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节 龙城大会(3)
    在南池修整了两天后,司马迁等人与‘长安侯’一起上路,继续前往龙城。

    而由于有了‘长安侯’的军队护送,原本奉命保护司马迁等人的汉军骑兵则折返回狼猛塞。

    而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司马迁倒也与那‘长安侯’成为了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就无所不谈了。

    司马迁的很多疑惑,都从这‘长安侯’口中或者他的家臣口中得到了答案。

    首先,自然是老卢家这几十年在草原上的经历,被司马迁弄清了。

    虽然说,在这‘长安侯’与他的家臣口中,那燕王卢绾与卢它之,自然是忠肝义胆,义薄云天的角色。

    不过为小人所害,不得不远走匈奴以保全自身。

    但在匈奴,他们却是一直矢志于报效朝廷和天子,世代都为长安提供情报、预警。

    更帮助了包括韩颓当、章尼等人在内的许多忠臣,逃回中国,真真是一曲忠诚的赞歌。

    这种事情,作为史官,司马迁当然知道,听听就好了,不能当真。

    至少,在没有找到第二方甚至第三方的证据和事实前,这‘长安侯’的话大约只能信一半——那就是卢家确实在过去为汉室做过事情。

    至少,‘长安侯’所说的几个事情,司马迁是知道的。

    譬如,吕后时期,曾经以宾客礼遇,招待过卢绾的遗孀和子女。

    也譬如,太宗时,卢氏确实帮着韩颓当等人打通了回归中国的道路。

    但其他事情嘛,就呵呵了……

    而除此之外,司马迁也搞清楚了其他一些事情。

    譬如说,这当代‘长安侯’姓卢名安字思国,只比司马迁年长一岁。

    更弄清楚了,如今汉室控制下的草原的现状。

    自燕蓟之战,车骑将军义纵便派人在太原筹建起了‘安北都护府’衙门,统领北地汉军的全权指挥权力。

    如今,安北都护府草创,具体的架子还没有搭起来。

    所以呢,各方各面,都在忙着划地盘,抢蛋糕。

    燕蓟方面,暂且没有人去理会。

    但在云中郡-上谷郡这一带,各个郡之间狗脑子都快打出来了。

    草原上的部族,就成为各方争抢的对象。

    是以,在各个方面没有理顺之前,或者说安北都护府以及长安方面没有派人来协调前,各方面都没有空来理会草原,大家都在忙着互相对喷。

    但草原上的事情,也不能没人管。

    所以,这个时候,大鸿胪公孙昆邪跳了出来。

    公孙昆邪告诉各郡和有关各方:今幕南初定,而国策未明,诸胡各部,当如旧故事。

    什么旧故事?

    自然是受他这个大鸿胪衙门暂时管辖喽!

    在这个事情上,没有人愿意与当朝九卿别苗头——哪怕这个九卿其实是九卿之中排名最后,最没有权力的。

    但九卿就是九卿,九卿的威权必须维护。

    再者说,公孙昆邪说的名正言顺,且理由充分,正大光明!

    最重要的是——诸胡各部,由大鸿胪管辖,这个事情本身并不伤害有关各方的利益。

    说到底,云中、太原、上谷诸郡,争夺的只是各自可以影响的地盘而已。

    更确切的说是草原上的诸胡各部手里面的廉价劳动力和廉价牲畜。

    所以呢,如今草原诸部,特别是汉室实际控制和掌握的地区游牧的部族,都是由大鸿胪在管理。

    而大鸿胪只是一个外事衙门,人少资金少权柄少。

    草原又这么大,即使想管也管不过来。

    怎么办?

    大鸿胪宣布,其他各部暂且不管。

    先厘定那些曾经帮助过汉室,曾经为汉室流过血、出过力的部族的名分。

    于是,大鸿胪衙门就从故纸堆里翻翻倒倒,搞了一个名单出来。

    名单上的部族,哪怕只是过去曾经协助过汉室军民、救助过汉室臣民的,统统给一面黑龙旗。

    意思就是——这是自己人。

    好嘛,得了黑龙旗的部族,腰杆瞬间就硬了起来。

    由于有着汉朝爸爸当后盾,他们在面对没有黑龙旗的部族时格外硬气。

    这也就是司马迁等人路上所见的情况——一个小部族,就敢于驱赶一个实力远胜于他们的强大部族!

