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节 使团(2)
    问题是——为什么?

    汉室凭什么让匈奴人获得这样一个喘息之机?

    哦……

    刘彻想了起来,现在汉室也没有力气去找匈奴的麻烦了。

    这两年是休养生息,积蓄粮草,同时刷新内政的时间。

    匈奴人只要不来惹刘彻,刘彻也懒得去理。

    这样看来的话,匈奴人的这个提议,还可以。

    让他们给汉室当两年打手,做个开路先锋,为王前驱还不错。

    于是,刘彻点点头,道:“此事朕许了……”

    不过……

    俯视着那个匈奴使臣,刘彻挥手吩咐:“拖出去斩了!”

    “朕生平最恨汉奸国贼!”

    “诺!”那几位武士立刻重新上前,将韩旭架起来就往外面拖。

    “陛下!陛下!”韩旭此刻,终于开始真正的慌张起来,他还有大仇未报,壮志未酬,怎么可以现在就死?

    他大声喊道:“我是匈奴正使,陛下,斩了外臣,谁来与陛下联络匈奴?”

    刘彻充耳未闻,端坐在御座上,一动不动。

    汉匈两国的战和发展到今天,主动权,完全在汉室和刘彻之手。

    换而言之,匈奴使者,刘彻想杀就杀,想埋就埋,难不成,匈奴人还敢有意见不成?

    当年,出使匈奴的汉使,可是三个里就有一个死在匈奴的!

    再说了一个汉奸而已?算什么?

    匈奴人会为他伤心流泪?会为了一个汉奸而不顾乞和的政策?

    搞笑!

    这也是所有汉奸卖国贼的尴尬所在。

    他的同族,视他为敌人,恨不得将其凌迟。

    而他投靠的主子,其实也不怎么在乎他的想法和意图。

    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汉奸混的再好,在他的主子面前,也只是一条高级的宠物犬罢了。

    主人或许会喜爱它的乖巧和伶俐,会丢骨头给它啃。

    但想要主人为了它而战?

    呵呵……

    真当人人都是爱狗人士啊!

    “几位副使,回国后,请告知贵主,朕这个人呢,心眼小,容不得沙子,下次再有汉奸,朕依旧照杀不误!”刘彻对着那几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北匈奴使团成员说道。

    这几个家伙闻言,哪里敢反对,甚至有人心里面还窃喜不已。

    韩旭这么一死,但使命却依旧达成了,得利的自然就是他们。

    也就只有那么一两人,深感愤恨和耻辱。

    但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在战场上,匈奴人连内裤都输掉了。

    现在,整个北匈奴,不仅仅青壮奇缺,就连牲畜也是奇缺。

    北匈奴必须立刻西征,从西方抓来奴隶,抢来财富和粮食,才能缓过这一口气。

    不然,到了明年,倘若没有得到足够补充,整个匈奴帝国都将土崩瓦解。

    要知道,在去年的燕蓟一战,匈奴失去的不仅仅是军队和牲畜。

    更失去了一半以上的土地。

    几乎整个幕南,都因为战败而不得不放弃。

    且渠且雕难那个混蛋,更是在匈奴人的背后插了一刀。

    河西之失,令匈奴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牧场,最重要的祭天场所,最重要的避风港。

    是以,与汉朝取得暂时的和平,对匈奴的存亡至关重要。

    而与汉朝贸易的成败,更关系着匈奴人能不能西征!

    原因很简单,自高阙之战,匈奴失去了阴山,燕蓟之战,又丢掉了幕南,且渠且雕难让祁连山、皋兰山、胭脂山,再非匈奴所有。

    就连浚稽山,也是摇摇欲坠。

    去年一年,匈奴丢掉了它三分之二的森林。

    这太关键了!

    没有了森林,匈奴人就找不到合格的箭矢材料和弓箭材料!

    在过去,匈奴的箭矢,有三分之一是阴山和阳山所出。

    另外一半,则是河西走廊的祁连山、胭脂山、皋兰山所出。

    如今,匈奴人剩下的浚稽山、狼居胥山、金山以及西域诸国所产的箭矢,只有它过去的三分之一不到。

    没有箭,还打什么?

