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节 在大夏(3)
    康居王子?

    王朝虽然对于塞人的语言和大夏语言都不是很熟悉,只能通过翻译交流。

    但是……

    一些特殊的字眼,他却还是能听懂的。

    譬如王子、国王之类的特指词汇,更是敏感。

    “竟然还有康居人混在这里?”王朝心里面笑了起来。

    在大夏这十几日,王朝已经知道,当初那个阿纳比没有骗他。

    如今的康居国,确实是亲匈奴的。

    至于为什么?

    答案有些出乎意料。

    先,康居人崇拜和信仰一种叫‘拜火教’的宗教,这个宗教推崇世间有善神与恶神在相互争斗。

    而匈奴人打的康居人特别狠。

    于是,康居人认为匈奴人是恶神的化身。

    崇拜神明或者魔鬼,这对于夷狄之人,并不稀奇。

    其次,康居人的命脉,在匈奴之手!

    长久以来,康居王国都仰赖于从匈奴之手进口丝绸以获利。

    对康居人来说,丝绸与香料贸易,就是他们国家最大的一项商贸来源。

    靠着当二道贩子,康居人才有如今的国力。

    只是……

    “康居人大抵不知道,这丝绸,乃我中国所产……”

    此番西行,让王朝磨砺了许多,也奠定了他的三观。

    一路上,他看过了无数王国和民族的情况,见过最奢靡的君王,也结识过最慷慨的贵族,遇到过卑鄙的商人,也曾与最热情的部族一同前行。

    而这些部族、王国,哪怕他走到现在,也再未见到第二个可能与中国比肩或者说有资格有中国在文明程度上比肩的国家。

    这使得王朝内心,开始生出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到现在,终于成型了。

    “寰宇之中,唯我中国特殊,唯我中国例外!”王朝在心里想着:“盖因为夷狄之有君不若诸夏之无也!”

    这样一想,他的整个世界就豁然开朗。

    必定是中国特殊,才能有那样程度的文明和制度,也必是中国例外,方能有那样的人物与先贤!

    想通了这一点后,瞧着那个康居王子,王朝嘴角就露出了笑意。

    战国时期,纵横家们最擅长的是什么?

    答案,无疑就是洗脑。

    苏秦张仪,不知道洗了多少大王贵族。

    而他如今,洗一个夷狄的王子的脑子,应当是简单的。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走上前去,对那个康居王子道:“王子殿下可知,我国有一句民谚叫做:天子一怒,流血漂橹,伏尸百万?”

    在他的授意下,翻译将他的意思准确告知了对方。

    “天子怒了,流的血可以划船,尸体倒伏在地上的有一百万?”无论是康居王子,还是其他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一百万???

    这样数字的人口,无论是月氏还是大夏或者康居,都是天文数字。

    要知道,哪怕是人口最多的大夏王国,所谓的巴克特里亚,全部的平民与贵族加起来,也就百来万……

    当然,奴隶是不算人的,那是工具。

    至于康居,大约有个三十多四十万左右的男丁。

    月氏最惨,月氏五翕候加起来,不过十几万个邑落。

    这还是月氏人在阿姆河定居后,休养生息,拼命生育的结果。

    要知道,当初,逃到阿姆河的月氏人,不过六七万而已。

    倒是那印度大6,人口很多。

    但有卵用?

    印度军队,即使上万,也只需要数百个勇士就可以击溃!

    像是大夏的今天,就已经在名义上统治着广大的北印度地区。

    只不过,如今,那些地方的贵族和领主,都已经不怎么鸟蓝市城了而已。

    是以,对这些人来说,一百万人的死亡这样的事情,实在难以想象!

    哪怕是吹牛逼,也有些过分了。

    王朝却是昂着头,道:“殿下可知,我大汉有户几何?”

    他伸出七个手指,晃了晃:“七百余万户,将近五千万人丁!”

    这还是元德四年的数据,如今,起码增加了三百余万!

    没办法,国家鼓励生育,且基层的控制力量持续增强。特别是任用了退伍士卒为亭长、里正之后,朝廷对下面的亭里的影响和渗透力大增。

    基层资源的动员能力也相应的增强了许多。

    如今,汉室在南方地区,可能还存在着隐户,但在广大北方,几乎可以说完全实现了编户齐民。

    人口统计效率也随之增强,基本上八岁以上的孩子,无分老少,都已经被登记在册了。

    如此强大的基层组织能力,使得国家的动员效率和资源的利用效率大增。

    如今,王朝拿着这个数据吓唬人。

    效果自然奇佳!

    “宙斯在上……”欧克拉提德斯二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五千万人……”

    “整个世界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人……”贵霜翕候丘弥靡吞着口水,艰难的说道。

    “这……是真的?”就连那个康居王子也被吓傻了。

    而在两侧的贵族里的僧侣以及拜火教的祭祀们,更是心旷神怡。

    一个五千万人的国家?

