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节 决策
    对于少府和大农而言,任何级工程,都是他们趋之若虞的政绩。

    既然是政绩,那当然不存在反对意见。

    甚至,在不少人眼里,天子的这个设想,已经上升到了关乎天下安危,国家稳定的地步。

    必须修!

    不修不是人!

    要知道,当年,严熊主持龙渠工程,如今,严熊已经是巨鹿郡郡守,有消息传闻,他很有可能在不久后调任河南郡为郡守。

    而历来,河南郡郡守都是入朝的热门。

    过去六十年,历任河南郡郡守有一半最终都成为了九卿。

    剩下的,即使混的最惨的人,也在致仕前获得了封君的赏赐。

    而主持昆明池的上林苑苑监司马安,也有传言说,他很可能在未来接任即将卸任少府卿的刘舍的职位。

    至于褒斜道工程,虽然是两位国丈出资,但具体工作却是少府和大农在负责。

    相关主持的官员,也全部都获得了升迁。

    其中,甚至出现了从四百石迁跃到千石的奇迹!

    这可是关中的千石实权官员啊!

    外放的话,至少是郡尉的格局!

    是以,在众人眼里,天子如今倡议的这个级工程,简直就是一个自带升迁buff的工程。

    能不能升官财,赢娶贵妇美,走上人生巅峰,就看这一博了。

    所以,很快群臣就取得了一致意见。

    唯一的区别是先修那里?

    关中出生的大臣,纷纷觉得,先修渭河运河,打通关中与大河,特别是雒阳的水上联系最为重要!

    理由也很充足——自元德四年起,关中每年都需要从关东转输漕粮数百万石以满足长安和茂陵的需求(没办法,人口太多了!)

    而为了从敖仓转运粮食入关,少府每年都需要花费一千万钱以上,就这还是因为运粮的民夫,统统都是战俘和奴隶,不要钱的缘故。

    若可以修建起这条运河,那么,每年就可以节省数百万的支出,还可以将数千名免费劳动力放到其他更需要的地方去。

    譬如说,九卿各衙门的官署是不是应该修的更漂亮一些?

    要知道,如今茂陵的许多豪强建的宅院,那可是富丽堂皇,亮瞎人的狗眼啊!

    而关东地区,尤其是梁、淮一带的官员,则觉得,淮泗破败已久,必须投入重资扶持啊!

    就你们关中人是人,我们淮泗人不是人?

    顶你个肺啊!

    于是,毫无意外,这些渣渣立刻就因此而吵了起来。

    让刘彻听的有些烦躁,干脆说道:“卿等不必再争执了,朕已经命归义单于去想办法解决工人之事,一旦解决,则两线同时施工!”

    在这西元前的世界,最大的好处就是——完全不必去考虑其他民族/国家的死活。

    甚至,在很多其他地方,许多统治者连自己的国民的死活也并不在乎。

    旁的不说,刘彻就听说了,当年军臣西征,大夏人为了送走匈奴爸爸,直接拿着自己的国民和工匠以及女人,作为礼物送给了匈奴人。

    据说,仅仅是工匠,就凑足了三千人之多!

    所以,刘彻压根就不担心,夏义会没办法完成他交代下去的任务。

    区区十来万奴隶,以幕南的人口数量来说,简直是轻松!

    更何况,还有着北匈奴帮忙……

    前不久,刘彻就接到了龙城的飞鸽传书,程郑婴和卓王孙的代表兴高采烈的报告他:有人向他们订购了一批数量庞大的军械。

    包括上万张弓、数十万支箭矢,还有皮甲五千件、武器数千件。

    这可真是级合同啊!

    自然,价格也是很感人的。

    一张弓,就需要一个壮年男奴或者年轻女奴来交换……

    整个合同,对方总共需要支付过十万男女奴隶!

    买家是谁,已经不用猜了。

    除了在燕蓟之战,输掉了内裤,丢掉其大部分武器装备的北匈奴还能有谁?

    毕竟,北匈奴正准备再次西征,但问题是——他们在燕蓟之战,不仅仅损失了大量青壮和精锐、牲畜。

    更蒙受了重大装备损失,汉军仅仅是缴获的武器和甲胄,就堆积如山,至少有十几万件武器和数以万计的甲胄被汉军缴获。

    而他们自己的产能有限的很,假如要靠他们自己凑,恐怕到死那一天也凑不齐。

    没办法,只能找汉室交易喽。

    而刘彻,其实也很头疼!

    匈奴人的那些兵器,像是青铜铤啊角弓啊皮甲啊青铜盔啊什么的,汉室真是瞧不上眼!

    少府的官员在监视了缴获的武器后,连回炉它们的想法也没有了。

    这些渣渣武器,工艺低劣,材质感人,几乎毫无可取之处。

    本来,少府都已经打算将这些东西,统统当成垃圾廉价处理,甩卖给南越、闽越,随便换点东西,或者干脆在长安按石拍卖,给商人去处理。

    但被刘彻拦住了。

    这些武器,汉军虽然看不上眼。

    甚至可能连战国时期的列**队也瞧不上眼。

    但,匈奴人肯定会想要的。

    现在,人家不就跑上门来寻求交易了吗?

    所以,这个买卖算是皆大欢喜。

    匈奴人买到了他们失去的军械,而汉室则处理掉了那些连回炉都没什么价值的东西,顺便了一笔小财,解决掉了工程人口的缺口和单身汉们的老婆问题。

    真可谓是双赢!

