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节 行动力爆表的商贾(1)
    归义单于夏义于元德七年春二月乙卯(十四日)受诏从长安出,前往龙城。

    在经过了一个半月的跋涉后,这位归义单于在两千汉骑的保护下,进入了龙城。

    夏义的阵势非常庞大而威严。

    整个就国队伍,除了有两千骑兵之外,还有五千步卒,其中包括了三千陌刀兵。

    一路上寒光凌厉,军容鼎盛。

    沿途各部,闻者变色,见者惊心。

    纷纷心悦诚服的跪到草原两侧,恭迎伟大的单于入主他忠诚的龙城。

    一进入龙城,夏义先就进驻了早就为他准备好的单于宫。

    所谓单于宫,乃是汉军占领了龙城后,将原先龙城之内的中央建筑群(旧匈奴的祭天台和年老贵族赡养的穹庐群)改造为接近中原诸侯王王宫的宫殿。

    当然,这个宫殿现在还简陋的很。

    拢共就那么三五百间屋舍,没有花园,也没有画室、藏书阁和档案馆。

    整个单于宫,也没有什么人。

    除了几十个汉军从龙城找到的曾经服侍匈奴贵族的侍女外,连个宦官也无。

    可谓是一穷二白。

    但夏义却依然兴奋不已的将整个单于宫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然后坐在为他设计好的单于宝座上,眯着眼睛,幸福的呻吟起来。

    他抓着自己腰间,那颗象征着他身份与地位的单于印绶,重重的拍在案几上,模仿着中国诸侯王的模样,端坐己身,抬头挺胸,清了清嗓子,然后道:“寡人受命于天子,都此龙城,幸甚至哉!”

    “不过,龙城之名,颇患中国忌讳,寡人以为不妥,当更之……”

    一个中年文士模样打扮的男子拜道:“单于既有此意,臣以为,不若单于上书天子,请天子赐城名!”

    这人姓张名常,乃是夏义在长安混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挖到的谋士之一。

    也是夏义现在最重视的幕僚——此人曾经担任过汉室睢阳令,后来卷入了一件贪腐案,丢官弃职,只能回家种田。

    但他不甘心如此,于是跑去长安,想找个贵人投靠,从食客起步,想要卷土重来。

    但问题是——如今汉室的贵族士大夫们,武贵文贱。

    只爱那大丈夫,真英雄真豪杰。

    纵然是想培养谋士和幕僚,人家也希望是小鲜肉,这样更容易培养成为下一代的近臣。

    况且,这张常屁股不干净,即使有人动心,却也不愿意用他。

    答案很简单——三条腿蛤蟆或许不怎么好找,但两条腿的文人士大夫,却满大街都是。

    现在又不是战国之时,你读上几本书,就可以去什么平原君、孟尝君府上混吃等死了。

    如今是煌煌大汉,时人赞之曰:维天之命,於乎不显的大汉帝国,是陟其高山,嶞山乔岳,允犹翕河。敷天之下,裒时之对,时汉之命的伟大时代。

    在如此的伟大时代之中,文人已经越来越不值钱了。

    雕版印刷业带来了知识普及度的大爆炸。

    现如今,连中产之家,都可以让自己的孩子读书识字了。

    曾经被视为传家之绝密的许多著作,现在,只要有钱,满大街都是。满天下绽放的各种学苑,变着花样的收学生,儒家的一些学派,还玩出来了为了抢一个良才,不惜免其学费,还给他补贴的花样……法家则提供了各种各样名目的‘实习机会’。

    譬如说,某位巨头的学苑之中的优秀弟子,总能在三五年后,被师长安排到某个执法衙门或者法家官僚主政的地方官府,学习和旁观具体政务和案件的审理、判决……

    甚至连过去被视为屠龙术的兵书、地理、天文,也不再是某几个人才能掌握的专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士大夫知识分子们,情绪高涨,胸有万丈激情,一篇篇不朽诗赋,不断流出。

    人人皆以为,三代之治不远,而天下大同可期。

    颇有种历史将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终结的味道。

    以至于在过去根本不可能用来评价王朝的‘维天之命,於乎不显’这样称颂周公治理之下的周室颂词,也被人盖在了帝国身上。

    而在另一方面,知识分子的含金量,越来越贬值。

    最好的证据,就是考举。

    一年数千,甚至近万名考举士子,从考举制度中诞生。

    而每年的参考人数,也是逐年上升。

    根据少府和丞相府的预计,五年后,一次考举的参考人数很有可能会突破十万人!