    世尊在上/善神显灵!

    许多人都已经准备好不惜一切前往东方的中国传法了。

    谁都知道,只要能拉拢这个国家百分之一的人信仰自己的教派,那也立刻就可以让自己得享一切荣誉和赞美!

    甚至,直接可以成佛!

    “我大汉带甲百万,虎踞天下,区区匈奴稽粥氏,不过草鸡瓦狗而已!”王朝得意洋洋。

    而大夏、康居及月氏人则明显被吓傻了,唯唯诺诺,甚至不敢抬头。

    他们虽然有怀疑王朝在吹牛逼。

    但这种事情,现在却只能看着他装逼。

    道理很简单,有一个事情是确信的——东方的中国,确实打败过匈奴!

    匈奴已经如此可怕,能打败它的中国,又该是怎样恐怖?

    这就好比,假如你开着玛莎拉蒂出去泡妞,你怎么在妞面前装逼,那妞也只会眼睛冒星星,恨不得晚上就爬上你的床。

    但倘若你只是骑个破电动,哪怕你是富二代,家财万贯,那也得有人信啊!

    即使那个康居王子,此刻也是意动起来,主要是因为,现在他的父王将老,而诸子争位非常明显。

    这也是中亚王国的传统,每一个老王将死,他的儿子都不会甘心看着其他儿子上位。

    而在康居,由于信奉拜火教的缘故。

    康居人的诸子夺嫡,杀戮更加明显。

    甚至,出现过有王子即位,就将所有兄弟全部杀光的历史。

    这位王子,就是因为在国内没有什么力量,才会到处跑,寻求外援。

    此刻,看着王朝装逼,而其他人竟只能看着,甚至只能俯称臣,他自然动起了主意,想要拉王朝做虎皮,恫吓和威吓自己的兄弟们。

    于是,他问道:“既然使者如此自信,那贵国,想必就是天下第一的强国喽!”

    王朝听了翻译的话,洒然一笑,毫不客气的答道:“此乃物之自然也!吾国自古以来,就是天、朝上国,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他瞧了一眼贵霜翕候丘弥靡,道:“王子若不信,可以问一下翕候就可自知,我国天子乃四海八荒**至高无上的主宰,昔年月氏曰:昆,曾受我国周天子之封!”

    丘弥靡一听,当即就有些火气。

    但是,转念一想,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初,月氏人被匈奴人打的哭爹喊娘的时候,可也打过遣使去汉朝求援的算盘,甚至打过给汉朝当狗腿子的想法——反正,汉朝离此地太远,汉朝人身上也没长翅膀,从汉朝到此,起码上万里!

    是以,丘弥靡当即就道:“确有此事!且我王一直心念故宗,常常教导我等:若遇上国使臣,当以臣子礼相待!”

    说着,丘弥靡就对着王朝行了一个下属见上司的礼仪。

    反正,就是服个软而已,有什么损失?

    对月氏人来说,现在,怎么拖住匈奴人,不让匈奴人来找自己麻烦才是正理!

    王朝也是坦然受了丘弥靡一礼。

    这一幕,落在欧克拉提德斯二世以及那康居王子眼中,立刻就坐实了王朝的话。

    这中国,这汉朝,不是假牛逼,而是真牛逼!

    两人的内心,立刻就火热起来。

    虽然汉朝离此太远,军队再强也影响不到此地。

    但,这终究是一个让月氏这样的强国,也要俯称臣的大国、上国。

    它的影响力和威力,应该是极强的。

    旁的不说,若能讨好汉朝,那么,关键时刻,或许能接汉朝的虎皮吓唬一下敌人!

    于是,在接下来两日,王朝以及使团的其他成员,成为了香饽饽。

    无数人拍马逢迎,各种好话说尽。

    甚至美女、黄金,各种珍馐,轮番的打了过来。

    但王朝却没有迷失在糖衣炮弹之中,他很清楚,自己此行的使命。

    他在这些日子,一边与这些大夏、康居、月氏的贵族周旋,一边悄悄的与欧克提拉德斯二世、贵霜翕候丘弥靡乃至于康居王子来往。

    一来二去之后,借着相互摸透了对方的性格,王朝终于成功的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地图!

    这大夏、康居以及月氏的地图!

    虽然只是粗略的地图,只是略微描绘了当地山河走势的地图。

    但依然弥足珍贵。

    尤其是,这张地图,直接标明了从大夏前往身毒的道路以及身毒国中的一些重镇。

    看着此图,王朝就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一半!

    接下来,就是如何返回中国,回到长安复命了。

    “若可安然归京,吾当为列侯矣!”王朝心潮澎湃,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