    除此之外,这些富饶的森林的丢失,使得匈奴的弓箭、武器产量也遭受了重创。

    没有了这些森林里的野兽资源,匈奴人的武器来源备受拮据。

    现在,匈奴人每坏掉三张弓,只能得到一张弓的补充,每损失两把武器,才能得到一把武器。

    甚至这一把补充上来的,很可能是石制武器!

    没办法,匈奴人的采矿技术太low了。

    他们只能依靠露天矿脉,而这些矿脉基本上都在河西和幕南地区。

    浩瀚的蒙古高原,资源确实很丰富。

    但问题是——再过两千年,也只是资源丰富而已。

    资源丰富,无法开采,如之奈何!

    所以,现在是匈奴人求着汉室,甚至可以说渴求着汉室能够同意贸易。

    ………………………………

    韩旭被武士拖到宣室殿门口时,他终于知道,大汉天子没有玩弄他,确实是想要他死。

    这使得他立刻就暴走了。

    他挣扎着,吼叫着,最终开始大骂:“昏君!暴君!吾很不能身为荆轲,有孟贲之勇,能藏鱼肠之剑,取尔首级!”

    他想到自己的仇,他父亲、兄长以及母亲,想起了那个退婚的王家。

    这一切的仇,他都还没有报,怎么可以死?

    而他这一骂,立刻就捅了马蜂窝。

    别说刘彻如今是自证天命的圣王了,就是一般的君王,臣子们也是主辱臣死啊。

    所以,他的嘴立刻就被堵上了。

    他咿咿呀呀的胡乱嚷嚷着,挣扎着。

    他不甘心,他不愿意就这么去死。

    而匈奴使者们却都被吓死了,立刻全部跪下来,战战兢兢的道:“陛下,此人所言所语,与我匈奴无关,与我主无关!”

    麻蛋,谁敢摊上这种事情啊!

    万一激怒了这个汉朝皇帝,轻则匈奴的条件再不可能实现,重则大家伙全得死在长安,脑袋说不定得挂在城楼上去吹风。

    更严重的是——因为他们激怒了汉朝皇帝的缘故。

    为了给汉朝赔礼道歉,他们的子女甚至氏族,都可能要背锅,被砍了脑袋,送到汉朝给汉朝人泄气!

    没办法,当今世界,汉朝的国力、军力最强,而且是碾压式的强大。

    激怒了汉朝人,若引来汉军远征,以目前北匈奴的状况,恐怕,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单于甚至可能连夜逃亡数千里,避开汉军。

    刘彻却是招招手,道:“将他带回来!”

    已经走到殿外的武士闻言,拖着韩旭,一路拖到殿中,然后,数柄长剑架在他脖子上,更有人一脚踹在他腰间,将他压在地板上。

    “尔可知,朕为何要杀你?”刘彻拨开琉珠,看着那个所谓的匈奴使者问道。

    韩旭挣扎着,嚎叫着,瞪着眼睛看着刘彻,仿佛要将他深深的记住。

    但下一妙,他浑身上下都颤抖了起来。

    整个人如坠冰窟。

    韩旭当然不傻了,相反,他还挺聪明的。

    他若不够聪明,怎么可能逃出长城,逃到匈奴?他若不够聪明,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得到了匈奴人的赏识?

    但有时候,太聪明了也不好。

    就像现在,韩旭心如死灰。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当今汉天子,自诩为圣王。

    无论朝野还是民间,对他的神迹,都有着种种传说。

    其中,预言灾难,提前洞见匈奴来袭,更是广为人知,被天下所公认的神迹!

    至于韩旭,他自己就听过至少数十个有关这位天子的各种神奇故事。

    传说,他降世之日,长安天空有异常情况发生,据说,象征着兵主蚩尤的云曾经出现,为这位圣王做护佑。

    也有传说,当初,太宗皇帝第一次见到此子,就断定说:朕之后,此子当为人主,由是隔代指定,立之为储,先帝也不敢不从。

    更有天下人所共见的事实——天子微行河东,秦始皇找了一辈子也没有找到的宝鼎,就跟生了灵智一样,各种出异象,各种搞动静,就差没有托梦来告诉这位天子——我在这里呢,快来挖我!

