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节 在大夏(2)
    蓝市城的夜晚很冷。

    气温几乎下降到了零下十度左右,呵气成冰。

    点着一盏油灯,王朝伏案开始记录这些天来的见闻以及从各种渠道得到的情报。

    “大夏在大宛西沩水南,去长安万两千余里,其俗土著,有城屋之立,其王居蓝市城,各大小城邑皆立小长,许民自治……其兵弱、畏战……”

    在帛布之上,写着这些文字,王朝的眼中也是透露着欣喜之色。

    王朝出使,与历史上的张骞凿穿西域不同。

    张骞凿穿西域,为的是联络月氏,夹击匈奴,断匈奴右臂。

    而王朝出使,则是一个探头兵,是来查探这大夏、月氏虚实的。

    王朝自己非常清楚这一点——如今天下谁不知道天子的壮志?

    是以,这一路上,王朝所过之诸国,他都会细心记录自己观察到的、听到的、看到的,乃至于猜测到的东西。

    在这大夏这十余日,王朝每日与大夏的王族、贵族燕饮,出入蓝市城内外,察看此国的国情、基层以及军队。

    基本上,将这个国家的底子摸清楚了。

    大夏是不是唐虞之国?王朝搞不懂。

    但,这大夏是典型的弱国。

    其民软弱,任由其贵族驱使和鞭笞,而很少有人会反抗。

    其兵怯战——连看守其王都城门的守城士兵以及王宫的禁卫军,都是懒懒散散,一副得过且过的模样。

    且军队里大都是老弱病残。

    甚至,连其禁卫军,也竟然不能齐备甲胄。

    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军队,别说是对付匈奴人了。

    恐怕,就连真番人都可以欺压一下。

    不过……

    王朝知道,这是有原因的。

    他提笔继续写下去:“臣闻之,盖大夏之衰微,有其因也!其先王号欧木一世者在位时,稽号曰帝,北服身毒,西与安息争锋,南与康居纷争,称霸有年,后为其子欧木二世而弑……”

    写到这里,王朝胸中也是正义感十足。

    对中国人来说,弑君者,毫无疑问是要被人唾弃的。

    “欧木二世,弑其父,为其**民所不容,乃借月氏兵平其内乱,方得为王!”

    “月氏既立欧木二世,乃臣其民畜,广其田宅,动辄取其金银……”

    “臣在大夏闻之,盖在汉元德四年、五年,匈奴皆西征之,先伐破大宛,得其人民牲畜,后取大夏、月氏、康居之人畜……诸国皆败,畏匈奴曰:天王之鞭(宙斯之鞭),乃遣使献黄金珠玉、财帛美人、工匠器皿无算,乞请匈奴退兵,方得安宁……”

    写到这里,王朝也是感慨无比。

    自入大夏以来,王朝看到了繁华的城市、繁忙的市井商业以及大量的人民。

    这里的人,虽然相貌肤色甚至连眼睛的瞳孔,都与中国不同。

    但是,这里的黄金很多,这里的土地很是肥沃,这里的资源数之不尽,更有层叠的险峰,蜿蜒的河流,壮丽秀美的山川。

    高原上,雪山皑皑,平原上,流水潺潺。

    只是此地的农业和手工业,都极为落后。

    大夏人甚至还停留在类似宗周时期的奴隶主庄园经济时代,这让王朝在唏嘘之余,也是感慨不已。

    与汉室相比,大夏人已经全面落后了!

    “王公,还请早些歇息,明日,那贵霜翕候要来呢……”一个跟随王朝一起出使的官员推门进来说道。

    王朝闻言,点点头,将手里的帛书,递给对方,嘱托道:“务必用心保存,等来日,吾等回朝,面见天子,承奏此类奏疏!”