    这是什么概念?

    每五百人之中,就有一个过去概念里的知识分子、士大夫。

    在这样的局面下,传统的士大夫家族惶惶不安,寻求转型,而新兴知识分子则一边仰望着张、汲、颜的传奇,幻想着自己也可以遇到这样的明主,另外一方面,却又在惶惶不安之中自卑,自怜自艾。

    至于类似张常这样,在过去或许算得上人才的旧官僚,但在今天,价值却在不断贬值。

    且贬值度与考举的增长度成正比。

    考举人数越多,含金量越低。

    士大夫们,已经迅从过去的买方市场,变成了卖方市场。

    其处境,颇有些类似未来的大学僧。

    一开始,是天之骄子,随后,逐年贬值,最终,为了一个工作机会而不得不奔波于各个不同的公司之间……

    一次公务员考试,更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不能适应,就只能被淘汰。

    而显然,张常不愿意自己被淘汰。

    于是,他选择给夏义当幕僚。

    而夏义,作为匈奴单于,哪怕他是天子册封的单于。

    但是,却很少有高级知识分子愿意为他效劳。

    毕竟,大家不傻,给夏义当幕僚,其结果很可能会是自绝于仕途——谁敢用一个给匈奴人当过幕僚和食客的官员?

    扪心自问,大家都觉得,若自己是九卿,肯定不会乐意提拔和保举一个给匈奴人当过幕僚的人。

    但张常却不同。

    他只能选择这条道路突围。

    自然,他就只能尽心尽力的辅佐夏义。

    希望未来,可以在汉室之中,占据一席之地。

    因为张常很清楚,未来的朝廷肯定需要熟悉草原和塞外事务,善于处理和管理游牧部族以及夷狄诸国的官员。

    而事实也证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能有甜头。

    譬如,安东的大展,也譬如张、汲、颜的家之路。

    是以,张常立刻就建议夏义给长安上疏,请改龙城之名。

    而夏义,则也有此意。

    不过,他的想法显然与张常不同。

    张常是站在汉家官员的思维上考虑问题,而他夏义,则是天子的鹰犬。

    他很清楚,自己必须要比其他人想象中更乖巧,更恭顺,才能在天子面前博一个好印象。

    在考虑了一会后,夏义摇摇头,道:“寡人既是陛下臣,岂能事事让陛下操劳?勿为也!不如先生为寡人想一个好城名,寡人再奏请陛下恩准!”

    张常闻言,也是点点头,反正,他的职责只是出主意,对得起夏义给的俸禄和赏赐就可以了。

    微微琢磨了一下,张常就拜道:“单于既蒙圣天子之恩,主匈奴之事,且夫陛下乃欲以单于,教化诸部,不若单于奏请陛下,请改龙城曰:顺德……”

    “这个名字好!”夏义闻言,立刻眼前一亮。

    顺德二字,在他眼里真是太妙了!

    一则,这个顺字,表达了他的顺服和臣服,二则,当今天子年号元德。

    这拍马屁,当然得拍在大腿上了!

    “请先生为我草拟表章……”夏义立刻就道,对张常的印象更是拔高了一个等级,觉得可以提高对方的待遇和薪金了。

    “诺!”张常闻言,恭拜道。

    就这样,将龙城更名为顺德的事情就定了下来,只等夏义表章抵达长安,天子恩准就可以正式更名了。

    张常想了想,又进言道:“今单于奉陛下命,镇抚龙城,为汉归义单于,当遣使传召各部,来龙城朝拜单于,以正大义名分!”

    夏义闻言,当然是连连点头:“合该如此!合该如此!”

