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节 殖民时代(1)
    立春之后,国家立刻就像一台上了弦的机器,快速的运转起来。

    整个北方,几乎都开始进入了繁忙的农业活动之中。

    特别是燕蓟一带,去年的战争,导致了渔阳、右北平以及上谷和大半个燕国的庄稼歉收或者绝收。

    若非是来自安东和齐鲁的粮食,源源不断的运来,此地早就要发生饥荒了。

    但即使如此,燕地百姓的生活,也已经非常困顿了。

    好在,如今接管燕地民政的是安东都护府都督薄世。

    薄世在得到了安东的杂家学者们的支持后,立刻仿照安东都护府之中曾经执行过的政策,将整个燕地百姓,全部编户齐民,统一登记造册。

    然后,再从安东临时抽调了包括屯垦团系统在内的两千多名中低级官吏。

    随即,他宣布,在燕国全境实行配给制度。

    按照成年男子每个月粟米一石半,女子一石、四岁到十二岁稚童十八钧、十二岁到十八岁青少年一石的标准,统一配给。

    当然,年满六十五岁以上老人和不满四岁的孩子,额外享受相应的鱼干、油脂和布帛补贴。

    另外官员和军属则依照国家和军队的制度进行配给。

    由此,在强有力的监管和强大的官僚系统的镇压下,燕蓟地区才在过去的这个冬天没有出什么乱子。

    甚至,因为官僚系统过于BUG,以至于燕蓟地区的赘婿们悲剧了——他们统统被揪了出来,然后被官府不管三七二十一,赶去修地球了……

    当春天来临时,辽东的冰雪尚未消化。

    安东的贵族、商贾以及大庄园主们就已经按耐不住了。

    他们或乘着马车,或划着雪橇,甚至骑着骏马、坐着舰船,从四面八方,向着燕蓟地区而来。

    一入燕蓟,这些家伙就跟鬼子进村了一般,涌入县乡闾里,到处敲锣打鼓,到处吆喝着:“乡亲们,父老们,俺XX回来了!乡亲们这燕蓟苦寒、地贫,不如跟俺去安东发财,包吃包住,一年保证结余五千钱!”

    瞬间,整个燕蓟大地就沸腾了起来。

    面对着这些张牙舞爪,挥舞着黄金和五铢钱,明目张胆的跑来‘蛊惑淳朴百姓’的家伙。

    燕蓟地主和贵族们如临大敌。

    不得不纷纷提高给佃农的待遇,田租一降再降,迅速击穿了三成地租的底线。

    即使如此,还是大批‘不识好歹’的刁民,跟着那些从安东回来暴发户跑掉了!

    没办法,安东各地,各行各业,如今都是求贤如渴!

    无论是捕鲸业还是各位列侯的加恩封国,仰或者淘金业,都是人手奇缺。

    为了招徕移民,甚至有列侯给自己的家臣搞出来了‘激励计划’。

    拐回来一个男子,就给五十钱奖金!

    一百个,直接举荐为官!

    而陈须、陈嬌玩的更开。

    人家现在不仅仅包吃住了,特么还包妹子!

    陈须甚至直接放话,只要有人跟他走,只要为他耕作或者工作满五年,那么直接分配妹子!

    虽然这些妹子,很可能都是些鲜卑啊乌恒啊丁零啊之类的妹子。

    但是……单身汪们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陈须跑了。

    陈嬌一看情况不对,直接喊话包分配韩国妹子……

    这两货这么一玩,当地的人才竞争迅速激化起来。

    为了抢人,列侯们的代表不得不跟进,也喊出了包分配妹子的口号。

    面对这帮没节操而且来头大的吓死人的主,燕蓟地主豪强吓得只能缩起头来,装作不知道。

    而这些安东来的土豪,也确实是财大气粗。

    所有愿意跟他们走的,只要签下契约,在官府公证过后。

    那立刻就会被人安置起来,好酒好菜的招呼着。

    甚至某些狗大户,还给这些人发放御寒的衣物乃至于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

    没办法,如今的安东什么都不缺。

    就缺人!