    至于匈奴人一时半会去哪里找这么多优质人口?

    那与汉室并没有什么干系。

    也正是因为马上就要入账这么多廉价劳动力,刘彻才会去起开凿运河的念头!

    “若每年都可以得到十万以上的劳动力,何愁大运河不成?”刘彻也是感慨万千。

    展到现在,汉室的各个阶层都已经习惯了使用廉价的夷狄奴工。

    无论是在安东的屯垦团,还是在海上的捕鲸业,又或者是工坊、高炉之间,矿山与田地之中。

    廉价、皮实的夷狄奴工,总是最优选项。

    而广大单身汉,娶不起老婆的各种农民,也是喜迎天子送温暖,嘉以细君妻之。

    这几年来,至少在关中和安东的屯垦团之中,刘彻成功的消灭了十八岁以上的单身汪。

    娶不起老婆?没关系!去亭长那里报个备,就可以等着国家分配了……

    还是异域女子,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是一个金碧眼的大洋马呢!

    娶回家里,生一群小子,还不是美滋滋?

    唯一比较头疼的,大约就是娶老婆,得跟官府借钱。

    一个夷狄细君,均价一万到两万钱不等,子息十一,每年都得还贷,还不起就得去工坊或者少府做工偿还。

    但,娶老婆欠债,这算什么?

    广大单身汪纷纷表示,就算再高十倍,哥也能接受!

    而借此,民族融合悄无声息的生着、进行着。

    未来汉室,就算出现一个混血的九卿,或者黄须大将军,也并不奇怪。

    不过,汉室的这种奴隶贸易,还是与后世西方玩的奴隶贸易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安东那边,所有奴工都已经变成了‘派遣制度’。

    内地虽然相对残忍、冷酷一些。

    但,对于自己的财产和工具,在一般情况下,人民还是很爱惜的。

    或许再过两三代,今天这些奴工,都可能成为自由民。

    所以,刘彻留了个心眼。

    同文同种的男性夷狄,可以同化的,则控制相对宽松,也享有一些基本权力和保护。

    至于那些奇奇怪怪的家伙,想进入长城之内?

    先切小**……

    这一次也不例外,而且,做这个事情的人,刘彻都选好了——归义单于夏义。

    这样一来,日后也没有人能指责汉室!

    做这种事情的王八蛋是匈奴人!

    而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那就是在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圣母会去怜悯夷狄奴工的悲惨遭遇。

    现在,若是有人敢于质疑这个政策。

    那么,那些因此受益的人群,必定会将对方喷个半身不遂。

    ……………………

    群臣一听,连工人都搞定了。

    那就更加欣喜了。

    甚至有人已经手舞足蹈,摩拳擦掌的想要得到参与或者掌控这个伟大工程了。

    原因很简单——既然已经有了工人,那么,此工程就变得有百利而无一害了。

    不需要去盘剥百姓,也不需要征徭役。

    从地方一直到朝堂,就不会有反对声音。

    而工程一旦竣工,参与者瞬间声望max,未来说不定还可以借此政绩,成为九卿甚至三公!

    或者更进一步,直接封神,死后享受万世祭祀!

    就像蜀郡的灌口二郎,关中的杜伯,江东的项王,上林苑的纪信。

    生为人雄,死为鬼神,受代代血食,万年香火!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哪怕是孔子也不行!

    所以,马上,群臣立刻就纷纷拍马,表示——这个事情,臣才是最合适的。

    更有着人拐弯抹角的对刘彻介绍了自己过去的光辉履历,尤其是工程方面的造诣。

    就差有人立军令状,保证工程时间了。

    刘彻看着,也是大为欣慰。

    他最怕的就是官僚们没有积极性啊!

    而官僚只有积极性和动力,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难倒他们的了。

    不过,刘彻不是那种能被人轻易忽悠的人。

    他微微一挥手,全场立刻安静下来。

    “商爱卿……”刘彻看向商容说道:“卿先带人,去给朕沿着渭河,一直向东到桃林塞,勘察沿途地理、环境以及河流走向,拿出一个方案出来!”

    商容闻言立刻喜滋滋的拜道:“诺!臣必不负陛下之望!”

    刘彻又看向少府丞张威,吩咐道:“卿则率人,自荥阳一直到雒阳,勘察沿途地理、环境、河流,也拿一个方案来给朕!”

    张威闻言,也是喜滋滋的,拜道:“诺!臣谨奉圣命!”

    而这两个决定一出来,所有人都知道了刘彻的意思。

    这是让少府和大农竞争,打对台戏呢!

    赢的人,自然以后会得到更多权柄,更多工程,更多的编制和机会。

    至于输的人,则可能要一蹶不振许多年,甚至可能丧失在工程事务上面的话语权。

    所以,商容和张威的脸色也是严峻不已,极为严肃。

    对于官僚来说——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管,但,与自己竞争的衙门/实体,却不能不管。

    刘彻看着,也是满意不已。

    作为皇帝,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面面俱到,也完全不可能去关注所有人、所有事情。

    所以,最好的统治模式,就是拉两个对立面,让他们互相竞争,互相监督。

    这样,皇帝就可以轻松许多了。

    一直以来,刘彻都是靠着这个手段,才得以清闲一些。

    不然,早就累死了!