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节 归一(2)
    此时,整个东冶内外,一片混乱。

    闽越各部的头人和贵族,面面相觑,多数人压根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大王、王弟和汉使就已经死了。

    “怎么办?”一些实力派聚集在一起悄悄议论着。

    闽越王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封建制王国,当然,它也不是一个奴隶制王国。

    它是古老的氏族制度与宗周时代的分封制度的混合物。

    这是早在闽越王国存在以前就决定的事情。

    哪怕是闽越王国的开国之主无诸在位之时,他也从未有效的统治和管辖过闽越全境。

    其他部族与东冶的关系,大约相当于中世纪欧6的贵族与骑士,宗周时期的国君与卿大夫。

    是以这个变故一生,猝不及防之下,许多人都慌了神。

    就在这时,一个汉将却在数十名的卫兵的簇拥下,走出军阵,拔出腰间的佩剑,视若无人一般进入了骆甲的军队之中。

    周围的闽越士兵没有一个人敢于挥刀相向。

    这个将官走到骆甲的尸体旁,一剑割下对方的级,将之高高举起,然后大声呵斥:“逆贼东冶候甲已经伏诛,尔等还不快快弃械投降?”

    叮当!叮当!

    随着他的逼问,一个个士兵丢下了自己手里的武器,跪在地上。

    很快这些骆甲的嫡系就几乎全部跪地投降了。

    就算是那些没有投降的人,现在也找不到抵抗的借口和理由,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沉默不语,等待着他们命运的审判。

    提着骆甲的脑袋,这将官大声说道:“如今,越王惨遭逆贼所害,王世子郢,允文允武,当即刻嗣位!”

    他这么一说,其他闽越部族的领也就没有意见了。

    在他们眼里,这大抵应该是骆家世代相传的兄弟斗争戏码,虽然这一次玩的比较过分,但勉勉强强还是可以捏着鼻子认可的。

    毕竟,最终坐上王位的还是姓骆,勾践大王的后代嘛!

    于是,骆郢立即就被汉军保护着,前往东冶王宫,于王宫之中即位。

    即位后,骆郢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遣使前往长安,请求汉天子册封。

    这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

    但他顺带却提出了请求长安派遣官吏,来东冶督导!并请求天子批准重设闽中郡衙门和系统。

    毫无疑问,这几乎等同于闽越正式宣告脱离半割据独立状态。

    闽越王国,主动走向了与中国相融的轨道。

    自秦始皇以来,大一统的中国王朝,就有着三个要素——车同轨、书同文以及郡县制。

    前两者,在过去百年的历史之中,已经基本实现了。

    特别是元德以来的五铢钱以及大量的商品涌入,使得今天的闽越王国,在经济、文化、金融以及思想方面做好了统一的准备。

    如今,一旦实行郡县制,可能只需要一代人的时间,这七闽之地,就将再也无法从中国分离。

    ……………………………………

    看着这一切,尹齐很开心。

    “总算是幸不辱命啊……”尹齐感叹着。

    自元德四年以来,绣衣卫就一直在闽越国内布局,有唱红脸的,也有唱白脸的,甚至还有死间。

    三年辛勤耕耘,今天终于迎来了收获。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绣衣卫工作的结束。

    在事实上来说,骆甲的行为,与其说是他自己的意志,倒不如说是绣衣卫诱导下的行为。

    要做到这一点,也很简单。

    只需要骆甲知道,他曾经私底下做过的某些事情,已经被王世子知道,并且让他确信,王世子一旦登基,他必定会被清算。

    再找几个谋士,给他出出主意,做做计划,就不怕骆甲不行动。

    而这种借敌人的手扫清障碍,正是绣衣卫最擅长的事情。

    “诸君,还需要继续努力,继续监视……”尹齐望着自己面前的这数十个一直以来潜伏在东冶城里的探子,鼓励道:“等到闵中郡设立,朝廷派来官员,诸君就可以大功告成,安享富贵了!”

    绣衣卫的待遇是很高的。

    特别是针对这些需要潜伏在敌对国家或者势力的探子、间谍,薪酬非常高。

    一个间谍,一年加上奖金、津贴以及其他各种补助,就是十万钱!