    对方闻言,也是郑重的点头。

    当初,从长安出发时,使团有胡汉随从、官员、护卫一百多人。

    但是,等到使团穿越河西走廊以后,就只剩下了二三十人,其他的人,不是葬身在河西走廊的群山峻岭之中,就是被当地的野兽、野人袭击而亡。

    甚至,整个使团差点死在了河西。

    幸亏,关键时刻,有一个羌人部族相助,帮助使团,走出了河西。

    而在西域之中,使团也遭受了多次磨难,好几次差点全军覆没。

    所幸,西域各国都非常给王朝背后的汉室面子,许多的贵族,甚至派兵保护,给予向导,提供种种便利。

    即使如此,等使团来到这大夏后,除了王朝之外,就只剩下这一个来自大鸿胪的汉官与王朝自己了。

    余者,都葬身异乡,埋骨荒山。

    ……………………………………

    翌日,一大早,王朝就被大夏宫廷侍女引领着来到了大夏王宫的一个殿堂之内。

    大殿两侧的墙壁上,雕刻着美轮美奂的壁画。

    这些壁画描述的是大夏历代先王的故事以及一些神话传说。

    在这些壁画里,最明显的,就是一位手上有着猫头鹰一类飞禽的女神,这似乎是大夏人非常崇拜的一位女神。

    微微瞄了几眼这些壁画,王朝就对着坐在王座上和两侧的贵族们微微致意,说道:“奉汉天子之命,宣慰大夏、月氏使者王朝见过诸位!”

    然后,旁边的翻译,一位随王朝一起来到大夏的西域向导,用着塞人的语言,将王朝的话,说给大夏人听:“奉伟大的丝国皇帝之命,前来巴克特里亚以及月氏出使的使者见过国王、诸位元老以及贵霜翕候……”

    这话呢,大夏人还需要经过自己的翻译,再翻译一次——没办法,塞人的语言对他们来说,也有些像外语。

    不过月氏人倒是不需要再翻译了——他们在西迁的过程中,已经学会了包括塞人语言在内的多门外语,但却也忘掉了自己的母语。

    如今,在月氏人之中,塞人语和大夏语,都是比较常见的日常用语。

    是以,在左侧的月氏人一听,立刻就接头接耳,人人都是侧着眼睛,打量着王朝以及他手里那个节旄。

    一个已经垂垂老矣的老人,附在贵霜翕候丘弥靡的耳畔,耳语几句。

    丘弥靡听完,点点头。

    月氏人曾经在久远的岁月之前,游牧在宗周的西垂,后来几近迁徙,到了河西游牧。

    但在秦朝时,月氏人曾经与秦人打过许多交道。

    后来,月氏败在匈奴手里,不得不西迁,在这个过程里,月氏人舍弃了它自身的许多传统。

    但有些东西,还是保存了下来。

    譬如,这位老祭司,他就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古代的秘闻。

    很显然,王朝无论是样貌还是说话的方式包括手里的节旄,都与老祭司记忆里的一些对的上号。

    是以,丘弥靡立刻就笑着站起身来,对王朝道:“中国使者,一路远来辛苦了,我,月氏贵霜翕候丘弥靡,代表我王对使者表示感谢!”

    此时的月氏,虽然已经四分五裂。

    但是,月氏王依然保存,因为,分裂各部都无法消灭和击败其他部族,只是各过各的日子罢了。

    自从前年匈奴西征结束后,中亚各国就陷入了一个可怕的窘境之中。

    特别是月氏人,几乎是恐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匈奴人可怕的战斗力和凶残的作战方式,让所有月氏贵族都胆战心惊——在战争中,月氏翕候都战死了两位!