    自然,有人不服。

    但不服的家伙,很快就被汉军教做人了。

    这样,草原上立刻鸦雀无声,人人都服从了这个制度。

    这可真是让司马迁等人目瞪口呆,大开眼界。

    甚至有人在得知了此事后,忍不住问道:“若有人狐假虎威,胡作非为,该当如何?”

    却不料遭了白眼。

    卢安的一个家臣甚至说道:“即使有人狐假虎威,胡作非为,那也是他们应得的赏赐!”

    一副就该如此的模样,真是有些让人无语。

    而一路上的见闻更是让司马迁等人隐约感觉到,似乎连这草原的各部都认可和接受这样的规矩,这样的制度。

    这真是让人有些难以理解。

    直到,在前往龙城的路上,再一次看到类似的情况,司马迁忍不住去问卢安:“何以诸部皆遵此法?”

    卢安闻言,哈哈大笑:“这在草原上本就很正常啊!而且,如今的规矩,比过去可仁慈和宽松多了!从前匈奴人为政之时,可比这要残忍的多!”

    “匈奴本部,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可以驱赶一个数千人的部族,迁徙数百里,让出他们的牧场!”

    “稍有不从,即行屠灭之策!”

    “从前,草原上的所有肥美牧场,甚至是中等的牧场,统统都与如今的这诸部毫无干系!他们只能游牧在那些贫瘠的沙地、鲜有水草的丘陵之间!哪能像如今,最差也可以占一块河流之地!”

    “况且……”卢安指着那些被人赶着不得不离开的部族说道:“贤弟难道以为彼辈离开了就不会回来吗?”

    这个解释,真是让司马迁听的一楞一楞的。

    过去,他常常听人说‘匈奴稽粥氏率兽食人,暴虐人民’,但却没有什么感受。

    如今,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终于让他知道,匈奴人的残暴统治残暴到了什么地步了!

    与之相比,如今汉室执行的这个策略,不能说仁慈,但起码公平公正。

    亲汉派,理所应当的得到了赏赐,而其他部族,也有生活的空间,日子也能过下去。

    “若能衣食足,便是夷狄,也可以为顺民……”弄清楚了这个事情后,司马迁忽然有所明悟,感慨了起来。

    其他人闻言,也都是若有所思。

    中国自春秋以来,数百年的诸子百家争鸣,争来争去,其实说到底,争的就是衣食足这三个字而已。

    区别只在于,诸子百家企图实现衣食足的道路各不相同罢了。

    ……………………………………

    从南池出发,向西南方向行进了三日后,龙城——今天的顺德城就出现了司马迁等人的眼帘之前。

    只不过,与众人想象中略微有些不同。

    龙城,过去曾经是匈奴的祭天之所,也是数百年来,匈奴单于的归天之地。

    包括头曼单于在内,所有有名有姓的单于,最终在死后都被葬在此地。

    司马迁曾经看过石渠阁记录的档案,知道,匈奴单于送葬的规模,虽然不及汉天子,但也比中国诸侯王要强。

    且,匈奴人保留着人殉。

    每次单于驾崩,其大臣、妻妾以及奴婢,会有大量人陪葬!

    譬如,十余年前,老上单于去世,汉室遣使致哀。

    使者回来后报告朝廷:单于崩,匈奴以国葬葬之,其棺椁以金银为饰,虽无封树丧服,然其近幸妻妾从死殉者数以千计。

    这样一个巨大的陪葬人数,足以使得其墓葬区成为一个庞大的地域。

    匈奴人虽然没有立冢树碑的传统,但再怎么说,单于的陵寝区也得保持庄严吧?

    但在现在,整个龙城附近,都是人仰马翻。

    数不清的人头攒动,不知道有多少个部族,在这广阔的大地上驻扎着,喧哗声十里内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些匈奴人,似乎压根也不在乎,自己脚下就可能埋着自己的祖先和先王。

    甚至有着熊孩子,骑着羊,满大山的乱窜。

    “匈奴俗如此……”见到司马迁等人诧异的模样,卢安解释道:“莫说如今这位单于了……就是过去军臣在时,诸部大会龙城,也无人理会什么先王不先王的……”

    ……………………………………

    此刻,在龙城之内,这过去原本非本部的首领不能进入的神圣龙城,许多曾经连来此的资格都没有的部族首领们被安置在城中的房屋里。

    这些住惯了穹庐的游牧部族贵族,一时间很难适应这龙城之内被改造成汉室宅院的住所。

    但,他们不习惯也要习惯。

    因为,至少在幕南地区,天已经变了。

    这个世界的主宰是汉朝!