    除此之外,一旦事成,爵位、妹子、土地乃至于官位,都是唾手可得。

    最典型的就是曾经奉命潜伏在匈奴的间谍和探子们,在如今他们都已经得到了足够满意的报酬。

    所有人都被按照功劳大小,授予了相应的爵位。

    甚至有人还受封为关内侯。

    这可是从前,一般人连想都不敢想的尊贵地位!

    至于这些年来,因为在绣衣卫做的不错,官职升到了千石的人,更是有十几人之多。

    唯一比较让人抑郁的是——作为天子鹰犬,绣衣卫的权责其实不是很大。

    只有监视、监察之权,却没有处置权,更加没有执法权。

    在没有授权之前,他们甚至连个衙役都不如。

    所以,这些年来,有许多精干的绣衣卫成员,在干了一段时间后就挂印而去了。

    特别是分配来的士子,流失度很快。

    所以,如今的绣衣卫,也不得不加强一下对下面人的笼络,以防止人才流失过快。

    众人听了,却是很高兴。

    在这闽越王国潜伏或者说忽悠,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越人习性粗暴,而且这东冶之地酷暑难耐。

    要不是钱多待遇好,没有人愿意来这里。

    此刻,听到终于可以完结,撤回长安享福,大家自然都是笑着道:“一切都是都尉教诲之功……”

    尹齐却是摆摆手,道:“我绣衣卫,没有文官士大夫那么虚伪,用不着如此吹捧,诸君的功劳,都是诸君所立,与我没什么干系……”

    尹齐的为人是绣衣卫诸都尉中最奇特的一个。

    甚至,他被公认为未来绣衣卫最合适的掌门人。

    因为,他天生就是为了特务而生的。

    冷酷无情,而又有着底线,善于笼络他人,却又能坚持原则,两袖清风,但并不讳谈金钱,甚至,他是最擅长用金弹攻势的官员了。

    对尹齐来说,假如有事情很难解决?

    那简单,拿黄金砸就是了。

    就像这一次行动,本来,骆越、骆甲的行为和行动,几乎是难以预测的。

    但尹齐一到闽越,立刻让人联系他们的那些近臣和贴身臣子,一个个试探过去,找到了那几个爱财如命或者喜欢女人的家伙。

    直接用黄金砸+封官许愿。

    这些人立刻就倒戈了。

    所以,骆甲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谋,在一开始就已经在尹齐的掌握下。

    而骆越自觉绝对安全的保护措施,自然也就漏洞百出。

    于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

    将这些探子送走,让他们继续潜伏到闽越各阶层之中。

    尹齐走到窗前,望着夜色下的东冶城。

    “楼船衙门的舰队,应该也快到了……”尹齐在心里想着:“等舰队一到,吾就可以前往齐鲁了……”

    作为绣衣卫都尉,而且是越来越被重视的绣衣卫高级官员,汉室最大的特务头子之一。

    尹齐现在已经开始负责起了整个长江以南的绣衣卫事务。

    而此行,尹齐的任务除了让骆郢能漂漂亮亮的即位之外,最大的任务就是走访整个吴楚齐鲁地区,建立健全基层的绣衣卫组织。

    这些地方组织,并不要求有什么特别强的能力或者执行能力。

    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搜集地方上的各种公开情报,民间的声音以及议论,然后将这些东西全部汇总起来,每隔一个月向长安报告一次。

    很简单,也很琐碎。

    但这个系统的重要性,却是毋庸置疑的。

    譬如关中地区,正是因为有着这样强大的基层组织,所以,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绣衣卫的眼睛。

    一旦现异常,立刻就有精干的绣衣卫官员带队来调查。

    就像那一段被铭刻在未央宫某处的绣衣卫衙门前的勒石上的话:吾等乃天子之眼,社稷之耳,国家之爪。嗅出贼子,铲除乱臣,上佐天子,下辅黎庶,吾之行也!