    而与匈奴人的仇恨,使得月氏人不得不寻找出路。

    他们曾经被匈奴人从河西赶到西域,又从西域驱逐到了这中亚。

    月氏人清楚,倘若他们不能找到对策,那他们唯一的抉择,只能是继续西迁。

    可是,已经没有几个人愿意继续西迁了。

    在这个中亚,月氏人已经定居了二三十年。

    他们习惯了此地的水土和风光,最重要的是,这里,月氏人没有什么敌人和竞争对手。

    无论是康居还是大夏,都无法对月氏造成危害。

    且,此地的人,软弱而胆怯,是最好的压榨和剥削对象。

    离开这里,月氏人不敢保证,还能不能找到一个比此地更好的家园。

    可是,匈奴人显然是无法战胜的敌人。

    这真是让月氏各部都愁白了头发。

    就在这时,在战争中俘虏的一些匈奴战俘,告诉了月氏人一些事情。

    在遥远的地方祖地,曾经强大的让所有民族都俯首称臣的中国已经再次崛起了。

    这个名为汉的王朝,在一位神皇的带领下,屡次击败、全歼匈奴万骑。

    匈奴人被打疼了,就选择了西征。

    这让所有得知此事的月氏人都是哭笑不得。

    感情,匈奴人不是来复仇和追杀的,人家只是被一个更强大的对手打的只能选择来西方抢劫、补血。

    在那之后,月氏各部都不断派遣探子,伪装或者跟随商人去往西域,打探更多消息。

    于是,更多的情报,随着这些探子的回归,不断的被人知晓。

    东方战争的残酷,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匈奴人在东方,确实遭遇了极为惨痛的战败。

    号称单于之鞭的折兰部族全军覆没,右贤王战死,损失的兵力多达数万!

    而最近,更隐约有传言,匈奴在东方又遭遇了更加惨痛的失败,这一次,匈奴人似乎丢失一个重要的牧场,单于已经领兵南下。

    这让月氏人在提心吊胆之余,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匈奴人南下了就好!南下了就好!

    可是……

    月氏人很清楚,这一战,无论匈奴胜败,他们总会回头西征的。

    等匈奴人打过来了,那月氏人该何去何从?

    是以,贵霜翕候丘弥靡一听说大夏王都来了中国使团,马上就丢下手里的所有事情,带着自己的亲卫,昼夜兼程赶了过来。

    为的就是与中国使者搭上关系,了解更多的东方战争的进展和情报。

    …………………………

    王朝看着那个自称贵霜翕候的男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对方一番,然后在心里面给出了一个结论:此人必月氏之枭雄也,有狼顾虎视之像!

    在王朝眼中,这位贵霜翕候,生的比较高大,四肢结实有力,更难得的是——他的形象极好。

    与其他王朝路上见过的游牧夷狄的首领不同,他的面色和手脚白净的如同读书人,甚至就连头发也特别的被整理的干干净净,显然每日都有清洁。

    这可了不得了!

    要知道,王朝曾经可是做过方士,专门当神棍忽悠人的。

    他自然见多识广,见过无数人物。

    而此人身在夷狄之中,且是游牧为生的夷狄部族之中,却处心积虑的维护和重视自己的形象。

    他要做什么?毋庸置疑!

    必定是有着野心和抱负,想要建立功业的枭雄!

    不过,这种人,在王朝面前,特别是在王朝身后的伟大帝国面前,渺小的就如同蝼蚁。

    所以王朝只是微微屈身,道:“汉使王朝见过翕候!”

    丘弥靡看着王朝的模样,也不由得在心里赞道:“果然是大国人物啊!”

    跋涉万里,不避艰险,来到大夏,这本身就已经很难得了。

    这汉使在自己等人面前,不卑不亢,本就在丘弥靡意料之中。

    但能在跋涉万里之后,却依然保持着风度和骄傲,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具备了。

    非大国、强国之人,不可能有这种自信。

    这就好比写文章的人,强大国家的文人,写的文章,大气磅礴,格局庞大,气势恢宏,而小国弱国,则只能自怨自艾,以文青的笔法来写悲剧。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有很多很多。

    “本翕候听说,贵国在与匈奴大战,不知道使者能不能与我等说一下这战争结果?”丘弥靡当下就忍耐不住问道。

    他这一问,立刻就勾起了所有人的兴趣,因为,这也是他们想知道的事情!