    曾经威风凛凛,镇压万族的匈奴,现在已经北遁到了燕然山(杭爱山),汉军接连取得的辉煌胜利,使得每一个部族都不得不俯首。

    更何况,现在,诸部都有求于人。

    再找不到粮食回去,很多部族就要死人了!

    而且是成片成片的死!

    而这龙城之内,却有粮食。

    不仅仅有粮食,还有着大量的奶酪!

    成千上万的奶酪!

    汉朝的奶酪,在过去就以质量好、口感佳和价格廉,驰名草原。

    马邑之战前,匈奴曾经每年要从汉朝进口奶酪上千石。

    为此,军臣甚至拿着从西域搜刮来的黄金珠玉付账。

    哪怕马邑之战后,匈奴人也依旧大量从汉朝进口奶酪。

    许多人都说,汉朝人的奶酪之所以能有那么多,是因为汉朝皇帝能命令鬼神,祂命令鬼神让汉朝的牧场之中生长出一种鲜嫩而且多汁,产量还高的鲜草。

    这种鲜草,除了冬天外,一年四季都在不断生长。

    而且,无论是牛马还是橐他都爱吃,吃了还能长膘,下奶。

    且,汉朝的牧民,在冬天无须迁徙。

    这也是汉朝神皇下的命令。

    总而言之,诸部族,甚至连匈奴人现在都觉得,自己败给汉军,实在是非战之罪啊!

    没办法,哥们就这小胳膊小腿的,哪里能是有鬼神相助的汉朝人的对手?

    是以,输给汉朝人不是耻辱。

    当然,有不少野心家,心里面觉得,汉朝人虽强,但也未必能在草原上立足。

    此番来这龙城,大家伙都是来探探口风打打秋风的。

    总不能说,咱们千里迢迢来朝觐单于,却不赏点吃的吧?

    哪成想,到了这龙城,吃的确实有——每一个部族,都发给了一百石粟米五十石奶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归义单于表示——想要粮食可以!自己去买!

    在经过他的努力恳求后,伟大的汉天子批准了,所有臣服于汉的部族,都可以随时来龙城交易。

    大黄、花椒、铁锅乃至于青铜器、粮食、奶酪、食盐。

    只要是愿意听话的部族,人人都可以拿东西来换。

    什么皮毛啊黄金啊宝石啊牲畜啊奴隶啊,什么都可以。

    实在不行,还可以把自己抵押给汉朝商人。

    甚至,还有汉朝商人在放贷。

    一个姓杨和一个姓田的家伙,愿意直接给那些缺钱缺物资,但亟需粮食救命的部族贷款。

    一个一千邑落的部族,可以最高贷到一千石粟米、一百石奶酪的物资。

    仅仅需要签一张契约,再把自己的人民带到这龙城来,让他们看看。

    看上去,这个条件很不错。

    但实则……

    除了那些实在没办法,没有粮食就要灭绝的部族外,没有人愿意考虑这个选项。

    因为,这些汉朝人,素来狡诈无比,谁知道他们怀的是什么心思?

    说的好听,带部族人民牲畜来此,就可以拿到粮食,甚至草料。

    但万一,这些汉朝人使诈呢?

    全族岂非都得交代在这里?

    这几天,更有着消息传来,连龟缩在幕北和躲在河西的两个单于庭,也悄悄的派了人,带着黄金珠宝来到了这龙城。

    他们似乎也想买点什么东西?

    总之,现在的情况,已经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但看不懂归看不懂,买东西归买东西。

    没有粮食,部族就要饿死人。

    这是铁的事实。

    所以,这些日子,龙城内外,都已经变成了一个集市。

    汉朝商人源源不断的运来粮食和其他物资,而各部也源源不断的拿来了汉朝人需要的皮毛、黄金、宝石。

    看上去,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买卖。

    但实则,所有人都知道,等到龙城大会那天,恐怕要出事。

    各部族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在龙城之会上发难!

    但就在这时,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开了——有汉朝商人居然在卖武器!

    虽然是青铜武器,还是汉朝库存的那些旧武器。

    但是,这对于诸部族来说,却跟地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