    这也是绣衣卫与其他曾经在历史上出现过,或者未来的特务组织最大的不同之处。

    他们有理想,而且有追求。

    至少在高层是这个样子。

    不怕流氓会武功,就怕流氓有文化。

    同样的道理,有着理想和追求的特务,战斗力自然就不是锦衣卫和血滴子那种战五渣所能比拟的。

    今时今日,汉室绣衣卫已经是一个拥有上万成员,且有着独立武装和组织的官僚系统。

    而且,名声很好。

    就连儒家都很难去攻仵和抹黑绣衣卫。

    原因很简单,绣衣卫今天在明面上的职责是:监察不法,核查乱法,查民生之艰难,传黎庶之苦于宫廷。

    这可不是口号,喊喊就过了。

    在事实上来说,目前在关中地区,绣衣卫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压根就不是监视和监察官员、贵族,而是反应民间疾苦。

    各个基层的绣衣卫探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按时报告当地的情况。

    民众生活如何?亩产多寡?是否受灾?人民拥有的土地情况以及极困百姓家庭的情况。

    这些都是公开的,只要带一双眼睛和一副耳朵去看去听就能知道的事情。

    而且也很难弄虚作假。

    因为地方还有着乡亭的里正、亭长、游徼、蔷夫等基层官员可以佐证。

    也正是因为如此,关中的假民牲畜、耕具和土地等种种政策,还有粮食保护价政策,才能有效实施,不会生太严重的资源浪费。

    基本上官僚们偷偷摸摸的将一些资源塞给关系户,那是可以的。

    但你要作死的大量侵吞?

    那对不起,第二天,廷尉和御史就会找上门来,请你去喝茶聊天。

    是以,今天的绣衣卫,在明面上的那些人,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官衙,行走在人群之中,并且受到尊重的。

    他们的子嗣,也不会被歧视和打压。

    年轻的士子和文人们,也并不觉得加入绣衣卫有什么可耻的。

    当然,某些儒生和官员士大夫,依然免不了对绣衣卫抱有深深的敌意。

    但绣衣卫的根基已经牢固。

    基本上,通过正常手段,已经无法铲除和根除这个庞大的系统了。

    而在这个过程里,尹齐的功劳是最大的。

    因为这个系统都是他亲力亲为,一手建立起来的。

    想着齐鲁吴楚之事,尹齐也免不了深深皱眉。

    这些地方,可比关中和北方复杂多了。

    天子的近臣,故尚书丞颜异去了会稽郡两年了,但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在当地理清楚头绪。

    巫婆神棍们依旧活跃。

    虽然这与颜异不喜欢杀人有关,但也足以说明当地情况的复杂。

    另外,九年前,吴楚之乱时,下邳郡的乱象,也足以证明,这些地方有着大鳄。

    想到这里,尹齐就回到卧室,坐到案几前,提笔给长安写奏报。

    他需要获得杀人的权力!

    ………………………………

    闽越的变故,很快就通过商道和水路,传遍了周边。

    吴楚和南越的大商人闻讯,都是兴高采烈。

    闽越穷归穷,但当地有人,这是事实。

    虽然,不大可能跟南越一样,在当地开展一些特殊贸易。

    但……未来,一旦朝廷决定在闽越如中国故事,也开展各种假民牲畜和耕具的政策。

    这该是一块多大的蛋糕啊?

    更何况,闽越王国还有着独步天下的铸剑技术和铸剑师。

    特别是那些技术精良的铸剑师的技术,不亚于少府的顶级工匠。

    如今闽越归附,这些工匠,自然就被人瞄上了。

    这些人可比少府的工匠好挖多了!

    随便挖一个回家,都足以成为招牌!

    更何况,还可以偷学对方的技术,将这些技术变成自己的。

    官场和贵族阶级们闻讯,也同样是兴奋不已。

    道理很简单,闽越王请求天子派官员督导,同时恢复闽中郡衙门。

    这就意味着,大家伙的机会来了。

    闽越王太傅,秩比起码是两千石,甚至可能是中两千石,辅佐的好,未来封侯不在话下。

    即使不能封侯,一个中两千石的官职,也足以告慰生平。

    对于那些年纪较大的地方郡守来说,这几乎是他们致仕前最好的机会了。

    至于闽中郡衙门,更是有着郡守、郡尉,整套班子的空缺。

    哪怕郡守给了闽越人,那郡尉和驻军,却肯定是要给汉臣的。

    这种升官财的好机会,当然没人错过!

    于是,雪花般的请愿书不断飞向长安。

    无数人表示‘愿意为了陛下的伟业,去最艰苦的地方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