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节 正确的道路
    未央宫之中,刘彻放下手里的奏报。

    嘴角微微一笑,道:“这两年应当不会有战事了……”

    北匈奴的军队,已经开始做起了西征的准备了。

    他们大约需要花费三个月时间集结军队、准备物资,同时扫清道路。

    然后以大宛为根据地,越过葱岭,向中亚进军。

    这一次,匈奴人似乎打算从西边狠狠抢一次,大夏和月氏人恐怕要遭殃了。

    且,以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匈奴人大约准备在葱岭西侧建立一个殖民地。

    这在北匈奴贵族口中,被称为后路。

    一旦未来,打不过了,那就跑路。

    必定不会在东亚与不可力敌的汉军死磕。

    这很正常,很符合游牧民族的思维。

    史书上,月氏、匈奴、乌孙、突厥等,都是在东亚这个世界竞争最激烈的战场被人驱赶去了西方。

    对刘彻来说,虽然不希望匈奴人在西征之中获益太多。

    但他现在也管不了匈奴人。

    毕竟,隔着一个河西走廊和大戈壁,汉军不可能飞过去将匈奴人吸引回来。

    况且,中国也没有义务去帮月氏人、大夏人挡枪。

    今时今日的汉室,也已经不再惧怕匈奴人得到任何加强了。

    即使退一万步,匈奴人征服了印度,那又如何?

    不过为王前驱罢了。

    这是建立在汉室国力不断增强的现状上的。

    在这西元前,人口就是国力,人多就是力量。

    而如今汉室人口以平均每年百分之络。

    从关中,一直到淮泗的交通从此就将变得便利。

    国家的控制和掌握能力也更强。

    最重要的是,这个工程开销不大,刘彻觉得,大约用上五年时间,花费十万万左右,就可以建城。

    甚至说不定,还不用花太多的钱——假如,能让北匈奴送来个二三十万廉价的大夏、身毒、康居奴工的话,估计也就是一些粮食和铁器的支出。

    至于你要说,这些可怜的身毒、大夏、康居人会不会很冤枉?

    华工不也很冤枉?

    印第安人更是委屈巴巴,至于非洲人民又是得罪了谁?

    再向前推一万年,当我们的智人祖先开始征服地球时,尼安德特人以及其他所有人属的灭绝,那就更跟冤枉了。

    历史证明,人类确是地球上最强的生物。

    因为人类不仅仅会灭绝其他物种,还会对同类进行有计划的灭绝!

    反正,刘彻想了想那些米国铁路铁轨下的华工尸骨,就放下了心中最后一丝怜悯。

    “反正,他们注定也是要灭绝的……”刘彻喃喃的说道。

    现在所有生活在中亚的民族和族群,在后世没有留下点滴的印记。

    除了那些出土的文物外,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他们的存在。

    很显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他们被人灭绝了。

    而且是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再说,他们就算要恨,也该恨匈奴人啊!

    于是,刘彻立刻召集了大农、少府的有关官员,商讨此事。

    众人一听刘彻的意思,也都兴奋了起来。

    这些年来,关中的昆明池、龙首渠以及褒斜道工程,养肥了不知道多少人。

    旁的不说,三大姑四大姨什么的承包工程,随便虚报一点价格,就足够他们吃的满嘴流油。

    再说,此事确实利国利民。

    自元德元年开始,关中的物流就非常吃紧。

    虽然有着轨道马车缓解压力,但问题是,那条轨道,姓师的把的死死的。

    一般人想沾光或者贪便宜,连嘴都不知道怎么下!

    如今,若开凿一条从长安到桃林塞(潼关)的运河,将渭河与大河之间的水路联系打通。

    那么,众人日后也可以从其中捞政绩、捞好处,说不定还能上下其手。

    比现在什么好处都被商人和师家占了强的多!

    至于运河沿路可以调节水利,灌溉农田什么的,那只是顺便的事情。

    而荥阳到雒阳的运河一旦修建起来,那就跟bug了。

    雒阳与荥阳的鸿沟一连通,那么整个三河地区就直接与淮泗地区有了便捷的水上交通了。

    不过,这么大一个工程,众人都觉得很畏难。

    主要是钱的问题。

    在过去,修这种水利设施和工程,是官僚们的盛宴。

    他们可以借此盘剥、压榨甚至肆意的廉价兼并土地。

    你不卖地?

    好,今年你去修渠道吧,明年也是你,后年还是你。

    但,当今天子上台后,却渐渐的废除了徭役,尤其是那些繁重的徭役。

    改为直接收钱,没有钱,实物(粮食、布帛、丝茧、刍稾全都允许抵扣),且这个政策还被人敲锣打鼓,告知了天下百姓。

    至少在关中和北方,目前来说,已经很少有人再敢在徭役的事情生事了。

    绣衣卫的基层组织,首要的工作目标就是侦知民间疾苦和议论,尤其是徭役、赋税方面的议论。

    谁要活的不耐烦了,大可以去挑战一下绣衣卫的耳目,看看他们是不是瞎子和聋子。

    而到现在为止,所有这么去做的人,全都在廷尉大牢里吃着国家粮食……

    以至于曾经一度有人抱怨‘官不聊生,没法混了……’。

    但偏偏,官僚系统没有任何办法。

    大批大批的考举士子,都在眼巴巴的等着自己前面的人犯错,然后自己好上位。

    再说,如今北方和关中,也不再存在过去那样的盘剥空间了。

    佃农和自耕农,那都是宝贝。

    地主们都舍不得打和骂了。

    而官僚系统也顺应时代发展变迁,演化出了新的剥削方式。

    泥腿子才几个钱?有什么好盘剥的?

    逼死一千户泥腿子,也就几千亩地,几十万钱而已。

    现在,搞死一个为非作歹偷税漏税的商贾,就可以全部回本了。

    且,盘剥泥腿子,太掉粉,容易被人指指点点,还有可能获得廷尉大牢十年游大礼包,若遇上廷尉啊丞相啊天子啊搞活动,决定买一赠一,再送上免费包邮服务。

    那全家都可能被坑进去。

    与之相比,商贾就好玩多了。

    盘剥他们,既不会有人非议,无论是舆论界还是百姓,都只会拍手称快,都说‘明公清廉,为民做主,除此大害’。

    说不定,运气好,还能被上面看重,觉得你有能力,有立场,有原则,完全可以培养、栽培,那就发达了。

    目前,这个变化正在悄悄的改变着汉室的官僚系统。

    出现了不少有意思的现象。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事情就是曾经一度屡禁不止,越发猖狂的杂税有变少的趋势。

    毕竟,当官的又不是笨蛋。

    在有了更好的剥削对象,且,知道假如盘剥的厉害,百姓就会逃亡去安东。

    而百姓逃亡,就会导致户口,户口减少,就会失去政绩,政绩没有,就要丢乌纱帽。

    这可真是让刘彻都有些哭笑不得。

    但他知道,这是事实,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在后世的无数个国家,都曾上演过类似的情况。

    是以评判一个国家是否先进,除了看其科技、基础建设、教育程度之外,最重要也最直观的评判标准就是看这个国家的官僚以什么群体为盘剥、发财对象。

    拿农民和底层百姓为食,那是卢瑟、**丝国家。

    以资本为食的,基本都是先进的发达国家!

    从这个标准来看,目前的汉室,确实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