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节 死间
    只是,鼎在中国,自古以来就与国家、社稷密不可分。

    鼎不可轻动的概念,深入人心。

    是以,自从当年,这个鼎被以隆重的礼仪,恭迎到汉太宗的神庙之**奉起来以后,就很少动腾了。

    唯有每年祭祖,才舍得抬出来,让刘氏的先祖,通过这个鼎来接受香火祭祀牺牲血食。

    如今,刘彻要将这个鼎送去百越各族展览,自然,立刻就引发了震动。

    汲黯几乎是马上就劝道:“陛下,宝鼎,神器也!万不能轻动!”

    刘彻却是笑着摇摇头:“朕为天下王,越人亦朕子民!且夫,先王作九鼎,乃为教化万民……宝鼎供奉于宗庙,不过一死物,若能展于越人之前,使得蒙先王之教,知中国之贵,功莫大焉!”

    后世,曾有佛骨舍利,引发万人空巷,千万信众前往祭拜。

    如今,这九鼎之一,至少是比佛骨舍利牛逼一万倍的圣物!

    最起码,在包括越人在内的诸夏民族眼中是如此的。

    它是如此的神圣,以至于连皇帝,连天子都需要它来点缀自己的威权,来彰显自己的地位。

    它存在的本身,就是诸夏民族的骄傲!

    放在宫里和宗庙之中,这个鼎,也不过是一些青铜而已。

    但它走出宫廷,却可胜却百万雄狮!

    当然了,也唯有刘彻这样的君王,方有这个胆魄和能力,可以动用九鼎。

    “骆爱卿,有虎贲之威,宝鼎之助,卿还担忧吗?”刘彻笑眯眯的问着骆郢。

    后者自然是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若果如此,臣为百越诸族,谢过陛下!”

    有了中国的虎贲卫大军镇压,又有那宝鼎相助,骆郢是什么也不怕了!

    来文的,那个越人贵族,敢在宝鼎这种先王的神器面前扎刺?

    得宝鼎之助,无论是尾大不掉的宗室贵族,还是那些山沟沟里的百越部族,都只能选择跪下唱征服。

    即使有人狗急跳墙,在虎贲卫面前,他们的反抗不比小孩子更有力气。

    最重要的是——骆郢知道,若如天子之言,那么,闽越王国从此就将掀开新的一页!

    从此,闽江上下,百越各族,都将脱离原始、蛮荒和野蛮,走入文明。

    从此,越汉一体,无分彼此。

    从此,文明和王化,将照入古老的闽江上下,哪怕是一个越人的孩子,也有机会读书识字,也有机会登堂入室,也有机会颂孔孟而言商韩。

    更重要的是——有此功勋,他这闽越王室,足可保千年富贵,遗泽再润数十世!

    这是很重要的!

    骆氏为何能够在闽越称王?

    是因为他骆郢很有能力,道德水平max?还是他父祖特别牛逼?

    都不是!

    在长安,接受了教育,看了那么多书以后,骆郢很清楚,他和他的家族之所以能称王。

    只有一个原因——他们是禹皇的子孙,勾践大王的嫡系血脉!

    越人只是因为这个缘故,才拥戴和支持骆氏称王。

    没有这个缘故,你骆氏算那根葱?

    禹皇遗泽,到今天,其实已经差不多消耗殆尽了。

    闽江流域的部族,对长治也不怎么感冒了。

    书上说:君子之泽三世而斩,圣人之泽五世而斩。

    骆氏想要长久富贵,就必须做出对越人有益,对天下有益的贡献。

    以道德称王,以功德为王。

    至于武力什么的……

    在见识过了汉军的威严后,骆郢毫不怀疑,以今日汉室的强大,军队战斗力的彪悍,恐怕,一郡郡兵,就足以让越人跪下来唱征服了!

    是以,骆郢跪在地上,对着刘彻,诚心诚意的叩首拜道:“陛下隆恩,臣感激涕零,唯效死而已!”

    他如何不知道,这是天子在给他送大礼包?

    这宝鼎,这虎贲卫,都是天子在借力给他!

    当然,他也知道代价,代价就是,从此闽越将彻底失去独立的地位。

    国内的大小权柄,都将渐渐收归长安。

    但这有什么问题?

    看看现在南越的赵家,不就混的很好吗?

    就连原先,死也不愿意接受汉室制度的吕氏家族,如今也开始派遣子侄来长安参加考举了。

    况且,在长安,骆郢接受了很多教育。

    这让他知道,世界非常大。

    刘氏天子,甚至都准备将大半个幕南和河套以及西域都送给有功大臣为封国了。

    纵然将来,闽越化作郡县。

    但他这个有功之臣,怎么着也是不失一国君王之待遇的。

    而且,自己的遗泽,也将长久的庇佑子孙。

    刘彻满意的一笑,对骆郢道:“卿明知华夷之辨,朕是非常放心的,卿归国以后,当广告百越诸部:越之先,禹皇也,皆诸夏臣民!朕今为天下王,越人亦朕子民,与汉臣民一般!”

    要融合一个民族,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融合他们的心。

    让他们读中国书,写中国字,用中国礼。

    这样,不用两代人,就可以完全融合。

    从此无分彼此,皆中国之人。

    将此事搞定,刘彻就看向撵车中的另外一个人。

    此人是主父偃的师弟,两年前被刘彻带在身边,一直培养到今天。

    现在,刘彻觉得,是时候放他出来,去完成他所背负的使命了。

    “阳爱卿……”刘彻微微勾手,对他道:“卿考虑好了没有?”

    这人长身一拜,道:“回禀陛下,臣已经思虑过了,愿为陛下之大策,献臣之残躯!只是臣之老母与妻儿,还要劳陛下照看!”

    刘彻看着他,点点头,道:“卿自可放心,汝妻儿我养之!”

    得到刘彻的这个承诺,这人再无犹豫,道:“既如此,臣自当依策而行!”

    “善!”刘彻点点头:“只是委屈爱卿了,若他年功成之日,朕当告天下!”

    然后,就有两个早就待命的武士走上前来,将这个人揪住,不由分说,就将之丢下撵车。

    “大胆贼子,竟敢损毁陛下之珍宝,该当何罪?”汲黯严肃的对着他训斥道:“来人!陛下有诏:侍中阳罔,不守臣礼,君前失仪,即刻革去一切职位,流放三千里,与榆林塞为奴!”

    立刻就有着卫兵上前,将此人抓住,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