    王朝闻言,微微一笑,面朝东方的长安一拜,傲然道:“稽粥氏率兽食人,吾主圣天子为天下苍生故,起王师,兴义军,伐无道,先战于马邑,斩首一万余,匈奴折兰、楼烦、白羊三部皆没,右贤王尹稚斜授首!”

    “稽粥氏冥顽不灵,抗拒天命,圣天子再起兵,与之合战于高阙,尽没其军!大当户、大都尉,三十二长尽败,匈奴左大将仅以身免,王师复河!”

    “本使来前,听说,王师于燕蓟再胜匈奴,据说,此番匈奴单于军臣亲帅十五万骑,号称四十万,袭我汉境!天子命车骑将军东成候、安东都护府都督薄世、渔阳郡郡守领燕国中尉事李广率大军五十万与之会猎于燕蓟,已然大胜之,传说匈奴伏尸数万于长城内外,单于军臣暴卒于军中!”

    听着翻译翻译过来的话和讯息,无论是大夏人还是月氏人,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无敌世界,号称宙斯之鞭,几乎不是人类所能对抗的匈奴人、魔鬼的军队,就这样在东方失败的如此之惨?

    单于都死了?

    有没有搞错?

    丘弥靡甚至有些怀疑人生了!

    “这不可能!”丘弥靡身后,一个贵族尖叫着:“那么强大的匈奴军队,怎么可能失败?”

    他几乎就要冲上来,给王朝一顿胖揍,但被人拉住。

    即使如此,他也是咆哮着:“匈奴骑兵的强大,我等都是亲眼所见的,怎么可能失败?”

    丘弥靡看了此人一眼,轻叹一声,道:“倘若是别的国家,我也不信,但,王子殿下,这可是中国啊!”

    “王子与诸位可能不知道,我月氏之先,也曾经臣服于中国的天子之下,月氏王曾经要受中国周天子的册封!”

    “当初,中国的秦,强盛之日,曾经让匈奴、东胡以及我族,皆战战兢兢,不敢弯弓相对!”

    听着丘弥靡的话,那人惊呆了。

    这个世界,竟然有如此强国?

    这怎么可能?

    王朝听完翻译的话,鼻子哼了一声,望着那个人,道:“有何不可能?我主圣天子,身而神圣,及登大宝,于是口含天宪,脚踏阴阳,仁德泽及鸟兽,威严布于**!尔等蛮夷不知,奚甚可哀也!”

    王朝说这话的时候,鼻孔是朝天的。

    那态度,差不多就是在说——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在坐的各位,在我面前,都是渣渣!

    而这也确实是他的想法!

    至于你要说,如此态度会不会激怒这些夷狄君长?

    必然不会!

    王朝这一路上,途径了河西的险恶之地,翻阅了崇山峻岭,走过了沙漠绿洲,一路上见过了无数大小部族、王国的君主。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你要对他客客气气,以礼相待,人家说不定,尾巴都翘到天上去。

    但你要拿着架子,一脸大国的霸道总裁范。

    人家基本上立刻就变成小受,在你面前,与小妾一般。

    这让王朝感慨不已。

    甚至在其路上的游记之中,多次强调:夫夷狄者,畏威而不怀德!

    通俗的来说,就是小受、抖M。

    你越装逼,人家越看得起你,反之,人家说不定会轻慢于你,甚至生出恶意。

    如今,也是一般,看到王朝的模样,再听着翻译过来的话。

    无论是丘弥靡还是欧克拉提德斯,都是毕恭毕敬。

    特别是欧克拉提德斯二世,因为汉使团里有着欧克提拉这个大宛人的缘故,他也知道了许多汉朝的事实。

    他清楚,汉使没有说谎。

    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个东方的伟大国家,确确实实,强盛而富饶,文明而伟大。

    于是,欧克拉提德斯二世马上就对那人道:“康居王子,这里是我巴克特里亚的王宫,不是贵国的卑阗城(康居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