    特别是列侯们的加恩封国,在过去几年,甚至一直是一家五口,打理几百亩的土地、山林。

    以至于很多列侯的封国土地,明明请了少府和大农的农稷官过去考察了,都说是上等的沃土。

    亩产起码四石!

    但是,种了几年,亩产一直徘徊在两石多……

    没办法,人手太少了。

    朝廷的移民,基本进了屯垦团,自己辛辛苦苦在内地挖来的移民,也常常不是被游侠忽悠去淘金了,就是被陈嬌和陈须这两个活宝忽悠着去捕鲸了。

    但就算是这样,广大列侯也纷纷表示:赚大发了!

    加恩封国,不需要什么太大的投入。

    一般,一个千户封国,投入个百八十万的资金,挖条沟渠,架几辆水车,买个几十头牛马就齐活了。

    然后就可以坐地收租。

    佃户们一岁提供的租子,就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本来封国的食邑收入了。

    更别提某些家伙运气好一些,封国里发现一些什么特产。

    譬如说产人参的老林子啊,有着鱼群的河流啊之类的,那就赚的更多了。

    更重要的是——天子马上就启动第二期的加恩封国了。

    没有人手,没有劳动力,玩毛啊!

    这些家伙自己算过账,随着汉室的对外扩张速度加快,移民和劳动力的需求也会不断增长。

    可能如今,大约一百万左右的移民,就足够使用。

    但是,等到五年后,很可能五百万移民都不够用!

    为了挖人,获取将来封国的廉价劳动力,也为了培养自己未来的忠实战士。

    这些家伙彻底不要脸了。

    不要脸的,可不止是安东的这票贵族。

    在内陆地区,三河以及齐鲁等列侯贵族扎堆的地方,一个个列侯封国,都开始加紧了撒钱撒粮,笼络人心。

    这些情报和信息,最终都汇总到了刘彻面前。

    而此时已经是春二月了,就连春分都已经快到了。

    需要指出的是——此时,虽然还没有二十四节气,但是,至少早在战国中晚期就已经出现了划分节气的八气。

    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分。

    是以,此时,关中的气温已经回升到了约十五度左右,虽然感觉依然还是有些冷,但,阳光的光照已经显现出了巨大的威力。

    哪怕是身处未央宫之内,刘彻也能呼吸和感受到来自春天的气息。

    将这些相关情报看完,刘彻就笑了两声:“殖民的时代,来临了啊!”

    毫无疑问,现在的中国贵族,已经做好了,将自己的力量,向外投射的思想和心理准备。

    “那便从幕南开始吧!”刘彻踌躇满志的想着。

    幕南,是一个地理名词。

    在汉室来看,指的是大漠,也就是戈壁大沙漠以南的广大地区。

    这个大漠,东起大兴安岭,南达北山山脉,横跨了蒙古高原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广袤地域。

    就像一道从天而降的铁幕,分开了世界。

    而这个大漠,其实从地理学角度来说,很年轻。

    大约在两百万年前,此地依然是水草丰盛,湖泊成群的绿洲。

    在中、晚更新时期,由于大陆板块运动,特别是中国西北地区的地势不断抬升,才使得当地逐渐的干燥起来,最终变成了今天的死地。

    但是,假如人们从这戈壁之中走过,依然能发现许多古代遗留的各种水生生物的遗迹,譬如贝壳与鱼类的化石。

    而在这大戈壁以南,广袤的幕南地区,气候干燥,但却相对温暖。

    至少,相比其寒苦的幕北地区,这里就是天堂一般!

    是以,历史上武帝曾经派人给乌维单于传信说:何苦远走漠北寒苦无水草之地?

    意图拿准许匈奴人回归幕南为代价,迫降匈奴,使之臣服汉室。

    但那个时候的匈奴人还是很傲娇的。

    加上武帝态度也比较傲慢,所以这个买卖没谈成。

    如今,随着匈奴势力和力量北缩。

    整个幕南的土地和部族,几乎都被他们放弃了。

    而汉室打赢了燕蓟战役后,也在忙着舔舐伤口,恢复生产生活,只控制了从龙城到南池一线的丰饶草原。

    除此之外的世界,几乎拱手让给了其他人。

    时间短还好,时间一长,就肯定会有人主动来填补匈奴人留下来的真空。

    历史上,当鲜卑人入主北中国后,他们就放弃了自己的地盘。

    然后,不过数十年,柔然人就在鲜卑人留下的土地上迅速强盛起来,并且成为了鲜卑魏国的大敌!