    如今在天下人的嘴里,天子与宝鼎的故事,甚至已经衍生出了数个不同的版本。

    更夸张的是,这位天子随后的行为。

    预言风暴,提前知晓匈奴的进军路线等等等等。

    以至于连匈奴人,都是战战兢兢,无数人在自己的穹庐里悄悄的立了这位天子的塑像,早晚虔诚祷告。

    据说,还真是确实灵验无比。

    无子者久拜能生儿子,想祈求风调雨顺者,只要虔诚,部族来年就可以无病无灾。

    以至于发展到现在,当某部族遇到危机或者灾难时,不少人首先想到的不是请萨满祭司来跳大神——因为这是没有用的。

    而是恭请汉朝神皇的塑像,用最隆重的礼仪敬拜和祷告,请求这位无所不能的神皇收了神通,不要再折磨和惩罚可怜的匈奴人了。

    据说,只要特别虔诚,特别恭敬,那么,一般情况下,这位神皇的心胸非常宽广,还是愿意宽恕一二的。

    只有那些罪大恶极,不相信神皇威能,且亵渎过神皇的人,才无法得到宽恕。

    他的部族,永堕地狱之中,疾病、瘟疫、冰灾,会伴随着这些罪人生生世世。

    即使是死了,他们的灵魂也将在地狱之中永恒哀嚎,受尽一切折磨!

    总而言之,在现在,汉匈人民已经在宗教信仰上,取得了一些初步的共识。

    而这样一位神皇,若传说是真的。

    他岂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岂能不知道自己曾经日日夜夜诅咒和诋毁于他?

    岂能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

    偏偏自己还傻兮兮的送上门了!

    死,韩旭并不怕,他怕的是死后,灵魂也将永世被折磨,甚至牵连自己的家人、先祖。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想到这里,韩旭就不顾一切的开始磕头。

    虽然说,孔夫子曾经教导过他——子不语怪力乱神。

    但孔夫子也教导过他,华夷之辨与夷夏之防啊。

    他不也没有放在心里,甚至将当成一个屁?

    ………………………………

    刘彻微微笑着看着那个在自己面前磕头如捣蒜,显然已经就差失心疯的家伙,嘴角微微一笑。

    他当然没有什么特异功能,更没有读心术。

    只是纯粹的懂些心理学而已。

    你想,如今大部分曾经的汉奸,不是已经悄悄的逃回来了,就是已经自首,或者干脆被汉军所杀了。

    剩下的,还敢大摇大摆来到这长安,来到他面前,且毫无惧色的能是什么人?

    无非就是两种人。

    一,像中行说那样,因为某些缘故,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欠了他的疯子。

    二,这些年来被刘彻的政策和制度伤害到的人。

    这两种人,不管是哪一种,刘彻都知道,他们必然有害怕的东西。

    即使,诈不到也所谓。

    左右要拖出去杀了。

    若是诈到了,那就爽了!

    现在来看,效果不错嘛!

    而对于汉奸,刘彻觉得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什么样的手段,都是正义的。

    所以,刘彻看着他,道:“尔将生生世世,永为狗彘!”

    这句话,就像一击重锤,击打在韩旭的胸膛之中,让他疯狂,让他哀嚎。

    因为,天子的话,意味着他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这位天子,确实可以沟通鬼神,甚至安排和命令鬼神。

    而这种神迹和权威,是独属于三王五帝的威权。

    尧舜禹,都曾经以人皇行天帝事!!!

    “陛下!陛下!”韩旭不顾一切的吐掉了自己嘴里的那个堵塞物,哭着磕头:“罪臣……不!罪民知错了……”

    但刘彻哪里肯给他机会?哪里愿意给他机会?

    他就是要这种人,到死也在绝望和恐惧之中徘徊!

    “拖出去,腰斩!”刘彻断然下令:“其尸首喂狗!”

    “诺!”武士们立刻领命,将这个家伙拖起来。

    而群臣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摸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有匈奴使团里的那几个与韩旭相熟的人,此刻已经是双腿战战,汗如雨下。

    莫大的恐惧,伴随着那些传说,一起涌上心头。

    传说中,汉朝神皇可是无所不能,无所不通的天神啊!

    他们立刻就跪下来,匍匐在地上,说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外臣恳求陛下饶恕……”

    群臣纷纷表示——w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