夫人的临别赠语,阳时就握紧了那个香囊。

    男人嘛,活在这个世界上,无非是为了家族和妻子而奋斗。

    现在,阳时终于找到了自己奋斗的目标。

    而宣阳公主就更满意了。

    乘在回宫的马车上,这个浑身上下都熟透了的公主,此刻,如二八少女一般羞涩无比。

    见过了前夫的窝囊和废柴后,再与今日所见的那个阳都尉一比,宣阳就知道,自己这前二十二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才是吾要嫁的男人!”宣阳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回到宫中,宣阳立刻就前往东宫。

    而这时,宣阳才现,原来妹妹也都差不多回来了。

    一群公主、翁主都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未婚的少女,自然羞涩无比,扭扭捏捏的说着自己看中的男人。

    而结过一次婚的翁主们,却是自信大方的讨论着各自的对象。

    “阿姊……”见到宣阳,一个少女立刻就找了过来,却是宣阳的妹妹,如今才十四岁,还没有封号的刘葭。

    看到一脸慌张的妹妹,宣阳立刻就知道,这丫头大抵遇上了苦恼的事情,于是笑着问道:“细君可是遇到了心仪之人?”

    刘葭点点头,无比苦恼的道:“阿姊,妹妹不知道该怎么办……”

    “仔细与姐姐说说……”宣阳连忙问道,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的性子,若没有难事,必不会如此苦恼。

    “阿姊,我看上了一个人……”刘葭羞涩的道,尽管刘氏女以彪悍和大胆著称,但终究刘葭年纪太小,且没有经历过情爱,说这种事情自然有些害羞。

    “嗯……”

    “他只是一个队率……”

    “啊!”宣阳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大汉帝国的公主!

    要知道,刘葭虽然现在还没有封号和汤沐之所。

    但迟早要封的!

    依照传统,汉家公主,按照地位、受宠程度以及与皇帝、太后的关系,会得到两千户到八百户之间的汤沐之地。

    长公主甚至能食邑一万户!

    譬如,如今的宛邑长公主,更是石破天惊的拥有了三处汤沐之地!

    刘葭虽然不是当今天子的亲妹妹,程姬与薄后的关系也不怎么好。

    但无论如何,这一千户食邑的汤沐之所是可以捞到的。

    而队率是什么?

    帝**队体系的第三级,麾下不过一百人而已。

    恐怕此人的全部身家和家当加起来,也不足公主的身上的一根汗毛!

    哪怕是长安市井里最疯狂的段子手和小说家,也不敢幻想,会有帝国公主看上了一个队率这种事情!

    这比童话还童话!

    “妹妹,你真的看上那人了?”宣阳过了一会儿,才问道。

    “嗯!”刘葭先是犹豫,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她看着自己的姐姐,非常认真的道:“我已经看过他的档案和背景了,我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丈夫!”

    然后,刘葭拉着自己的姐姐的袖子,央求着道:“阿姊,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若错过这一次,他就可能被其他人抢走了!而且……若错过此番,我未来可能会被母妃指婚给一个列侯的纨绔子,每日只能以泪洗面……”

    听着妹妹的话,宣阳想起了自己那曾经不幸的婚姻,也是心头一软。

    刘氏公主,看似风光,但几人能知公主的辛酸?

    多数人的婚姻,都是不幸的。

    哪怕是父母千挑万选,最后嫁的那人,却极有可能很不如意。

    所以,临邑嫁的好,才引得那么多人羡慕嫉妒。

    只是……

    妹妹看上的人,地位实在太低了!

    宣阳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但,她怎么也不愿妹妹重蹈自己的路,于是宣阳拉着妹妹的手,道:“为今之计,只能去求陛下了!”

    “皇帝大兄?”刘葭听了,却是有些害怕。

    在这皇宫之中,谁不怕那个天子呢?

    宣阳却是笑着道:“放心好了,恐怕陛下如今求之不得呢!”

    宣阳眼中闪过一丝苦笑。

    刘家的公主有蠢的,但宣阳却一直很聪明。

    不然,她如何会屈尊降贵,亲自去到相亲会场?

    看上那个男子了,勾勾手不就可以了吗?

    公主想嫁人,谁会拒绝,谁又敢拒绝?

    但这是天子的意志,皇帝大兄的意思,是以公主、翁主们才如此激动!

    不为别的,只为了给皇帝大兄拍马!

    嗯!

    你没有看错,这确实是拍马!

    就像馆陶给先帝拉皮条,养女人。

    在皇室生活,就得学习这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