    是以,刘彻知道,假如要接受和占据幕南,肯定是要出动军队的。

    “来人,给朕传召归义单于……”刘彻想了想,就下令说道。

    如今,骆郢已经奉诏归国。

    剧孟带着三千名虎贲卫护送,除此之外,大鸿胪和宗正以及太常也派了百余名官僚以及数百卫兵,护送着汉鼎南下,前往百越各部之中,宣扬汉天子的威严以及越夏同源的政策。

    自然,这夏义也是时候去龙城就国,当好他的傀儡。

    两个时辰后,夏义就屁颠屁颠的出现在了刘彻面前,一见面,这货马上就拜道:“伟大的天单于陛下,您召唤奴才有何吩咐?”

    夏义这些年在长安混的很不错。

    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单于,刘彻亲自册封的单于。

    大家都愿意给他面子,就连有了好事,也不忘记带他一程。

    特别是天下的商人,都特别看好他这个归义单于。

    没有错——他夏义现在就是个光杆司令,他的呼揭部族和军队,早就被安东那些如狼似虎的豪强贵族给瓜分掉了。

    但人家的招牌还是很响亮的。

    尤其是在草原上,如今,草原的世界三分。

    北边的北匈奴,死而不僵,西边的西匈奴怎么看也是具尸体,唯独夏义是刘彻所封的单于,大汉天子的狗腿子,前景看涨!

    商人们自然愿意与他结个善缘,以方便日后走他的后门。

    归义单于再没权力,也是单于啊!

    再怎么着,也比刘荣强吧!

    就刘荣现在那个样子,都还有着一堆人凑在他跟前呢!

    “单于在长安也已经有两年多了,朕觉得,是时候让单于归国,就国龙城,为朕教化草原诸部了!”刘彻笑眯眯的扶起夏义,对他说道。

    夏义闻言,立刻就跪下来,磕头道:“奴才愿生生世世,服侍陛下左右,归国之事,奴才不愿!”

    刘彻一看,就知道这货在演戏。

    事实上,为了去龙城,哪怕是去做个傀儡。

    夏义也忙活好久了,塞钱都不知道塞了多少给宫里面的宦官、贵人,让这些家伙给他说好话。

    但可惜,这种事情,谁敢插嘴?谁敢干涉?

    但,刘彻也装作不知道这些事情,他笑眯眯的道:“单于,朕之肱骨也,当代朕坐镇龙城,教化塞外诸部,使之明知中国制度之意……”

    “且夫,朕闻之,塞上诸部,多有桀骜者,不臣中国,欲自立为政,单于此去责任重大啊……”说到这里,刘彻眼中就闪过一丝杀意。

    北匈奴的主力撤退后,但依然遗留了一些人,潜伏在幕南各部之中。

    这些家伙,趁着刘彻没空理会他们,在幕南各部上下上跳下蹿,怂恿这些蠢货自立、割据。

    毫无疑问,这些家伙打的就是让别人给匈奴人挡枪口,从而给匈奴人休养生息,恢复力气争取时间。

    而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上当的蠢货,还真有不少!

    对此,刘彻只想说,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今年冬十月,朕就已经命令忠勇军进驻龙城,如今,龙城已经修葺一新,只等单于就国,统领各部了!”刘彻对着夏义道:“卿就国后,当立刻召集各部,对诸部宣示朕的诏命,并对各部明示匈奴者,本夏开氏之后,与中国同源,今朕作天下王,亦视诸部为朕子民的意思……”

    托军臣的福,现在的这个世界,可能汉匈在其他问题上,特别是谁是大哥谁是马仔的问题上还有所分歧。

    但,汉匈两国,都是一个祖先,则已经成为了真理和共识。

    甚至,刘彻听说北匈奴的句犁湖为了推动北匈奴的汉化运动,甚至公然声称,自己是夏启的嫡系子孙,还为夏启、夏禹和淳维等祖先举行了隆重的祭祀仪式,按照匈奴的传统,给这些先王奉上了牺牲血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