    他这个单于,虽然受封两年了,但至今是个光杆司令。

    在这龙城之中,也就那么几十个扈从、幕僚以及天子赐给的卫队可以指挥。

    其他人,大抵是不会鸟他的。

    尤其是那忠勇军都尉韩孺,眼睛里就压根没怎么将他放在眼里,甚至可能多半还觉得他来这龙城是来捣乱和添堵的。

    自然要召集各部,树立威权,让长安和汉室上下好好看看,他这个单于还是很有用的!

    至于幕南各部会不会鸟他?

    夏义并不担心。

    谁不服从,就灭亡谁!

    长安派他来龙城,可不仅仅是坐在这单于宫之中当个泥塑雕像的。

    更是要借他之手,臣服和收复幕南各部,对幕南实施有效控制的。

    而且,希望他这样去做的,不仅仅是一个天子。

    更有一个庞大的集团,一个恐怖的利益集团!

    “去给寡人请杨、彭、卓等诸位先生来此……”夏义随即下令。

    不久十几位大腹便便,衣冠奢华,气度不凡的男子就联袂来到了夏义身前。

    “吾等见过单于……”众人对着夏义微微致意:“未知单于唤我等有何吩咐?”

    “今寡人受命天子,宣王化于塞外,正需诸君相助,还请诸君依约而行之!”夏义立刻迫不及待的请求道。

    这些人是他来这龙城的最大推力和最大后援。

    没有错,他这个单于是光杆司令。

    但问题是——哪怕是个傀儡,他也是单于,也有着可以利用的价值。

    而在这个世界上,最擅长开利用他人的价值的群体,自然毋庸置疑,乃是商贾了!

    这十余人,都是汉室国内著名的豪商大贾的亲信心腹或者子侄。

    每一位背后站着的,都有可能是一个万万家訾的巨贾。

    他们在过去,长期与夏义交好,甚至源源不断的提供钱财,供给给夏义享乐。

    更利用他们的人脉和关系,为夏义在朝中营造天子好忠奴,国家好中仆的形象,使得夏义可以顺利来龙城就国。

    他们自然不是慈善家。

    付出这么多,当然是追求回报的。

    而这些人想要的东西,也很简单——一个商品倾销地,一个皮毛资源供给地。

    如此而已。

    这些人闻言,相互对视一眼,随即就有人出列道:“单于,二十万石粮食,十万石刍稾,五千石盐以及布帛一万匹,奶酪三千石已在云中等候,只等单于需要,即刻起运!”

    “且,倘若单于还有需求,吾等还可以继续调集物资!”

    说话之间,这些人胸中的骄傲和豪迈,真是气吞万里如虎!

    经过数十年展后,汉室的商贾们,终于在今天,达到了一个过去的先辈们所无法企及的地步。

    一个巨贾,就已经拥有雇工数千,打手数百,家訾数千万乃至上万万的恐怖地步。

    如今,这数十家巨贾联合起来,竟然可以毫不犹豫的调集起数十万石的物资和粮草,而且看样子,只要有需求,且有利可图,他们还可以调集更多的资源!

    这简直太恐怖了!

    当年,楚汉争霸之时的宣曲任氏恐怕也没有这个能力调动如此多的物资!

    但,这并不奇怪。

    如今天下,随着各种新技术的普及,粮食产量大增。

    虽然,很多地方,依然存在大量贫民,许多家庭甚至无法温饱。

    但金字塔上层的群体,却无疑拥有了比过去更强大的力量和财富。

    且,安东大开和淘金潮以及对外战争的胜利,使得天下出现了一波中产阶级的井喷潮。

    家訾一万到十万的群体,在关中甚至占据了总人口的六成。

    而十万到百万之间的家庭,也有数千户之多。

    富裕起来的人民,需要更多的资源,也消费得起更多的资源。

    肉类、奶制品、皮毛、鱼干,过去普通人民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如今他们都能买得起了。

    消费市场的繁荣,促使商人们行动起来,为他们的客户找到一个资源丰富、物美价廉的原材料产地。

    毫无疑问,再没有比幕南更好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